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一个将泥巴玩出国门的德化人

 

 

 

本文来自:2018年07月04日 点击次数:

他出生于世界陶瓷之都-福建德化的一个普通的制瓷工人家庭,自幼酷爱陶瓷,如今,已在瓷雕艺术道路上辛勤耕耘了二十多年,将泥巴玩到了极致,玩出了国门。他在创作中孜孜以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德化窑白瓷烧制技法,投入巨大的精力和财力,研发复原了明代“猪油白”优质瓷种,在当地业内一时声名鹊起。他就是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冠福窑礼瓷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陈金通。

在冠福窑礼瓷公司,记者看到一件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陶瓷雕塑作品《和平之舟》,工艺高超,造型独具匠心,由两片荷叶一横一竖雕塑成帆船状,寓意“一带一路”建成和平之路的精神内涵。更引人注目的是,该作品不上釉就能彰显朴而不素、雅而不俗白瓷质感,滑如脂、润如玉,令人爱不释手。

同期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这件作品造型奇特,重心有点偏,可塑性差,烧制非常难。这是我从业中碰到的最难烧制的一件作品,烧制成功,我非常的满意。

人物名片:陈金通,师从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邱双炯,高级工艺美术师、高级技师、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福建省工业美术协会理事、泉州市工艺美术协会理事、德化县第十届政协委员。

1973年,陈金通出生在德化县城一个普普通通制瓷工人家庭里,受到当地陶瓷文化的熏陶和母亲制瓷的耳濡目染,从小就喜爱玩泥巴,收藏一些废弃的陶瓷。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上学的时候,我就经常逃学到人家瓷厂里面去捡那些人家废弃的一些瓷器,它就有一些各种各样的造型,就搬回来放在家里,就是经常,人家是别的玩具,我就把这些陶瓷拿来当玩具了,以前就是这么一种程度,对陶瓷的一种情结。

1995年,退伍回来的陈金通割舍不了儿时的那份瓷雕情结,就拜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邱双炯为师,正式开始学习陶瓷制作技艺,从此,踏上了瓷雕艺术之路。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到我师傅那边,就是从最基础的做起,就是搓珠子,还有练观音的手,搓珠子,单单搓珠子就搓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它每一粒都一样大,又要一样大小,还要求要严,所以我们不停的在练这一个,还有练那个手指,观音的手指,一直在重复这些,天天都做,一天十几个几十个就是这样子,就练下来。

无论搓菩萨挂的佛珠,还是制作菩萨的手指,工艺简单却要求很高,既让陈金通学到了基本的制陶技艺,又培养了他的细心、耐心和毅力。而这些重复单调的工艺,仅仅是学习陶瓷技艺的基础课、必修课,制陶中更苦更脏更累更考验陈金通意志力的工艺还在后面。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到最后我们还是要从注浆,注浆、打浆这样一些比较基本的工作,这个是比较重的活,脏、累,到最后感觉到很单调、无聊,又脏又累的,那时候真的有点想打退堂鼓的这样一种感觉,想跑了。后来就看到我师傅他烧出来的作品,栩栩如生,特别漂亮就感觉到,咬咬牙就坚持出来了。

陈金通刚开始做泥坯的时候,由于技术不过硬,经验不足,很多坯体要么开裂,要么掉皮,有时候,一个月辛辛苦苦做了几尊坯体,最后结果没有一尊可以入窑烧制。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就是感觉到真的到底是行还是不行?能不能再做这个?适不适合这个行业?一直都在这样考虑自己。一直在考虑,那时候真的也想做,一直没有什么成果,对自己就感觉到没信心了。到后来,师傅他就一直不厌其烦的跟我们讲,哪一个关键的环节要怎么去做,就一直在指导我们,一直在鼓励我们。

就这样,在师傅邱双炯手把手地指导下,半年之后,陈金通独立雕刻成一件观音作品,烧制出来后,完美无瑕,半年的心血终见成效,他一时欣喜不已。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我拿它回家,我就到处去显摆,跟着我母亲我爸到处跟他们吹。这一尊观音现在还在家里,还放着,拿着供着,那是我人生的第一件处女作,至今还在,我认为真的很漂亮。

