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施耐庵曾经为莒地这家客栈题过名 真的吗?

 

 

 

本文来自:2019年07月24日 点击次数: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故事》。

嘉宾主持 唐莹: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小主持唐莹,很高兴能在这里和姐姐一起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哎,唐莹,咱们上回的故事说到哪里来着?

嘉宾主持 唐莹:姐姐,我知道您这是故意考我呢。

主持人 马建华:那就算是考你吧。

嘉宾主持 唐莹:这个问题可难不倒我,咱们上回说到郝壮士和孙玉娇开起了十字坡客栈,生意红火,财源广进。不出三年,郝壮士就把上房换成了气派的瓦房。

主持人 马建华:对了,就是说到这里了。

嘉宾主持 唐莹:姐姐,这十字坡的来历有了,也都讲给观众朋友们听了,那咱们今天这故事的下回讲什么呢?

主持人 马建华:咱们这下回啊,讲《水浒传》作者施耐庵和十字坡的故事。

嘉宾主持 唐莹:施耐庵和十字坡?

情景剧一

时间:晌午

地点:客栈    

道具:包袱 店小二搭肩毛巾 账本

人物:施耐庵 小二 食客一 食客二  账房先生

食客一和食客二坐在客栈大厅之内喝茶聊天,施耐庵背着包袱走进客栈之内,店小二热情地迎上前去。

店小二边拿毛巾擦桌凳边说:“客官您来了,快请坐!”

施耐庵落座之后,将包袱拿下放于桌上。

店小二垂手哈腰,笑问:“客官您是住店还是打尖?”

施耐庵看着小二回答:“本想打尖之后,继续赶路,看这附近风景隽秀,在下心生游览之意,住上一晚,倒也无妨。”

店小二接着说:“小的先给客官准备些饭食茶水,客官填填肚子再去房内休息吧。”

施耐庵点头说:“饭食无须繁杂,粗茶淡饭即可。”

店小二躬身行礼后:“好,小的记下了。”说完转身离去。

施耐庵左右打量着客栈,注意到食客一和食客二的谈话,侧耳倾听。

食客一对食客二说:“我听说这家掌柜的原本跑江湖卖艺,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道,现在开起这么大一个店。”

食客二环顾左右后,刻意把声音稍稍放低回答:“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娶了孙家路西村孙员外的侄女孙玉娇,是孙员外帮他开起来的。”

食客一恍然大悟,酸溜溜地说:“我说呢,还真是练得好不如娶得好,咱可就没有这样的时运喽。”

食客二接着说:“你也别这样说,郝掌柜还是有些拳脚功夫的,想必你也听说过他午夜生擒盗驴贼的事情吧。”

食客一点头说:“这个事情隐约也是听说过的。方圆十几里地只有这一家客栈,生意也该红火。”

食客二轻叹一口气:“咱们就别想些没用的了,待会儿等酒菜上了桌,咱就赶紧吃,吃完了好赶路。”

店小二端着茶水走到施耐庵面前,将茶碗放置于桌上:“客官先用些茶解解渴,饭食一会儿就好,客官稍候。”

施耐庵端茶于手中,对店小二说:“无妨,你且去忙吧。”

店小二颔首行礼后退下,账房先生手拿账本路过施耐庵桌前。

施耐庵看向账房先生,开口说到:“先生可否留步?”

账房先生停下脚步躬身问道:“客官有何吩咐?”

施耐庵慢慢地说:“吩咐不敢当,只是想跟先生闲聊两句罢了,如有叨扰先生之处,还望先生原谅则个。”

账房先生连忙拱手施礼:“客官万不可这般客气,在下惶恐至极。”

施耐庵起身轻踱两步,望向门外:“方才,在下进贵店之前,看这附近地土肥沃,风景隽秀,是块聚财的风水宝地啊!”

账房先生连忙回答:“只是偏僻小店,客官过奖了。”

施耐庵转身看着账房先生说:“只是贵店开在这荒郊野岭,四周不近村市,何以治安?如遇盗贼横行,又如何护得客家周全?”

账房先生站直腰身,自信地说:“不敢欺瞒老先生,我家店主一身功夫,三五人近他不得,方圆几十里老幼皆知,寻常小贼不敢上门烦扰。”

施耐庵听完之后点头回答:“原来如此。”略沉思片刻后又问:“贵店何名?”

账房先生回答:“此地在黄岭坡前十字路口处,孙老员外已然赐名,本店名叫十字坡。”

施耐庵慢慢坐下来说:“这名字起得好,起得好……只是在下瞧着,店外尚未挂幡,不知是何缘故?如若不嫌,且让在下为贵店题写店名,贵店今后一定名扬天下。

账房先生连忙施礼回答:“岂敢岂敢,如能得老先生墨宝,实乃小店之幸事。老先生略坐坐,在下这就去收拾笔墨出来。”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唐莹:账房先生是不是知道老先生就是施耐庵?

主持人 马建华:施老先生又没亮明身份,账房怎么能知道呢?

