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文化视野】一个都是“刘姓”的村庄咋叫了“大沈庄”?

 

 

 

本文来自:2018年08月08日 点击次数:

莒地是一块古老的土地,有着悠久的历史。莒地文化源远流长,底蕴丰厚,是古老的东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悠久的文化和灿烂的文明培养出了诸多闻名遐迩的历史名人。在这边土地上生活了数千年的莒地民众更以拥有“讲仁义、讲诚信、重礼仪”的君子之风而被广为传颂。

《文心雕龙》序志中写道:“生也有涯,无涯惟智。逐物实难,凭性良易。傲岸泉石,咀嚼文义,文果载心,余心有寄。”这段话大概是最能言简意赅的说出所有写作者和阅读者的心声了。《文心雕龙》是中国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创作的一部理论系统、结构严密、论述细致的文学理论专著,也是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上第一部有严密体系的、“体大而虑周”的文学理论专著。

嘉宾主持 董烁:姐姐,姐姐,不是要给我们讲莒地历史故事吗?你怎么一直说那本叫《文心雕龙》的书?

主持人 马建华:嗯~~~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写这本书的作家是咱们莒地的名人啊。

嘉宾主持 董烁:是真的吗?这个大作家是咱们莒县人?

主持人 马建华:是啊,他的名字叫做刘勰,是莒地东莞人士。今天我就给大家讲一讲刘勰的家乡——大沈刘庄的故事。

嘉宾主持 董烁: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主持人 马建华:莒县的东莞有个六七百户人家的大沈庄,按说名字叫做大沈庄的村子那一定沈姓人家很多,可出乎所料,竟没有一户姓沈的,全村只一姓——刘。大沈庄亘古以来是刘姓庄,所以最初叫刘庄。不知在哪朝哪代上,刘庄有一户人家因为家境贫穷,不能糊口,夫妻俩携儿带女下了江南,在江南一处场院屋子临时安了家。又不知熬到哪一辈上,生了一个男孩,取名刘勰。刘勰自幼聪明好学,只可惜家境太贫,无钱请先生教书。 

这一天,有一位老僧化缘来到刘家门前,见刘勰生像不凡,才分过人,觉得这个男孩以后必成大器,于是便嘱咐刘家好好供刘勰读书。可怜刘家贫困糊口度日都不能,哪有钱供他读书呀?老僧见状摇头叹息。最后,征得刘家同意,把小刘勰带到寺庙里抚养。       

小刘勰言语不多,记忆力惊人,只要禅师教过的书,会是自然的;有时没教的他也会,真是出奇。刘勰六七岁上,老僧觉着自己的平生所学已经都教完了,可看着刘勰如此好学上进,不忍心耽误刘勰的学业,于是便不顾自己年迈日夜在外奔波,从四面八方为刘勰请高师、求书文。就这样,刘勰十五岁的时候就把天下的书读了个遍。

后来刘勰考上了一个小官,无心当官的刘勰,醉心于读书写文章。整天读呀写呀,一口气写了《文心雕龙》五十篇。他把书稿送给师父看,师父说“好文章”;送给文友看,文友也说“好文章”。刘勰左思右想决定把书献给朝廷,于是他将五十篇文稿用包袱包好,背在肩上,直奔京都而去。一路之上,爬山涉水,风餐露宿,终于来到了京城。刘勰献书心切,哪还顾得上饥渴难耐,更不管自己的衣着打扮,就打听着向皇宫走去。

情景剧

刘勰朝宫门口走去,侍卫走上前阻拦。

侍卫甲:“皇宫禁地,闲杂人等无诏不得入内!”

侍卫乙:“走开!走开!”

刘勰:“两位军爷,下官有要事要进宫参见皇帝陛下。”

侍卫乙呵斥刘勰:“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你叫花子进的吗?”一边说着两个人一边就将刘勰往远处推。

刘勰边躲闪边一本正经地说:“对!我没找错地方,我是来向皇帝陛下献书的。"

侍卫乙:“看你这蓬头垢面、衣着不整的样子,就背这么一个破包袱,你能给陛下献书?骗谁呢?!快点走开!要不然就抓你进天牢!”接着,侍卫甲乙把刘勰连推带搡,拥到了远处。       

刘勰垂头丧气地倒在墙旮旯儿,一个老人家看见刘勰,便走了过去。

老人家边走边自言自语:“这书生倒是一幅文人相貌,不知何故倒在这里?”

