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您知道“沭水拖蓝”的由来吗?

 

 

 

本文来自:2019年07月03日 点击次数:

马建华:说民间故事,话莒地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莒地故事》。

李俊达: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新朋友,今天很高兴今天能来到演播室,和漂亮的阿姨一起给大家讲好听的故事。

马建华:李俊达,你听说过莒州八景吗?

李俊达:阿姨,你问的是内八景还是外八景啊?

马建华:持人:你连内外八景这个说法都知道啊?

李俊达:那当然了,我还见过专门画内外八景的国画呢。

马建华:那你说说,莒州内外八景都有什么?它们又有怎样的来历?

李俊达:这个……这个嘛……阿姨,您就给大家讲讲吧。

马建华: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使莒州不仅人文渊源深厚,而且形成了一系列历史和人文景观,国士桥、刘章手植槐、灰打墙、一步三孔桥、真人墓、槐抱楸、透亮碑、十面石号称“莒州内八景”。但是,沧海桑田,随着历史的变迁,莒州内八景几无所存。    “莒州外八景”是明初莒州知州杨瑒选址而定,并写了“城阳八景记”记述了八景之胜:“凡此八景,输灵献秀,皆清淑之气所钟,今古称奇,绘而成图,存于心目之间,允为快事。若夫地灵人杰,文献或不足征,然唯八景之在斯州,终不可磨灭也。”这外八景分别是“”屋楼春晓、浮来夕照、西湖烟雨、洛山樵牧、马鬐耸翠、书院夜诵、山寺晚钟”还有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沭水拖蓝”。

沭水拖蓝景观在莒城东约1.5 公里处。沭河从莒城东绕城而过,流经屋楼崮西麓时又有袁公河汇入。沭袁二河,一发源于鲁沂山区,一发源于莒中平原,因水中所含成分有异,汇而南流后在同一条河里形成了清浊分明的两股水流,泛出淡淡的蓝色,好似河中拖曳着一条蓝色的带子,而汛期尤著。莒地胜景-“沭水拖蓝”,由此得名。

李俊达“沭水拖蓝”,这个名字一听就很美。爸爸妈妈经常带我去沭河公园玩,这样的美景我怎么没有注意到呢?

马建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为了治理水患,沭河和袁公河的上游分别修建了青峰岭和仕阳两座水库。水患得到治理后,就已经很少能在沭河见到这一景观了。

李俊达:真是让人觉得很遗憾的事情呢。

马建华:确实是有点遗憾,但是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人口口相传,关于“沭水拖蓝”的美丽传说就留下来了。

李俊达:是吗?我要听您讲这个故事,您快点说吧。

马建华:很久很久以前,沭河岸边有一户人家,丈夫早逝,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母女二人房无一间,地无一垄,靠打零度日,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忙忙碌碌,依然穷得揭不开锅。

情景剧一

时间:傍晚

地点:吴家院内

人物:吴母女儿小翠 邻居蒋大娘 蒋小妹

吴家母女二人相互搀扶步履匆匆地赶回家中,小翠一屁股坐在地上,吴母伸手想要扶女儿起来。

小翠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娘,我真是没力气了,你让我先坐地上歇会儿吧。”

吴母宠溺地看着小翠说:“好孩子,娘知道你累了,要歇也不能坐地上歇,大冬天的,地上太凉了。”

小翠摇摇头:“我又累又饿,实在是走不动了。今天那个工头真是过分,给咱们分那么多活儿,不干完不给结工钱,就没见过这么黑心的!”

吴母蹲下身来,抚摸着小翠的头说:“好孩子,娘知道让你受苦了。听话,你先起来,娘这就去挑水做饭去。”

蒋大娘端着一碗地瓜推门走进院子。吴母看见蒋大娘连忙起身相迎,小翠也站起身,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吴母对蒋大娘说:“老嫂子,您怎么过来了?”

小翠对蒋大娘行了一礼后,欢快地说:“大娘您来了。”

蒋大娘回答:“我听见你家有动静,知道你们回来了,过来给你们送几个地瓜,不是什么好吃食,好歹能垫垫肚子。”

吴母一听,急忙推辞:“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真是让我过意不去。平日里您一直帮衬我们娘俩,这还找不到机会报答您呢,您这又……”

蒋大娘语重心长地劝说道:“过日子谁也有个难时候,老吴去的急,留下你们孤儿寡母的,确实不容易,邻里邻居的,互相帮一帮日子也就过去了。”

吴母擦拭着眼角的泪:“我苦些累些,都不要紧,只是苦了小翠这丫头,跟着我风里来雨里去的。”

蒋大娘拍拍吴母的手说:“你也别太难过了,过两年给小翠找个老实本分的好人家,出嫁以后也能多帮衬你一些。”

蒋小妹疾走两步进到院子,大声喊道:“娘!娘!我就知道您在这儿。”走到吴母面前,跟吴母行礼打招呼:“吴大婶好!”  

