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您知道春秋战国时期的莒国用什么样的乐器、酒具和钱币吗?

 

 

 

本文来自:2017年12月13日 点击次数:

春秋时期,莒国国力强盛,在政治军事方面一直十分活跃。政治独立,不媚鲁,不服齐,不畏强权;军事强大,参与会盟征伐,干预他国。与齐国,鲁国三足鼎立,达到高峰。今天让从我们从出土的一件件文物及其背后发生的一段段历史故事中,走进春秋时期的莒国。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 王媛媛: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套编钟,是在老莒地,莒南大店出土的一套,那这套编钟是在老龙腰,当时是农民在挖地的时候,发现了整个墓葬,我们当时的考古队员进行了抢救性的发掘,发掘出来这套编钟,看起来也不算很大,只有九件,挂起来两米多长,但是这套编钟在莒地的考古发掘中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这套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编钟,由九只外形相同、大小依次递减的甬钟组成。整套编钟重量有几百公斤,挂在一起仅有两米多长,钟面的篆带上有变形的蟠螭纹,鼓面装饰有兽面纹,每只甬钟上分布有三十六枚钟乳突起,并铸有铭文。由于甬钟钟面被篆带和钟乳分隔为五个区域,钟上的铭文就分布在这些区域里。九只甬钟上的铭文是一样的,只是字体大小根据编钟器形的大小逐渐递减。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 王媛媛:我们经过严格的考古发现,以及它的铭文释读,可以发现这是莒地的第十一代国君,兹平公用过的一套编钟,那当时我们给它命名的时候,是以游钟来命名的,也就说莒王在出游狩猎的时候便于携带。

今天我们想象着当年兹平公狩猎归来时,命人架起这套编钟,欣赏着美妙动人的乐曲,是一种王孙贵族的奢侈生活,也是一种精神世界的满足。只可惜当年游钟演奏的乐曲,今天的人们已经欣赏不到了,但从这套编钟的铭文中,我们还能感受到穿越历史的乐曲神韵。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 王媛媛:君王会在那个时候,没有手机,也没有mp3这样的新科技,当时他就命人把这套便携的编钟带在身上,不管去到什么地方,哪怕是荒野之外,都可以听到悠扬的金石之声,那在后面它说玄镠鑜鑢,乃为知音,端端雍雍,闻于夏冬。古代的音律记载和我们现在这个多、来、咪、是有区别的,那当时的,玄鑢鑜鑢和工商绝之于都是一样的,这是用古代的语音来记录音符和乐律,那玄镠鑜鑢也就是这套编钟的乐律信息了,端端雍雍,闻于夏冬,代表这套编钟所发出的金石之音。

兹平公这套游钟,虽然只有九只甬钟,却能奏出复杂的乐曲,这是因为每只甬钟都能发出两个不同的音阶,古人称之为“双音钟”。双音钟铸造难度更大,其工艺从中国汉代以后就失传了,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 王媛媛:双音钟在古代的铸造技术上也是非常难得的,我们在编钟的考古发现中还发现了一个重大的改变,就是这里边金属的成分,做了一些调整,在编钟以及青铜的铸造上,它有铜、铅、锡各种不同的比例,这种不同的比例混合起来,才能铸造出一套音色非常那个优秀,很准确,同时又耐敲击的这一套编钟,那这一套编钟可以说它的比例把握的非常精确,到现在为止保存的依然完好,如果说铅的比例或者锡的比例,有所调整,它的音色就没有这么明亮,如果铅过多的话,这套编钟就可以不会这么坚硬,质地也就不是特别好,在古代来说制造编钟可以说是一件大工程,当时只有君王或者说国力强盛的国家,才有财力或者物力铸造这一套编钟,由此来看,莒地在历史上,它的经济实力以及政治实力,包括当时君王的礼乐水平,都是非常先进的。

