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文化视野】莒县老戏骨唐修和  演出地方戏上万场

 

 

 

本文来自:2018年03月28日 点击次数:

唐修和是龙山镇一名普通的农民,农忙之余,从事自己热爱的戏曲事业,他演过吕剧,唱过茂腔,还擅长周姑戏,剧团的各种乐器也是样样精通,从业40多年来,先后演出了上万场地方戏。

 312日晚,店子集镇穆家庄子村的敬老院里锣鼓齐鸣,急管繁弦,甚是热闹。一场由峤山戏曲团送上的文化大餐让村里的老老少少大饱眼福。

吕剧《王汉喜借年》同期:大雪飘飘年除夕,奉母命到俺岳父家借年去。

观众一:常来演,很爱听。很喜欢听。很好,听着也挺爱听。

观众二:这个戏就是教育孩子的,教育孩子,好好孝敬老人。

今年62岁的唐修和在这场演出中十分忙碌,他一会儿作为演员出场,惟妙惟肖;一会又为戏曲伴奏,吹拉弹唱,样样精通。

1955年,唐修和出生在龙山镇新旺村,他从小就对音乐情有独钟。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从小上学,反正是爱好,从小喜欢学习音乐,很愿学。一唱歌就感觉很高兴,学习反而不好。很愿学这个东西,文革时间隔了一段时间,很烂,有两年学没上。学校里老师都不上课了,后来恢复了又上学。

唐修和读初中的时候,因为喜欢唱歌,被学校宣传队选中,到集市上、村里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主要是宣传毛泽东思想。有时候上集市上宣传,学校里统一组织到集市上去,唱当时的流行歌曲。那时候宣传毛泽东思想就唱这个。

初中毕业后,唐修和的很多同学都回家务农,或者找工作,唐修和是文艺骨干,被推荐继续上高中,接着参加了高中的文艺宣传队。唐修和回忆说,当时人民群众娱乐活动少,宣传队所到之处,就像过年一样,热热闹闹,倍受欢迎。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晚上打着汽灯,老师领着唱现代戏,那时候唱吕剧。那时候人多,一听哪个地方有戏,四里八乡的都去。

 高中毕业后,唐修和参加了大队的文艺宣传队,除了积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还时常跟随大队文艺宣传队、公社文艺宣传队搞宣传、文艺汇演。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龙山镇那时候叫龙山公社,办了一个宣传队,那时候就是为了活跃生活。正月里到村里去演,也没有费用啊。

上世纪80年代初,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大队的文艺宣传队也解散了。后来,刘官庄镇吕剧团正缺少一个拉主弦的琴师,剧团的负责人就四处打听哪里有这方面的人才,最后终于找到了唐修和,请他出山。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他们站长就上龙山去找我,当时还不敢去,我又没去回,觉得头一次去生胳膊生腿插不进去,结果他那个站长叫张德,就是现在画画那个,他去叫的我那时候一个月给30块钱,也不是为了钱,我就是爱好,也很想干,想着挣30块钱也可以,人还给高工资,我就上那去了。

初来乍到,一切都是陌生的。在这之前,唐修和从来没有接触过吕剧。为了尽快熟悉业务,唐修和废寝忘食,钻研业务,很快就成为剧团的骨干力量。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我去刘官庄的时候,他们的戏我都没有拉回。有谱子,你还得照着谱子和乐队去配合,和打击乐配合和拉弦的配合,我得下功夫,演完戏他们睡觉,我就趴被窝里看本子,要不就和人家对不上。你给人家拉弦,人家唱的很好,你拉的不好也不好看。

上世纪80年代初,正是吕剧红火的时候,唐修和随着刘官庄吕剧团四处表演,收入颇丰,那个时候是唐修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那时候就要开始卖票了一毛五一个票,两毛钱一个票。恢复了古装戏,毛泽东时代的时候,不让唱古装戏,精神污染。恢复古装戏重新上演的时候,那时候也就是去沂南蒲汪、孟良崮那一带。骑着自行车,各人带着大箱子。莒县这一带,每个乡镇都去演,就在露天影院,还有小礼堂这些地方去卖票,卖多少,到时候有一起分这个钱,一个月发到五六十块钱,就感觉很高兴。