老人家走到刘勰身边,蹲下来晃醒刘勰:“年轻人,年轻人,你怎么躺在这里?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刘勰挣扎起身,对老人家作揖行礼:“晚生见过老伯。”

老人家往后微微退一步,说到:“看你不似本地人士,老夫冒昧问一句,来京城有何贵干?”

刘勰低头叹了一口气,说到:“不瞒老伯,晚生是来京城献书的。”

老人家眼前一亮双眉微扬:“哦~~你要献的书是何来历?前朝孤本还是名士所作?”

刘勰躬身行礼:“不敢不敢,此书是晚生所写。”说着把包袱拿了下来并打开给老人家看。

老人家从刘勰的包袱中取出一本书,仔细翻看了几页,口中啧啧称好,便对刘勰说:“就你这文才,何愁献书不上?”

老人家说完打量了一下刘勰,刘勰也低下头细细观察自己的衣着。

老人家:“就你这身打扮,这样进法,是进不了宫的,就是进了宫也见不到皇帝,就是见了皇帝,也不一定稀罕你的书。”

刘勰一听,连忙行礼,长揖到底,站起身来说:“晚生愚钝,还请老伯不吝赐教。”

老人家思索片刻后:“我给你想个办法,你只要能见着沈约沈大人就好办了,他是当朝大文士,最喜欢有文才的人,又受皇帝宠爱,不如先见沈大人。”

刘勰一听,喜上心头,忙说:“多谢老伯,此番恩情刘勰定不敢忘,他日必当结草衔环回报恩人,只是晚生还有一事不明想请问老伯。。。。。。”

老人家:“你是想问怎样才能见到沈大人?不要心急,且听我慢慢跟你说。”

老人家和刘勰边走边小声地说着话,刘勰边听边点头。

演播室

嘉宾主持 董烁:为了献本书,刘勰吃了这么多苦,还要受人呵斥嘲讽,真是替他不值。

主持人 马建华:这是在古代,皇权至上,普通老百姓地位都很低。

嘉宾主持 董烁:姐姐,那刘勰见到沈大人了吗?

主持人 马建华:当然见到了啊!这老人家把沈约每天什么时间进宫廷,是什么样的相貌,从什么地方路过等等都跟刘勰说了个明明白白。不仅如此,老人家还特意嘱咐刘勰,一定把沈约拦住,让沈约看书。       

嘉宾主持 董烁:这个老人家真是个好人!

主持人 马建华:对!那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故事呢?刘勰献书又遇到了什么样的波折呢?

刘勰背着包袱徘徊在沈约进宫的路上,不时张望,刘勰看见沈约,急忙跑上前去试图靠近沈约。

两个护卫见来人竟敢拦大人的路,非常气恼,冲上前一声呵斥:“大胆狂徒,休要生事!”说着就将刘勰推到路旁,又去踢包袱,一脚踢去,把包袱踢裂,五十篇文稿从包袱中飞出来,扬在地上。

刘勰慌忙四处捡书:“我的书!我的书!”

沈约皱眉看着眼前这一幕,对护卫说:“休得无礼,退下!”转身跟家仆小声说:“你且去捡一本,拿来给本官看看。”

家仆低头应声:“是。”然后从地上顺手抓起一本书双手捧着送到了沈约面前:“大人。”

沈约接过书,细看了几页,又粗粗翻了全本,惊讶地说:“好书,好书!”刘勰听到这话,停止捡书,眼睛看着沈约。

沈约上前一步问刘勰:“这书稿是你写的吗?”

刘勰站起身来,躬身行礼后回答说:“是。敢问阁下可是沈约沈大人?”

沈约:“不错,老夫沈约是也。”回头嘱咐家仆:“将书稿收捡起来。”

家仆点头后蹲下收拾书稿,收拾好后装进包袱,站立一侧。

沈约面向刘勰问道:“阁下何方人士?如何称呼?”

