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2018年8月29日文化视野

 

 

 

本文来自:2018年08月29日 点击次数:

【文化视野】莒地名人:管廷献

民间相传:“大店庄,北杏王,功名出在小窑上”。 晚晴莒县小窑村管家因“一门五进士”、“叔侄三翰林”,声震齐鲁。管家一门五进士,以管廷献名气最大。在今天的莒地名人栏目里,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管廷献。

管廷献,(1846—1914年) ,字士修。清同治九年(1870年)乡试中举;清光绪九年(1883年)考中进士一甲第三名。历任翰林院编修、国史馆协修,江南道、四川道、福建道、京畿道监察御史、永平府知府、直隶候补道等职。他心雄目锐,直声震朝野,从军事外交、财政金融、屯田济民、弹劾不法官员等方面,上呈了数十篇很有影响的奏章,积极向皇帝建言献策,深得皇帝赏识。

马建华:管廷献自幼聪明,勤奋好学。管家极其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对授业先生也特别尊敬。管廷献的母亲葛氏,亲自下厨给教书先生做美味佳肴,制订了五日内不重样的菜谱,说是“以心换心”,目的让先生好好教育自己的子女。管廷献的父亲管镇一次陪教书先生在村后田野里走走,碰上人家赶着一群牛在河边吃草。教书先生夸赞小牛长得油光、肥嫩。管镇笑而不语,第二天,教书先生的餐桌上就摆上了鲜嫩的牛肉。教书先生惊讶之后,深受感动,越发尽心授业。

光绪二十年(1894年),管廷献出任补御史时,适逢甲午中日战争,清朝战败,割地赔款。朝廷财政陷于困境,然而宫廷内用度却依然奢侈无度,毫无节制。对此情形,朝中大臣束手无策。管廷献心急如焚,敢于直言上疏,建议廉政节俭,裁减机构冗员,天下颂直。

马建华:后来,管廷献又上奏“疏通商运,以济民食”。他在奏书上称:“河南开封以东,接连山东兖、曹、泰安各州,沿河一带,秋收最丰裕。若采买小米由黄河上驶,运至孟津,再用车运至陕州会兴镇,雇用返回的空载盐车,转运比较方便、快捷。”

管廷献为官清廉,勤政爱民。1900年,任直隶永平府知府时,所属迁安县人民因不堪教会压迫,聚众反抗,县令要求出兵镇压。管廷献为使老百姓免遭杀戮,派人前往调解,将事态平息。管廷献离任永平府知府时,人们卧辙攀辕,依依不舍。

马建华:管廷献任承德知府时,平反冤狱,释放了7名受盗窃案牵连的无辜入狱者,众人感恩不尽,曾发愿朝府署跪拜百日,此事在承德广为流传。百姓都说“管公来,无冤狱也”。

辛亥革命爆发后,管廷献回乡闲居直到去世。他素负文望,著有《莒州志稿》、《梅园奏议》、《梅园诗文集》等。

管廷献,在晚晴时代的大动荡中,满腔热情,报国为民,乐善勇为,政绩卓著。东三省总督锡良、直隶总督端方称赞管廷献“才识闳通,践履笃实,所至有声”。

莒地故事:莒州边界七里桥

主持人 马建华:喂!喂!谢洪硕

嘉宾主持 谢洪硕:啊!哦!阿姨,你好!

主持人 马建华: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赶紧打起精神来,咱们该讲今天的故事了。

嘉宾主持 谢洪硕:哎!别提了!我弟弟回家说他的同桌太霸道了,上课的时候一直越界,只给我弟弟留一点点桌子,都没法写字了。

主持人 马建华:同学之间遇到这种事情,就要找老师帮忙解决啊。

嘉宾主持 谢洪硕:我也是这样跟弟弟说的,可是他胆子小,不敢找老师。

主持人 马建华:给他一点时间,让小小男子汉学会勇敢面对。

嘉宾主持 谢洪硕:嗯!我相信他!对了,阿姨,咱们今天要给大家讲什么故事呀?

