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子民在汉代都用哪些物件?

 

 

 

本文来自:2017年12月20日 点击次数:

  从秦朝起,历经西汉、东汉,莒地始终是鲁东南地区经济文化最发达的地区和政治中心。海曲汉墓出土的竹简中书有:“天汉二年,城阳十一年。”一片竹简两个年号,这在竹简中罕见,可见城阳国在汉朝的重要地位,今天让我们再次走进莒州博物馆,观赏莒地出土的汉代文物,了解城阳国的兴衰历程。

汉朝时,汉高祖刘邦将自己的子孙分封为王,刘章作为刘邦的孙子,因平叛祖母吕后专政,被尊称为城阳王,从他之后的四百年里,兴起了整个城阳国王朝。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王媛媛: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在汉代城阳国的疆域图,从这个疆域我们能够看到,它和春秋时期的莒国相比,其实它的国土疆域是基本不相上下的,这里面的地域包括都城在莒的中心范围也就是我们现在莒县的一个地理位置,那东部包括现在的日照、莒南、沂水,包括沂南、临沭,像北方的话,像现在的诸城都是包括在城阳国汉代的疆域之内的,那这样来看的话,它是除了莒国之外第二个鼎盛的时期。

考古发现,在汉代莒地铁器已经普遍应用于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各个方面,铁器和牛耕的普遍使用,大大促进了农业生产。《汉书.地理志》记载:汉代城阳国设有铁官,由官府经营冶铁业,莒地出土的大量铁器和石范,足可以反映当时先进的冶铁铸造技术。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王媛媛:汉代出现的不仅仅有像耕地的犁铧,我们铡草用到的铡刀。特别是平常的用品,比如说炒锅,在那个时候也已经出现了,那这样来看汉代是非常注重生活细节和生活工具的一些改进。其实,我们放眼来看整个的两千年这个历史长河,这样贯穿下来,有很多好的,优质的东西,我们都保留下来了,很多我们觉得可以更加改进的东西,我们在一点点的进步,我觉得这也是历史留给我们的一些宝贵的财富。

今天我们无法穿越回两千多年前的汉朝,同当时的莒人一起利用这些铁器在田间进行劳作,但是透过展柜里这些锈迹斑驳的文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经济繁荣,百姓安家乐业的汉代城阳国。

冶铁业的发达和铁制工具推广使用,有力推动了农业、手工业等经济的发展。汉代出土的钱币是以五铢钱为主,始于公元前的118年,历经约四百年的时间,是在中国钱币史上,使用时间最长的金属货币,也是老百姓古代史上最认可的货币。在莒地,五铢钱、榆荚钱均有大量发现,尤其出土了大量的陶范、石范,说明在汉代时莒地曾是重要的货币中心。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王媛媛:在莒县出土的大量五铢钱和半两钱,那这些钱币在整体的造型上,也是开创了内方外圆的方孔圆钱的这样的风格和传统,可以说在中国古代的货币史上,五铢钱和半株钱是有举足轻重的地方的,我们发现的所有钱币来说,它的铸造技艺,以及整体的使用规模,范围都是非常大的。

在莒县不仅发现了五铢钱,同时还发现了盛五铢钱用到的扑满和压胜钱。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王媛媛:这些扑满相对来说的话,它更多的是有一种储蓄的观念,其实也并不是非常的大,也放不了多少五铢钱,那如果说你想把钱取出来的话,只能把它摔在地方,把这个扑满给它打碎掉。除了我们刚才提到的五铢钱,在汉代还有大量的王莽时期的王莽钱币,以及压胜钱,压胜钱在莒县发现有一定的吉祥色彩,整体造型比较大,它也不是普通的市面上用于流通的货币,现在来看的话,相当于我们现在用到的纪念币,有一定的吉祥如意的色彩,也是君王的一种赏赐,上面的纹饰来说的话,也有很多传统的讲究或者说法,比如说有汉代典型的西王母,或者说东王宫,以及一些吉祥的植物,爬藤在它的身上缠绕,吉祥的瑞兽,都会在这个压胜钱上,做一些刻画,那这样来看的话,在汉代的钱币上面,也是各路钱币展示出自己的光芒来了,也为我们现在的陈列以及展览,宣教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素材的平台。

汉代是漆器手工业的黄金时代,精美耐用的漆器是当时珍贵的日用器物,临沂银雀山、日照海曲汉墓出土的刻有“莒”、“莒市”、“莒盎”等文字的完整漆器,和莒故城、宅科出土的漆片证明莒地在汉代是城阳国官府经营的漆器制造地。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王媛媛:莒地出土的这些精美的漆器,可以和长沙汉墓堆出土的漆器精美程度可以媲美了,也就证明莒地的漆器制造业,以及手工制造业,是丝毫不亚于其他地方的。我们发现的这些漆器,造型非常精美,并且保存完好,使用的话,一般都是女士。用来盛放梳妆用品的这些小盒子,那这样存放起来也是非常好保存的。

