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玉皇山上故事多

 

 

 

本文来自:2018年04月18日 点击次数:

在莒县阎庄镇西北4公里处有一座海拔232米的山峰,它就是玉皇山,别看山不算高,但它文化内涵丰富,历史故事众多,是我们莒地一座名山。在今天的莒地名山宣传版块里,让我们一起走进玉皇山。

据玉皇山北侧残碑记载:“城阳之北有山曰络山,八峰环拱,五涧绕抱……..山不高而秀,水不深而清…….玉皇阁不知始建何时,始闻唐以重修...。”

马建华:这座碑文说明,唐朝以前这座山尚属络山八峰之一,并无单独山名。自从建设了玉皇阁后,山因庙而得名。那既然玉皇山因玉皇庙而得名,那我们现在就到玉皇庙里去看一看。

玉皇庙

据《莒县志》记载:玉皇庙为清代建筑,坐北朝南,现存有正殿3间,阔9.3米,深5.6米,高6.2米。砖木结构,灰瓦硬山,圆木檐柱,前出廊。

阎庄镇文体站长 车贵山:近年来,镇党委政府在发展镇域经济的同时,非常重视文物保护工作,所以专门派专人进行看护、修缮玉皇庙,所以玉皇庙到现在为止,成为我们莒县最古老、保存最好的古建筑之一。

《阎庄镇志》载有:玉皇庙在玉皇山上,相传唐代初建,残碑有“唐太宗征东”字样。明清相继重修。清咸丰年间为避捻军,曾筑围墙。解放后被毁,仅剩土垣断壁……老母殿建于元末,在裴泉之西北坡上。解放初尚存山门一间,正殿三间,东厢殿三间,南屋二间,院墙齐全。三间大殿内塑泰山老母神像,称“泰山行宫”,后被毁坏……

阎庄镇文体站长 车贵山:玉皇庙原先有两处,第一处是在玉皇山底下裴泉西边的一处叫玉皇庙,另一处就是我们玉皇山顶上这一座,是2002年由大柏林村史德甫父子投资于在原来的旧址上修建的这一座,题名是“玉皇殿”。

玉皇庙因何而建,史书缺乏记载,已无法考证,但在距今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唐代,被中国民间尊为门神之一的唐朝著名大将尉迟恭,曾于贞观年间来这里督修玉皇庙。既然是大唐太宗皇帝敕修,又有勇武善战、一生戎马倥偬、征战南北、驰骋疆场、屡立战功的忠义之士尉迟敬德督建,可以想象,那盛况、那规模自然了得。 

马建华:有了庙就会有神像,有了神像就来了香火,有了香火就有了故事,自然善男信女就会从四面八方摩肩接踵而来,香火鼎盛了,于是这山上依次就有了玉皇阁、老母殿、龙王殿等十多座殿堂,直到明清时期,山上那棵银杏树,高已过三丈,周粗已越丈余,古碑林立,蔚然大观。 

元末明初,玉皇山下山沟一带乡民,为祈求神灵保一方平安,多方筹资在山脚下裴泉西北坡建老母殿———泰山老母行宫,之后因战乱毁坏。满清时代,清兵入主中原,民不聊生的日子里,乡间百姓唯一的精神寄托是依赖于神灵保佑。清顺治年间,又有乡绅提议在原老母殿残址上重建寺庙,也就是幸存至今的玉皇庙。

马建华:清末,捻军造反,于咸丰七年九月自南方进攻莒县。清廷号召各地在村庄建村寨、在山上筑圩寨以防捻军。此时,玉皇山附近乡民上山躲避,并在玉皇庙四周筑起周长四百米高大厚实的山石围墙,只可惜早已毁于破四旧的时期,现在只剩下一堆堆四处散乱的石头。 
裴泉

在玉皇山东山脚下,有一泉,曰裴泉。裴泉因有一裴姓御史在此修建花园而得名。

马建华:据传,裴御史花园建成,目的不是为修心养性颐养天年,这里面暗藏的玄机在于这里早已探明了一处银矿,于是裴家召集矿工打洞深挖,冶炼白花花的银子,囤积财富。谁知私开银矿,东窗事发,触犯刑律,被皇家满门剿杀。功名利禄如过眼烟云,留给后世的就只是这个山泉了。