主持人 马建华:听你说你弟弟在学校发生的事情,我想了想,那就给大家讲一个“莒县县界七里桥”的故事吧。传说在明朝时期,莒州县和沂水县发生了边界纠纷。这场纠纷持续了好几年,期间也发生了一些大大小小的争执。后来,两个县的县令决定约在一起见个面亲自商量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情景剧1

(沂水县令何大人坐在茶馆雅间的桌子前,两名衙役分站两侧。何大人低头思索,手指轻敲着桌子,茶馆掌柜带着小二低头哈腰进门,小二端着茶盘,茶盘上放一套茶具。)

掌柜的对何大人躬身行礼:“小的不知何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望大人海涵.”

何大人:“无妨,周老板,你这聚丰斋的生意可是越来越好了啊。”

掌柜的谄媚地笑着:“就是混口饭吃,还请何大人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何大人轻敲着桌子:“关照谈不上。听说那莒州县的县令也常来你这儿喝茶?”

掌柜的弯腰行礼:“王大人也是公务繁忙,不常来!不常来!”

何大人动了动,身体后仰靠在椅背:“没事就先下去吧。”

掌柜的:“小的给您泡了一壶好茶,您尝尝?”

转身示意小二送茶,小二上前把茶壶茶杯摆放在桌子上:“大人,请慢用。”

何大人抬起手轻摆示意,掌柜的和小二立刻作揖行礼,掌柜的说:“小的告退。“

何大人起身慢慢倒出一杯茶,端起茶杯放在鼻下轻轻闻了一下,陶醉在茶香,连连点头:“好茶!好茶!”

衙役甲走出一步,对何大人抱拳行礼后说:“大人,那莒县县令到现在还没来,分明是没把大人放在眼里。”

何大人放下茶杯,轻笑出声:“呵呵!他有没有把本官放在眼里,这事儿本官不介意。”

衙役甲乙交换了一下眼神,不明白何大人的意思。

何大人手指轻敲桌子,接着说:“只要他在划定县界这个事儿上能做个明白人,其他的本官都不介意。”

衙役甲乙抱拳躬身行礼:“大人高见!”说完起身站回原来位置。

何大人手摸索着茶杯沿,略一沉思,对衙役乙说:“贾二”

衙役乙向前站一步,抱拳行礼:“卑职在。”

何大人:“你去茶楼门口候着,见到莒州县令便来通报一声。”

衙役乙:“是,大人!”说完躬身后退一步,转身离开雅间。

何大人端起茶杯,轻轻嗅了一下茶香,衙役乙返回雅间,行礼后说:“大人!王大人来了。”

何大人抬眼一看,莒州王大人一瘸一拐走在前,后面跟着两名衙役陆续抬脚走入雅间。

何大人忙把茶杯放下,站起身作揖:“在下沂水县令何某,敢问兄台可是莒州县令王大人?”衙役甲乙向王大人行礼

王大人回礼:“正是在下,见过何兄。”衙役丙丁向何大人行礼。

何大人连忙做一个邀请的手势:“王兄快快请坐。”

王大人一瘸一拐地走到椅子边坐下:“在下腿脚不便,耽误了些时辰,让何兄久等了。”衙役丙衙役丁走到王大人身后站立两侧。

何大人拿了一个茶杯,倒出一杯茶,放到王大人面前的桌子上:“无妨无妨!先喝杯茶,歇一歇,咱们慢慢聊。”

王大人接过茶杯:“多谢何兄!今日何兄邀我前来,可是为了县界纠纷一事?”

何大人点头:“王兄是痛快人,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两县县界纠纷闹了好几次了,咱们双方各有损伤,就这么闹下去也不好,不如咱们想个办法把它解决了,以绝后患,不知王兄意下如何?”

王大人笑着说:“底下人天天喊打喊杀的,确实不像个样子。不知何兄有何高见?”

何大人眉头一挑,嘴角含笑:“办法嘛,倒是有一个,不过我怕王兄不敢应承。”

王大人端起茶杯:“哦,何兄说来听听。”

何大人笑着说:“咱这次不比谁的人数多,也不比谁的人能打。明日你从莒州县衙往西走,我从沂水县衙往东走,咱们两个人在什么地方碰头,什么地方就是咱的县界。”

王大人把茶杯重重一放:“好办法!君子一言,”

何大人身体稍微向前倾了一下:“驷马难追!”

演播室

嘉宾主持 谢洪硕:等等!等等!阿姨!我有点懵,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咱们莒州县令是个瘸子吧?

主持人 马建华:是啊,你没弄错,他确实腿脚不大利索。

嘉宾主持 谢洪硕:那、那、那、那他还同意用这样的办法定县界?