社会经济的繁荣,使汉代人的生活丰富多彩。考古发现,莒地日用陶器及生活饰品多种多样,充分显示了当时的生活美景。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王媛媛:还在汉代出现了大量的鐎斗,也就是我们现在用到的一些小的三足锅,这个在汉代的时候,也已经出现了,并且它们的柄或足,一般是以兽面纹或者龙纹为装饰,造型非常的华丽,我们现在用到的勺,在汉代也已经出现,以青铜的质地为主。铜勺也是寓意着级别,如果说一般的平民家族,可能只是用一个小碗就可以了,不会有这么成套的精美的器物出土,莒县的秦家庄汉墓群出土的青铜器造型非常的别致,它的整体的风格和荆楚大地也有很大的联系,所以看得出来,一直延续到了汉代,我们整体的青铜文化都是包容的,开放的。

汉代,重孝悌,厚葬、崇玉。大量随葬冥器成为一种社会风俗而盛行。在我们莒县发现的一些汉代重要的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玉器,其中有一件“金缕玉衣”。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王媛媛:这套金缕玉衣当时发现的时候,是因为搞建筑,挖地基的时候,器械下去之后发现了残留的玉片,所以当时参与搞建设的人就喊了起来,哎呀,这里有零散玉片,然后当时人们不知道它是文物,就是因为是玉嘛,在我们现在观念中也是很,就是说富贵的象征了,就把它给捡起来说,放到自己兜里去了,但是后来经过我们文物部门去鉴定发现,这是一处汉代的墓葬,那这些当地的村民或者说在建筑场地做工的一些人,也把玉片都悉数交回了。我们发现的这些玉片是当时用来制造玉衣,也就是皇帝去世之后,穿在身上的敛衣,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金缕玉衣,金缕玉衣其实它有不同的等级区分,像我们看到的一些君王,他都是用金丝穿制起来的,像金缕,还有铜缕,银缕这样不同的级别,一般是君王他的级别非常高的,才会用玉衣作为他的陪葬品。

由于汉代侍死如侍生的思想,以及求仙厚葬的习俗,使得大量生前用过的器物,被做成一定比例的缩小版,放到整个墓葬里面。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王媛媛:像我们现在说像我们当时养鸡用到的鸡舍,也会做成小陶楼的样子,放在他的随葬品或者说墓葬中,像一些陶的罐啊,碗啊,以及陶勺啊,都会放在里面,那汉代的时候,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陶器,以及区别于像我们之前介绍的像史前啊,或者说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些陶器。汉代的陶器上面已经上釉子,那这些釉当然它的精心程度,达不到瓷器的要求,烧制温度也达不到瓷器的这个温度,它可能更松软一些,跟它的胎土也有很大的关系,所以这个时期的瓷器只能成为原始瓷,那么很多青釉瓷,也是从汉代的这些瓷器中,流传或者说演变过来的,在我们莒地,莒文化这个范围内,陶文化是特别值得发扬和宣传的,那么很多的制陶的技艺,以及制陶的造型,都是有迹可循的,一直流传下来的,所以我们看到即便到了汉代,有很多器物,哪怕精细很小,它的整体的规模以及造型也是非常规整的,这也源于我们莒县有悠久的制陶的历史。

西汉末年,王莽篡权“复古改制”失败,社会危机进一步加强。公元十八年,樊崇在莒城举义,不到一年间,义军就发展到万人。为了在战斗中便于分清敌我,他们将眉毛涂成红色,因此得名“赤眉军”。

莒州博物馆讲解员王媛媛:最后他和绿林军一起推翻了王莽政权,那这次农民起义也是将整个西汉时期的城阳国王朝走向了覆灭,我们在开始的时候提到,在汉代两度置国,这两度置国第一次置国结束的时间,就是以王莽篡权的这个时间为主,那第二次复置城阳国之后呢,又大概兴起了几十年的时间,所以这样的一个过程也是历史的更迭,所不可避免的,那大型的农民起义在莒城首次发起,证明莒地汉代时候的民众,都有一颗正义和热烈的心情,所以我们也能从历史的一些影射中看得出来莒地的民风淳朴以及当时大体的民众环境。

透过一件件莒地出土精美汉代的文物,我们看到了汉代城阳国经济的繁荣和民众生活的丰富多彩,他们在莒地历史文化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记者:徐永强 盛月粉)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