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2018年6月6日文化视野

 

 

 

本文来自:2018年06月06日 点击次数:

莒地名人:夏云英

在今天莒地名人栏目里,让我们一起去了解一下眉清目秀、姿色绝伦的明代宫廷才女夏云英。

夏云英(1395~1418),女,明代莒城人。父夏鼎,善诗文,精于书画。主要传世作品有《端清阁诗》、《法华经赞》等诗集,可惜红颜薄命,年仅24岁就去世了。

《中国人名大辞典》记载:“夏云英,明莒州女子,年十三岁被选为周宪王宫女,姿色绝伦,琴棋音律,剪裁结簇,一经耳目,便皆隽妙”。

夏云英的父亲夏鼎是个庠生,善诗文,功篆籀,长白描,精通经史、书画,不爱慕功名利禄,生活非常贫困,为生活所迫携带女儿夏云英流落到莒州,在莒城文昌阁设馆授徒。

马建华:夏鼎中年丧妻,视夏云英为掌上明珠。夏云英在饱学的父亲教诲下,学识日进,才智过人,被喻为咏絮之才。5岁时就能诵诫孝经,7岁学佛,背诫法华、楞严等经,10岁时就能作诗、绘画,还学会琴棋音律,莒城远近闻名的才女。

13岁时,夏云英被官府选中,在开封周宪王朱有炖府中开始了宫女生活。夏鼎深知“侯门一去深似海”,女儿入宫就是生离死别,今世难见,终日思女成疾,卧床不起,不久便病死在文昌阁僧舍。

马建华:周宪王朱有炖,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孙子,其父是朱元璋第五子、与后来“靖难之役”中夺位的燕王朱棣同母的朱橚。“靖难”之役,朱棣从亲侄儿建文帝的手中夺取天下,而朱有炖之父朱橚也被卷入“靖难”这场政治斗争中。朱有炖自幼耳闻目睹皇族内部的权力争斗、骨肉相残,深深感受到政治斗争的残酷和恐怖,不寒而栗,并产生惧怕和厌倦的情绪,痛定思痛,决定远离政治,开始寻求另一种生活方式。于是,他向叔父宁献王朱权学习,潜心于戏剧和学术之中,并终成明代戏曲巨擘。

自然,精通诗书琴画的夏云英也就成了朱有炖的知音。特别是夏云英出身民间,熟知百姓疾苦,又潜心礼佛,所以深得周宪王喜爱。夏云英不喜欢豪华奢靡生活,遵守女子戒规,正直操守,心境纯洁,将她的馆阁命名为:“端清”。著《端清阁诗》一卷,共六十九首。

马建华:夏云英的诗清新淡朴,境近意远,虽处宫廷却无脂粉气。当然,她的诗作多是对空虚寂冷的宫廷生活的描述。“天缺一角有女娲,心缺一块无法补”,这种幽凉哀怨的悲苦,伴随了夏云英暂短的青春。特别是因远离自幼相依为命的父亲,一堵高墙禁锢在深宫内院,永远把她心中秋叶的静美,春辉的明媚,从生活中隔绝开来,留下的只是残风萧瑟、春逝惆怅。对一个才情兼有的淑女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寂苦呢?正如她的《端清阁诗》中“立秋”诗曰:“秋风吹雨过南楼,一夜新凉是立秋。宝鸭香销沈火冷,侍儿闲自理箜篌。”

明初,宫庭斗争残酷,夏云英身处在这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漩涡中心,不敢多说一句话,错走一步路,即使有满腹愁绪,也只能深埋心中,惟恐一不小心就惹来杀身之祸!也正是这种深谙事理的妇人之风,再加上深厚的文化素养,使她在宫中处于一种特殊的地位。

马建华:元妃吕氏去世后,夏云英虽没有王妃封号,却有了似王妃的地位。周宪王曾令她写咏鹘诗,她深入浅出,以理劝戒,不要畜之以伤生。周宪王很赞赏她的因事纳规之举,说她“明白道理,有贤明妇人之风”。

由于夏云英身体单弱,又经历父女分离的打击,所以疾病缠身。在22岁时,以疾病为由,恳请出家为尼,受菩萨戒,习金刚密乘。因用莲花喻佛所说教法的清净微妙,即取法名“悟莲”。但遁入空门,并不是“世外桃源”,她的另一部著作《法华经赞》,就是她生活的真实写照。

 

马建华:明永乐十六年(1418年)六月,夏云英作偈而逝,年仅24岁。周宪王朱有炖万分痛苦之际,亲自为她做了墓志铭。

莒县这支庄户剧团用传统戏曲演绎农民新生活

说起咱这个莒县周姑戏,可能很多人不是很陌生,特别是上了年纪的,都很喜欢看这种唱说家长里短,具有浓厚乡土气息的地方戏。在我们县也有不少专门研究和排练这种传统剧目的周姑戏剧团,碁山镇的物华周姑剧团就是其中的一个,别看这个只有12个人的小庄户剧团,却将传统的周姑戏与现代农民群众的生产生活相结合,用传统的周姑戏曲调来唱当今的新人新事新风貌,给传统的周姑戏赋予了新魅力,演出所到之处,深受群众欢迎。