转头看着小翠:“待会儿给你看个好东西啊。”

蒋大娘无奈地对吴母说:“就这风风火火的性子,怎么说也不听,哪里有个姑娘的样子呀。”

吴母回应:“老嫂子千万别这么说,小妹这个活泼劲儿可招人稀罕呢。”

蒋大娘把碗递给吴母:“行了,时候也不早了,你快收拾两口饭跟孩子吃吧,我先回了。”

蒋小妹对蒋大娘说:“娘,我待会儿再回,我要跟小翠说说话。”

蒋大娘嗔怪:“你别在这里捣乱。”

小翠对蒋大娘说:“大娘,不碍的,有小妹陪着我说话,不知不觉就把活儿干完了。”

蒋大娘伸出手指戳了蒋小妹的头一下,说:“那好,死丫头,早点回家知道吧?”

蒋小妹偷偷跟小翠对视一眼,笑着答应:“哎,知道了。”

蒋大娘对吴母说:“他婶子,我回了。”

吴母说:“老嫂子,我送送您。”说完两个人一前一后转身离开。

蒋小妹拉着小翠的手说:“小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小翠回:“今天活儿多,就耽误了一会儿。你先去屋里等我,我得先去挑水,要不然就耽误我娘做饭了。”

蒋小妹爽快地答应:“行!你去吧,我去帮你纺一会儿线。”

李俊达:唉!真不知道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马建华:你还挺感慨的。

李俊达:这个小翠姐姐年龄不大,就得跟着妈妈出去干活,回家还得挑水、纺线,确实不容易啊!

马建华:其实,生活总不会亏待勤劳善良的人,他们的日子很快就有了转机。

李俊达:是吗?阿姨,是什么样的转机呢?

马建华:小翠挑着扁担和水桶来到沭河边准备挑水回去给她娘做饭用。来到河边,小翠刚准备砸冰盛水,突然看见一只湛蓝色的沙凫僵卧在沭河的冰面上。小翠可怜这只美丽的小鸟,就抱在怀里给它取暖。过了一会儿,鸟儿苏醒过来,眨了眨眼睛以示感谢,双目之中充溢着感激之情。小翠把它轻轻的托在手掌上,沙凫振翅高飞,金光一闪就不见了。

李俊达:这一定不是一只平凡的鸟。

马建华:你怎么知道的?

李俊达:它能对着小翠眨眼睛表示感谢,后来又是金光一闪不见了,我猜它一定不是一只平凡的鸟。

马建华:小翠挑了水回到家,她娘正准备舀水做饭,突然发现满桶河水湛蓝如靛,母女二人大吃一惊。小翠灵机一动,跟吴母提议试试用这个水染布,吴母思索片刻后,咬牙答应了。这娘俩说干就干,饭也顾不上吃了,当即拿出点灯熬油辛辛苦苦织成的一匹布放到水里染了起来。染完了晾干了之后拿来一看,颜色湛蓝,耀眼夺目。母女二人高兴得无以言表,有了这样神奇的水,只要手脚勤快一些,日子就不愁了。

情景剧二

时间:白天

地点:河边

人物:衙役甲衙役乙 邻居王嫂 邻居李大哥 邻居孙大娘  蒋小妹

王嫂,李大哥和孙大娘 三个人走在河边,边走边聊天。

王嫂神神秘秘地说:“我跟你们说个事儿,你们可别跟旁人说啊。”

李大哥白了王嫂一眼:“瞧你说的,你还信不过我吗?我什么时候干过那些传老婆舌的事儿。”

王嫂凑近了一些:“听说吴家那娘俩儿在家鼓捣染布呢。”

孙大娘皱起眉头:“不可能吧?”

王嫂压低声音继续说:“怎么不可能?你仔细想想他们多少日子没见出来做工了?不做工吃什么喝什么?”

李大哥点头说:“对啊,老吴死的时候他们可是欠了一屁股债,家里都揭不开锅了。”

王嫂一脸得意:“是吧,染布这可是个手艺,你说他们怎么可能会?!我听说啊,他们家染布的水就是从沭河里打的,连颜料都不用。”

李大哥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那咱们也去打水染布啊。”

衙役甲、乙溜溜达达走上场,走过来跟三位打招呼。

衙役甲说:“大哥 大嫂闲着了?”

