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文化视野】面塑艺人李金国 带您领略指尖上的艺术

 

 

 

本文来自:2017年09月13日 点击次数:

面塑,俗称面花、礼馍、花糕、捏面人,是源于山东、山西、北京的中国民间传统艺术之一,即以面粉为主料,调成不同色彩,用手和简单工具塑造出各种栩栩如生的形象。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莒地面塑艺人李金国家中,感受一下这项指尖上的艺术。

    八零后的年轻小伙李金国,受祖辈影响从1999年开始学习面塑这门技艺。据李金国介绍,这期间他遇到了很多问题与困难。尤其是在将东方的手艺转为西方的雕塑过程中,有很多隔阂。

    记者:当初是怎么克服这种困难的?

    面塑艺人 李金国:这种困难有很多人说,坚持。但是在我的理念当中是没有坚持,因为坚持是比较困难的,就说这门手艺我干不下去了,就说我经历了很多,不过是坚持,而我是一直在努力,在延续下去,就是说不停的延续,不停的做,可能是说一个不成,咱做十个,十个不成做百个,不停的做,做一个,摸索一遍,摸索一遍,再做一遍,多看多学就慢慢地克服了自己的困难。

    我们在李金国的工作台上,看到了他制作的很多面塑头像,他说里面有很多是他在学习过程中,制作的瑕疵品。就是这种对捏面人这种高度的自我要求,促使着他不断地学习。

    李金国:俗话说的好啊,三人行,必有我师,我看的东西比较多,像国内的大师级的,我也看,路边摊的我也看,就是说没有一个确定的,因为每一个人身上都有长也有短,结合短与长,然后跟着慢慢的研习。

    一个形象逼真的面人,都要经过艺人们灵活的双手塑造,在面人最初的制作步骤—和面这道工序中,就有很多的讲究,这道工序也决定了制作出作品的好与坏。

    面塑艺人 李金国 :首先呢,我的配方是面、水、盐,还有蜂蜜,这三样按照比例在盆里一个方向,顺时针打,打到什么程度呢,打到三光,盆光、面光和手光,还要打到一定程度呢。再放锅里蒸一会,蒸出来以后呢,再醒面,醒的过程当中呢,就是说,冬天要醒这个三天,夏天呢,醒个一天就可以了。然后我再上色,上完色咱就可以用了,这就是捏面人的传统的配方

    和好的面在蒸的过程中,会进去很多空气,致使面会比较黑,需要艺人不停地用手叠面,将里面的空气挤压出去,叠到一定程度之后,面会自然而然的变白,这也叫揉面,揉面之后,下一道工序会是什么呢?

    面塑艺人 李金国:揉面以后呢,咱可以上色了,上什么色呢,我用的颜料比较多,一般我是用丙烯或者说是国画颜料和广告色。有的呢,还用这种粉状的,还有矿物质的,也有汁状的,这个颜料呢,因人而异。

    上色的时候不能一次性上满,需要慢慢地添加,最好能做到边加边看。我们看到白色的面团在李金国的手中就像变魔术一般,变化着色彩,直至调到他满意的颜色。配色完成了,让我们跟着李金国来认识一下捏面人的工具吧。

    面塑艺人 李金国:在这里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所用的几件工具,这两是为主刀,主刀是干嘛用的呢,基本上它是开脸和做衣纹用的,这是主刀,还有这个小点的,这个开眼刀,说实话什么叫开眼刀啊,一说你就明白,就是开眼睛的,做指甲的一般都用这两个刀。另外这个叫磙子啊,还有这个大的这是擀面皮的,就跟咱家里包饺子面轴一样,擀面的,把面擀薄一点做人物的衣服,这个也是擀的,擀的小点,你看这个我自己用的这个吸管,大家都知道喝豆浆的吸管,把这头剪一下,可以做龙或者鱼身上的鳞片用的。

    捏面人的工具非常简单,有刀有牙刷有剪刀,甚至还有我们平常喝豆浆用的吸管等等,就是这些日常化的物件,在面塑艺人手中得到了灵活的运用。谈话间李金国开始雕刻起面人来,看到他娴熟的雕刻起人物头像,我们不惊好奇,他最初制作面人时的作品是什么?