就在陈金通学徒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第一次接触到明代“猪油白”瓷片,从此就对这种瓷质细腻、如脂似玉的瓷种情根深种,不能自已。经多方考证得知,明代“猪油白”瓷种已失传很久。怀揣着对复原明代“猪油白”的梦想,陈金通奔波于全国各地,先从寻找生产“猪油白”所需的原材料-稀有的、顶级的高岭土入手。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有的时候到山上没得吃,又冷又饿。就是这样,它真的是找一趟下来不容易,在新疆、在内蒙、还有湖南、广西我都去过,山上的我都去跑过。那一路下来,其中的酸甜苦辣都是没办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真的就是这样。虽然我以前就是在部队里吃了很多苦,都没感觉到有这一段时间这么苦的。

经过精挑细选,陈金通从全国各地收集到了十几吨顶级原矿高岭土,而这十几吨高岭土最终只能筛选出一两吨生产“猪油白”瓷的原料。原料有了,陈金通就千方百计地研究配方,让这些原矿瓷土发生“质变”,达到自己想要的最佳效果。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我一回来我就请教我们以前的那些,以前国营瓷厂的,一些民间的这些师傅,就请教他,还有叫他们来帮我们来配,这方面就来帮忙,指导我,经过很多次的调试,到最后有配到一个将近形似的瓷土,这个配方出来。

为了调配出最佳效果,陈金通先是用少许原土高温去烧制,来了解不同产地原矿土的特性,然后再加入不同比例的钾长石等,经过百余次反复实验、烧制对比,最后终于成功烧制出类似于“猪油白”的瓷器。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这样一下来,一个过程也将近一年多,将近一年半,花费了不少,财力物力上也花费了不少,就这样后来就成功了,不上釉可以达到上釉的结果,它跟“猪油白”差不多了,它就会润、透、白,都有达到这个效果。

陈金通精心研制出类似明代的“猪油白”陶瓷,釉质莹厚细腻,油光明亮,润如油脂,胎白质坚,胎釉结合紧密浑为一体,给人一种白润如脂的感觉,一时让业内人士刮目相看。曾经,有一位来自深圳的玉石珠宝专家,看到陈金通这种瓷土配方制作的瓷壶,根本不相信是德化白瓷出品的,认为是用玉石磨成的。可见,陈金通研制出来这种瓷质已经达到“非玉胜似玉”的效果。由于配方独特,2016年,陈金通的产品获得了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办的第115届国际发明展览会银奖。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斯特拉斯堡它这个展会在国际发明展里面算是最高等级的,能在上面获得一个银奖,真的是很不容易的。当初一接到通知说,我们得了个银奖,那是真的不敢相信。像在它这么一种展会上能得奖,真的是想都不敢想。评了这个奖项回来,我们市工会总工会还给了我一个市“五一劳动奖章”。

为了充分运用好自己的研发成果,陈金通用宝贵的高岭土资源,娴熟的陶瓷创作技艺,创作出一些高端瓷艺作品,十八罗汉、三十三态观音、关公、寿星、弥勒等作品相继出炉。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这些利用的,还有艺术摆设的,对这些品质的要求就越来越高了。刚好我们研制出来的“猪油白”这种产品,刚刚好迎合他们的口味,所以目前现在我们在市场上还是比较红火的,我们现在工厂也是在满负荷的生产,没停,订单也是不断的,这个市场还是不错。

陈金通不善言谈,但是做事是特别认真的一个人。凡是经过他手创作的每一件作品,从设计、捏塑、跳刀、拉坯、修坯到烧制等等所有的制瓷环节,他都力求做到极致。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材质要挑最好的,工艺要做得很精,还有在烧的时候要把它烧到最顶尖,最好的那个点要把它烧制出来。你如果温度烧不够,它就感觉到我们没烧熟,烧够了这个温度它就会软掉,就变成次品就没用,就是说要烧到它这个临界的点,这个都对我们这些制作陶瓷的都要求的都是很高,所以我们要特别认真,特别努力,特别认真去对待每一个环节。

正是陈金通这种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让他的作品屡屡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上获得金奖。2017年,他生产的“中国白.茶壶”作为第二届中法文化论坛官方指定礼品赠送给了法国里昂市政府。

福建工艺美术大师 陈金通:通过这些年取得这些成绩,获得这么多荣誉,说明我当初选择从事陶瓷艺术这条路是对的,付出20多年的心血和汗水,还是值得。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如今,已是不惑之年的陈金通,正在陶瓷艺术世界里孜孜不倦地探寻、研究,力求创作出更多的“德化名瓷”珍品,投入到高端市场,投入到国际市场,为中国瓷坛、为古瓷都德化争得更大荣誉,做出更大贡献!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