孙大娘笑着问:“两位差爷这是打哪儿来?”

衙役乙吊儿郎当地回答:“我们哥俩儿去了一趟吴家。”

王嫂、李大哥、孙大娘面面相觑,不明白他们去吴家做什么。

衙役乙接着解释:“城南刘员外家拿着欠条把这娘俩儿告了,我们过来是传他们上堂的。”

王嫂问:“为啥告他们呀?”

衙役甲回答:“老吴生前在刘员外家干活的时候,借了刘员外的银子到现在也没还,催了好几次,一催账就说没钱,刘员外不高兴了,所以就去县衙告他们欠账不还。”

衙役乙说:“那是啊,谁家的银子不是银子啊,这要是借了我的银子,我也得跟屁股后面要,照我说啊,刘员外还是告晚了。”

王嫂迷惑不解:“什么叫告晚了呢?”

衙役乙回答:“一听你问这话啊,我就知道了。你们怕是还不知道呢吧,人家娘俩儿在家里闷声发大财呢。”

李大哥赶紧问:“真发财了?”

衙役甲:“别听我这兄弟胡咧咧,发财不发财的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是把欠的银子连本带息全还了。”

衙役乙:“我哪儿胡咧咧了?!大哥我跟你说啊,不仅是把银子还了,还孝敬了我们哥俩儿不少茶钱呢。”

衙役甲听到这里赶忙推着衙役乙离开:“这还不是胡咧咧吗?!赶紧的,快回衙门交差!”说着两人走下场去。

王嫂、李大哥、孙大娘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王嫂挤出假笑说:“那什么…大嫂…那个我家里还有点事儿,改天我再找你们聊天,我先回了。”说完急匆匆地离开了。

李大哥嗤笑一声后自言自语:“切,当谁不知道呢,肯定是要去打水染布。”蒋小妹从一侧上场,被孙大娘看见,孙大娘喊住了小妹:“哎,小妹,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蒋小妹停住脚步:“哦,是李大哥、孙大娘,您们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孙大娘左右张望后,拉住小妹的胳膊问:“小妹啊,问你个事,我听说小翠和她娘在家染布还挣了大钱,这事儿是真是假?”

蒋小妹转了转眼珠说:“嗯,是真的。小翠家染的布颜色好看还不褪色,卖得的确不错呢。”

李大哥接着问:“那你跟小翠那么要好,她没跟你说个染布的方子?”

蒋小妹笑着说:“我要她个方子干啥?再说了,哪有方子啊,就是用沭河里头的水染的。我可听小翠说了,现在生意是越来越红火,再这样下去该开个染坊了。”

李大哥惊呼:“这么厉害啊?”

蒋小妹点点头:“李大哥、孙大娘,没啥事儿我先走了啊,我着急去小翠家帮忙呢。”说完转身离开。

李嫂跺了跺脚:“不行,我也得回去试试。”

孙大娘:“等等我。”

李俊达:这都是什么情况?一个一个都跑去染布了。

马建华:他们啊,都是白操心白费劲。

李俊达:为什么呢?

马建华:只有小翠家母女二人从沭河里打出的水才能做颜料染布,其他的人去打了水那就只能当普通的水来用。

李俊达:这么神奇啊!

马建华:是小翠的善良得到了回报,所以说啊,做人还是要常怀一颗善良正直的心。

李俊达:对,阿姨我知道了,这就是书里常说的“因果循环”。

马建华:小小年纪,知道的还不少呢。

李俊达:后来呢,吴家母女二人怎么样了呢?

马建华:后来吴家这娘俩儿真的开起了染坊,他家染出的布那真是物美价廉,生意是越做越大。从此这母女二人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

悠久的历史,孕育灿烂的文化。在遥远的东海之滨,莒地先民们创造的古老文字,代表着人类已吹响了文明的号角,这远古文明的火花,如星星之火,燎原华夏,莒地先民们用智慧在人类文明史上刻上了深深的印记。

“沭水拖蓝”的美丽传说传到了现在,时代也一直在进步。随着莒城新区东渐,沭水变成了与新城市发展休戚与共、息息相关的城市血脉之源。沭水安澜,正在成为城市和自然相辅相生的新的人文佳胜。沭河人文湿地公园,早就成了莒城人日常生活里开放式的私家花园,它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当然包括消闲、健身、游乐;它在提升着人们的生活品质,当然包括物质的,精神的,生态的和心态的。这里面,有城市的引导,也有民众的反引导,互为生发,水乳交融。

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