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故事:兄长居然状告弟弟,咋回事?

 

 

 

本文来自:2018年09月12日 点击次数:

莒城东村子叫张家庄,张家庄张氏兴盛于清朝咸丰同治光绪年间。光绪十五年至光绪十九年,张家庄张氏族人在四年两科的科举考试中就中了三个举人咱们莒地也算是了不起的事三个举人其中有一个叫张绪昌,世人尚德堂,机缘巧合下任了江苏一个知县。张绪昌上任知县没几天,被自己的兄长告了下来。这个故事也就流传到了今天。

主持人 马建华:今天啊,我和葛宗昊小朋友给大家讲的这个民间故事名字叫做《莒州兄长状告亲弟弟》。

嘉宾主持 葛宗昊:阿姨,我有些不明白,这是亲生的兄弟吗?

主持人 马建华:是亲生的兄弟啊,怎么了?

嘉宾主持 葛宗昊:既然是亲生的兄弟,那哥哥为什么要狠下心去告弟弟?

主持人 马建华:大家伙都不信,其实是真事儿,只是这事啊,说来话长。张绪昌的哥哥叫张绪永,世人安守堂。张氏兄弟分家的时候,张绪昌继家产两千亩地管理着张氏族公中祭田五百亩。安守堂张绪永只分得家产四百至于为什么分家分成这个样儿,咱们就不得而知了。张绪永觉得自己的日子比起二弟来寒碜多了,就打算把张氏一族的公中祭田要过来管理。于是张绪永就托中间跟张绪昌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张绪昌一口回绝。张绪永就觉着弟瞎读了一肚子圣贤书,一点都不顾及兄弟感情,生了好长时间的闷气。后来,张绪昌参加科举中了举人接到朝廷公文要去江苏一个县任知县。

情景剧1

时间:下午

地点:张绪永家

人物:张绪永 张妻 邻居邻居邻居3

张绪永和张妻坐在桌子两侧,愁眉苦脸。不时两人对视一眼,又齐齐垂下眼睛,深叹一口气。

邻居1和邻居2、邻居3迈进屋子,邻居3边走边说:“也不知道张老大在不在家?”

邻居1高声喊:“张老大!张老大!”

张绪永站起身回应:“在呢,在呢。”

张妻起身招呼邻居:“几位哥哥来了!快屋里坐!”

邻居1、邻居2、邻居3走到桌子前坐下。

张妻:“先坐下说说话,我去给你们倒茶。”

邻居3:“劳烦弟妹了。”张妻快步走出屋子。

张绪永笑着开玩笑似的说:“几位哥哥可是稀客,什么风把你们一起吹来了?”

邻居1看了邻居2一眼后,说:“实不相瞒,我们几个来是想找你打听个事。”

张绪永:“哥哥们要打听什么事,只要是小弟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邻居2:“来时路上,听说你家老二绪昌封了知县了,明天就启程上任。这事儿你知道不知道?”

张绪永点点头:“这事儿我知道。”

邻居1:“你们族中有没有去送行的打算?”

张绪永:“族中有没有这个打算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打算去的。”

邻居2:“你家绪昌毕竟已是官家老爷,别人不去送也就罢了,你是他一母同胞的兄长,不去送的话,是不是不大合适?”

张绪永:“村中人想去送?”

邻居3点头:“左邻右舍的,应该去送送。”

张妻端着茶盘走进屋子,茶盘上放着几个茶杯。

张妻把茶盘放到桌子上,说:“我们家跟老二家多年不来往,这事你们也清楚,现在来说这话,敢情你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邻居1拽了一下邻居2的衣服,三人起身,邻居1说:“我们也没其他意思,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邻居3:“告辞。”

说完三人急忙走出屋子,下场。张妻气冲冲坐下来。

张绪永对张妻说:“你也别生气了,绪昌这种人,当官不是个好官。

张妻:“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趁着老二还没走,好好收拾他一顿,出出这口冤气

张绪永:“你有什么想法?”

张妻:明天,你早起在围子西门口,给绪昌扎个阴阳幡,为他摆下路祭,送他西方大路,一去不回,让他在任上不得好时气。

张绪永支吾着说:“这这也太狠了

张妻怒目圆瞪:他对你不狠?当初那公中祭田死活不给,巴不得咱穷死不给还好,还说咱想从中捞油水,到处坏你名声!

张绪永垂着头:“事已至此,就依你所言吧。”

张妻:“行!我这就去赶集割肉买菜!”说完起身出屋。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这下你明白他们兄弟二人为什么翻脸了吧?