后来,由于市场原因,刘官庄吕剧团入不敷出,只好宣布解散。一心痴迷于艺术的唐修和闲不住,又应聘到小店镇周姑剧团工作。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过去,小店周鼓剧团很有名,是山东省的一面红旗,所以也很馋得慌,能上那里面去呢。后来正好这个站长是龙山的,从龙山调去当文化站长,我就去那边去了,又呆了56年,那里就正式唱周姑戏了。

当时,很多周姑戏都是没有谱子的,为了方便琴师之间的合作,唐修和就给很多周姑戏配上乐谱,很多乐谱都流传至今。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各地都普遍重视经济工作,文化活动开展得比较少,收入低,自负盈亏的小店周姑戏剧团难以为继,唐修和就退出了演出。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我从家里到龙山五六十里路,来回骑车去,骑车来,从家里带干粮,上面也没有这部分开支,它是自负盈亏,但是党委里很重视,也很支持。剧团里自负盈亏,属小鸡儿的,挣了,就自己分。下去演出吧,村里都没有钱,下去演出一场,要个百儿八十的,各人都觉得生活不干什么了,也就解散了算了。

 从小店镇周姑戏剧团回家后,唐修和也和村里其它大多数人一样,外出打工,到发达地区干建筑,赚钱维持家里的生计。1994年中秋节,五莲县茂腔剧团的负责人慕名来到唐修和的家里,邀请他参加五莲茂腔剧团。本来就爱好这一行当的唐修和二话没说,就跟着人家来到了五莲。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正好我在家刨花生,他们去了我家说这个事儿,反正我就是爱好,也觉得很高兴,虽然人家不是个正式剧团,但也是个专业的。发工资那时候一个月工资就发一百多,也很好,比打工轻快,我就去了。带着铺盖去了,我对茂腔很生,没玩过这个东西,我去给他拉京二胡,京二胡在茂腔里是副弦,主弦是京胡,二胡,是为京胡服务的,在那边又呆了五、六年。后来也是这种情况,他那个行业宣传比较多,到单位里宣传,这种东西时间长了没有那些地方宣传,也是因为工资问题,这么老远,从龙山坐车跑到五莲去,也得背着煎饼去,不是单独爱好的问题,你单独爱好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伙计们说干不着,干不着,也没办法,又走了。他也不说领导叫你走,那领导不让你走。

就这样,迫于生计,唐修和不得不退出五莲茂腔剧团,再次回到家里,四处里打工赚钱,补贴家用。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没办法,好几个孩子又没有别的收入,靠种地,闲着就出去打工。家里地就家属在家里种着,忙的时候回家帮忙,这又回到了烟台,那时候去烟台一天就挣一百多,也很见钱。

 2010年,峤山戏曲团到龙山演出,经过熟人介绍,唐修和给戏曲团帮忙演奏二胡。他精湛的技艺,给峤山戏曲团的团长留下了深刻印象,极力邀请他参加戏团。

 峤山戏剧团团长宋为启唐修和这个人呢,在剧团里人缘比较好,人缘也广,就是脾气有点直,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说是哄着瞒着,玩心眼子。演艺上,在县里也算是专业的,在曲谱上乐器上,什么也行,上舞台哪个角色也行。

 参加峤山戏曲团以后,唐修和平均每年都参演200多场戏,从传统的古装戏到现代戏,老唐都是拿得起、放得下,他演出的节目深受老百姓的欢迎。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周姑戏就是东西京,东西南北京,这些是周姑戏的祖宗,你不唱这个就不对了。后来按照国家的形式写了一些现代戏,现代戏就是老瓶子装新酒,用周故戏的调唱,词就不一样了,孝敬老人、法制宣传了,新本子用周姑戏的调去唱。

在多年的演艺生涯中,唐修和发现,扬琴音量宏大,音色明亮,表现力极为丰富,尤其适合周姑戏和现代戏。于是,唐修和又自学了扬琴。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它这个扬琴和二胡不一样,二胡就两根弦,扬琴一百多根弦,一组四个都要一个音。二胡两根弦,一转就行,扬琴是一根根的,去得一根根地去听。校音器校出那个音来,要是两种音就不好听了。你和人家的乐器就配不上。

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中国地方戏曲艺术面临活力不足、剧种减少、人才断档、市场萎缩等问题。但我们也欣喜的看到,在无数个像唐修和一样的民间艺术家的坚持和守望下,地方戏曲艺术正在逆境中茁壮成长。

