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您了解莒文化在中华文明史上的地位吗?

 

 

 

本文来自:2017年07月12日 点击次数:

 

我们都知道,在任何一个时代,具体存在的物件都架起了过去与现在的桥梁,今天,就让我们再次走进莒州博物馆,从一件件珍贵的文物背后,寻找古人的遗迹,探究莒文化的形成以及对中华文明的推动意义。

在莒州博物馆二楼展厅里有这样一件文物,它造型精美,形似牛角,来到这个展厅的游客都会不由自主地走进它,惊叹于它精巧的做工和独特的样式,然而这件文物在莒州博物馆研究馆员苏兆庆老先生看来,却有着更加深刻的意义。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这一件文物叫陶制牛角形号,它是陵阳河遗址,1979年19号墓出土的,在中国考古史上,发现五千多年的号,这是仅有的,到目前来讲还没有发现第二个遗址,没发现号角。

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进程中,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如今,这个小小的号角,向人们展示了原始社会是如何向文明社会过渡的。令人好奇的是,它是如何做到的呢?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有了号角以后,他有吹号的,也有听号的,它集合起人来,不管是去打仗还是去打猎,它都起到了号召作用啊,这就象征了我们的祖先到了五千年,已经开始向着有组织有纪律的社会迈进了。

在莒地,五千年前中华文明的号角已经吹响了,那么这个具有久远历史意义的号角出土于哪一个墓葬呢?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这个墓葬,出这个号的墓葬就是这个墓葬。

在展厅里,放牛角号柜子的旁边,有一个陵阳河出土的十九号墓葬,这也是牛角号出土的墓葬,这个墓葬在陵阳河遗址考古发现中,被完整的保存下来了。陵阳河十九号墓,出土陶制牛角形号,石钺,骨柄和大口尊、鼎、豆、罐、高柄杯,白陶鬶等大量文物,石钺放置于墓主人头侧,位置特殊,腰的右部放牛角号,吹之声闻数里,左边放有一个类似现代雨伞把的骨柄。在苏老看来,这个墓主人会有着怎样的身份和地位呢?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从这三件器物分析,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在五千年时期啊,我们莒人的一个军事首领。

在原始社会时期,社会的进步是残酷无情的,它需要战争作为催化剂,今日,我们在苏老的讲解下,将再一次揭秘这个墓葬中的主人公以及他所处的时代。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为什么说他不是主要首领呢?陵阳河这个地方的遗址,发现的时候呢,大墓葬,中型墓葬,围在一起,小墓葬埋在另一起,就是穷的和富的不埋在一起了,这个大的墓葬有的殉200多件东西,小的墓葬有的一件不殉呢,反映了这个阶级分化,反映了社会向文明社会进步,你刚说你进入文明社会,什么标志呢,首先的标志是文字。

文字的发明和使用是人类告别野蛮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谈到文字就不得不说说令我们莒人骄傲的大口尊,大口尊上刻画的文字是国家的珍宝,是中华5000年文明历史的实物佐证之一。1960年夏,莒地普降大暴雨,山洪爆发,陵阳河遗址局部再次遭到冲刷,这时下部尖,高52厘米,口径30厘米,壁厚3厘米,刻有日月山图案的文字,形似炮弹的文物隆重登场,只是这件文物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过多的关注,就连当时的苏老,也只是把文物放在时任陵阳文书赵明录家屋山头的小巷子里,暂时托管。文化大革命期间,在破旧立新的口号下,文物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当时国外媒体报道称“中国人没有文化,不要文化”。 于是1969年,周恩来总理指示:“搞一个‘文化大革命’出土文物展”,莒县三件刻有“斧”“锛”“日月山”的大炮弹入选进京出国展览。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当时这三个,200多斤呢,200多斤沉这不怪难为人的,当时那馆长是严馆长啊,这会说严馆长,严馆长说你怎么拿啊,我就找人,找木匠用那个木条,订了三个箱子,把两个箱子连起来,这里一个,背上一个,手里提着一个,这手里拿着车票啊。就这个样,就这狼狈样,上北京展览。