嘉宾主持 葛宗昊:明白了,分家分的不公平。

主持人 马建华:古语说“不患寡患不均”,就是这个意思。

嘉宾主持 葛宗昊:不过我觉得张大嫂出的这个主意有点太损了。

主持人 马建华:张绪永写好了阴阳幡,简单做了几碗仙菜。第二天一大早,就在围子村西门口摆好路奠,挑着阴阳幡,专等张绪昌出门。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张绪永派人一打听,听说张绪昌早早地就带着人从南门走了。

嘉宾主持 葛宗昊:张绪昌又不傻大哥肯定会在临走的时候给他找不痛快,这猜也能猜的出来。

主持人 马建华:想收拾张绪昌,没想到他提前走了,张绪永很不自在事已至此,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扳倒葫芦淌了油,我要你当官不成。

嘉宾主持 葛宗昊:这就要去告状了?什么罪名?怎么告?

主持人 马建华:你别急啊,这张绪永虽没有功名是一个饱学秀才,对中医妇科很有研究,是莒县日照沂水诸城这一带有名的行医先生。 张绪昌前脚启程去江苏赴任,后脚张绪永背上出门行医的药箱,扛着山东妇科名医大老爷张绪永的招牌上了路。

嘉宾主持 葛宗昊:他也要去江苏,对吧?

主持人 马建华:对,他要去江苏找机会告状。张绪永一路来到南京府,找了一个客栈住下,便开始打听怎样找知府告绪昌。无巧不成书,南京知府大人的千金小姐正患重病人事不知知府大人爱女心切,遍访名医。就这样张绪永被请进了府衙内宅二人来到后衙闺房,望闻问切后张绪永已知这千金小姐的病着实不轻,但还可以医治,斟酌再三后开出药方。知府大人连忙差人抓药,张绪永拿过药之后亲自查验亲自熬煎。等小姐吃过药后,张绪永对知府大人说:半夜时分,令爱手脚便能活动能睁开眼尚无力言谈,切勿担忧;第二天早上,令爱会有些许饥饿,天大亮时方可进餐,但要少许。明天上午,在下会过府探问,我觉得如果今夜依我所言有所好转,等吃了第二副药以后能大好了。说完这话后,张绪永便提出告辞,知府大人千恩万谢送他到府衙大门外。

情景剧2

时间:上午

地点:府衙

人物:知府大人 知府夫人 衙役2人 张绪永 丫鬟丫鬟2

知府大人在屋前来回踱步,焦急地看向大门口。衙役甲快步走上前,拱手行礼后说:“大人,张大夫到了。”

知府大人一听,急忙说:“到哪里了?快快有请!”

衙役乙陪同张绪永走到知府大人面前,张绪永抱拳行礼:“学生绪永见过大人。”

知府大人扶着张绪永的胳膊:“张先生无须多礼,快快请进。”

说完,侧身与张绪永一起走进了屋子,衙役甲乙随后走进。

两人进屋坐下后,衙役二人站立一侧。

知府大人扬声说:“来人!上茶!”

丫鬟1端着茶盘,茶盘上放着两个茶杯,走到二人面前,把茶端下,轻声说:“大人请用茶,先生请用茶。”

张绪永轻轻颔首表示谢意,丫鬟行礼后退下。

知府大人:“先生真不愧是名医,小女服药后夜半时已有好转,天亮时便觉得腹内饥饿。”

张绪永微笑:“不知令爱可否已经进餐?”

知府大人:“本官尚未得知,这就着人问询一二。”

转头对衙役甲说:“让秀桃去后衙问问小姐现在的情形如何了。”

衙役甲拱手:“是。”说完便大步流星走出屋子。

知府大人对张绪永说:“先生喝茶。不瞒先生,自小女病重,本官茶饭不思日夜难眠,其中苦楚,哎,不提也罢。”

张绪永:“可怜天下父母心,待学生再为令爱诊诊脉,开几个调养方子,养上一阵子,令爱便可恢复康健。”

知府大人:“多谢先生,本官先生的医德医术佩服之至。

张绪永:“大人言重了,学生不敢当。”

丫鬟1和衙役甲走进屋子,行礼后衙役乙回原位置站好。

丫鬟1说:“回老爷,晨起小姐说腹中饥饿,天亮时用了一碗清粥半碗鸡汤,现下已是睡着了。”

知府大人:“好,退下吧。”

丫鬟1行礼后说:“是。”说完走出屋子。

知府大人对张绪永说:幸逢张先生到此,亲自煎药为小女受尽辛劳,小女指日病愈,本非常感激。敢问先生来南京不知是专门行医至此,还是另有别事。

张绪永说:承蒙大人关怀,此次学生来南京非为别事近来大人所辖县内新从莒州补来知县一名,不知大人可有印象?

