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您知道商周时期的莒地人用哪些物件吗?

 

 

 

本文来自:2017年08月23日 点击次数:

莒国的历史是一部辉煌史,只可惜在岁月无声的流转中,慢慢被掩埋于历史的长河之中,如今,随着莒地越来越多的文物出土,莒文化再次焕发出勃勃的生机。今天,让我们再次走进莒州博物馆,倾听苏兆庆老先生讲述文物背后的故事,领略夏商周时期莒地的历史文化。

1996年的一个周末,莒地人民像往常一样工作生活,就连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苏兆庆也在自己院子里与自己的孙子玩耍,直到一声电话响起,打破了这宁静的周末,让苏老激动不已,这电话是谁打来的呢,又会有着怎样的事情呢?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当时这个店子的党委书记叫李瑞文,李瑞文呢打电话给我,我说谁啊,我瑞文呢,爷们啊,俺店子出铜器啊,出文物啊。

出土的文物,对于研究莒文化必定是一个重要的佐证。在挖掘这一批文物时,还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小故事,令人们沉醉于一批重要文物出土惊喜的同时,也佩服苏老对文物独特的见解。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挖了这几个东西,一看这四个簋,那这个墓葬规模不小啊。这个人身份不低啊,这不我说话了,我就和那个刘馆长说,我说刘云涛啊,注意啊,这个墓葬啊,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出来,好好注意找,我撇下这么句话,我就走了,走了以后呢,那四个人他心里有鬼啊,心里有鬼,我走了以后,就去找刘馆长,那个老汉怎么知道还有的,他干了一辈子了,有这个东西,还得有什么,他不知道这个还行啊。

苏老用敲山震虎这一策略,使得原先被当地工人私分了的文物再次上交博物馆,这究竟是一批怎样的文物,让苏老如此花费心血的收集呢?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这批文物就是西周的,那一个甗的口沿上还带着齐侯做什么什么文物,带着这么几个字,带着铭文,就是这一批,这是一个墓葬,出了这些文物,还那一些。

在博物馆二楼展厅里有一件文物叫龙凤纹仪仗,它的躯体上布满了斑驳的岁月痕迹,圆饼正面饰龙凤绞绕纹图案。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我对这个图的解释,就是中华民族文化,龙凤文化的结合嘛,龙凤交绕,龙凤呈祥,是吧。

铜簋,1996年,店子集镇西大庄出土,为喇叭状盖,鼓腹下垂,圈形足,下附有三扁形足,在腹上的两侧饰有一对称的兽形耳。盖顶饰渦纹,盖口沿饰重环纹一周,器口沿下亦饰重环纹一周,腹饰横条沟脊纹,圈足饰垂鳞纹。铜簋相当于现在的大碗,用来盛食品用的餐具。在商周社会,簋和鼎一样,也曾做为标志贵族等级的器物。铜甗,也是1996年出土于店子集镇西大庄,是西周时期的炊具,相当于现在的蒸锅。这些器物的出土,不仅反映了我们莒地饮食文化的丰富,也反映了莒地独特的青铜文化。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这个莒文化的青铜器啊,和其他地方不一样,齐国的,鲁国的,不大一样,他就有自己的特点,就是我就不照着你的学,就是莒人呢,很有特点,他不照着你学呢,自己发扬自己的文化特点。

在展示柜里有一些琐碎的器物,每一个器物都小而精巧,让来参观的人都想走进它,纷纷猜测它在当时有何作用?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它就用东西撑起来,这东西扯出一个管,插上这个,它不就是车篷吗,就像现在这个伞,不也是下边一个东西挡着吗?这就是这个,这个叫銮铃,銮铃是干什么的,就是过去不是车走,在我小的时候,赶马车的,马车带着铃铛,叮铃当啷,一直走,这是个气派。