主持人 马建华:说不定山人自有妙计呢。

嘉宾主持 谢洪硕:阿姨,你是说咱们莒州县令胸有成竹?

主持人 马建华:王大人敢拍板答应这样的办法,说明他确实心里有数啊,要不然怎么能做县令呢?

情景剧2

王大人一瘸一拐地走在前面,衙役丙丁跟在后面。

衙役丙丁互相看了一眼对方,衙役丙开口说:“大人,卑职有一事不明。”

王大人停下脚步,回身问:“是不是本官应承那沂水县令的事?”

衙役丁着急地说:“卑职也不明白,那何大人分明是看您腿脚不便,提出这样的办法戏弄咱们。”

王大人笑着说:“急什么呢?你家大人我何时做过打肿脸充胖子的事?”说完转身继续走。

衙役丙拽了一下衙役丁的衣袖:“看大人的样子,肯定是想好了主意应对。”

衙役丁:“对,大人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准没错。”两个人跟着王大人继续走。

县令夫人带着丫鬟迎上前,县令夫人笑着开口说:“老爷回来了?”丫鬟对着王大人行万福礼。

衙役丙丁对县令夫人抱拳行礼:“见过夫人。”县令夫人微笑点头示意。

王大人对夫人说:“有劳夫人早些准备饭食,吃过饭后我就得带着他们出发了。”

夫人微微皱眉:“如此着急,老爷可是要去办差?”

王大人说:“沂水县令跟我约定,明日各自从县衙出发,在什么地方碰头,什么地方就是县界。这事不能轻视,我在这里当父母官,要是把这个地界给撤了,总归是不大好。我腿脚不便,提前走,多吃点苦也就是了。”

县令夫人说:“可是老爷,你这走了半日刚回来,不歇一歇,我怕你撑不住啊。” 

王大人摆了摆手:“无碍,早走一会,走慢一些。”

县令夫人回身吩咐丫鬟:“银杏。”

丫鬟躬身答道:“奴婢在。”

县令夫人说:“快快去厨房传话,马上就传饭,老爷急着用。”

丫鬟:“是,银杏这就去。”说完,丫鬟急走两步下场。

县令夫人对王大人说:“老爷先回房净手,一会儿就开饭了。”

王大人说:“好,”回身对衙役丙丁说:“你们也去厢房稍事休息,吃了饭就随本官出发。”

衙役丙丁抱拳行礼:“是,大人。”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怎么样?我说山人自有妙计吧

嘉宾主持 谢洪硕:咱们莒州的县令可以想出这样的办法,那沂水县令也能想出来啊

主持人 马建华:沂水县的县令啊,很傲慢,他认准了莒州县令腿脚不好,就觉得凭你这一瘸一拐地,随你走你还能走多少?当天晚上跟师爷喝了大酒,喝醉了睡着了。

嘉宾主持 谢洪硕:啊?!他可真是……可真是太轻敌了!

主持人 马建华:对啊,就是轻敌啊。话说这莒州县令黄昏时分就带着人不急不慢地开始走,走到沂水县七里桥子那儿,天也大亮了,太阳也出来了。莒州县令心里想:不能再走了,再走就走到人家的大堂上了。

嘉宾主持 谢洪硕:走到沂水县的大堂,就以大堂为县界呗。

主持人 马建华:那可不行,毕竟他们两个人同朝为官,又是相邻县的同僚,真以沂水县大堂为界,事情就不好办了。再说莒州县令赶了一夜的路也觉得挺累了,就招呼人坐下来抽袋烟歇歇脚。

嘉宾主持 谢洪硕:那沂水县的县令?他走到哪儿了?

主持人 马建华:沂水县这个县令一觉睡到大天亮,起来一看,坏了坏了,就急急忙忙地穿上官服出了县衙往东走。到了七里桥子,就看见莒州县令坐在桥边,边抽烟边和衙役们说笑。既然有约在先,沂水县令也没办法,只好认七里桥子为两县的地界。在明未清初,咱们莒州地界最大,从沂水向东走七里就到了莒州地界。

嘉宾主持 谢洪硕:沂水县的县令大人这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主持人 马建华:是啊,他的主意也算不上是坏主意,只不过遇到了高手,不得不自认倒霉。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