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您知道原来莒县阎庄镇河圈村的牌坊是怎么建起来的吗?

 

 

 

本文来自:2018年09月26日 点击次数:

  在莒县阎庄镇河圈村方圆几十里的地方,提起窦光鼐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窦光鼐,清朝人,山东诸城人,自幼好学,颖悟过人,童试、乡试皆列榜首,有神童之誉。十二岁为秀才,十五岁乡试第三名。乾隆七年(1742)中进士,历任庶吉士、编修、左中允、内阁学士、左副都御史、浙江学政、吏部侍郎、暑光禄寺卿、宗人府府丞、礼部侍郎、左都御史等官职,仕宦生涯屡起屡扑,又屡扑屡起,而此则多因其为人耿直、得罪重臣同僚所起。他为官清廉,忠于职守。他学问精湛,文词清古,并熟通经史,素有才子之称,深受乾隆皇帝雅重。每逢盛大典礼,便令其作词赋铭颂;御制诗文,都令他校阅。与纪文达、朱正文、方纲等文学名流在朝主持文运30年,对清代文化的发展影响颇深。乾隆皇帝曾为其题字天下书,无不读,其著作有《省吾斋诗稿》、《省吾斋文集》等。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倪瑞浛: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倪瑞浛,很高兴来到《莒地民间故事》栏目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那你今天打算给大家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嘉宾主持 倪瑞浛:讲一个清朝的大官的故事,阿姨,你看怎么样?

主持人 马建华:清朝的大官?咱们莒县的大官?

嘉宾主持 倪瑞浛:这个大官可不是莒县人,是诸城人,不过离莒县也不远。

主持人 马建华:这么说,这是个跟咱们莒地故事有关的大官?

嘉宾主持 倪瑞浛:嗯,这个大官跟莒县的人还是亲戚呢。

主持人 马建华:哦,这是怎么回事?快跟大家说说吧。

嘉宾主持 倪瑞浛:好,今天咱们就讲这个《窦光鼐和河圈牌坊》的故事。

窦光鼐自幼聪颖过人,就是不肯好好念书经常逃学有一回窦光鼐调皮捣蛋,被学堂里的先生狠狠教训了一顿。一气之下,他从诸城跑到了莒县,打算再也不回去了。到了莒县阎庄镇河圈村的时候,他身上是一个子儿也没有了,饥饿难耐之下只得挨门挨户讨一口吃的。那时候老百姓都很穷,要饭得上财主家。在河圈村有一个齐财主,家境殷实,齐财主本人又乐善好施。窦光鼐要饭要到了齐财主的家门口别看齐财主是一个庄户人,可很有眼力,看这个要饭的不同一般,有福星像就吩咐家里人把窦光鼐留下用心伺候。窦光鼐在齐财主家住了下来,闲着的时候齐财主和窦光鼐攀谈,知道了窦光鼐的情况,就更是好生招待他还和他讲了一些为人处事的道理。窦光鼐看齐财主宅心仁厚觉着他说的很有道理提出要认齐财主做干爹。齐财主大喜过望,欣然答应,行过拜认大礼后就派人把窦光鼐送回老家去了。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倪瑞浛:窦光鼐从河圈村回去以后,就头悬梁锥刺股发奋读书,苦读年之后,他考上了进士,了翰林院当编修,后来又任大都御史上书房师傅

主持人 马建华:还真是当了大官了呢。

嘉宾主持 倪瑞浛:阿姨,你不知道吧,这个窦光鼐还当过更大的官呢。

主持人 马建华:当了大官跟河圈牌坊又有什么关系呢?