    面塑艺人 李金国:我是1999年的时候摆地摊,那时候做孙悟空,卖一两块钱一个,那时候小也不懂事,反正捏的也非常的粗糙,大人们就过去买了玩吧,记得当时就是卖一块钱到两块钱那时候,卖了之后,感觉非常开心,见钱了。

    八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个不断追求上进的青年人,从未停止自己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刀子在他的手中不断灵活的变动着方向,竹竿上的面团,人物的五官也在慢慢雕塑中成型。看到如此麻烦的雕刻,我们不禁想到,面塑和其他手工艺一样,是否也同样受到机器化的冲击呢?

    面塑艺人 李金国:肯定是造成冲击啊,就说,现在你看大街小巷孩子们玩的东西都是塑料的,你看流行的卡通,熊大熊二啊,光头强,他买的话真的不贵,说实话,真的不贵,但是你要我做的话,那个熊大熊二光头强加卡通,最起码也得五六十吧,但是他买的话十几块钱。

    此时的李金国搓着细小的面团,在做人物五官的填充。我们从这个眼神仔细而又认真的青年人身上看到了他的坚持与努力,当我们与他谈到面塑的经济效益时,他乐观自信。

    记者:我们捏面人没有太多的经济效益,不怎么赚钱你是怎么维持平常的生活?

    李金国 :嗯,这句话也是问到点上了,俗话说的好啊,鱼与熊掌不可同兼啊,要想得到一门东西也必须失去一门东西。自从我玩这个面人以后啊,经济效益的确是很少,但是好的一方面是我家里人支持,支持我去沿袭这门手艺。有的时候呢,就是说庙会啊,一些车展,房展啊,他们邀请我过去,或者说是非遗进校园什么的,给孩子上课什么的,基本上解决温饱,差不多吧。

    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近年来,李金国和他的面塑作品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获得了众多荣誉。2013年,获得了日照旅游作品大赛优秀奖;2014年,获得了全国非物质遗产优秀传承人奖;2017年,作品《寿星》被山东艺术学院收藏;2017年,作品《关公》被山东工艺美术大赛评为银奖;2017年,作品《义薄云天》在日照日报艺术大赛中被评为一等奖,2016年,他的面塑技艺成功入选日照市第四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记者:当时被评为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您的心情是如何?

 李金国:当时我的心情是比较复杂,说开心也有,说激动也有,毕竟在这条道上走了十几年,终于被政府承认,肯定了,这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幸事也是比较有荣誉感的事。

    十余年的时间,日夜与面团相伴,让这个青年人将更多的精力与时间投入到面人的研究与制作之中,正如此刻他手中捏造的面人,虽然美丽却也经过了多次的雕琢。此时的李金国正在给面人上最后的颜色,这也是面塑制作的最后一个步骤,目前李金国的作品多借助网络进行销售。令人好奇的是,这个不断追求进步的青年人,下一步会如何创新面塑这门古老的技艺呢?

    面塑艺人 李金国:对于面塑这个创新领域啊,我想了很久很久,我想开一家蛋糕店,这个蛋糕店的名字呢,就是用艺术,最起码用艺术这个名字去命名,而且我要把咱中国的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捏面人啊,创新,跟西方的这个西点结合起来,做一个生日蛋糕,上面你可以拿图定制或者说是按照我的手法去做很多很多的卡通或者是人物,放在这个生日蛋糕上,合二为一,中西结合,打造一个新的领域。

    面塑与糕点的结合,是面塑技艺的一次创新。即使现在的面塑艺术面临着没有继承人,具有销售局限性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李金国这个踏实、进取的青年人,却依旧在执着捏造着手中的面人,关于未来的市场前景,他抱有积极乐观的态度。

    面塑艺人 李金国:我觉得市场前景是非常好的,因为这门手艺咱在中国传承了好几千年,是咱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政府是很重视我们的,国家也比较重视,因为有文化的民族才是真正的民族,我相信在以后的前景是非常非常光明的。

    面塑技艺从古流传至今,我们相信它会适应时代的发展变化,在新时期再次完成一次自我的蜕变,焕发出勃勃生机,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像八零后小伙李金国一样,爱上这门民族艺术。(本台记者 盛月粉报道)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