刘勰:“回大人,晚生祖籍莒州东莞,名唤刘勰,此次前来京城,是为献书而来。”

沈约热情地对刘勰说:“请阁下稍候片刻,老夫身有要事还须进宫一趟,阁下可先随家仆到鄙府稍作安顿。” 

刘勰躬身行礼:“多谢大人,晚生叨扰了。”

沈约转头对家仆说:“好生将刘先生送回府中,厚筵伺候,不得怠慢!”

家仆回答:“是。”转身对刘勰说:“先生,请这边走。”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就这样,刘勰带着书稿随同仆人来到沈约家中,得到了厚待。沈约在宫廷上急急忙忙地办完公事,提早回了家,将刘勰的五十篇文稿一口气读完了。沈约读完书稿后,对貌不惊人才却压众的刘勰赞叹不已:“高见,稿件呐!没想到乡间还有这等高才,真是人才难得,人才难得呀!”   

 从此,沈刘二人天天坐在一道谈古论今,讨论诗书文章,成了志同道合的知心朋友。经过沈约在皇上面前大力推荐,《文心雕龙》一书很快问世了。皇上看刘勰文才高超,便想留他在朝廷为官,刘勰心中不愿,百般推脱。

嘉宾主持 董烁:姐姐,这下子刘勰的才名广传天下了吧?

主持人 马建华:是啊!刘勰写的书得到了皇上的夸奖,并且印成本子在全国发行。自此以后刘勰的名字传扬四方,拜访刘勰的人络绎不绝,大家都想来认识这位大才子呢。       

嘉宾主持 董烁:大才子是咱们莒地人呢!我的心里觉得真自豪!

主持人 马建华:刘勰成名之后,不忘祖上功德,便启程回到莒县东莞刘庄老家,一来为祖宗上坟,二来也与同族父老兄弟报喜。刘勰回家之后啊,刘氏宗族父老兄弟为刘家出了能人感到高兴。在招待刘勰的筵席上,刘勰苦诉衷肠,并说:“要说刘家有了能人,功劳应归京城里的文士沈约。要是没有沈约沈大人的举荐,刘勰再有才也是珍珠蒙尘,不为外人知。”刘勰说完,众父老兄弟纷纷议论,感谢沈约的举荐。有一位老人提议说:“为了不忘沈约的恩德,就把咱刘庄改为沈刘庄吧。”众人纷纷表示赞成。自此,沈刘庄的名字就流传了下来。

沈刘庄不知何朝何代又改为大沈庄。大沈庄还有八景呢,据说,刘勰在浮来山定林寺当和尚期间,经常到老家大沈庄。老家的人们一来为使刘勰回家时居住方便,二来也想给他一个舒适安静读写文章的环境,就凑钱建了一座小楼,后人称为“雕龙故里"。  

一次,刘勰回家后,去西山游玩,看到满山的松树遮天蔽日,青翠欲滴,就在一块巨石上题字“松蓬滴翠”。后来,他又来到西南山下,一阵微风吹来,满山的桂花飘香,刘勰赞叹:真是“桂子飘香”啊!接着,刘勰又漫步到村前文山,看到山顶上笔直地竖着一块巨石,恰像石碑,随即书写了“文峰树碑”。刘勰又登上了武山,被五棵银杏树吸引住了,那五棵银杏树头合在一起,活像一把巨伞。刘勰就题了 “银杏翠盖”四个大字。过了一个山涧,他又看到发源于公鸡泉、母鸡泉、钦母泉的三股泉水汇集一起,甚是壮观,就在三流相汇的石块上,题上了“三泉缥缈”四个字。游完武山,刘勰沿着潍水河来到大沈庄前村,潺潺的流水突然入地消失,相隔十几步远,又从石板下吐出来,实属奇观,就在石板上题了“潍水沉流”。  

大沈庄曾经有一棵古槐,那古槐盘根错节,几根主枝成环型延伸,犹如数龙追逐嬉耍,刘勰题名为“古树盘桓”。

岁月如梭,如今,一千五百多年过去了,大沈庄八景多数已不复存在了。但是,刘勰的故事和他的作品《文心雕龙》却被人们永远铭记,影响深远。

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您,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