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您知道两千多年前莒国国君用什么样的乐器吗?

 

 

 

本文来自:2017年05月31日 点击次数:

 

近日,中央电视台《国宝档案》栏目曾经播出的纪录片《春秋莒国游钟》在微信朋友圈引起火爆,数千人转发点赞。在当前建设莒国古城之际,让我们再一起欣赏这部在央视播出的纪录片,重温一下两千多年前莒国辉煌史。

1975年春天,中国山东省莒南县大店村村民在耕地时,发现了一座古代墓葬,当地文物部门立即对其进行了抢救性挖掘。当考古人员进入墓室后发现,这是一座殉人墓。殉葬的10个人,被放在简易的木棺中,陪伴在墓主人的身边。专家经过现场勘查后认为:在殉葬的人中,有墓主人生前的随从,也有奴隶。一座墓中有10个人殉葬,可见墓主人的身份和地位很高。

这座墓葬曾经被盗掘,墓室地表的殉葬品,只剩下少量的器物。考古人员在墓室的地表下,继续清理。忽然有人发现,土里好像埋着东西,挖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只完整的青铜甬钟。在这只甬钟周围,考古人员又陆续发掘出好几只外形相同的甬钟,它们最终组成了一套完整的编钟。正是因为编钟埋在土里,所以才侥幸保存下来。这种编钟的出现,为专家判断墓葬年代以及墓葬主人提供了重要的线索。这套编钟规模较小,由9只外形相同、大小依次递减的甬钟组成。整套编钟重量有几百公斤,挂在一起仅有2米多长,钟面的篆带上有变形的蟠螭纹,鼓面装饰有兽面纹,每只甬钟上分布有36枚钟乳突起,并铸有铭文。由于甬钟钟面被篆带和钟乳分隔为五个区域,钟上的铭文就分布在这些区域里。9只甬钟上的铭文是一样的,只是字体大小根据编钟器形的大小逐渐递减。这些密密麻麻的铭文,看起来清楚平整,显示了高超的铸造技艺。

专家根据铭文的记载和钟面上的纹饰,推断这套编钟的铸造年代是中国春秋时期。

山东博物馆保管部  高震:铸造的铭文有说“唯正月初吉庚午,莒叔之仲子平自作铸游钟”,铭文告诉我们它自己的名字。这件东西是莒国的国君使用的。可以看到这组编钟和我们平常所看到的编钟相比,型号略小一些。按照铭文告诉我们的,这套编钟是莒国国君出游或者是田猎的时候所携带的,可以说是一套便携式的编钟。

主持人:这套游钟铭文提到的“莒”,是指春秋时期的莒国,莒国地处今天中国山东省南部,它北面与齐国接壤,西面与鲁国为邻。

中国西周后期,莒国国力强盛,趁周王室势力衰微,国家动乱之机,出兵攻打周边的小国,以扩展疆域。莒国先后灭掉了向国和鄫国,还多次进攻当时的大国-鲁国和齐国。中国著名的史书《左传》中,就记载了莒国大胜齐国的战例。莒国能够屡次击败鲁国和齐国,可见其军事实力不俗。当时,许多诸侯国外逃的避难者,多选择滞留莒国。这其中就包括后来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由于莒国为其提供了庇护所,他才积聚了复国的力量。

专家说,游钟铭文提到的“莒叔之仲子平”,指的是兹平公。兹平公是中国春秋中期莒国国君,史书上对他的记载很少,而兹平公就是这座春秋大墓的主人。在墓中出土的这套游钟,由于外形小巧,便于携带,使兹平公在外出游猎时,也能欣赏到美妙的音乐,尽享奢华的生活,它因此受到主人的喜爱。然而,在中国春秋时期,不是所有的储国国君都能拥有这样的游钟。当时,由于铜料昂贵,铸造一套编钟要耗费大量的财力,以致于君王要铸钟的时候,经常会遭到大臣的劝谏。