现在的裴泉,已经被砌成一方形水池,每年雨季,泉水从怪石嶙峋的岩洞中淙淙流出,渚而成潭。周围柏树盘干虬根,遮于泉上。岩洞中有龙鱼,状如鲶鳝,头生两耳,长尺许,这些龙鱼经专家研究叫鳗鲡,是吃肉的古生鱼,天下少有,被专家命名为“莒龙”。解放前,乡民奉为神龙,借以祈求降福或天旱祈雨。在莒县一带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今年春旱,裴泉干涸,没有泉水,就更看不到“龙鱼”了。传说,该泉与台湾阿里山日月潭水系相通,“龙鱼”夏季在裴泉,冬季在日月潭。游客来此观看,把肉或虫子撩进水里,龙鱼就从水涧里出来吃食,游人能见到龙鱼,就会带来好运。

阎庄镇张家山沟村 刘生全:咱这个泉子从古至今,听老人说,这泉子里有龙鱼,有很多,不是一个,也有大的,也有小的。一到最旱的天,下面各个村的老百姓过来烧香祈雨,烧了香供应了以后,不过三天,准下雨,不分大小,非下不行。

人们感激龙恩,踊跃捐款捐物,在泉边建起了“老母庙”“龙王庙”,泉中的“龙鱼”也被供奉起来。以后每年的正月十五、二月二、三月三、六月六、甚至七月七、九月九,凡是民间有说法的大大小小的节日,都有一批善男信女来到泉边供奉香火,把各色各样好吃的点心撒在泉子里,“龙鱼”纷纷出来吞食,众人争相观看,喜笑颜开。 

马建华:就是这些世上罕见的“龙鱼”,乡民们把它奉若神灵,除了喂养善待它们,没有人会做出半点不敬行为,不仅如此,就连这些滋养“龙鱼”的泉水也被称作神水,每当谁家有人有着痼病沉疴,不管路途远近,只要来磕头烧香,祷告一番,然后小心翼翼地用带来的瓶瓶罐罐取一点泉水回家治病。 
裴泉的水是神水,裴泉的“龙鱼”也显神通,十里八乡的人都信,但也有就是不信邪的人,不过他可没得到好下场。当地人就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故事 。

阎庄镇张家山沟村 刘生全:有一次发大水,把这里面出去一个,出来一个不大,叫这庄一个张一能他儿逮吃了,吃了以后,全庄炫耀,很快大晴天也没云彩,来了一块云彩乌黑,连雷带风带闪,把他儿劈了,劈了以后把他儿身上写上字,“张一能,张一能,你吃我三岁龙羔,我劈了恁儿疼不疼” 。这就这么传说,到这后期,这庄建了一小水库,扒出一座碑来,有张一能这个人名。有这个人名是真事,这座碑到现在可能在那路上,现在还有那条路,要是扒了路的话就能找出来,这个传说有这么个人名。再就是69年的时候,这个地方有一个初中班,初中班在这里,午休的时候,有一个学生,他没睡觉,他在这里使钓鱼竿钓了一个,钓了一个,把这里面钓出来的,放在西南角上一个小洼,小洼也有水,也是没云彩、大晴天,从西北来了一块小云彩,不大,连雷带雨的下了一阵,把这个学生吓的一个多月没上学,吓出一场病来。

这虽然是一个传说故事,但居住在这一带的老百姓,几乎都能准确地说出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甚至那个农夫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人们宁可相信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因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果。从那以后,“龙鱼”的传说越传越神,香火也随之越来越旺。

马建华:裴御史花园的主人史上无考,有关典籍及文学作品中说法不一,说是唐、元、明、清的都有,但裴姓既能当御史又可以在玉皇山下圈地修建花园,这么大的权威,肯定不是寻常之辈,不由让人联想到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隋唐第三条好汉八大锤中的银锤将裴元庆,正史上裴元庆的原型是裴行俨,隋将裴仁基之子,骁勇善战,屡立战功,为灭隋兴唐立下过汗马功劳。裴家有如此打过江山的大人物,福荫其后代子孙或者族亲弃武从文做个御史,当不足为奇,所以推断裴泉的命名应该是在唐代裴御史建造花园之后。 

城阳王墓

据考证,玉皇山上还有城阳王的墓群,该墓群共有三座墓葬。这三座墓葬都是黄土堆垒,夯土筑成,对研究汉代城阳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具有重要价值。该遗址1992年被山东省政府公布为第二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玉皇山,地处莒西边陲,没有名山大川的气势,甚至名不见经传,这里古老的玉皇庙、神奇的裴泉,还有那些亦真亦假的民间故事,会在历史中珍藏,在一代代人的口碑里传颂,在人们的记忆中永远抹不掉。(撰稿:张纪波 摄像:许文华)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