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2018年7月18日文化视野

 

 

 

本文来自:2018年07月18日 点击次数:

莒地名人:季庭璋

在今天的莒地名人节目里,向大家介绍出生在元代,勇武超群,战功赫赫,被莒地传称“季总兵”的金牌总兵-季庭璋。

季庭璋,元代莒州东莞人,生卒不详,出生在将门之家,曾祖父在金章宗明昌年间任明威将军,他的父季智仙曾任莒县尉,受宣武将军莒郡把千户之职。

马建华:季庭璋自幼习武,无论严冬还是酷暑都苦练不停。元世祖忽必烈中统三年,也就是1262年,季庭璋出任武卫军正百户的职务; 1268年升任总把,得到上百户俸禄;1271年因围困襄阳立功,受到奖励5匹马的奖赏。1275年担任敦武校尉右卫亲军百户,第二年九月,在攻城野战中立功,于1277年五月,受封担任忠显校尉侍卫亲军总把。

季庭璋参加了南征残宋的战斗,战争中“多负勤劳”,受敕牒银牌,升忠武校尉右卫亲军总把。至元十五年,也就是1278年北征立功。第二年的二月,出任汉军都元帅府镇抚,率领军队到达于和林成阔之地,参加战斗。季庭璋先行出哨,追赶不拜户至忽拦塔班口子,擒捉回环蒙伯木儿大王。因立功受到奖励14只羊、l头牛的奖赏,并创造了升迁的条件。

马建华:至元十八年,也就是1281年正月,季庭璋钦受宣命,可带银牌,升任武略将军管军千户。至元二十六年,也就是1289年,参加塞北之征立下战功,受到奖励4匹马的奖赏。第二年二月,钦受宣命,可带金牌,授职武德将军右卫亲军千户。

季庭璋不仅自己多立战功,屡次受奖,而且注重言传身教,他的儿子个个也都有功成名就,被人们传为佳话。

莒地故事:发牛山村的传说

马建华: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莒地故事!俗话说啊:“过年不说书,闷死一头猪;年下不看戏,一村人都生气。”

嘉宾主持 卢星羽:对呀,所以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个故事。

马建华:是吗?星羽,你要给大家讲个什么故事呢?

嘉宾主持 卢星羽:电视机前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大朋友、小朋友,大家好!我是星羽宝宝,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个大牛山的传说。

马建华:大牛山?我记得在我们莒县东莞镇,有一个名字很特别的村,叫“发牛山”。

嘉宾主持 卢星羽:对,是发牛山!

马建华:说起这个“发牛山”啊,这村名的由来还真有一段流传很久的故事呢!

嘉宾主持 卢星羽:阿姨,那你快讲给我们听听吧!

马建华:好,说是在很久以前,东莞的这个村子里有一个很出名的巧石匠,这石匠可不得了,且不说平日里那些磨盘、碑刻,就是飞鸟走兽,他都能雕的栩栩如生。他们家村子附近有座山,石匠年年冬天都要到山上给人家打石头,用来盖房、修桥、铺路啥的。这不,今天一大早石匠又要出发了。

情景剧

石匠:老婆子,我去打石头啦!

婆婆:哎,慢着慢着。哎,慢着——你这一上山就是一天,也不知道捎点儿干粮。快,我给你装了几个馍馍,别忘了吃啊!

石匠:哎,好,我揣着天晌着吃。

婆婆:那路上慢点。

石匠:嗯。

婆婆:记得早点儿回来。

石匠:行啊,行啊,回吧回吧!

婆婆:哎。

路人甲:哎,石匠,上哪儿去呀?

石匠:哦,上山去!

路人乙:这么高兴,干嘛去呀?

石匠:那还用说,打石头去!

路人甲:这石匠,天天净知道打石头,离了石头都不过日子。

路人乙:哎,你还别说,石匠那手艺,在咱这十里八乡的是这个!

路人甲:嗯,也是啊。

路人乙:你没瞅见他雕的那些石像,雕什么像什么,嗯,还真是绝了。

路人甲:是啊是啊,前两天我领着孩子从县衙门口走,他雕的两个石狮子张着大口,把孩子吓直往后退,不敢过去。

路人乙:嗯,能人啊!

路人甲:能人。

石匠:哎呀,这块石头成色好啊!来来来,你们也看看。

工人甲:哦,没看出啥好的呀?

石匠:没看出来?那你看看,咋样?

工人乙:哎呦,石匠,这不就是块大石头嘛,呵呵,我眼拙,实在没看出有啥好的。

石匠:真没看出来?哎,看来你们还真是不懂啊。嗯,多好的石头啊!结实着呢!

工人甲:哎呀,有啥好看的,别看了,快干活吧!

工人乙:是啊,走吧走吧。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快打点儿石料挣点儿钱呢!

石匠:哎,你们啊!多好的石头啊,还这么大一块,要是把它破开岂不可惜了。这石头我的把它利用好。嗯,雕个什么好呢?雕个羊?嗯太小了;雕个象?不不不,太大了;雕座佛?颜色又不太对,那雕个什么好呢?——哎,对了,就这么办!

