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县乡土诗人——罗兴坤

 

 

 

本文来自:2017年11月15日 点击次数:

他出生在一个小山村,从小就喜欢读书,酷爱文学,梦想着成为一名作家;他参加工作后,业余时间创办诗社,痴迷诗歌创作,如今已在全国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诗歌300多首,他就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生于莒县、长于莒县的中国作协会员罗兴坤。

罗兴坤,1968年出生,长岭镇双泉官庄村人,先后毕业于日照师范学校、临沂教育学院中文系,担过任过中学教师,乡镇基层干部。创作的诗歌多次刊登在《人民文学》、《诗刊》、《青年文学》等国家级刊物上。先后获《诗刊》社征文奖、“中国梦”征文奖、全国首届“兰田”文学奖、山东省青年新锐诗歌奖、日照市政府首届“日照文艺奖”。

1968年10月,罗兴坤出生在长岭镇双泉官庄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母都以务农为生,家中兄弟姐妹四人。贫寒的家境,老师的教导,让罗兴坤早早地就认识到知识能够改变命运,从小就喜欢读书。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从小就喜欢看一些故事书,看一些文学刊物,所以呢,对文学慢慢产生了兴趣。

1974年,罗兴坤在本村小学就读,语文老师渊博的知识、幽默风趣的授课方式、独到的作文指导方法,让罗兴坤受益匪浅,慢慢爱上了写作。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那时候,我的语文老师是张成吉老师,文学功底应该说比较深,平常对语文课的讲解非常生动形象,有时候课余时间给我们加一些诗文朗诵,有时候还给我们记一些笔记,讲一些故事,所以我就对语文比较偏好。那时候,学校有块自留地,张老师领着我们劳动的时候,教我们如何去观察一个事物,如何描写,如何出新,所以说我的作文呢,从小学也还可以吧。

1978年,罗兴坤升入了长岭联中,语文课成绩一直非常优秀,作文更是他的拿手好戏,他的作文因立意好、词汇丰富、语言流畅,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上阅读。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当时语文老师在课堂上一读我的作文,心来应该说非常的激动,心想着下一步呢,更应该写好,再一次被老师当范文念。

八十年代,初中毕业考上小中专,“跳出农门”,吃上“国库粮”是众多农村孩子梦寐以求的目标。学习成绩一直优异的罗兴坤也不例外,1981年,他考取了日照师范,在这里,酷爱读书的他如鱼得水,只要有时间,他就跑到图书馆、阅览室、新华书店,徜徉在文山书海中。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在师范学校我读书,一般在课余时间,有时候在下午阅读课、晚自习和星期六、星期天的时候,平常读书,觉得自己有很多知识需要学习,同学们有很多约着一起玩的,那时候一般都去看看大海,逛逛街、看看电影、打打牌,我呢,说真的不愿意去,有时候呢,就和本班一个爱好文学的,莒南的一个于安胜,经常到书店逛逛,买本书,自己喜欢的书,回来看看。

那个时代,师范一毕业国家就分配工作,没有升学和就业的压力,课下之余,很多同学或者打扑克,或者逛街,消磨时间,而罗兴坤一门心思读书,如醉如痴,乐此不疲。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读书也有痴迷的时候,那时候如果读一本好的书,你不读完,觉得心里放不下,一般都在晚上读,但是晚上呢,学校下了晚自习,定时熄灯,班主任老师呢,不让在学校读,教室里读,我有时回去到宿舍,到宿舍里自己偷偷的,现在说是被窝,拿手电筒盖着被,在那看书。

书读多了,文学知识丰富了,罗兴坤就有了创作的冲动。1982年,他用笔名“王春”创作的一篇小说《墙》发表在上海市一家报纸上,并获奖,当时在学校引起不小的轰动。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作品变成了铅字印刷品,初试牛刀的罗兴坤着实兴奋了一把。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其中有一次晚上,我的写作课老师—黄宪法老师到我们教室就问,你们班有没有一个用“王春”这个笔名投稿的,现在在上海《青年报》获了奖,它的通知呢,现在寄到了学校,我当时一听,那是我了。当我说出自己的时候,同学们都给了热烈的掌声,我当时应该说是热血奔涌吧,心跳的很厉害,非常激动,那种幸福呢,觉得比考上小中专还幸福。

这次作品的发表获奖,更加激起了罗兴坤的写作热情,在这之后,他又多次写稿、投稿,但也被退回来很多,这让罗兴坤深深地认识到要想发表作品,仅仅有文学功底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写作技巧。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当时浙江有一家刊物是《文学青年》,它办一个函授班,我就从家里寄过来的生活费,拿出15元寄过去,去报了名,当时15元应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但是也不觉得后悔,因为毕竟用于学习,用于自己的爱好。

