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视频点播

【爷爷的抗战】孟庆友:虎胆英雄捕敌能手

 

 

 

本文来自:2016年07月14日 点击次数:

“孟庆友,浑身胆。专逮鬼子和汉奸。素常日他把便衣穿,随随便便进据点……”

这是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广泛流传于滨海抗日根据地的一首民谣,它所讲述的就是孟庆友出入日伪军据点便衣侦察、抓获俘虏的故事。在当时,孟庆友的事迹在莒县乃至整个滨海抗日根据地都有口皆碑,一时传为神奇人物。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疯狂烧杀抢掠的野蛮暴行,激怒了每个爱国志士。19381月,22岁的孟庆友主动投奔马跃仑、马骅领导的崮西抗日游击队。马骅慧眼识英雄,因其胆大心细、身手灵活、智勇双全的特点,让他成为便衣队的一名侦察兵。

孟庆友身材高大,脸有麻点,如此明显的体貌特征,本应是侦察人员的大忌,但他却凭着过人的胆识,超常的智慧,抓“舌头”,捉汉奸,收集情报,刺探敌军虚实,屡挫日伪军的威风,“孟麻子”,成为令敌人闻风丧胆、名噪一时的侦察英雄。

寨里河镇寨里河村 马永俊:在抗日战争时期,孟庆友可以说是战斗英雄,敌人听着孟庆友就闻风丧胆,有一次在石井炮楼,正好碰着汉奸连长带着三个兵出来扩军,那就是抓老百姓给他当兵,叫他(孟庆友)碰着了,他带着两个人一下子把那三个(抓着了),(敌人)没抓着壮丁,叫他三个人把汉奸俘虏了。

今年77岁的马永俊是寨里河村人,世代行医,其父马益三就曾以行医为名,在马绳武领导下的寨里河情报站从事情报搜集传送工作。上世纪六十年代,马永俊曾在北京孟庆友家中,听孟庆友讲起许多抓俘虏的故事。

寨里河镇寨里河村 马永俊:他(孟庆友)和我说,抓个舌头(俘虏)不算事,有一次他抓舌头,叫他拍着手过去,他把匣子枪夹在腋窝里,拍着手过去了,到了脸前,把枪拿出来指上,敌人干瞪眼跟着他,叫他俘虏了。

抗战老兵 来永臻:在城里东门上有一个站岗的,他(孟庆友)过去,挎个小提篮,弄点东西,匣子枪就放小提篮里,站岗的没发现,他一回头(说),买点东西又忘了。汉奸也没寻思。他匣子枪一拿:走!白叫他弄了一挺捷克式(机枪),连汉奸弄着(俘虏)了。

当然,不是每次执行任务都那么顺利,在一次行动中,敌人得知了孟庆友的消息,提前设下埋伏,想抓住孟庆友。

寨里河镇寨里河村 马永俊:人家早知道他的消息了,十几个敌人瞄准了他,孟庆友带了两个人,他一看事不好,一个翻身滚到沟里去,敌人十几个枪压着他,他几个人连窜带什么的,一直跑到了山顶上,敌人一直打着枪(没打着)。

孟庆友凭着灵活的身手、聪明的头脑,屡屡化险为夷,克敌制胜。

抗战老兵 来永臻:(石井)逢集,抓了一个(汉奸),(被敌人)发现了,据点出来人,他呢弄了个手榴弹一扔远远的,逢集,那人就像蚂蚁似的直窜,他跑了,连那个汉奸也逮着了。

这位老人叫季绍元,莒南县大店镇后惠子坡村人,今年92岁,他于19442月参军,加入莒南独立营,19453月,莒南独立营和莒中独立营合编为滨海军区独立第三团,从这一刻起,季绍元和孟庆友成为同一部队的战友。

孟庆友战友季绍元:他(孟庆友)假装老百姓,穿着便衣,挑着粪筐拾粪,腰里实际带着匣子枪,日本鬼子在外边站岗,他一抓着,枪一指头上,俘虏他就乖乖得给他捉来了,就这个意思,经常干这个事。

寨里河镇寨里河村村民 于清元(94岁):唱:稀奇稀奇啊真稀奇,稀奇的事情出在了根据地,一枪也没放啊,打开了店子集。

老人唱的这首民谣,说的是我八路军莒中独立营智取张家围子据点的故事。

张家围子据点与莒城、招贤的日伪据点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一处受攻,两处支援。如武力强攻,困难较大,莒中独立营决定智取。

抗战老兵张瀛:我们莒中独立团(营)的五连(四连)在孟庆友便衣队的指导下,和城里的日本汉奸和马征民取得联系,他给了100套(日军)军装,这个五连(四连)就穿着,从刘家村开到张家围子去。

孟庆友战友季绍元:到了张家围子呢,站岗的不让进,不让进呢,他啪啪的把那个站岗的打了好几耳光。

抗战老兵张瀛:我们是城里来的皇军,他就通知他那个团长陈振楚,陈振楚出来。

孟庆友战友季绍元:让所有的人把炮楼上所有重机枪、火力都凑当中来,让所有人站当中。咱这个部队,那时候枪械就多了,一个楼上架一个轻机枪,四个炮楼上四个轻机枪,都对准那些人(日伪军)。

抗战老兵张瀛:一枪也没放啊,就把一个张家围子这个汉奸团全部消灭了。

胆大心细、智勇双全的孟庆友经常孤身出入日伪军据点,曾扮作伪军头目单身参与日伪据点召集的“强化治安”秘密会议;也曾夜入赌场,俘获十几名伪军;更曾出入虎口挫敌致胜,使日伪军闻之丧胆。为此,敌人到处画影图形,悬赏缉拿孟庆友。就算这样,孟庆友还是照常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刺探情报。

宋成泰:有一次,他受领导委托,进莒县城侦察敌情。当走到城门口的时候,看到城门口有一张告示,上面画着一幅图像,一看正是孟庆友的图像,是自己的图像。当时孟庆友打扮成乞丐,弓弓着身子,来到图下,对看守的两个伪军说,老总,这图上画的什么?(伪军说)是八路,孟庆友,孟麻子。(孟庆友说)老总,我也有麻子,你看是不是孟庆友啊。两个汉奸一看,滚,一脚把孟庆友踢进门里,孟庆友就进了城里。

进城后,孟庆友穿大街,过小巷,机智地避开一个又一个便衣特务,四处侦查,可是,由于敌人部署严密,在城内转了一天却一无所获。夜幕降临,孟庆友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地摸进了敌军司令部,在厕所蹲守,终于在那里捉到了一名伪军小队长。

宋成泰:孟庆友在厕所就把鬼子的兵力部署,汉奸的兵力部署等等一些情况了解了一个透。最后说,你要把我送出去。于是,孟庆友就取出一颗手榴弹,绑在那个小队长的腰下,把绳子、拉环扣在自己手指头上,握着小队长的手,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到路上,汉奸碰着以后,见到自己的队长,问一声,队长说,我的朋友,这样就顺利的出了城。

19448月,孟庆友出席山东军区召开的英模大会,获“战斗英雄”和“捕敌神枪手”称号。

记者手记:孟庆友,一个传奇的名字,他的事迹流传极广。在采访过程中,我们有一个切身体会:他没有参加大规模的战役,没有轰轰烈烈的重大战绩。他的抗战人生由一个个闪光的亮点组成,正是这一个个闪烁的音符,奏响了抗日烽烟中的一曲英雄壮歌。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