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马鬐山上的故事

 

 

 

本文来自:2018年07月11日 点击次数:

南宋后期,农民起义军首领杨妙真、李全领导的红袄军曾在马鬐山安营扎寨,操练兵马,抗击金兵,更成为世代流传的美谈佳话。马鬐山一带,流传着一首民谣:

童谣:马鬐山,像马跑,洞里住着恨胡鸟。

赵蝈叫,瞎鼠咬,马鬐红花是红袄。

马建华:马鬐山,像马跑,洞里住着恨胡鸟。

嘉宾主持:赵蝈叫,瞎鼠咬,马鬐红花是红袄。咦,姐姐,第一句我懂,第二句是什么意思啊?

马建华:这首民谣,外人是听不出子丑卯酉来,只有住在的马鬐人才懂,知道里面的故事。

嘉宾主持:那你给我们讲讲这里面的故事吧!

马建华:好,在这里就给大家讲述一下马鬐山和恨胡鸟的故事。话说北宋末年,金国大举南侵杀入中原,导致靖康之耻,北宋灭亡,康王赵构于南京应天府即位,建立了南宋,绍兴和议后,与金国以秦岭—淮河为界,分开而治。宋王朝苟安于江南,北方的黎民百姓惨遭金人的烧杀抢掠。

金朝末年新兴的蒙古政权多次南下,金兵节节失利,金朝统治者为了撑起腐败的政权,“赋敛日横”,赋税征收多了,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老百姓不堪重负,于是河北、山东有好多股自发的抗金起义军揭竿而起,反抗金朝的黑暗统治。起义者皆身穿红袄,内絮着丝、麻、头发之类,用它作为防枪、箭的软甲。按照五行的说法,红色为火,火能克金,是“克杀金人”的意思,故起义队伍名为红袄军,较大的起义军有山东益都的杨安儿,潍州的李泉,沂蒙山的刘二祖,河北的周元儿等。

益都县的杨安儿带领红袄军数万人在莱州建立了抗金政权,国号天顺,这只红袄军在山东半岛动静很大,金人害怕就暗派奸细打入红袄军内部企图把队伍搞垮,金兵继而攻下莱州城,杨安儿坠海而死,红袄军损失惨重,剩余残部由杨安儿的年迈娘舅刘全统帅,因为金军压顶,只得向南转移。

在这支队伍中杨家还有两个出名的人物,一个叫杨友,是杨安儿二弟的儿子,随军多年,但武艺平常,也不懂军务,沾大伯的光,混了个九大王的封号,拉几个亲信,独主独为。第二个,就是杨安儿的胞妹,名叫杨妙真,杨妙真是武艺超群,作风正派,戎马生涯十三年中,她练就了一身硬功夫,所创“梨花枪”,号称天下无敌手,为后世军事家所推崇,妙真善骑射,能臂开五石弓,有百步穿杨的绝技。她熟知兵书战策,跟军师王敏念过许多书。

队伍在撤到莒州北境时,杨友看到大伯已死,刘全年迈,自感大势已去,越想越害怕,于是偷偷地约了五六个轻信准备飞骑投金,杨妙真单骑独追,到密州南部生擒杨友回营,在祭奠杨安儿的灵前,妙真揪出叛贼杨友,抱拳而拜。欲知后事如何?广告之后,为您讲述。

情景剧:

杨妙真:“哥哥在上,妙真今日要为红袄军除害,哥哥一生为抗金呕心沥血,百折不悔,如今遭奸人陷害残死,红袄军中无数英灵尸骨未寒,杨友这个叛贼,竟要投金,枉费我们苦心栽培,实乃罪无可恕,我必掏这狼心狗肺的逆贼心肝来祭奠哥哥的忠魂,安抚军心。”

杨友磕头求饶:“姑姑饶命,姑姑饶命,我一时糊涂,鬼迷心窍,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刘全拉住妙真苦苦劝道:“万万使不得啊,妙真,杨家只剩这条根了,不能断后,若杀了他,如何向安儿和杨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啊!”

杨妙真恨恨说道:“叛贼杨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拉出去,在全军将士面前抽一百马鞭,以安军心,胆敢再犯,立杀无赦”

刘全说道:“妙真忠义果敢,善恶分明,而且武功高强,善使兵法,心思慎密,我已年迈,力不从心,队伍交给妙真,我十分放心,我相信妙真定能力挽狂澜,带领红袄军闯出一番新天地”。

各位将军纷纷下跪拜她为帅,高呼:“杨将军,杨将军”。

杨妙真:“多谢舅舅及将士们的信任,我必不负重托,重整军队,重修军法,严明军纪,招贤纳士,操练兵卒,重振我们红袄军的士气。”

将士们起立高呼,“好,好,好。”