 

唐修和是龙山镇一名普通的农民,农忙之余,从事自己热爱的戏曲事业,他演过吕剧,唱过茂腔,还擅长周姑戏,剧团的各种乐器也是样样精通,从业40多年来,先后演出了上万场地方戏。

 312日晚,店子集镇穆家庄子村的敬老院里锣鼓齐鸣,急管繁弦,甚是热闹。一场由峤山戏曲团送上的文化大餐让村里的老老少少大饱眼福。

吕剧《王汉喜借年》同期:大雪飘飘年除夕,奉母命到俺岳父家借年去

观众一:常来演,很爱听。很喜欢听。很好,听着也挺爱听。

观众二:这个戏就是教育孩子的,教育孩子,好好孝敬老人。

今年62岁的唐修和在这场演出中十分忙碌,他一会儿作为演员出场,惟妙惟肖;一会又为戏曲伴奏,吹拉弹唱,样样精通。

1955年,唐修和出生在龙山镇新旺村,他从小就对音乐情有独钟。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从小上学,反正是爱好,从小喜欢学习音乐,很愿学。一唱歌就感觉很高兴,学习反而不好。很愿学这个东西,文革时间隔了一段时间,很烂,有两年学没上。学校里老师都不上课了,后来恢复了又上学。

唐修和读初中的时候,因为喜欢唱歌,被学校宣传队选中,到集市上、村里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主要是宣传毛泽东思想。有时候上集市上宣传,学校里统一组织到集市上去,唱当时的流行歌曲。那时候宣传毛泽东思想就唱这个。

初中毕业后,唐修和的很多同学都回家务农,或者找工作,唐修和是文艺骨干,被推荐继续上高中,接着参加了高中的文艺宣传队。唐修和回忆说,当时人民群众娱乐活动少,宣传队所到之处,就像过年一样,热热闹闹,倍受欢迎。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晚上打着汽灯,老师领着唱现代戏,那时候唱吕剧。那时候人多,一听哪个地方有戏,四里八乡的都去。

 高中毕业后,唐修和参加了大队的文艺宣传队,除了积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还时常跟随大队文艺宣传队、公社文艺宣传队搞宣传、文艺汇演。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龙山镇那时候叫龙山公社,办了一个宣传队,那时候就是为了活跃生活。正月里到村里去演,也没有费用啊。

上世纪80年代初,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大队的文艺宣传队也解散了。后来,刘官庄镇吕剧团正缺少一个拉主弦的琴师,剧团的负责人就四处打听哪里有这方面的人才,最后终于找到了唐修和,请他出山。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他们站长就上龙山去找我,当时还不敢去,我又没去回,觉得头一次去生胳膊生腿插不进去,结果他那个站长叫张德,就是现在画画那个,他去叫的我那时候一个月给30块钱,也不是为了钱,我就是爱好,也很想干,想着挣30块钱也可以,人还给高工资,我就上那去了。

初来乍到,一切都是陌生的。在这之前,唐修和从来没有接触过吕剧。为了尽快熟悉业务,唐修和废寝忘食,钻研业务,很快就成为剧团的骨干力量。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我去刘官庄的时候,他们的戏我都没有拉回。有谱子,你还得照着谱子和乐队去配合,和打击乐配合和拉弦的配合,我得下功夫,演完戏他们睡觉,我就趴被窝里看本子,要不就和人家对不上。你给人家拉弦,人家唱的很好,你拉的不好也不好看。

上世纪80年代初,正是吕剧红火的时候,唐修和随着刘官庄吕剧团四处表演,收入颇丰,那个时候是唐修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那时候就要开始卖票了一毛五一个票,两毛钱一个票。恢复了古装戏,毛泽东时代的时候,不让唱古装戏,精神污染。恢复古装戏重新上演的时候,那时候也就是去沂南蒲汪、孟良崮那一带。骑着自行车,各人带着大箱子。莒县这一带,每个乡镇都去演,就在露天影院,还有小礼堂这些地方去卖票,卖多少,到时候有一起分这个钱,一个月发到五六十块钱,就感觉很高兴。