在这些车马器的旁边,还有一件器物叫山字形仪仗,像个山的造型,与别的墓葬不同的是我们这边的器物,两边每边都分出一个头来,这独具特色的造型又有着什么意义呢?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这说明到了西周我们仍然还是崇拜鸟,西周管了我们这么些年了,我不听你的,我还崇拜鸟的,鸟是我们的氏族,想改造一个文化,很难的一个事就在这里。

每当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犯人,被处为斩首时,刽子手们都扛着一把大刀,等待着官员斩首命令的发出。而在莒州博物馆内,就存有这样一把砍刀,几千年的时光流过,我们无法在这斑驳的器物上看到它昔日的模样,也无法了解它的上面曾沾染了多少鲜血,如今,透过它,我们希望寻找西周王朝留下的历史痕迹。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这个刀啊,也是西周墓里出的,这个刀,你这么看着就跟了了似的,实际上很亮,很亮啊,这个刃部啊,非常锋利,它怎么用的这个刀?它立着用的,它是这么用,上头不是有两个圆钮嘛?那两个圆钮就是两个人头,绑绳子的,绑绳的,底下是绑上一个长竿子。这个刀很可能就是过去杀人刀了,过去杀人不就是把人杀了,砍头的,头不让掉下来,还让连着,你像这个刀似的不就起这么个作用了。你割到这里以后砍不到后头,不是还能连着,也能砍死了,这就是一个墓里出了这么多东西,还有一个东西值得一介绍呢。

苏老所说的这个器物叫裸人方鼎,1996年出土于店子集镇西大庄,它的平面作长方形,直臂微收内,四角及两侧以背负状六裸人为器足,配两盖,分铸男女裸人为盖钮。其造型纹饰独具莒地特色,显示出明确的蛮夷风格,令人好奇的是这一方鼎有何作用呢?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这是个什么呢,这应该是结婚用的一种性文化,盛粉盛胭脂,这个裸人方鼎啊,目前我们这个也是复制的了,在山东省博物馆里一件,在故宫里一件都是莒县出的,还有一件在哪里啊,在日本,在日本叫日本人给拿去了,所以我们这里有很多东西都叫日本人给拿去了,我们这里西周的编钟啊,也叫日本人给拿去了。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西周编钟拓片,在这个编钟上面直接写了一个莒字,这一带字编钟的出现,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就说明我们莒人古代就是创造了文字,讲礼仪,重言行,讲礼仪的地方,这个编钟可能就是礼仪吧,编钟是西周中期,才有编钟的,我们这里呢。就是西周中期的编钟,这里带着“莒”,我们这里春秋也出了编钟,也带着“莒”,战国出了也带着“莒”,这就说明我们莒国,并不是和他们说的那么太落后,现在你在说是齐鲁,西周,春秋,战国,都有编钟,都带着国名的,很少,我们这里都带着国名。

带有“莒”字的编钟反映出了我们莒国的强大。这里还有一件器物叫多兽盘,口沿上立有四兽,腹上侧附有对称的四变形兽口衔盘口沿,圈足上有一鋬。盘内底有二龙头翘起作逆向旋转状,二龙之脊的凸圈线构成太极八卦之行。令人不解的是如此精致的器物是干什么用的呢?

莒县博物馆研究馆员 苏兆庆:这个多兽盘和这个匜是一套,这一套做什么的呢,它就是等于现在说水舀子和盆,舀着洗手的,就这个洗法,它更重要的是什么事啊,我给分析啊,它不是盛水洗手嘛,盛水它设计上两个龙,在里边转,你看着了吗,那个弧线,那个弧线就象征着龙的脊背啊,它转出来那个图,不就是太极图嘛,是太极图那个嘛,说明咱这个太昊少昊,不都是与这些有关系嘛,现在呢,得用文物说话。

一件件文物向我们昭示了昔日莒国的强大和辉煌。如今,这些文物背后折射出来的莒文化,在历史的长河中依旧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本台记者 盛月粉报道)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