一大早,莒县碁山物华周姑戏剧团的演员们,就早早的来到了社区活动室里,忙活着开始化妆了。团长刘世芹告诉记者,这小庄户剧团是2002年开始组建的,这些年来来回回的也换了不少人,2015年,她和丈夫四处找人,基本上固定了现在的演员。

莒县碁山物华周姑戏剧团 团长 刘世芹:说起咱这个庄户剧团其实也很长时间了,就像我似的,我是从小跟着俺家大爷的一个干兄弟学的,他们都过世了,这边俺对象的姥爷呢也是唱过戏的,他姥爷和姥爷的姐夫,还有兄弟都唱,所以俺对象也很支持我,嫁过来之后我也就一直唱。

刘世芹说,虽然最近地里的农活还挺忙的,但是只要安排好的演出活动,大家基本上都是放下手里的活就赶过来了。

莒县碁山物华周姑戏剧团 团长 刘世芹:有的时候就是他们特别忙的时候,只要一说排戏,他们就来了,因为都出去演出的话,观众都特别爱看咱这个地方戏曲,可以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可以这么说,咱莒县周姑戏也孕育着咱莒县人民的爱好,一开始接触莒县周姑戏,就听懂了,句句入耳。

剧团演员孙丽娟刚从十几里外的家里骑着电动车赶过来,一下车就赶紧化妆,换演出服装。她告诉记者,现在这样的天气还算是舒服的,到了盛夏或者寒冬,她们还是穿着同样的衣服演出,那滋味可就难受了。

莒县碁山物华周姑戏剧团 演员 孙丽娟:辛苦,夏天热死了,冬天冻死了,穿衣服不能穿厚了,穿厚了不好看,夏天就让蚊子咬死了,冬天冻得打哆嗦。

这边换上演出服装,另一边锣鼓、琴胡也都准备好了。今天剧团演出的是周姑戏传统剧目《东京》,这戏还没正式开演,村里得知来演出消息的大爷大妈们就自己拿着小板凳赶过来了。和口顺耳的地方戏曲调,老少皆喜的剧情,让每个人都看得喜笑颜开,沉醉其中。

观众 纪中修:这个戏反映了传统文化,说的是农村文化生活,很好的,都愿意看。现在不是新老结合嘛,有过去的也有现代的。

剧团演出的舞台,可以用简陋来形容了。一辆农用三轮车,把后面搭建上木头板,再搬上两把椅子一个小桌子,这就是演出舞台了。朱全武是团长刘世芹的丈夫,身兼数职,既是剧团的伴奏,还是剧团的司机。剧团成立这些年来,都是他开着这辆三轮车,带着演员们走村串巷,把周姑戏的各种剧目送到农民的田间地头。

莒县碁山物华周姑戏剧团 伴奏 朱全武:这个三轮车我自己买的,以前没有搞这个剧团的时候就是农用的,后来我们搞了这个剧团,我们需要舞台,文化馆也要求我们使用舞台,我就在原来三轮车的基础上自己设计了这个舞台,都是自己研究自己设计的。去过很多地方,我们全县基本上都去过了,这附近东莞镇、库山镇、安庄镇,我们到过城阳,我们都去过,就是开着这个三轮车,到处去。

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知道和喜欢周姑戏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是仍有不少农村戏曲爱好者们坚守着,不管风里雨里,寒冬酷暑,都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种传统文化代代流传。

莒县碁山物华周姑戏剧团 演员  刘平兰:这种传统剧目以后越来越少了,我们这个年龄的还知道,以后小一代的基本上不大容易接受了,现代的还能看得懂,古装的就有点看不懂了,我们就希望能传承下去,别让这个剧种消失了,再也记不起有这个剧种了。

刘世芹说,大家一直在积极的将传统的周姑戏与农村现代生活相结合,采取“老曲填新词”的方式,用传统的周姑戏曲调来唱当今的新人新事新风貌,让观众在享受非物质文化遗产原汁原味曲调的同时,感受今天的新生活、新变化。

莒县碁山物华周姑戏剧团 团长 刘世芹:主要是想把咱莒县的历史文化宣传出去,传统的剧目要创新,把咱莒县本地的历史文化奉献给全县人民。

每次采访咱们莒县本土的一些传统文化,记者都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还有很多像碁山周姑剧团这样的文艺爱好者坚守着传统文化;忧的是,如果这些人慢慢老去了,还有谁来接着他们的“接力棒”继续坚守下去,传承下去呢?希望有关部门和周姑戏从业者,与时俱进,不断赋予传统周姑戏新的文化内涵,让其以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浓郁的地方特色继续闪耀在民间艺术舞台上,口口相传,生生不息。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