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2018年8月22日文化视野

 

 

 

本文来自:2018年08月22日 点击次数:

莒地名人:丁惟宁

在今天的莒地名人节目里,向大家介绍明代一位清正廉洁、不畏强权、风度严正、尽治以法的好官员—丁惟宁。

丁惟宁(1542年-1611年),字汝安,号少滨,古莒诸城人。曾授直隶清苑县知县,升四川道监察御史,巡抚直隶。官至御史、郧襄兵备副使等。因遭诬陷,辞官回归故里,隐居五莲县九仙山丁家楼子村,直到去世。

丁惟宁为人“性刚直激烈,不避强御””;为政“遇事敏练,无留牍”,他不畏权贵、刚直不阿。每到一地,即兴利除弊,为民称颂。

马建华:在山西长治任职时,县内多有强势之家,平日横行霸道,作威作福,奴役百姓,上下苦之,官府也不敢说话。丁惟宁到任后,尽治以法,对势家先礼之,后法之,如有触犯,严惩不贷,并革出了不合理的苛捐杂税。

经过五年的治理,当地社会治安稳定,老百姓生活大有好转。因政绩好,升官离任时,县内百姓,万民空巷、夹道欢送,后来长治百姓在县城内为丁惟宁立祠纪念,世代传颂。

马建华:丁惟宁任御史期间,到直隶巡视考察吏治,遇真定白莲狱株连一案,他一一考察审判,使千余蒙冤者得以宽释。有一地方上土豪,是京城内相国张居正的亲戚,持势稔恶。丁惟宁刚一到任,就有数百人告状,丁惟宁将土豪带之公堂与告状人对质,最终土豪服了,请求看在京城太师张居正之面,饶恕他。丁惟宁不答应,并按照当时法律,将这土豪斩首示众,因而得罪了张居正,被免职。

后来,皇上又起用丁惟宁任郧襄兵备副使,当时的道巡抚李材挪用军饷,挥霍无度,激起兵变。丁惟宁事前劝阻过李材,他就是不听。到事发,李材又急忙请丁惟宁去安抚乱兵。为稳定大局,丁惟宁临危不惧,单身一人前去,晓之以情,动之以礼,苦口婆心,经过两天的劝解安抚,斗智斗勇,总算制止了一场大乱。可谁知巡抚李材不但不感恩加奖,反而上奏朝廷,说是因丁惟宁激起的兵变,将罪责全推给了丁惟宁,昏庸无能的万历皇上,不辩黑白,竟将丁惟宁贬官三级。

马建华:丁惟宁看到明末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遂心灰意冷,于是托病不就,辞职回家,此时,他刚年过四十岁。回家后,居住在九仙山山麓下,就是五莲县丁家楼子村,现在村子里还有丁公祠堂。

丁惟宁性节俭,寡交游,服汗布衣,治家很严。三次任要职,但每次回家,随带行李,仅图书衣被而已,别无长物。这次以监察御史之身份告老还乡,仍不张扬。

马建华:回家后,诸城县令派人送八百金给他,他大惊不受。公人说:“这是按照惯例所送,应该接受,否则,不利于后来者”。丁惟宁说:“我辞官回家何故受禄?”,坚辞不受。丁惟宁自盖草房,西园种了数十畦韭菜,收割后除自食,也拿到市场上去卖数十文自给。有人嘲笑他,推辞千金不受而求利于几畦韭菜,有什么意思。他说:“官银非吾所有,圃蔬自食其力”,乡人对他都很佩服尊重。

丁惟宁以朴素传家,虽做过高官,但仍居草房,不避风雨,后因房破才同意维修,家人借机起屋较大,粱栋已架好。丁惟宁知道后,立刻命令木匠截柱并教训说:“太豪华了,无示子孙侈也”。

马建华:丁惟宁很孝顺,每逢父母忌日,一定身穿白衣,吃素食。屋内悬挂父母遗像,朝夕相拜,此举终身未变,乡里人无不崇敬。

丁惟宁从小聪明,刚过二十岁就中进士,既是嘉靖、万历年间的大名士,又有文学创作的大手笔,一生创作了大量的著作,可惜存世的并不多。

丁惟宁喜好山水,隐居九仙山后,常常赏景赋诗自娱,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去世,死后敕授文林郎,诰授中宪大夫。

 

莒县这位退休老干部热衷于收藏老物件

旧粮票、旧票据、留声机、老电话机、木式推车、毛主席像章、宣传海报……平时现实生活中难得一见的红色藏品、民俗生活用品,在这里却随处可见,而所有的这些收藏物件,全部出自莒县退休干部魏延洲之手。

现场音:一段留声机播放的现场

这台留声机就是魏延洲收集的老物件之一,至今还能正常播放几十年前的录音资料,里面慷慨激昂的讲话仿佛将人带入到那个时代,不管是留声机还是这份音像资料,现在来说都非常珍贵,而同样因为年代久远而倍显珍贵的老物件在魏延洲这里还有很多。