史书《晏子春秋》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件事。齐国国君齐景公想铸造编钟,大臣晏子就对他说,铸钟要向天下百姓敛财,这有碍于国家的发展,齐景公最终放弃了铸钟的想法。由此可见,莒国国君兹平公能够拥有游猎的编钟,这在当时也是不多见的。

山东博物馆保管部  高震:莒国的国君如果是居于庙堂的时候,肯定还有其他的一些大型编钟供他使用。这套游钟,是他出游时候使用的。可见,莒国国君的生活相当奢侈的。

主持人:中国春秋时期,诸侯国国君游猎的场面,我们可以从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领略到。《诗经.秦风》中有这样的诗句“驷驖孔阜 六辔在手”。这句诗的意思是“君王驾着四匹骏马,手握六条缰绳追赶猎物”。根据这一诗句,我们可以想象当年莒国国君兹平公游猎时的场景。

在莒国山间密林中的猎场上,兹平公驾着马车追逐猎物,捕到野兽之后,心满意足的国君命人架好游钟,和着编钟奏出的乐曲,人们翩翩起舞。

山东博物馆保管部  高震:这套春秋时期的编钟,到现在大概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但是经过这两千多年的风吹雨打,它保存的状况还是非常好,整个器形非常完整。我们把它按照当时的样子,悬挂起来,方便观众们用更直接的方式欣赏这套文物。

专家说,当年游钟演奏的乐曲,今天的人们已经欣赏不到了。不过,我们从这套编钟的铭文中,还能感受到乐曲的神韵。“玄镠熵铝,乃为之音。端端雍雍,闻之顶东。”这句铭文的意思是说,游钟奏乐时,声音悠扬,很远都能听见。

专家指出,古代的青铜编钟制作难度大,由于对敲击的声音有要求,因此,铸造编钟比铸造其它的青铜器难度更高,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瑕疵,都可能导致功亏一篑。铸造编钟所用的青铜是一种合金,主要成分是铜,又加进少量的锡和铅。锡,能提高编钟的硬度,但加多了就会使钟变脆;铅,能使钟体耐击打,但加多了会影响颜色。因此,在铸造编钟的合金里,铜、锡、铅的比例要十分准确,这样,才能造出音色优美、经久耐用的编钟。

兹平公墓里的这套游钟,虽然只有9只甬钟,却能奏出复杂的乐曲,这是因为,每只甬钟都能发出两个不同的音阶,古人称之为双音钟。双音钟铸造难度更大,其工艺从中国汉代以后就失传了。专家们应用先进的仪器设备,才揭开古代双音钟的奥秘。原来,编钟制造完成后,乐师会对每只甬钟进行磨挫调音,使它们都能发出两个互不干扰的音阶。这样,当敲击侧面时,甬钟正面的振幅为零;敲击甬钟的正面时,侧面的振幅为零,双音共存一体,又不会互相干扰。

山东博物馆保管部  高震:这个编钟,底下是一个合瓦形的口。这个合瓦形的口,敲击它的两侧,是会发出两种不同的声音,这就对我们的铸造技术,提出了一个非常高的挑战。如果是青铜器铸造比例不合适,或者形制上有某种不协调的地方,那么它的器音就不准,或者不能完美地发出两个声音。所以说,能够铸造出音色、音质精准的一套编钟,实际上是对人们的青铜铸造技术,提出了一个非常高的挑战,只有我们的古老先民,才能掌握这种青铜乐器的铸造技术。

春秋中期以前的莒国,国势正强,在青铜编钟的铸造技术上,也领先其他诸侯国,这说明莒国的礼乐文明已经很发达。公元前431年,莒国被楚国所灭,后来,其土地又被齐国兼并。虽然莒国灭亡了,但是其礼乐制度的影响,一直延续下去。

莒国在建国六百年的岁月中,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莒文化、齐文化、鲁文化并称为山东三大文化。这套出土于兹平公墓中的游钟成为展现莒国古老礼乐文化的最好的佐证。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