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莒州书画

  《莒州书画》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书画类栏目。内设《书画名家》、《书画展览》和《书画课堂》三个版块,以交流书画技艺,普及书画艺术为宗旨。栏目在每月的最后一周的周三首播,每期15分钟。
 

 

【莒州书画】看看这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的艺术之路

 

 

 

本文来自:2019年06月15日 点击次数:

他出生在诸城市的一个耕读世家,历史上这里也曾经是莒地范畴,受到当地人文环境和家庭环境的熏陶,自幼就喜欢写写画画;他是大学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一面执教于大学讲坛,研究中国美术理论,一面在书画创作的天地里泼墨耕耘;他淡泊名利,潜心钻研中国书画艺术,始终追求艺术本真。他就是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山东大学中国书画美学理论方向博导、著名的书画家—唐建。

   初识唐建,给人一种谦虚低调、温和朴实的感觉,丝毫没有大学教授的架子,艺术大家的范。谁知平日不善言谈,甚至保持缄默的他,一谈到中国书画艺术,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我觉得中国画在很多领域,尤其是在艺术追求方面,很多方面是超越西方的认识。那么,这么一个伟大的艺术,它的追求肯定是充满了这种艺术的风格,艺术的基础,还有这种丰富的文化、素养、人文素质,那么这种人文素养,其实是中国绘画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素质,这种特点就决定了中国画它不只是在画,是在修为,是在认识,学习各种姊妹艺术和文化知识。

    唐建:文艺学博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山东大学中国书画美学理论方向博导,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现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专业画家。

1965年,唐建出生在诸城市一个耕读世家,受浓郁的地域文化的影响和家庭环境潜移默化的熏陶,从小就对书画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我老家是诸城的,历史文化也非常的丰厚,我的家庭是这样,我的两个哥哥都是从事书画,而且也很有成就,我从小呢,有这方面的爱好。

唐建走上中国书画这条艺术和人生之路,在高中之前,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直到高考时,才萌发了这一念想,从此之后,便与中国书画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真正的从事书画,是从高中学美术开始的,因为我这个学美术也是偶然的机会,学习的美术,爱上了美术,然后就考上大学。

1983年,刚刚十八岁的唐建考取了山东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在于希宁、黑伯龙、刘鲁生、张彦青、王企华等知名教授的倾心指导下,唐建的绘画理论和基本技法都得到了快速提升,为今后的艺术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那时候中国画分科的学校并不多,所以说我也接受了这种比较系统,比较全面的中国画的基础理论、基础技法的学习,那个年代很多老先生还是在世,也是比较负责任,我们应该是碰上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教育的黄金时期。

1987年,唐建以优异的成绩从山东艺术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山东大学执教。当时,山东大学的文史名家不少,置身其中,让唐建切实感受到了浓厚的人文学术氛围。强烈的学习愿望,并没有让已在校园里颇爱欢迎的青年教师唐建欣然陶醉,他意识到自己艺术创作的鸟儿要飞得更高的话,就必须有与技法同样重要的美学理论翅膀。于是,唐建又一次成为学生,在自己执教的校园里寒窗苦读数载,先后攻读了山东大学文艺美学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我有一个观点就是,也是在毕业之后形成的,就是艺术的这种很多的素养,不是来自于绘画本身,而是来自于绘画之外,古人叫画外功,叫世外功,是吧,这个功夫在世外,功夫在画外,所以说呢,我觉得这种人文素养不但没有影响绘画,还大大提高了我对绘画的高度和深度的认识。

在近山东大学20年的执教生涯中,唐建在繁忙的教学之余,一直追随蒋维崧先生,孜孜以求,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文学素养,对以后的书画艺术研习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后来我多年追随著名的书法家、文字学家,也是文艺理论书法家,就是蒋维崧先生,接近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学习,受他的影响比较深,所以说呢,我就在绘画之外,对书法,对古汉语,包括一些文字学产生了兴趣。

书法、绘画、篆刻、教学,在山东大学,唐建每日沉浸在这种教书育人和挥毫泼墨的生活中。谁知一纸调令,让他去了中国政法大学执教美术,在中国政法大学工作了八年后,唐建又被调到中国艺术研究院担任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但无论到哪里工作,他始终没有离开自己钟爱的中国书画艺术教育事业。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老师的这种本性就是传道授业,就是咱们孔子说的,有教无类。这种心呀,他跟别的不一样,把自己所有的所学所得,所思所想,都要传授给学生们,不保留的,作为一个画家未必这么想,但是,作为一个老师都是这么想的,每一个老师自己,看着自己的学生成长的时候,都是像自己一样,甚至胜过自己的欣喜,这就是老师的本性。