马建华:就这样,在相番了好几天之后,石匠一下子有了主意,拾起錾子“叮叮当当”干了起来,这一干呀就是三年。不知不觉中,三年过去了,石匠终于将那块大石头雕成了一头大牛。嚯,这石牛雕的那叫一个气派,那叫一个像,你要是不好好瞅,远远看过去,还真以为是头大牛呢!这把石匠喜的,是早也瞅,晚也瞧,相过来看过去,可把这石牛当成心头宝啦!

工人甲:哎呦,快来看,石匠这是雕了个啥?

工人乙:哇,这不是头牛嘛!

路人甲:哎呦,这么大个的石牛,我还是头一回见呢!

路人乙:我说啥啦,石匠就是不一般嘛!你看看他雕的这牛,喔呦,怎么就这么的像呢!

工人甲:是啊,跟真事儿的是的,今儿我可算是开了眼啦!

工人乙:哎,石匠雕这个牛也真是不容易,我可是眼瞅着,他呀这三年多没干别的,天天净在这儿端详着雕牛了。

工人甲:是啊,别的活都不干了,钱也不去挣了,就跟魔怔了似得。

路人甲:石匠,你还真行啊!

大家一起说:是啊是啊!

石匠:呵呵,哪里哪里!全是爱好、爱好而已。

马建华: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头石匠是雕出了大石牛啦,可再看家中石匠的老婆,她可是光知道丈夫早起晚回地蹲在山上干,干了这好几年,也没见拿多少钱回来,免不了生气,犯起了嘀咕......

婆婆:哎,俺当家的这事儿不太对啊,成天介上山,咋也不见拿钱回来呀?莫不是在外边胡打歪拐啦?在外边赌钱啦?还是另置了地过日子啦?天天连饭都跌不得吃,天不明就走了,黑了才回来,忙啥去了?哎,这几年亏得我还给人家做点针线活,不然家里就揭不开锅了。老这样可不行,我得上山去看看。

婆婆:老头子,老头子。

石匠:哎呀,这大老远的你怎么来了?

婆婆:我这不是来给你送饭嘛!

石匠:之前捎的馍馍还有,不用送啊。

婆婆:哦,你这天天上山,敢情是还有活儿干?

石匠:那还用说,当然是有啊!

婆婆:有活儿干咋不见你往家拿钱?

石匠:哎呀,钱钱钱,就知道钱!我这有比挣钱更重要的事儿!

婆婆:有比挣钱更重要的事儿?那行啊!快跟我说说是啥好事儿?也让我啊,高兴高兴。

石匠:哎呀,我正要跟你说呢。你来,看看这是啥?

婆婆:石头啊!

石匠:哎呀,你再好好看看,是啥?

婆婆:哦,你这是雕了个石牛啊!

石匠:哎,这次总算说对啦!这可是我花了三年的时间雕的。

婆婆:啊?闹了半天,你这饭也不吃,家也不回,三年啥也不干就为了这?

石匠:那可不,哎,老婆子,你快来看看,我雕的这石牛像不像,像不像?

婆婆:像不像,我不懂,我就知道你这是不务正业!

石匠:哎,话不能这么说,什么叫不务正业啊,我是个石匠,干的不就是这个嘛!这大石牛啊,可是我花了三年时间才雕成的,你看看,咋样?

婆婆:咋样?不咋样!

石匠:你会不会看啊?我没白没黑的雕了这可费了事儿啦!你看看这石牛的眼,再看看这嘴,多真啊!方圆百里谁还能雕的上这样?哎呀,多好呀,你怎么就说不咋样呢?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呐!

婆婆:哎哎哎,你这正经事儿不干还有理啦!家不管,钱不挣,净弄这不中用的东西。我,我,我,我让你有理,让你喜欢,让你不回家,让你能!

石匠:不能打,不能打,哎呀,不能打呀!

婆婆:我打,我打,我打的就是它!

石匠:哎呀,你怎么这缰绳给打断了呀!这个咋办呐?

(那缰绳一断,石牛“哞”地一声爬起来往西南跑去。)

工人甲:哎呀,快看,神了啊!

工人乙:哎呦,我的天哪,石牛咋变成真的了呢?

工人甲:莫不是我眼花啦?

工人乙:啥眼花了,是真的、是真的。

石匠:我的牛,我的牛——

婆婆:不会吧。哎呀,老头子,老头子。

  马建华:石匠垂头丧气的回到家中,痛惜丢失的那头石牛,结果就得了一场病。病中他饭也不吃,水也不喝,睁眼闭眼都想着那头牛,连做梦都梦见那头牛。结果没几天,石匠就死了。

嘉宾主持 卢星羽:唉!石匠花费心血雕出来的大牛被老婆子打走了,石匠肯定想牛想的才会死的。

马建华:嗯!后来人们就管这个村子叫“发牛山村”。牛歇脚的那个村子叫“中发牛山村”;牛吃草的那村子叫“前发牛山村”;牛在西南方向躲进草场的那个村子就叫“草场子村”。

嘉宾主持 卢星羽:这个故事时是不是告诉我们,不要冲动啊?

马建华:嗯!一冲动,不问青红皂白把神牛打跑了。其实这个故事还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您,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