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2018年5月16日文化视野

 

 

 

本文来自:2018年05月16日 点击次数:

莒地名人:邹惟新

在今天的莒地名人节目里,向大家介绍出生在元代,精勤于学,卓然自立的邹惟新。

邹维新(约1287~?) 字仲德,元代莒城邹家庄子人,家庭世系以儒学为业,长而就学,聪慧过人。元皇庆二年乡贡进士;延祐乙卯进士第一;累仕至亚中大夫、同佥太常礼仪院事。有文集若干卷,其存世之作莒地仅见《马鬐山祀雨显应碑记》。死后,葬于莒县城东南邹家庄,世称“状元林”。

邹惟新7岁丧父,其母教导有方。从启蒙开始,他读书非常用功,“从师受业,卓然自立,精勤于学,讲索务穷”。因此,于元皇庆二年,也就是1313年,考取乡贡进士。任沂水、日照等县儒学教谕,后任松州学正。

马建华:邹惟新在任职期间,仍然刻苦学习,终于在延祐二年,也就是1315年,考中进士。据嘉庆《莒州志》记载,邹惟新“登延祜乙卯进士第一”。

邹惟新考中进士后,被任命为承事郎潍州同知,辅佐知州掌管本州政务。由于政绩卓著,被越级提拔为奉议大夫襄阳营田提举。但邹惟新没有上任,以“奉养老母”为由,辞官回家照顾母亲。等他母高寿90而终后,邹惟新被起用复为沂州知州。在沂州任上,元顺帝至元四年,也就是1338年,在其祖林,也就是现在的状元林,立一通谱碑,并置石人、石马等石刻。

沂州之任期满后,邹惟新被提拔为京官,担任亚中大夫、同佥太常礼仪院事。元顺帝至正六年,也就是1346年,邹惟新为家乡撰写了《马鬐山祀雨显应碑记》。据《重修莒志》记载,邹惟新“有文集若干卷”,现仅有《仲德文集》10卷存世。

马建华: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状元林,邹惟新去世后葬于此处。状元林位于县城东南3公里、邹家庄子村东北,东距沭河堤约200米处。石刻林立,雄伟壮观,是莒县名胜古迹之一。

墓地南北长约92米、东西宽约60米。西侧中间距离神道约20米处,有一石柱形界桩,高1.1米,顶部雕仰莲。邹惟新墓居于墓地北首正中,原存封土高约3米,经恢复后现封土高约8米,长方形,周长约90米。墓前宽为8米、长70米的神道,神道两侧由南向北依次为:石坊、石香炉、石供桌、神道碑。神道外围,东侧有小型墓碑4通,西侧有3通,作扇形分布。

马建华:这是墓表,青石质,共两件,立于墓前约62米处,残高3.75米,方座,上部浮雕覆莲,柱体为正方割角八棱形,柱顶部雕仰莲,莲上部残缺。

这是石坊,即神道门,青石质,立于墓表以北约10米处。高2.70米、宽2.10米,方座上半部高浮雕圆形覆莲,门柱为正方割角八棱形,门楣正面为双线阴刻楷书“邹氏先茔之门”。

马建华:这是香炉、供桌,供于主墓前神道正中,青石质。原来的香炉为圆鼎形,底座为长方形,通高0.45米;供桌高0.85米,台面四周双边框内浮雕双边植物叶纹,中间为浅浮雕两组并列的团花;束腰石正面细线阴刻花卉纹,两边雕铺首;底座四周雕覆莲,花卉布局合理,美观大方。

神道碑,共三通,青石质,属邹氏谱碑。最早的一通为圆角,靠近主墓,碑额篆书“邹氏安葬之铭”为“至元甲午十二月立”(即公元1354年);一通为邹惟新所立龟趺碑,为“大元至元四年十二月”(即公元1338年),邹惟新任举政大夫时所立。第三通碑为明代嘉靖十六年四月,邹惟新九代孙邹玉玺所立,碑额浮雕盘龙,篆书“城阳邹氏先茔之铭”。

马建华:邹惟新所立龟趺碑记载了他的高祖、曾祖、祖父、父亲、堂兄弟及子侄的简单生平。从碑文记载看,当时邹氏家庭有多人为官,其祖父邹禧,曾任“郡盐课提举”;父邹吉曾任“莒州仓使和酒榷副使、州之治中”,死后追封寿光县子;三叔邹荣,追封为莒县男;堂弟邹惟享曾任举攻大夫中书省左右司郎中,其他尚有乡贡进士等。