狼狈之像进京的苏兆庆没有想到,就是他带来的形似炮弹的文物,引起了北京专家们的关注,后来苏老谈到这件事,都为当时的情景感到后怕,当时之所以敢这样做,是不知道这三件文物的重要价值。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就这件文物,将中国的历史,由四千年上推到五千年,它这个作用多么大,这不一句话就出来了。

进京后这三件文物最先引起了吉林大学,著名古文字学家于省吾先生的关注,并且最早对这个字做出了解释。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于省吾释这个字说是文字,他说不是日月山,太阳和月亮凑不在一起,他说上边是太阳,中间有个是云,他说早晨云气承托着太阳出在山上,形容早晨宛然若辉的旦明景象,他应该是现在说文字的释为元旦的“旦”字,

1973年,于省吾在《文物》三期上撰文《古文字研究的若干问题》中正式释“日月山”为“旦”;故宫博物馆副馆长,著名古文字学家唐兰先生1977年7月14日,在《光明日报》发表:《从大汶口文化陶器文字看我国最早文化年代》并诠释“斧”为“钺”“锛”为“斤”;中国社科院考古专家、博导邵望平在《文物》1978年9期上发表标题为《远古文明的火花——陶尊上的文字》。从这之后,才使乱叫了20年的“炮弹”“陶缸”“盔形器”等名称的国宝有了正式的名字:“大口尊”,从此“大口尊”这个响亮的名字在国内外才广为流传,学界和各有识之士一说到“陶文大口尊”都肃然起敬,因为它是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物证。迄今为止,仅以莒县陵阳河遗址为中心的大朱家村,杭头,仕阳等遗址,就有8种类型20个单子。诸城前寨,胶州的里岔,东港尧王城和安徽省蒙城尉迟寺等地也有发现。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尉迟寺遗址出土了这些文字,完全一样如同一人之手,这就说是不是偶尔的巧合了,这就说这个文字在东夷这个方面呀,成为当时已经的共识了,这个前些日子,我遇着中央考古所的梁中合先生,他是尉迟寺挖这个文字的,开始他觉得他挖的,最后也得尊重事实。他说那里比这里晚点,这是最早的。那次我说梁先生尉迟寺遗址到底怎么着?他说,哎呦,苏先生你那个说法我知道,你不好意思说,他说尉迟寺遗址也是莒文化圈,这个莒文化圈到了安徽。

已是耄耋之年的苏兆庆像个执拗的青年人,坚持着莒地出土的文字是全国最早的文字,而这也不断的被一件件实物所证实。进入人类早期文明的另一重要标志便是城堡的建筑。大汶口文化时期,我们莒地就已是最早出现城堡的地区。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咱莒县我在那个薄板台,发现了也是龙山文化的城墙还在地面上存一点点,再一个呢,就是咱这个莒城的北部,钱家屯到三角汪,这之间呢,是莒城的老城,那个城呢,里头有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商周都有。为什么现在又建这个城呢?到了春秋的时候莒国特别强胜了,在城前里又建了这个城,就是莒国故城这个城 ,咱现在要修复的这个城。

莒地同时也有青铜器的存在,它典重简素,与殷商者有相当的共性,又颇具地域特色,同时从有关青铜器铭文中,可以看出莒青铜文化的发达。文字,城堡,冶金是人类由蒙昧进入文明的重要标志,人类早期文明的三大要素均在莒地出现,说明距今四五千年以前,文明曙光就已从东方冉冉升起,最早迎接日出的莒地,无疑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

莒州博物馆 研究馆员 苏兆庆:文明时期,有文字有城堡,和这个青铜,这不就构成了文明的三要素嘛,所以我们这里就进入了文明时期,别的其他的地方,找不到这个说法,咱并不是说得过分了,实际上我就经常当口号说的话,我说是,中华文明的号角在这里吹响, 是不是啊,从这里吹响,中国最早的文字在这里诞生。

莒文化作为一个区域历史文化,在莒地的发展可以延续至今,莒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以及与之并生的文化向外辐射与影响,在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构成格局中有着突出的贡献,起到重要的作用。(本台记者 张纪波  盛月粉)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