嘉宾主持 倪瑞浛:当然有关系了,这关系啊,还要听我细细说来。

窦光鼐中进士回乡祭祖的时候,先上了咱们莒县河圈村拜见了他的干爹齐财主后来窦光鼐又被命为太傅,专皇太子还任科举的监考官,慢慢窦光鼐成了皇上的心腹

情景剧:

时间:大清乾隆年间

地点:皇宫书房

人物:皇帝 皇妃 窦光鼐 大臣2  太监

殿内,皇上和窦光鼐正在下棋,皇妃坐在一边轻摇团扇观战,太监侍立一侧,双方你来我往,棋盘上黑白双方战况胶着。

许久后,皇上把手中旗子放入小罐中,哈哈一笑 “爱卿输了。”

窦光鼐连忙起身作揖行礼:“皇上棋艺高超,微臣甘拜下风。”

皇妃微微笑着说:“皇上,窦大人可真是谦虚。”

皇上坐正身体,轻轻撩了一下衣襟:“爱妃所言极是。”

窦光鼐躬身回答:“微臣惶恐。”

皇妃接着说:“皇上和窦大人下了五局棋,输一和一赢三,臣妾觉着还是皇上棋高一着。”

皇上:“今儿就下到这儿吧,朕也有些乏了。”侧身对太监说:“去问问礼部刘大人和吏部钱大人到了没有。”

太监颔首答:“嗻。”后退几步离场。

皇上:“窦爱卿的棋艺更加精湛了。”

皇妃:“棋艺自不必说,臣妾觉得窦大人的学问、人品更让人钦佩。”

窦光鼐颔首:“微臣不敢当。”

太监上场,走到距离皇上面前五步远的地方站立,躬身颔首:“启禀万岁爷,礼部刘大人和吏部钱大人殿外求见。”

皇上:“宣。”

太监:“嗻。”说完后退几步,转身下场。

窦光鼐站立一侧,眼观鼻,鼻观心,静默不语。

刘大人和钱大人双双走入殿内,拍拍袖子后跪拜行礼:“臣等给皇上请安,给娘娘请安。”

皇上略抬手:“免礼平身。”

刘、钱二人:“谢皇上。”说完起身站立于窦光鼐另一侧。

皇妃起身对皇上行礼:“皇上与诸位大人有要事商议,臣妾就先行告退了。”

皇上点头示意,皇妃站起离开。皇上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看向三位大臣说:“此次科举之事圆满顺利,为朝廷选拨了诸多良才,几位爱卿辛苦了。”

窦、刘、钱三位一起拱手,窦光鼐回答:“臣等惶恐,实属臣等应尽之责。”

刘大人:“皇上,入榜学子的名单已经整理妥当,殿试后即可公告天下。”

钱大人:“前些时日整顿吏治,地方职务有些许空缺。此届入榜学子中有几人实有大才,依微臣愚见,可斟酌一二。”

皇上轻摆手:“此事稍后再议吧,这殿试之事你们盯紧些,万不可出纰漏。”

窦、刘、钱三位行礼,齐答:“臣等遵旨。”

皇上:“窦爱卿稍候片刻,你们先退下吧。”

刘、钱行礼:“臣等告退。”说完话低头后退三步,转身离开。

皇上对窦光鼐说:“爱卿此次任主考官着实辛苦,题也出的好,甚得朕意。”

窦光鼐:“微臣不敢当。”

太监上场,前行几步站立,躬身颔首:“启禀万岁爷,十五阿哥在殿外求见。”

皇上:“何事?”

太监:“说是来给万岁爷请安的,听说窦大人也在,十五阿哥想约窦大人得闲时候一起品评文章。”

皇上点头:“让他先回阿哥所吧,朕忙完会派人传召。”

太监:“嗻。”说完后退几步,转身下场。

皇上回头对窦光鼐说:“几位阿哥学问上可还尽心?”

窦光鼐:“回皇上,几位阿哥资质聪颖又刻苦好学,近来于诗书文章上进益颇大。”

皇上:“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身为皇家子嗣,该学的该会的就必须学必须会,爱卿不必拘泥。”

窦光鼐:“微臣遵旨,定当竭尽全力。”

皇上笑着说:“朕是该好好地赏你一回,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给朕听听。”

窦光鼐沉思片刻,“皇上圣明,微臣能有今天,一则离不开皇上对微臣的栽培信任,微臣无以为报,愿为皇上效犬马之劳;二则微臣幼时顽劣不堪,多亏了微臣干爹及时点醒微臣这才有微臣苦读诗书十年寒窗。

皇上:“你是想给你这干爹讨一个恩典?”