马建华:妙真挂帅以后,重整旗鼓,整编部署,修军法,明军纪,招贤纳士,亲自教练兵卒,不到一月便军威士气大振,队伍在短短时间内扩展到两万余人,这支热血的抗金队伍准备到莒州东南六十里的马鬐山安营扎寨,建立抗金基地。当杨妙真率领人马行至马鬐山下时,潍州李全的红袄军早已驻扎在山下,两军相接,展开了一场争山恶战,经过三天三夜的拼搏,双方难分胜负。后来李全暗用绊马索智擒了杨妙真。其实,几天的仗打下来,李全被杨妙真深深的吸引,虽然北方民风开放,女子习武也鲜为少见,而且杨妙真一把梨花枪耍的精湛,马上功夫了得,完全不逊于男武将,而且身为军中主帅,军纪严明,将士忠心耿耿,论智论谋,丝毫不在自己之下。长得面若桃花,眼若寒潭,完全一副大姐的派头。年迈的刘全也为了顾全大局,出面调停,劝说杨妙真说李全矫健魁梧,弓马娴熟,善使长枪铁矛,无人能够抵挡。英雄之间惺惺相惜,于是妙真嫁给了李全。

两股义军合为一支,两位英雄结为夫妻,一时间传为佳话,他们俩统治着十万人马,转战南北。他们在马鬐山上修起了30里的城池,在城南关开辟了大集市,有红袄军的保护南北土产压满了集市,一时出现了亘古没有的繁荣昌盛景象,红袄军的器械虽不如金兵,但心协力交,奋不顾死,屡败敌人,而且他们还转守为攻,打下了日照,收复了沂水,攻破了莒州,生擒了金军的名将薄察,甚至于连金左副元帅宗翰也几乎被擒。金军痛恨红袄军,追剿最急,往往妄杀平民以泄愤,但不能够捉到红袄军,红袄军的队伍反而日益壮大。至此,他们的地盘北至密州,东至大海,西进蒙山,南达淮北,这支爱民的红袄军,从此美名远扬,成为宋末最有影响力的一支义军。

龟缩在临安的南宋王朝,闻听非常害怕,他们怕红袄军赶走金军之后会夺他们的江山,于是决定先把他们招安,再行降金之策,一步步瓦解他们。

正当马鬐山红袄军节节胜利之时,宋王朝暗地派出了不少奸细混入马鬐山寨,李全的谋士夏沐就是其中的一个。南宋嘉定十一年盛夏,南宋朝廷派出监军赵国到马鬐山联络,这时正逢李全外出,妙真戎装出迎,大将王仙护驾。

轻狂的赵国,不理夹道相迎的将领,竟然跨马入寨。入寨之后,公开叫嚣,草莽野夫要避免与金军冲突,说了些红袄军的恶言秽语,不仅如此,他竟敢在公众面前调戏妙真。将领们看了非常生气,耿直的大将王仙更是火冒三丈,一个箭步上去,抓住了赵国的胳膊,没等赵国说话,手起刀落,就把赵国的狗头砍了下来,并一脚踢进了水潭中。后来玉皇大帝就让这监军赵国变成了红背黄腹的蛤蟆,发出了赵国卖国的哀鸣。直到今天山顶水溪中还有这种蛤蟆,背部的红色花纹很像篆体的赵字,这里的人叫这种蛤蟆为赵蝈。赵国被杀之后,李全回山,内奸夏沐大进谗言,什么王仙和妙真私通,什么私杀来使等等。没有主见的李全轻信奸馋,按夏沐的安排,在一个盛夏之夜,约王仙到浔河洗澡,趁王仙脱衣之际,夏沐窜出树丛,把王仙杀死在一块平石板上。这种平石板在今莒南县四关埠村南,至今还有隐约血迹,石上刻着斩大将王仙处的字迹,传称斩将台。王仙的头颅被砍下后,在河边滚了三滚,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夜鹰,一爪抓住了夏沐的双眼,接着掏出了他的心肝,无耻的夏沐滚进了一个岩洞,变成了一只瞎眼的老鼠,直到今天浔河岸边还有这种老鼠,土称瞎鼠,说是夏沐蜕变的。

巨大的夜鹰杀死了夏沐之后,飞上军中旗杆,发出震撼山岳的怒号,:恨胡,恨胡,我恨金胡。今日马鬐山还有很多这种巨鸟,人们叫它:恨胡鸟。

王仙死后,李全众叛亲离,纷纷哗变,金军趁机进攻,后悔无及的李全退到淮北,这时王仙的宝马跑到山顶,望着主人的死处狂嘶而奔,跌落山下。死后山变成了烈马狂奔之态,马鬐山的名字从此而得,那些壮烈捐躯的红袄军将士血洒马鬐,变成了一片片映山红。

现在你再回味一下开头说的民谣,就不难理解了。

嘉宾主持:哦,我知道了,赵国是蛤蟆,瞎鼠是夏沐变的,恨胡鸟就是恨金胡的意思啊!

马建华:对啦!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啊!

嘉宾主持: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马建华: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起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您,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