知府大人转头看向衙役乙。衙役乙轻轻颔首后答:“大人确有此事,此位大人姓张名唤绪昌,山东莒州人士,上任不足十日。”

知府大人对张绪永说:“先生提及此人,不知所为何事?”

张绪永说:此人不孝不悌,不睦邻里似这等人,怎任一方父母官?

知府大人说:竟有等之事,待本官明日上堂问个明白。请问先生与这新补来的知县……

 张绪永对知府大人拱手说:“不敢欺瞒大人,是我家胞弟他自幼图钱财田产,好黄白之物,一旦为官,一方百姓必然遭殃,故而前来与知府大人说知。

知府大人:“先生大义!本官佩服!”

丫鬟2上场,进门行礼后说:“给老爷请安。”

知府大人:“何事?”

丫鬟2:“夫人听说张先生来到府衙,已交代厨房做好酒席。”

知府大人点头示意后对张绪永说:“本官与先生一见如故,先生又是小女的救命恩人,还请先生移步后衙,本官要与先生一醉方休。”

张绪永:“恭敬不如从命。”

说完知府大人和张绪永二人起身,相互推让着出门,衙役甲乙跟随其后。

演播室

嘉宾主持 葛宗昊:阿姨,这张绪永还真是好运气呢。

主持人 马建华:那也是因为他医术高呀,治好了知府大人家的千金小姐。

嘉宾主持 葛宗昊:张老大这告状就算是成功了吧。

主持人 马建华:算是吧,知府大人很重视,第二天上堂的时候就差人把新补知县张绪昌叫到了府衙。就这样,知府大人给朝廷上了一道折子细述此事,数日后朝廷下了公文,张绪昌的知县被免了,并且责令他早日归乡。

嘉宾主持 葛宗昊:好不容易考中科举当了官,就这样没了。

主持人 马建华:是啊,知府大人是张绪昌的顶头上司,官大一级压死人。

嘉宾主持 葛宗昊:那张绪永呢?留在南京府了?还是也回到莒州了?

主持人 马建华:你这问题也太多了吧?

嘉宾主持 葛宗昊:好阿姨,我这不是好奇嘛!

主持人 马建华:还有什么问题就一起问了吧。

嘉宾主持 葛宗昊:其实我最想问的是兄长告弟弟,把弟弟的官都弄没了,这兄弟二人以后见了面怎么相处呢?

情景剧3

时间:白天

地点:客栈

人物:张绪永 张绪昌 张绪昌家人若干

张绪昌带着家人背着包袱走到客栈门口。张绪永背着药箱从另一侧走过来。兄弟二人相遇,四目呆视许久。

张绪昌猛然扑到哥哥张绪永面前,含着眼泪说:哥哥,你太过分了,没我这二老爷,你哪来大老爷?

张绪永边哭边说:绪昌啊绪昌,不亲亲人你又亲民?重财重物你又重义?

张绪昌家人见此情景都掩面哭泣,兄弟二人抱头痛哭。

家人1:“大老爷、二老爷,快别哭了。”

家人2:“两位老爷仔细伤了神。”

张绪昌抬起头,擦擦眼泪:“前事种种,弟弟做错了,还望哥哥能原谅弟弟。”

张绪永也擦擦眼泪:“哥哥也有不对之处,你我兄弟本该同气连枝,我却将你告了下来,哥哥对不住你。”

张绪昌:“这官不做也罢,以咱们兄弟之才,不做官也一样能把日子过好。”

张绪昌儿子走上前,拉着张绪永的手说:“大伯,回家后我能跟大伯家哥哥一块玩吗?”

张绪永弯下腰对张绪昌儿子说:“当然可以,到时候让大娘给你们做好吃的。”

张绪昌对张绪永说:“只怕嫂嫂心中对我仍有怨恨。”

张绪永站起身说:“你大嫂那个人平日里是泼辣了些,但也不是不讲道理。”

张绪昌拱手说:“就全靠哥哥周全了。”

张绪永摆手:“不值一提。”

家人3:“两位老爷,咱们先进去歇息吧。”

张绪永拉起张绪昌儿子的手,先行走入客栈。

张绪昌招呼家人:“咱们先安顿好,吃一顿好的,休整好了再赶路。”

家人齐说:“是,二老爷。”

主持人 马建华:回到莒州城之后,兄弟二人摒弃前嫌和好如初。哥哥张绪永勤于医道,谨守医德进家看病不喝水,贫穷人家不要钱,博得一方百姓的爱戴。而张绪昌,当官不成,治家有方,在莒城创办了一个同太银行,那同太票通行全国,也算是闯出了一番成就。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