窦光鼐:“回皇上,微臣斗胆,恳请皇上恩准,给微臣干爹立一个牌坊,以报当年教诲之恩

皇上“来人!”

太监上场,躬身低头:“在。”

皇上:“传朕旨意,窦光鼐之义父宅心仁厚,明理通达,准其修建牌坊一座,盖五凤楼一座,着礼部官员即刻出发前往山东宣旨。”

太监:“嗻。”说完后退几步转身离开。

窦光鼐跪拜在地,大呼:“微臣谢主隆恩。”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这个窦光鼐立了功,不为自己求赏赐,反而为齐财主求牌坊,也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啊。

嘉宾主持 倪瑞浛:古语中说:“君子喻于义”大概就是指窦光鼐这样的人吧。

主持人 马建华:不错,“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嘉宾主持 倪瑞浛:圣旨是下了,可是这事儿,还没完呢。

主持人 马建华: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嘉宾主持 倪瑞浛: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得到皇帝的旨意后,钦差大人立即带领一队人马日夜兼程来到莒县河圈村宣旨。齐财主闲坐家中,忽然听说钦差大人要来齐家宣旨,心跳如雷,急急忙忙收拾了一通,焚香摆案,将圣旨供进了祠堂。圣旨宣读完,钦差大人就带着手下启程回京了。可是齐财主一下子忙开了。你要问他忙活啥呢?他呀,忙活着建牌坊,盖五凤楼呢。齐财主没见过世面,不懂朝廷里的这些个规矩,带领着工匠就热热闹闹、风风火火地开了工。照规矩来说,牌坊,然后再五凤楼,齐财主高兴地过了头,逢人便说老天开眼祖宗保佑,也没详细打听清楚这里面的门道,就把牌坊和五凤楼起修建起来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倪瑞浛:好不容易给齐财主求来这个恩德,这老财主年纪一大把,也太不经事儿了。

主持人 马建华:窦光鼐为人耿直忠于职守,在朝堂上也算是重臣了,肯定是有不少政敌。那些人天天等着抓窦光鼐的小辫子,听说了齐财主建牌坊和五凤楼这事,就在早朝上参了窦光鼐一本,说窦光鼐犯了欺君之罪

嘉宾主持 倪瑞浛:这欺君之罪可历来是掉脑袋要人命的大罪呀。

主持人 马建华:对啊,皇帝一听,这还了得?!我恩准给你干爹建个牌坊,你却伙同你干爹欺骗我,立刻就派人赶往咱们莒县河圈村查探实情了。

嘉宾主持 倪瑞浛:你们一定很想知道窦光鼐窦大人是怎么应对的吧?

主持人 马建华:窦光鼐急忙派了一个心腹,快马加鞭火速赶到河圈村来送信。齐财主见了信吓了个半死,连夜带人赶造牌坊。等钦差大人赶到的时候,牌坊已经造好,这才免了窦光鼐和齐财主一灾。

嘉宾主持 倪瑞浛:都说慢工出细活,这连夜建的嘛,就没法看了。

主持人 马建华:因为时间太急,那牌坊建的很粗糙,看上去还一边高一边低。齐财主陪同钦差大人查探已经建成的牌坊,远远就发现了一高一低的情况。当着钦差大人的面,齐财主也不敢出声抱怨。等钦差大人了以后,工匠们又继续修建五凤楼。

嘉宾主持 倪瑞浛:建个牌坊盖个楼,吓得人心惊肉跳的,好在是虚惊一场。

主持人 马建华:后面还有事儿呢。 天早晨,齐财主听到大门外有人吆喝卖砖,出来一看是自己的两个孙子着两块砖在那里卖着玩儿。这两个小孩,你一句我一句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可是把齐财主气坏了。齐财主心想:齐这是要出败家子啊,五凤没盖好呢,开始卖砖卖瓦了。

嘉宾主持 倪瑞浛:一气之下齐财主决定不盖五凤楼了,盖了几间茅屋。不过后来齐财主还真败落了,牌坊也被拆除了。

主持人 马建华:窦光鼐和河圈牌坊的故事就这样口口相传,流传到了现在。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