在这套游钟的后方,还有一件青铜器,铜罍(lei)。它出土于莒县的天井汪村,是一套酒具。其盖为伞状,肩部饰绳纹,周身饰夔(kui)纹,采用了分铸法,器形与纹饰颇具楚国风格。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 王媛媛:莒地的青铜文化,可以说是集合了各家之所长,包括纹饰、造型以及这些器物整体的风格,都和荆楚大地有很大的联系,这就证明在初秋时期的莒地,它的文化是开放的,包容的,对于其他地方的青铜文化,优点之处,我们在这里都能找到,有一些纹饰的展示,以及整体的铸造技艺上来说,莒地的青铜文化,丝毫不亚于我们中国目前青铜文化非常发达的,像现在湖北武汉啊这些地方,那这套夔龙纹整体的造型呢,非常有庄重的仪式感,那它上面的盖子是呈伞状,两边是两个兽首衔环,这个兽首的特点是它和主体是分铸的,这就属于青铜铸造上面的分铸法,这个分铸法对于青铜的铸造技艺,要求更加高,技艺精湛的话,看不出来是第二次浇筑,那如果说有差池,上面上的焊接口,以及浇筑口是非常明显的,这套器物无疑是我们目前发现的青铜同类中不管是纹饰也好,造型也好,铸造技艺也好,都属于顶级的出土品。

在另一个展柜里,我们看到了一些出土的莒刀币陶范和莒刀币,这些有着斑驳历史痕迹的文物,又会有着怎样的历史价值呢?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 王媛媛:春秋时期的莒国,除了我们刚才提到的,政治上面非常强盛,国力强盛之外呢,经济上面也丝毫不落后,我们可能到这一个展柜上呢,是关于莒地经济文化上的介绍,展柜中陈列了大量的钱范,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赚钱的模具,这些都是在莒故城内出土的,铸钱模具出土的数量非常多,证明莒地是当时的一个经济中心,那这个铸钱模具出土之后呢,证明国力已经非常强盛了,可以自行铸造刀币,那这个在同时期来说并不是多见的,除了我们刚才看到的钱范意外,还有大量的刀币出土,刀币分为莒刀币和齐刀币,我们可以看到各国之间除了经济上的交流之外,这些刀币的使用也能够体现出来,各国之间的经济平等性,莒地在历史上政治非常强势,军事也并不落后,经济呢,也强于各国,这也就证明莒地并不是我们所理想中强调的这个子国是小国,而是一个国力强盛的,受大家瞩目的民众使用刀币,使用经济能力非常强的一个国度。  -

发达的商业经济和雄厚的经济实力,为莒国的强盛、文明与发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军事方面,继承了夷人尚武的传统,莒人多次单独征伐或参与征伐,扩张疆土。此时在展柜中陈列着的一件件兵器,静静的躺在那里,守护着历史,见证着昔日莒国的强大,等待着懂它的人,来解读它,同它一起穿越回那战火纷飞的岁月。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 王媛媛:在我们出土的春秋战国青铜器中,可以说兵器也占了很大一部分,这个比例也是很大的,那这里边我们截取了一部分的青铜剑、箭头、铜戈,在我们身后的这个背景里做了展示。那像展柜中介绍的青铜剑,有很大一部分青铜剑都是开过刃的,也就是说他是实用器,并不是说作为陪葬的礼节性质的器物,那这些器物上都有明确的砍砸的痕迹,证明当时莒地各国的政治,在军事上面也是有很大的冲突的,所以我们发现这个弓箭上面的箭头,都非常的锋利,并且个别箭头会有这个血槽。也就是剑身射进去之后,我们看影视剧也会有这样的体现,就是有的人中剑之后并没有死去,反而在拔剑的时候,他会因为出血过去而死亡,这和箭头的设计有很大的关系。有的像我们现在钓鱼一样,还有一个倒着的钩,那其实在军事的上面是有凸显的,在我们发现的一些典籍上,也有很多各国之间战争的交流。那这个在历史长河中不可避免的,有战争就有人类的消亡,那么战争越频繁,民众民不聊生,这个对国家来说就慢慢走向末路,我们发现《左传》中关于战争的记载,数量也是非常多的,不仅仅在大国之间,像齐国和鲁国,还有一些小国的子国上面,和莒国的战争也是比较频繁。我们在《左传》中发现了一些战争表,这些战争表像鄫国、邾国等等,都有这些战争的发现,其实在我们整体的考古发掘中,战争也是考虑一个国家水平和能力,以及整体实力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所以在考古发现中,兵器也是有很重要的作用的。

如今,我们沿着春秋战国时期莒地出土文物的路线,重温那些充满温度的历史故事,同古人一起铸青铜、赏乐律,一起走过惊心动魄的战场,回望昔日莒国的强盛,感悟文化的博大精深。(记者:徐永强 盛月粉)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