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2018年6月20日文化视野

 

 

 

本文来自:2018年06月20日 点击次数:

师生书画展风采  翰墨飘香寄深情

端午佳节,粽子飘香。616日,端午小长假第一天,“逸心艺意”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师生作品展在莒州文街举行开展仪式。

本次展览由莒县文联、莒县政协书画联谊会、莒州书画院主办,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承办,展期从616-71日,共展出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教师翟玉刚、陈龙玉、何兆标、严纪钊、刘廷婷、赵千乘及其学生的书画作品220余幅。

上海书法家协会会员 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 教师 严纪钊:莒国文心艺术馆书画展,通过书画展,展出了我的一些书法作品,差不多有20几幅作品,作品书写的过程中,向大家展示我的作品的一些风格特点,希望得到一些老师朋友、同行的一些指导,使我的作品能够更加地进步,通过作品的进步,在以后的教学过程中,更好地传授给学员,使我们会馆的学员整体水平得到一定的提高。

所展作品尺幅大小不一,既有大作,也有小品;题材丰富多样,既有书法,又有绘画;书法作品既有法度谨严、端端正正的小楷,也有柔中带刚、结体匀称的篆书;绘画作品既有惟妙惟肖、呼之欲出的花鸟画,也有气势磅礴、层峦耸翠的山水画。作品以多样的风格和多元的话语,诠释了广大师生对书画艺术的热爱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展览作品欣赏)

穿行于幅帖之间,宛如置身于艺术长廊,赏心悦目之余,让人深切地感受到了师生们画室之外,别具魅力的艺术修养与审美气质。

观展者 中国美协会员 陈伟虹:这次“逸心艺意”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师生作品展展出了多幅精品力作,作品主题鲜明,技术精湛,笔墨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有自己的语言探索,充分显示了画家们扎实深厚的基本功和写生能力,非常成功,非常精彩。

据了解,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在狠抓教师搞好美术教学,普及书画艺术的同时,积极鼓励教师们创作精品力作。用课堂上传授的美术理论指导书画艺术创作;用书画艺术创作中积累的经验指导课堂教学,做到教学相长。创作中,教师们一直坚持创作思想的深度与形式美感相统一,坚持以真善美为创作基础的人文情怀,坚持以时代先进人文思想和人文精神为主题的创作目标,坚持各自艺术语言与风格的创新,从不同的视角去发现美、创造美、表现美,通过自己的作品带给观众美好的生活感悟和精神享受的同时,让学员也从中吸取营养,丰富自己,促使他们尽快成长起来,为日后的艺术创作实践做好准备,打好基础。

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 学员 付晓艳:中国画是中国特有的艺术形式,我喜欢它独有的魅力,所以在会馆学习半年之久,学习了到了用笔用墨的情趣,今天画展展出了我的作品,同时也欣赏了其他老师的作品,知道了还有太大的差别,在接下来的学习中要更加努力,认真。

活动组织者老家莒县的翟玉刚表示,这次展览是他感恩家乡,回报家乡的一个具体行动,对于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老师们来说也是一种艺术实践和创作经验的交流。观展的过程,是增加作者个人艺术亮点的过程,也是观者通过品评、鉴赏作品对作者进行鼓励和鞭策的过程,同时也是促进作者确立精品意识,继续做好艺术创作和专业教学的过程。

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 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负责人  翟玉刚:莒国文心国学艺术馆举办本次的师生作品展,向家乡父老交一份试卷,是一次汇报展,使教学相长,艺文双修。莒县书画艺术繁荣,名家辈出,让各位老师对本次的展览,提出批评指正的宝贵意见,以促进我们的更大进步。“文心”源于莒国,文心会馆成于上海,从家乡走出来,把好的教学理念,要回报家乡的培养情、家乡恩。

 

莒县有位坚守慢轮制陶的耄耋老人

生活在农村四十岁以上的人都还记得,原来家里的水缸、装粮食的瓮、腌咸菜的坛子,都是用泥烧制成的,虽然外表不怎么好看,但在过去却是家家户户必备的,非常实用,现在再想找这些老物件非常困难了,一个是现在这些老物件很少再有用的了,再一个会做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但是,在长岭镇石井社区还有一位八旬老人史存正,仍然坚守着慢轮制陶这门老手艺,以前这些老物件在他这里都能看到。

