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2018年5月23日文化视野

 

 

 

本文来自:2018年05月23日 点击次数:

 莒地名人:臧怀恪

在今天的莒地名人节目里,向大家介绍唐朝一位智勇双全、戍守边关的武将-臧怀恪。

臧怀恪,字贞节,生于668年,卒于724年,唐代莒州北乡人。

臧家为时代官宦之家。臧怀恪身材高大,眉目雄朗,善于骑射,勇猛善战。唐开元年间,在平庐一带驻守。外族入侵时,臧怀恪“挺身与战 所向摧靡”,以勇敢闻名于当时,受到唐玄宗的嘉奖,升任州都督府长史。

马建华:一次,臧怀恪带兵150人与突厥10万之众相遇于狼头山。臧怀恪带兵冲入敌阵,斩杀敌人数百人,在敌兵的重重包围中且战且走,但因兵少难出重围,臧怀恪急中生智,佯装议和,对敌高呼:“我乃唐将臧怀恪,受命代表主帅前来与你们议和,你们何故不问青红皂白,与来使争斗?”最终成功突围,同时带突厥设支部落2000帐归唐。

后来,臧怀恪历任河西军前将,河源军使,拜右武卫将军等职。因为他智勇过人,威震敌胆,使吐蕃多年不敢侵犯。后来封上蔡县开国侯,于724年,也就是开元十二年病逝于鄯城,诏赠右领军卫大将军。唐肃宗时,因为他的儿子希让之功,追赠臧怀恪为太常卿工部尚书。

莒县90后小伙的“毛猴”情结

“毛猴”又名昆塑,相传起源于清朝道光年间,是用几味中药材做成的“似人非人,似猴非猴”的形象。我们莒县就有这么一个手工艺人,他就会做“毛猴”,下面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它基本的材料主要是两味中药,一个是蝉蜕,就是知了褪的皮,这是夏天要找的,这个是冬天的时候,就是腊月之后,正月附近,辛夷花结的那个花骨朵,它还没有开放的时候把它采下来,就是玉兰花的花骨朵,主要是用这两味中药。

在张鹏的家中,摆满了形态各异的毛猴,它们不足手指大小,但在场景道具的映衬下,举动、神态却极为清晰,与真猴无异。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知道它大概是在六年前吧,看到招贤镇有位老师傅他做这个东西,我就很好奇,就问起来这是个什么东西,他就耐心的给我讲,我就觉得这个东西特别有意思。

毛猴,是老北京的传统手工艺品,用料虽简单,但制作者的艺术构思,却非常巧妙,以物代猴,以猴代人。将猴子的天然情趣和艺术家的创作完美结合,造就了一种绝妙的艺术境界。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最早的时候说是从北京出现,是从中药铺里出现的,是指中药铺里一个小伙计,在白天的时候收到掌柜的训斥之后,夜来无事,摆弄中药的过程中,无意中就把蝉蜕和辛夷的这两味中药结合在一起,发现它有点像一个小猴,又有点像自己的掌柜,他就带着这种戏谑的心情,把两味中药结合了起来,真的像一个小人,又像一个小猴,就把这些小东西真的做起来了,一传十十传百做起来了。当时那个年代孩子们接触的玩具是很少的,就是一些就地取材的小东西,小玩意做给孩子,那也是孩子比较早期的一种玩具。

刚开始见到毛猴,张鹏是打心眼里喜欢,但是真正下手去做,还是因为朋友的一句无心之言。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后来就在走一些地方,转一些城市的时候,发现每个城市里面都有一些独特的小东西,比如说剪纸,比如说泥塑这样一些东西。我觉得我们老家也可以拿一些东西展现出来,让人看到这个东西。然后,有个朋友跟我说起来,我就跟朋友开玩笑似的说了一次,说这个东西也可能成为我们这边的非遗,也说不定,他说你得了吧,不可能的,想想算了,可能当时也就是无心之谈,但是他这一句话反而是引起了我的一些想法,我想也许可以呢,我去试一试吧。

正好那段时间闲来无事,张鹏就在家里准备开始学做毛猴,也正是那时候,看着自己做出来各式各样的小毛猴,愈发喜欢上了这项传统工艺。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它这一个小猴子它的一个鼻子,你看它像什么?脸,这个鼻子就像它的头,就把蝉蜕的四肢和鼻子拿下来用,还有蝉蜕的前肢,前肢作为它的腿部,前肢有很多种,因为它在蜕皮的时候,它有些是伸展开的,有些是屈起来的,这就应用到不同的场景当中。好,这前肢也准备好了,这两个前肢。

