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文化视野】看,这位老人在瓷盘上都画了些什么?

 

 

 

本文来自:2017年09月06日 点击次数:

刻瓷艺人刘春江:像这种作品呢,不需要上颜色,那就是画好了以后啊,把它先要剖出轮廓线来,这个轮廓线包括这个发迹,包括五官,剖出轮廓线来以后啊,再慢慢的找这个面上来。

刚刚视频中主人公向我们介绍的技艺叫刻瓷。刻瓷是集绘画、书法、刻镂于一身,集笔、墨、色、刀为一体的传统艺术。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莒县寨里河镇上麻峪村刻瓷艺人刘春江的家中,感受一下这项传统手艺的独特魅力。

刘春江以前从事教师的工作,大约在80年代开始慢慢从事刻瓷这门艺术。之所以喜爱上这门技艺除了受祖辈影响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刻瓷艺人 刘春江:在初中教学的时候,经常带着学生出去艺考,到博山、山师、山东艺术学院各个地方,就见到他们从事这门艺术,当时呢,通过这一圈以后啊,看了各地他们的作品以后啊,使我眼界大开。

眼界开阔博采众长的刘春江,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刻瓷这门艺术之中。像众多的求学者一样,刘老在最初学习时,也遇到过一些困难。

刻瓷艺人 刘春江:你这个刚开始学,这个力度掌握不到啊,不是用轻了,就是用重了,你好比说使劲使少了,它达不到力度,刻不出,达不到效果。你使劲使大了,很可能把盘子就打碎了,把瓷器打碎了。再一个就是说简单的图案,好搞一些,特别是那些刻个字啊,刻个线性的图案,难度轻一些,你像刻一个比较复杂的图案,特别是那人物头像,难度就更高了。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它促使着刘春江像一个孜孜不倦的求学者一样,痴迷于这项技术。走进刘老的工作室,狭小的房间,干净整齐,刘老坐在小木桌旁,叮叮当当的在雕刻瓷盘。

记者:那么,现在你的技术也日益成熟,那还有没有刻坏盘子的情况出现?

刘春江:当然有啊

记者:那会在什么时候?

刘春江:打碎瓷器的情形呢,我也有过不少,主要有几个原因:一个是工作累了,第二种情形呢,就是说心里有事,走了神,一边凿着考虑别的事去了,结果打起来也没有数了,也容易把作品打碎,再一种情形呢就是受到外界干扰。

刻瓷不像绘画一样可以修改,讲究耐心、眼力、精力、手力精妙配合。瓷器脆弱易碎,一不小心,便会崩瓷,长达几个月功夫的作品就报废了。现在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容易将瓷盘敲碎的工具长什么样子吧。

刻瓷艺人 刘春江:搞刻瓷的工具,并不是很复杂,主要是锤子,大小,有各种的,有大的有小的,有轻的,有重的。再就是凿子,这个凿吧主要是这一种,针形的,使它剖线用,这个针形的有粗点的,有细点的,再一种形状呢,就是凿形的,这宽的使它剖面的,这个凿形的也是有宽点,窄点的,这个作品画好了线以后啊,画好了以后,就可以刻了,刻的时候先用这一种,把这个轮廓线剖出来。

刘春江一锤锤的敲打着凿子,清脆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响,手起锤落之间,是这个老人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三十多年过去,岁月在他的脸上雕刻的纹路日渐清晰,长时间的低头,哈腰,敲锤,使得他的身体也慢慢地出现了问题。

刻瓷艺人 刘春江:我现在就是腰疼,再一个他浑身要用劲啊,主要这个脖子,腰,这还次要的,再一个这个大脑,我现在反应就是有点慢似的。让那个噪音闹的,再一个我的听力也不是很好。

即使现在的身体已不如从前,刘老手中的锤子依旧在这小小的瓷盘上挥舞着,刻画着手中一个个鲜活的物件,也更像是在认真仔细的刻画着自己的人生轨迹。

记者:什么时候,有顾客亲自到我们家里来购买我们刻画的瓷盘?

刘春江:九几年他们就有过来买的。

记者:你当时一个瓷盘大约卖出多少钱?

刘春江:那时候九几年大约我的工资,九一 二年,那时候我的工资就三四百块钱,一个盘子呢,那种十寸的,就说低档的盘子,卖三十块钱,那种十二寸的卖四五十块钱,就说十六寸的,直径大约在四十公分的,能卖一二百块钱,那时候一二百块钱相当于我半个月的工资了。

记者:当时卖出第一份的时候,你的心情是如何?

刘春江:当然比较高兴,这个高兴呢,并不是说你卖了多少钱啊,多么高兴,主要是说这种作品呢,得到了社会的认可。

得到社会认可是艺术家最幸福的一件事,1997年,县政协,县文化局,县博物馆还给刘老搞了一次作品展览。2012年,他的作品领航者和陵阳陶文还被日照博物馆收藏。2016年,他的刻瓷技艺,成功入选日照市第四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记者:当时被评上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你的心情是如何?

刘春江:当然很高兴。

记者:除了高兴以外还有别的?

刘春江:主要高兴吧,意外啊,觉得呢,还有一种担当,这个担当吧主要是说,这个担子更重了,有责任了,这个责任呢,主要是想把这种文化遗产呢,进一步提高,再就是传承,主要是传承吧。

即使刘老说他已经有了传承人,可是面对市场,我们依旧会担忧,市面上机器制作的产品会对手工瓷盘有所冲击吗?

刻瓷艺人 刘春江:机器作品对我们的作品有冲击,但是它不是绝对的,再一个主要的吧,有些作品,用机器怎么也凿不出来。

乐观自信使得这位老人,依旧保持着一个赤子之心进行作品的创作,令人好奇的是他生活中的另一半是否会支持他不计较经济效益的进行作品创作呢?

刘春江的妻子 张洪翠:他搞那个头像,我很支持他。

记者:为什么?

张洪翠:我看他那个作品搞得也很好,也很精,搞得不错。

现在刘春江的刻瓷作品已经有千余件,家里摆满了他自己创作的作品。他还将刻瓷手艺移植到了大理石,葫芦,木板,竹板等材质上,令我们好奇的是,已经60多岁的刘老还将在这们技艺上坚持多久呢?

刻瓷艺人 刘春江:一般地说也不好说能刻多少年,我觉得只要我能动弹动,能刻的了,我就继续刻下去。

这个眼神坚定,锤起捶落之间,力度掌握精准的老人,让我们为他对艺术的执着而动容,我们也希望他的这门技艺能够被越来越多的了解,而不是仅仅面对小部分受众,当我们问他是否今后有写书传承这门艺术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

刻瓷艺人 刘春江:有这个想法,但是呢,一两年之内还搞不出来,需要三五年,甚至于更长的时间,才能拿的出来,我现在吧主要是想把我现有的作品,包括瓷刻、石刻、刻葫芦、烙画,搞一个作品集,这个作品集呢,可能一两年就拿出来了。

我们期待刘春江的作品集能尽快问世,让我们在一份份精致的作品中,再次领略刘老精致的刻瓷艺术,让这门艺术能够走进我们寻常百姓家中。(本台记者 盛月粉报道)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