据史料记载,过去状元林还有石虎两件、石羊两件、石翁仲两件,一文一武,随着时代的变迁,不知何种原因,都遗失了。为了加强对状元林遗迹的保护,1979年莒县人民政府将其定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树立了保护碑,划定了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2013年又被日照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千年古槐收藏 见证历史变迁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爱好收藏的,莒县浮来山上邢建文就建了一个古槐收藏馆,里面收藏了众多古槐树的树干标本,下面,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走进位于浮来山脚下的这家古槐馆,观者无不受到震撼,这家不大的馆厅内,摆满了各种造型各异、粗细不一的古槐树树干标本,虽然大部分古槐树只是保留了原来树干的某一部分,但是仍然能从它们残缺的年轮中感受到当年古槐树的高大与风采,收藏这些古槐树的就是古槐馆的馆长邢建文。

邢建文是浮来山街道邢家庄村人,年轻时对制作动物标本产生兴趣,为了能更好地展示自己的动物标本,他开始收集各种古槐树木,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了解到了古槐树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从而产生了收藏古槐树的念头。

浮来山古槐馆的馆长 邢建文:这个古槐树从周朝的时候就有一个说法“三槐九棘”,三槐就象征着朝廷的三公,国家的栋梁,周朝的礼数就是国家的大官在朝廷上面对着这三棵古槐树。

古槐就是国槐,它的历史特别久远而且特别长寿,有的树龄多达几千年。用手轻轻触摸这些古老的年轮,仿佛越过历史的长河,感受到了古槐树伫立的年代,日升日落,历经风霜,光影穿梭间,有的过往被遗忘,有的历史被记录,只有这古槐树,穿越千年,带着一身的沧桑,来到了现代。

浮来山古槐馆的馆长 邢建文:这块应该是唐朝的,你看这个年轮,应该在一千多年。

记者:它美在什么地方?

浮来山古槐馆的馆长 邢建文:就是沧桑感,还有千奇百怪的河川,这种怪形特别好。

看着这满馆的古槐树,会让人有种想说什么却又词穷的感觉,这些在我们看来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普通的树干,在邢建文的眼里每一棵都有不同的艺术造型和价值。

浮来山古槐馆的馆长 邢建文:这块古槐树是咱们莒北地区的,那边一个做根雕的人收集的,得收了有十一二年了吧,当时这个人要的特别贵,要四万块钱,当时咱也拿不起这个钱,一直等着,后来价格降下来了,就买回来了。

为了收集自己听说或者喜欢的古槐树,邢建文走街串巷,四处奔波,有的从村民手里收购,有的是从藏家手里收购,最贵的花了几万元才收到。收藏了十几年,邢建文在古槐树收藏上已经投入了六十多万元,每一件“宝贝”,都倾注了他无数的心血和汗水。

浮来山古槐馆的馆长 邢建文:因为我越搞这个东西看着越好看,越感兴趣,后来就跟自己有点那个着魔了似的,一看着哪里有喜欢的东西,买不过来就晚上睡不着觉。

记者:你都会跑好多趟或者好多个地方吗?

浮来山古槐馆的馆长 邢建文:对啊,一般三趟两趟买不成,得去很多次。

不在邢建文收藏的古槐中,他自己最喜欢的就是这块摆在馆厅大门中央的古槐树树根,这棵树根收藏于莒县本地,当年的大树为莒国内八景之一。

浮来山古槐馆的馆长 邢建文:咱莒国的第一代国君朱虚侯刘章栽植的这棵古槐树,在咱莒国非常有名,是咱莒国的内八景之一,就是这棵古槐树的树根。这不是写了一个《莒国槐王》:“刘章手植一汉槐,福涤黎元两千载,如今风华虽逝去,幸存遗韵也精彩。”古槐也叫国槐嘛,国槐,就是国之魂也,因为咱莒地先民对高大的树木特别的崇拜,尤其是从咱陵阳河遗址出图的文物上来看,莒人对高大的树木非常的崇拜,古槐树特别的高大,可以作为天梯与天神沟通,和神灵沟通,来佑护着莒地先民来发展农业生产。

邢建文坦言,自己收藏这些古槐树,付出的不仅仅是金钱和时间,还有身边人的各种不理解,但是每当看到自己精心收藏的这些古槐,心里总是满满的成就感,也就更加坚定了他继续坚持下去的决心和信心。     

浮来山古槐馆的馆长 邢建文:我总觉得这个东西要慢慢地等,慢慢低宣传,总有一天人们会意识到这个东西是咱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因为这个树在咱莒县这一代都是名树,特别有名的古树,如果咱要是不收过来的话,就会被慢慢的锯掉了,做别的东西用了,挺可惜的。

尽管邢建文收藏古槐的行为,社会上很多人并不赞同,觉得浪费金钱,但邢建文觉得他在古槐收藏中找到了自己的社会价值和人生意义。

 

扫描关注莒县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