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视频点播

【爷爷的抗战】曾兆溪:出生入死 战火焠青春

 

 

 

本文来自:2016年07月14日 点击次数:

眼前这位老人就是曾经历过抗战烽火岁月的老兵曾兆溪。今年92岁的他是东莞镇为数不多的参加过抗日战争、目前仍健在的老兵。从浴血奋战的战场走来,曾兆溪的脑海里装着沉甸甸的历史记忆。

抗战老兵 曾兆溪:我和鬼子不是打了一天,打了好几年,在瓦窑,刺刀都装上了,还没拼啊,没拼可装上了,看着要打上块了,我和他(鬼子)打的太多了,我和鬼子打的忒多了。

走进曾兆溪的家,老人特意拿出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时,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给他的一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十年间,他一直视作珍宝,只有在重要场合或者全家人大聚会的时候才拿出来。

1924年,曾兆溪出生在莒县东莞镇曾家山村一个贫困家庭。1941年,17岁的曾兆溪离家当兵,由于身材瘦小,看上去还是个孩子,娃娃兵的曾兆溪当了一名勤务员,从此天不怕地不怕地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战斗。

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国共两党实现再次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曾兆溪所在的部队就是当时莫正民为旅长的国民党高树勋部的一个独立旅。

抗战老兵 曾兆溪:俺那个队伍,团长是马兆庆,旅长是老莫,莫正民。

1944年,在我山东军区强有力的政治攻势下,当时伪莒县保安大队副大队长莫正民决心起义。随后,这支曾兆溪所在的部队在莒城解放中做出了巨大贡献。

19441114日,山东军区将莒城包围,莫正民部举起义旗,里应外合,引导我攻城部队抢占各要道和制高点,一夜间攻克了莒城及16个外围据点。《解放日报》为莒县解放发表社论指出,莒县之役是“山东我军秋季攻势之后最大的胜利。莒县的解放,不仅是山东军区辉煌的胜利,也是敌后我军的大胜利”。

莒县解放后,莫正民部正式加入八路军建制,被改编为“八路军山东军区独立第二旅”。

抗战老兵 曾兆溪:打那些仗啊,要了命,我跟着团长,趴在坟子上,嗷嗷地吆呼,叫人家(鬼子)投降,人家不投啊,晚上捞不着饭吃,一直打到很晚,怕飞机,(傍晚)太阳不高,又开始打。你这很好,上了战场,谁知道谁死谁活啊,了不得啊,这剩下我自己,这附近没有(抗战老兵)了,俺一块的(战友)没有了。

曾兆溪参军的几年,正是抗日战争最惨烈的时候,他参加了很多激烈的战役。

抗战老兵 曾兆溪:刚开始打的瓦窑,接着就打西安镇,打西安镇日子不短啊,晚上打了,白天打,西安镇主要晚上打,白天不敢打,也打西安镇,也打瓦窑。以后沿着海岸上了北,这光说厉害的地方,地方小的,一时半会的(地方),我就不说了,以后沿着海岸去打泊里。

泊里镇位于青岛市胶南南部,是日伪滨海警备军李贤斋部盘踞的重要据点。19458月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李贤斋部仍负隅顽抗。这年11月,山东军区决定发起“泊里战役”。

抗战老兵 曾兆溪:打泊里,一晚上一打,我跟你说哈,傍晚烧火(做饭)的时候就开始打,一直打到小东南晌,打了一月零三天,一直晚上白天的打,白天怕鬼子的飞机,咱中国就没有飞机。

泊里据点有相当完备的防守工事,对我军进攻极为不利。参战各部队在火力掩护下进行近迫土工作业,挖掘纵横交错的交通壕,构筑工事和堡垒。

抗战老兵 曾兆溪:往老百姓要的粪篓,要的柜子,要的筐,另外又盖上了一个,比它还高,接着淘的洞子,用上的炸药,一千五百斤,往老百姓要了个棺材,施上了一千五百斤,用锅蒸得像膏药似的,三丈长的火线,点了三根,听着不很响,在南边俺住的房东家,窗户纸就像用手划了,都震破了。

92岁的老兵,对于很多往事已经无法记起。但当年炸碉堡、俘虏汉奸的经历,老人依然记忆犹新。

抗战老兵 曾兆溪:青岛、黄岛、薛家岛的鬼子打泊里,往南跑,我跟着后边追,追到薛家岛北边一个小山,我追到小山,我拾起枪来去打,他进了庄,我又不敢进了,我回来的时候,泊里跑出那个来的(汉奸),我俘虏了三个人,弄了三支枪。

看到今天的幸福生活,老人为自己当年从庄稼汉毅然从军出生入死、保家卫国,感到光荣和欣慰。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