走进史存正老人的家,在其中一间房子里就看到堆放着已经塑好型的陶坯,有大小不同的缸、造型复古的壶和茶盘。史存正正在屋内来回查看这些陶坯的风干情况,以便选择合适的日子入窑进行烧制。说起这些陶坯,史存正如数家珍的向记者介绍起了它们的用途。

史存正:这个水壶是装水喝的,出门挂到小车子上,人推的那种车,搁上路上喝点水;这个盛酒,用这个好,让人使劲喝,有的是酒 倒上还有,倒上还有,看不着,用瓶子一看没有了,这个看不着;这是茶盘子。

制作陶坯是个手艺活,史存正使用的工具是一种慢轮陶车,全部使用木头做成,没有任何电气化的操作。干活的时候,陶车的转台全靠脚踢着转,随着转台旋转,手在泥坯上塑出想要的形状。除了工具不同,史存正所做的陶制品使用的材料、工艺也和常见的黑陶等不一样。

史存正:我们这个是岭上的,不一种性质,我们这个见火就炸,它那个见火不炸,得慢慢的,快了不行,快了撑不住形,就像做个大缸,得晒晒再整整,得撑住劲,大缸不得三回才能撑住,离了太阳不行,离了阴凉也不行,就那么样。

史存正家院子里搭起的一个小凉棚就是他平常做陶坯的地方,一有空他就会在这里做上几个,普通的泥巴在他的手下很轻松地被塑成各种不同的陶坯。

史存正:先打上底,弄上点泥慢慢的弄就成了,那样的酒壶什么的,得弄个葫芦头,留口留这么大小,顶上再接上,现接的。

整个过程,史存正用的都是古朴的工具,做边沿用软皮带、硬塑料辅助,外部的花边用手捏成,表面的粗糙纹理用碎布划出,除了做大缸需要专业工具之外,其他的陶制品全靠一双手来把握。

史存正:大缸往外打肚子,就这么啪啪的,转着打,就打出来肚子了,这个在里头,这个在外头。

工具看起来原始古朴,但是史存正的技艺却在多年的积累打磨下变得非常娴熟,能够做很多不同类型的陶制品。

史存正:有样品的话,坛子、小罐,又是什么的,有样品,我照着 就能弄出来,有样品就行。

史存正告诉记者,他十几岁时便学习这项制陶技术,当时正是慢轮制陶比较辉煌的时期,家家户户生产生活中都要用到不少的陶制品,所以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也很多。

史存正:最早我们这个庄上二十多个人做,光做这个得二三十,连小工什么的,得四十多个。当时家家户户都用这个,腌咸菜的、盛水的、盛麦子的,都使这个。

几十年来,同样的一个大缸由之前的八元钱涨到了现在的二百元,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陶制品逐渐被一些瓷器、不锈钢或塑料器具代替,需求量下降,所以从事这项技艺的人越来越少。

史存正:(会做的)不多了,还有三四个,比我年纪小,人家都不做这个了,都去大窑或者做什么营生挣钱。

与新兴的一些器具相比,这种陶制品虽然不够精致,但是却有它独特的优点,让坚守这项老手艺的手艺人引以为傲。

史存正:小水缸,水放里边不臭缸,瓷缸一上午就晒出沫沫来,这个什么时候也晒不出沫沫来。腌咸菜不烂皮,不招白头,发脆,腌的咸菜好吃,就那么样,有好处,因为它透气,等到下雨阴天,你盛水盛到哪里,它湿到哪里;到了晴天,它就外边焦干,里边盛水。

现在从准备材料到做陶坯再到烧窑,所有的工序都是史存正一个人在做,一窑下来前前后后得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繁琐的工序让史存正不得不减少了制作数量,虽然用的人少了,但是史存正烧出来的成品却不愁卖,经常有人多番打听找到他购买。

客户 杨治业:买这种缸盛水用的,不变质,打听了很多地方,说这边缸好,就过来买的。

由于年事已高,史存正做这个已经感到力不从心,但是因为没人愿意继承这门手艺,他眼看着自己从事了几十年的老手艺面临无法传承的问题,让他倍感无奈。

史存正:传承我就多少教教我孙子算了,俺孙子也不做,说做这个不挣钱。  

现在史存正老人虽然已经到了耄耋之年,但还可以慢慢地做出这些老物件来,让我们能够看得到实物,如果以后真的没人做了,我们就只能通过照片、影像这些资料来回忆这些曾经存在我们身边的老物件了,真希望这些老手艺能一直流传下去,让子孙后代能看得见、摸得着我们这些传统手艺。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