收藏爱好者 魏延洲:这是七十年代的一个电话交换机,一个管理区这么一台交换机,来电话之后,戴上耳机问他:“喂,你要哪里?” 他就开始拨号了,拨完号来了以后,你再插上,这个用户就可以和他的亲戚朋友通话了。

在这个看着并不起眼的农家小院内,五六间房屋满满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老物件,这些都是魏延洲十几年来积累下来的。说起最开始走上收藏之路,还要从2003年他无意中收藏的一个蒜臼子说起。

收藏爱好者 魏延洲:这是在一个九十六的老人家里看到的,我一看这个石器是纯手工自己做的,那个年代的人,如果做这么一个石臼得花多少功夫。这个我一说,老太太就说送给你吧,放这里也不中用了,她换了现代的了嘛,这个就不用了,就给了我。

从那之后,魏延洲便对这些老物件,尤其是一些建国之初带有红色元素的老物件非常痴迷,反映当时生产生活的宣传画虽然已经破旧,但挨个都被他装裱好,整齐的摆好、挂好,各式各样的毛主席纪念章也摆了整整一柜子,还有很多那个年代特有的票据也完好保存着。魏延洲告诉我们,之所以收藏这些,源于自己内心的那份情感。

收藏爱好者 魏延洲:像我这个年龄,正好生在那个年代,长在那个年代,对那个年代的一些物品,见了觉得非常有亲切感,如果把它扔掉了,觉得太可惜了,我把它们收藏起来,想着以后办一个民俗馆 留给下一代看。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可能很难理解魏延洲所说的那份特殊的情感,因为这份情感才让他不忍心看着这些曾经陪伴自己成长,却被时代淘汰的旧物件被人丢弃,他就想方设法地淘回来,将他们收藏起来。

魏延洲在乡镇卫生院工作,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到各个村里走访,十多年来,他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到一个村里都会格外留意一些老房子。

收藏爱好者 魏延洲:我上村里去,一见老房子,特别是草屋的,泥墙,这么厚的房子,必须进去看看。比如说这个宣传画,就是我上一次到一个村里,有个老房子,那个门都塌了,我进去从墙上把它揭下来的,回来之后又裱起来的,这不也很好看。

魏延洲收集的这些老物件,有朋友送的,也有街上捡的,但是更多的还是魏延洲自掏腰包从原主人手中买的,十多年来,他已经算不清自己究竟投入了多少钱,但不管投入多么大,魏延洲一直乐在其中。

收藏爱好者 魏延洲:投入的真不少,发了工资后得拿出三分之二的,来收集这些东西。因为我喜欢,我见了我没有的东西,我就想把它淘来,有的得花钱淘,有的得通过亲戚朋友的关系去淘。

随着收藏的老物件慢慢增多,很多人都被魏延洲这种坚持所感动,周围一些有这些老物件的村民都主动找到魏延洲,让他代为收藏保管。

收藏爱好者 魏延洲:他们有的去我办公室看,说老魏你还收藏这些老物件,我就说你家里还有个木车子给我吧,刚开始他不想给,后来时间长了,又给了,他说我就这一件老物件,放家里也不成规模,你把他放你馆里之后,把它展现出来。

十几年来,魏延洲不顾家人的反对和周围人的不理解,一直坚持着这项爱好,收藏的老物件也达到了两千多件,种类涉及红色藏品、生产农具、生活用品、文化用品等,将它们收藏起来并不是最终目的,魏延洲还要将他们恢复原样,让后人能亲身感受。

收藏爱好者 魏延洲:比如那个放电影的机子,这些表,还有其他一些老物件,把它修好,运转起来,给下一代放放,让他们看看,亲身感受下。现在这个电影机子还能放,我都放过,这些表都能跑,上弦的,上一次跑半个月。

随着数目的增多,这些老物件被魏延洲先后挪了三个地方,最后摆放到了村里这个闲置的平房里,虽然魏延洲平时住在县城,但是他一有时间便会过来细心地擦拭、整理,周边很多村民闲暇时间也都过来走走看看,寻找并感受那个时代的记忆。

店子集街道垛子沟村村民 魏延信:经常有人来,有上了年纪的,也有小孩过来看,就看着怪好,看着很开心,很有必要,再往后也逐渐没有了,收集也没有了,挺珍贵的。

收藏爱好者 魏延洲: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想办一个馆,民俗馆,让下一代免费参观,激发他们一定不忘过去,珍惜现在,更好的工作。

任何一个曾经风靡一时的物件都会随着时代变迁逐渐被淘汰、消失,但是这些物件都被深深烙上了那个时代的印记,是一笔丰富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对后人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我们也为魏延洲这样的有心人点个赞,正是由于他们悉心收藏,才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见证过去时代变迁的实物,追忆过去激情燃烧的岁月。(记者:徐永强)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