尽管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函授班,这也让罗兴坤学到了不少写作技巧,为以后的创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对于这次函授我觉得收获很大,他们主要通过书信的形式授课,把一些学习资料啊,寄过来,寄到我们,我自己学,讲一些如何找角度啊,如何出新啊,如何刻画人物啊,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啊。

师范毕业后,罗兴坤被分配到长岭中学任教。教学之余,他仍笔耕不辍,也时有文章发表。1985年,罗兴坤组织学校里爱好文学的学生成立了《绿野》文学社,积极开展各种社团活动,激发他们的写作热情。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成立以后啊,我们经常组织一些写作比赛啊,朗诵会,同学们的写作提高很快。并把他的一些习作呢,给刊登在黑板报上和我们当时一个油印报纸《绿野》,同学们都非常高兴。到现在我那一批文学社的学生大学毕业了,他们还有很多爱好的,还有一些现在写得小有名气。

为进一步丰富自己的文学知识,提升自己的创作能力,1987年,罗兴坤到临沂教育学院中文系进修,两年的专业学习,让他收获颇丰。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说实话毕竟是大学,那些老师、教授们非常专业,他们的见解比较独到,在那里我系统的学习了中外文学史、文学概论、文学评论及一些文学的经典作品,并且在写作上也受到了一些老师的指点,我觉得对我以后的教学和写作帮助很大。

1991年,罗兴坤调到寨里河镇党委工作,工作之余,酷爱文学的他联合寨里初中一些老师成立了《银杏》诗社,开展了各种丰富多彩的文学活动,在周边县市文学爱好者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到了以后,我们文学社影响应该说不小的,以后有五莲的、日照的、沂南的、沂水的,很多文学爱好者慕名参加,我们的诗歌作品也被很多文学刊物选载了,其中《山东青年报》和《黄河诗报》给我们文学社的作品,出了几个专栏,并且做了大力的报道和推介。

1994年,罗兴坤由寨里河镇党委又调到浮来山镇党委,由于写作能力出众,被安排干文秘工作,但这项工作写材料多,事务繁琐,受精力所限,罗兴坤一度放弃了创作,而这一放就是十五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再次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那是在2009年,我在一次上网的时候,看咱莒县论坛,有个文学频道,那上边有很多老文友吧,他贴了很多自己的作品,觉得很新鲜。我那时也是注册了一个网名,写了一些诗歌,贴了上去,一贴上有很多点赞的,觉得这时候呢,自己沉寂许久的文学情愫猛然的激发出来了,应该自己还得继续创作。

在诗歌创作中,罗兴坤从关注乡土、思考人生的情感出发,题材上多选取与故乡有关的人、事、情、景,在一草一木、山间田野、村头屋后、逢年过节中表达自己对故乡的热爱之情,在回忆亲情、品读山水中探索人生真谛。目前,他已在各类文学刊物上发表了诗歌300多首。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我就在写作上注重于、倾向于乡村生活的写作,对亲人、亲情的写作,并且对自己的生活经历,一些生活的感悟,就说通过诗歌的形式表达出来。

2016年,囊括了罗兴坤近年创作的160首精品诗歌的诗集——《大地的灯盏》正式出版,该诗集以乡土为根基,在沉思吟咏之间体现了作者对于天地万物的关怀,对于亲情、爱情的感悟,对于社会人生的体味。一出版,就赢得了文学界、诗歌界广泛认可。

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刊》社三编室主任 蓝野:“在罗兴坤的笔下,乡土与现实的交汇、碰撞,鲜活而生动,意蕴丰富、深厚,他的这些诗篇因而获得了更普遍意义上的文学价值。”     

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文艺评论家、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张丽军:“罗兴坤的诗歌既是对于乡土亲情的回忆与歌咏,又是对于社会人生的反思与期待,将视野投向了更大维度层面的大地、人生、社会。”

付出总有回报。2017年8月,罗兴坤被中国作家协会吸纳为会员,成为莒县唯一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作协会员。

诗人 中国作协会员 罗兴坤:应该说这是刚刚能够称得上一个作家的名称吧,这是组织和文学界的老师对我创作的认可,既感到兴奋,又感到非常有压力,毕竟说是现在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你写出的作品如果再一般、平庸,那就觉得说不过去,所以说现在投稿呢,就是说是一般不太敢投了,每次写出稿件都自己一次次的修改,直到满意为止,才去投,发表。

罗兴坤,一个从山村里走出来的乡土诗人,他将对大地万物的深情和人生的感悟化为有着深厚思想和宽广精神空间的诗篇,在现实与思想之间建立起一座诗性桥梁,用诗歌来滋润当代人的灵魂,用乡土之光照亮现代人生。(记者:张纪波 盛月粉)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