记者:这不就像了,已经有了大概的雏形了?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对,就是说过去女娲抟土造人,我这是拿中药造人。找几个合适的,其实这个辛夷花也是有选择、有讲究的,不是所有的形状都可以用的,像这一个就太长,这个显得太长了而且毛短,有的太宽,这个就挺好,你看,这个形象,已经像一个小人了,已经像一个奔跑的小人了。

张鹏小心翼翼地处理好了蝉蜕的各个部位,再把它们仔细的黏合到辛夷花上,等到头部、四肢全都黏贴好,一个栩栩如生的小猴子就呈现出来了。

两味中药,经过张鹏这双巧手一来一去摆弄摆弄,就变成了一个形态各异的小猴子,让人感叹着传统工艺的神奇之处,不过这做出一个小毛猴来还仅仅是毛猴工艺的第一个步骤,得把这个毛猴置于不同的艺术空间里面,才会赋予这个手工艺更深刻的内涵和意义。

张鹏说,“三分毛猴,七分道具。”借助道具,以猴的思想、人的形态,做出的作品才传神,毛猴易做,要做的传神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你看这一个,这一个它的场景是卖糖葫芦的,它这个糖葫芦非常难做,这一个细节,都是需要手工来完成的,串这个糖葫芦的时候更难,串糖葫芦是用的丝线,硬的丝,像他们扫床的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剪下来给它做成这个东西,确实很愁,有时候手啊,做到这个胶容易烫到,一烫到我就不想做了,太气人了,确实遇到一些麻烦。

一个小场景要两个多小时,一个大的作品需要几天几夜。为了做好毛猴,张鹏有时候简直是到了一种痴迷的状态,作为一个90后,他不喜欢刷微信,不喜欢玩游戏,就是在小毛猴的制作上,显示出了极大的兴趣。

张鹏的妈妈 杨纪慧:晚上的时候,我记得有好几个晚上,我睡着了,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他还在那里做,我打开门他都没有反应,就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做,都到一点多,心里确实是很心疼他在这里熬夜,吃不好睡不好的,但是又寻思寻思他高兴,我也高兴,就试着心里很自豪,很高兴。

虽然做出来的是一个小毛猴的形象,但是表达的却是我们日常生活的情趣;复原的是普通的生活场景,展现的也就是我们普通人的生活百态。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像这款它是表现一种农民丰收的喜悦,这一看就是秋天,树是黄色的;这是一个在看粮仓的情节,可以理解成一个农民丰收了,带着丰收的喜悦,这个里面粮仓的形象是用的梧桐的果子,那个球上了色,上成金黄色,下面是用草给扎起来,作为一种粮食,搭配这个场景,这样来做的。能够把一些老的手艺,一些生活场景保留下来,毕竟劳动展现的一些东西,一些生活场景,是老一辈人的精神回忆,也算一笔精神财富,通过这个东西给它作为一个载体,独特的展现出来,它能引起更多人的兴趣。

原本是两种完全不相关的东西,却因为巧手匠人的奇思妙想变得如此生动活泼,赋予了更具有灵性的意味。时常端详着自己的作品,张鹏觉得,做的过程虽然琐碎辛苦,却也得到了另一种好的生活心态。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它有很多人生百态的展现,能放下心头的一些事情,转移一下自己的情志,让自己沉浸在一种创造的喜悦当中,这种心境很好。

在张鹏的努力下,现在他的毛猴作品已经成功申请到了日照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这让他的干劲更大了。张鹏说,现在所能查到资料的毛猴手工匠人在山东地区已经屈指可数了,把它传承下去,自己责任重大。

莒县“毛猴”艺人 张鹏:在以后的日子里还是希望能够让自己的手艺越来越好,虽然说做这个东西的不多,但是还是有一些前辈,能够跟他们多学习学习,把东西做的更精美一些,做的越来越好,让更多的人去喜欢它,知道它,也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尽一份力,为祖宗的东西传承尽一份力。

张鹏通过毛猴的各种肢体语言,再现中国市井文化,演绎人生的喜、怒、哀、乐,记录人生百态,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与强烈的现实意义。我们为这个默默坚守毛猴制作手艺,给后人留下宝贵传统艺术品的张鹏点个赞。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