后来,由于市场原因,刘官庄吕剧团入不敷出,只好宣布解散。一心痴迷于艺术的唐修和闲不住,又应聘到小店镇周姑剧团工作。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过去,小店周鼓剧团很有名,是山东省的一面红旗,所以也很馋得慌,能上那里面去呢。后来正好这个站长是龙山的,从龙山调去当文化站长,我就去那边去了,又呆了56年,那里就正式唱周姑戏了。

当时,很多周姑戏都是没有谱子的,为了方便琴师之间的合作,唐修和就给很多周姑戏配上乐谱,很多乐谱都流传至今。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各地都普遍重视经济工作,文化活动开展得比较少,收入低,自负盈亏的小店周姑戏剧团难以为继,唐修和就退出了演出。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我从家里到龙山五六十里路,来回骑车去,骑车来,从家里带干粮,上面也没有这部分开支,它是自负盈亏,但是党委里很重视,也很支持。剧团里自负盈亏,属小鸡儿的,挣了,就自己分。下去演出吧,村里都没有钱,下去演出一场,要个百儿八十的,各人都觉得生活不干什么了,也就解散了算了。

 从小店镇周姑戏剧团回家后,唐修和也和村里其它大多数人一样,外出打工,到发达地区干建筑,赚钱维持家里的生计。1994年中秋节,五莲县茂腔剧团的负责人慕名来到唐修和的家里,邀请他参加五莲茂腔剧团。本来就爱好这一行当的唐修和二话没说,就跟着人家来到了五莲。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正好我在家刨花生,他们去了我家说这个事儿,反正我就是爱好,也觉得很高兴,虽然人家不是个正式剧团,但也是个专业的。发工资那时候一个月工资就发一百多,也很好,比打工轻快,我就去了。带着铺盖去了,我对茂腔很生,没玩过这个东西,我去给他拉京二胡,京二胡在茂腔里是副弦,主弦是京胡,二胡,是为京胡服务的,在那边又呆了五、六年。后来也是这种情况,他那个行业宣传比较多,到单位里宣传,这种东西时间长了没有那些地方宣传,也是因为工资问题,这么老远,从龙山坐车跑到五莲去,也得背着煎饼去,不是单独爱好的问题,你单独爱好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伙计们说干不着,干不着,也没办法,又走了。他也不说领导叫你走,那领导不让你走。

就这样,迫于生计,唐修和不得不退出五莲茂腔剧团,再次回到家里,四处里打工赚钱,补贴家用。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没办法,好几个孩子又没有别的收入,靠种地,闲着就出去打工。家里地就家属在家里种着,忙的时候回家帮忙,这又回到了烟台,那时候去烟台一天就挣一百多,也很见钱。

 2010年,峤山戏曲团到龙山演出,经过熟人介绍,唐修和给戏曲团帮忙演奏二胡。他精湛的技艺,给峤山戏曲团的团长留下了深刻印象,极力邀请他参加戏团。

 峤山戏剧团团长宋为启唐修和这个人呢,在剧团里人缘比较好,人缘也广,就是脾气有点直,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说是哄着瞒着,玩心眼子。演艺上,在县里也算是专业的,在曲谱上乐器上,什么也行,上舞台哪个角色也行。

 参加峤山戏曲团以后,唐修和平均每年都参演200多场戏,从传统的古装戏到现代戏,老唐都是拿得起、放得下,他演出的节目深受老百姓的欢迎。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周姑戏就是东西京,东西南北京,这些是周姑戏的祖宗,你不唱这个就不对了。后来按照国家的形式写了一些现代戏,现代戏就是老瓶子装新酒,用周故戏的调唱,词就不一样了,孝敬老人、法制宣传了,新本子用周姑戏的调去唱。

在多年的演艺生涯中,唐修和发现,扬琴音量宏大,音色明亮,表现力极为丰富,尤其适合周姑戏和现代戏。于是,唐修和又自学了扬琴。

峤山戏剧团演员兼乐师唐修和它这个扬琴和二胡不一样,二胡就两根弦,扬琴一百多根弦,一组四个都要一个音。二胡两根弦,一转就行,扬琴是一根根的,去得一根根地去听。校音器校出那个音来,要是两种音就不好听了。你和人家的乐器就配不上。

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中国地方戏曲艺术面临活力不足、剧种减少、人才断档、市场萎缩等问题。但我们也欣喜的看到,在无数个像唐修和一样的民间艺术家的坚持和守望下,地方戏曲艺术正在逆境中茁壮成长。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