教学、创作之余的唐建,潜心研读中国美术史、中国书画理论及文艺理论的研究,对中国书画创作和艺术理论有深刻独到的见解。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说中国画的高度就来源于这种艺术的丰厚,我认为是一种文化的叠加,这一种加减乘除的这种加法,纵观中国的历史,你发现中国的绘画的发展都是在做加法,这和西方是不一样的,西方是在做减法,西方人叫解析嘛,把绘画分成很多门类,有的绘画用点线面来表现,有的用点,有的用线,有的用色块,这叫解析,就把它解析成很多不同的路径和细节,把它碎片化,中国的艺术是在不断的积累叠加。中国画在不断的叠加中发展,在不断的再做加法,越加越丰厚,越加越高,所以说中国画的难度,难点和它的高度也在这里。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唐建认为:艺术家必须向自然学习、向生活学习,积极外出写生,在写生过程中培养对艺术的感受能力、积累创作素材、感悟自然并且领悟艺术的真谛与精髓。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我觉得写生的最佳问题就是你要去认识事物,把事物这种所有的现象,就像这个解剖啊,剖析,然后最终形成一种什么呢?你自己心目中一种形象,这种形象,它不是一种翻版,是一种综合,这种汇集,最终形成一个共同的特点。举一个例子,你说齐白石的虾,它不是哪种虾,它不是把很多种虾合二为一,或者结合为笔墨的特征来表现出来,实际上它更高于生活,对生活更加生动。

唐建主张要做中国书画界的“通才”、“全才”。他勤于美术理论,广泛涉猎诗书画印,让这些艺术门类真正地实现齐头并进,相得益彰,共同提高,全面发展的目的。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我觉得中国绘画,它不是一个小的问题,它是一个综合的素质,所以说,我就在不断的追求。刚才说的,在这个诗词文化,在这个书法,在这个金石书法,在这个绘画的这种传承学习。咱们说的这个印,图章,印,这种金石印,跟玺印之间也去追求。我觉得这些追求,最后形成的,就是我的风格,就是艺术的这种全面发展系统发展,最后形成一个比较完美的艺术的综合体,所以说我的风格就是诗、书、画、印全面发展的一个艺术形象。

    十多年前,唐建就先后被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吸纳为会员,但他把这些身份、荣誉,乃至金钱,一切都看得很淡,一心耕耘在书画艺术天地间,追求艺术本真。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我觉得艺术的追求,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很多人一生都没有加入会员,也未必他不是艺术家,加入了会员,也未必你就是一个多大的艺术家。我觉得艺术的追求,它是永恒的,最重要的一点,一定要按照艺术的规律,循序渐进。

唐建认为:中国的书画艺术博大精深,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中的瑰宝。书画艺术家只有在继承传统中国书画精髓的基础上,再进行创新和发展,才能走得更远。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在传承和创新方面,我更注重我更强调,更加提倡传承,如果有一个比例的话,传承的比例要超过百分之七十,那这种创新的比例有百分之三十足够了,因为创新是水到渠成的,如果没有这种水到渠成的东西,你谈什么创新呀?谈什么高度呀,没有,没有高度,所以说你没有力量,爬到这个高峰上,你就没有这种后劲了。

   作为我们近邻的唐建,对莒县并不陌生,但近距离了解莒县书画事业,这还是第一次。当得知莒县是“中国民间书画艺术之乡”,现有中国书协会员、中国美协会员近70人,省书协会员、美协会员270多人,市书协、美协会员700余人,书画爱好者3万余人后,见多识广的唐建教授还是惊讶不已。

中国艺术研究院花鸟画创作方向博导 书画家 唐建:看到了莒县这种书画艺术这么大的群众基础,这么广博的学习人群,这种氛围,还取得了这么高的艺术成就,我觉得这真是难能可贵的,也非常难得,一个县域吧,一个县域的文化,能够达到这么高的高度,这应该是在全国也是很少见的。

   受到市场经济的影响,现在的艺术界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一味地追求效益,创作迎合市场作品的书画家。而唐建却不这样做,他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里,积极遵循艺术规律,抛去浮华,默默耕耘,竭力追求艺术本真,向着更高的艺术殿堂迈进!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