嘉宾主持 唐莹:他不是说了嘛,“能得老先生墨宝是客栈小店的幸运”。

主持人 马建华:原来你说这个啊,古代读书人说话就是这样的,含蓄、讲究。

嘉宾主持 唐莹:那后来呢?十字坡客栈又发生了什么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闻听有一位老先生要给客栈书写店名,店主郝学山急忙赶来招待老先生。他差人取来上好白布数尺,布好笔墨,恭恭敬敬侍立一侧。只见老先生悬腕执笔,凝神静气,笔走龙蛇,一气呵成。郝学山见写在布上的“十字坡”三个字笔力虬劲,犹如龙跳虎跃,不禁连连赞叹。第二天,老先生走后,“十字坡”的旗幡立刻挂了起来。数日后,郝学山又请石匠做了一块石碑,上面刻有“十字坡”三字,立于店旁大路北侧。果然,陆陆续续有很多客商慕名前来看题写店名的墨宝,人气飙升,热闹非凡。郝学山觉得莫名其妙,心中迷惑不解。这时有客商跟郝学山说,你还不知道吗,给你题写店名的人,就是施耐庵呀!                            

情景剧二

时间:上午

地点:客栈附近的路口   

道具:篮子

人物:张嫂 王嫂 孙大姐

张嫂和王嫂站在路口处,看着十字坡客栈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孙大姐挎着篮子从远处走近。

孙大姐走到两人身边,浅行一礼:“两位嫂子多日不见了,这一向可还好?”

张嫂扶起孙大姐,口舌伶俐:“哟,我当是谁呢,跟我们这般客套,原来是孙家大姐儿回来了。”

王嫂扶过孙大姐的胳膊说:“你这是回娘家来看看?妹婿怎的没陪你一同归来?”

孙大姐笑着说:“夫婿前些时日随南下的客商出远门去了,走时说快则三个月慢则须半年方得回转。”

王嫂问:“妹婿也舍得抛下妻儿背井离乡,真是难为你了,自己守家带孩子。”

孙大姐轻笑一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家中老人年迈,孩子也要读学堂,要用钱的地方多,舍不得家里也得去啊。”

王嫂叹一口气:“还是你命好,嫁得好,找了个男人知冷知热的,也愿意心疼你。”

张嫂皮笑肉不笑地夸赞:“瞧,王嫂你这话说的,你可别忘了,大姐儿是孙家出去的闺女,命还能不好?!”

孙大姐笑着接话:“命好不好的也不能全看娘家,自家日子自家过,两个人互相将让一下,稀里糊涂的就过下去了。”

张嫂阴阳怪气地说:“真不愧是孙家出来的人,你们孙家的闺女都是有一套的,前有娇娘把郝掌柜调理的服服帖帖,后有大姐儿把你家夫婿收拾的这般听话。”(孙大姐面色不虞,隐忍不言。)

王嫂拦着张嫂:“人家夫妻恩爱是好事,偏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是这般不阴不阳。”

张嫂急着争辩:“哪里就不阴不阳了?!两口子再恩爱有个屁用!他家那店说关门也就这两天的事了!”

孙大姐闻言大吃一惊,连忙问道:“张嫂,这是从何说起啊?我这还准备去客栈买些卤煮肉食带回去给我爹娘,怎么就要关门了呢?”

张嫂鼻子里“哼”一声后开口说道:“从何说起?!街上的人都说,你那玉娇姐姐和你那姐夫开的是家黑店,杀人越货,挣的是丧了良心的臭钱。”

孙大姐对王嫂说:“王嫂,这,这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说详细些与我知晓?”

王嫂吞吞吐吐地说:“嗯……那个……大姐儿啊,你也别听那起子闲人乱嚼舌头,都是些有影无形的事儿,听不听的也就那么回事了。

孙大姐转身气冲冲地对张嫂说:“虽说我与娇娘并不是嫡亲姐妹,但是她素日里的为人我是信得过的。今日算是我第一次听到你这般胡言乱语,暂且不与你计较。如若他日再听到此类言语,我一定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张嫂心虚地叫嚷:“说这话的多了,又不是单我一个,你冲我耍什么横?!”

王嫂接过话来打圆场:“你们两个都消消气,消消气,有话慢慢说,慢慢说。”

孙大姐冷笑一声:“王嫂,听到这般诬陷之言,让我怎么不生气怎么慢慢说?”

张嫂虚张声势:“谁诬陷你们了?!你去街口打听打听,十字坡客栈那可是出了大名了。”

孙大姐草草行了个礼:“恕妹子不能相陪了,奉劝一句,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说话做事还是要三思的好。”说完扭头就走,快步离开。

张嫂冲孙大姐的背影啐了一口:“呸,瞧那德行,为富不仁,我看他们孙家还能蹦跶几天!”

王嫂拉着张嫂:“行了,你快少说两句吧,嘴上也没个把门的,咱们回去了,回去了。”

张嫂怒气冲冲地走在前面:“你们怕孙家,我不怕!我想说就说,偏不要当那锯了嘴的葫芦!”

两个人拉拉扯扯地离开了。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唐莹:姐姐,我看懵圈了,这都是什么情况?

主持人 马建华:别说你懵圈,就是郝学山夫妇也是纳闷的不得了,百思不得其解。

嘉宾主持 唐莹:客栈的生意就这么惨淡下去了?

主持人 马建华:本该在此就餐住宿的过路客商都纷纷越过店铺而去,乡亲邻里之间流言四起,郝学山四下里找不出原因,生意就这样一落千丈了。

嘉宾主持 唐莹:那后来呢?原因找到了吗?

主持人 马建华:这一天郝学山到管帅赶大集,来到说书摊听书。正巧说书人说到了武松为兄报仇杀死西门庆、潘金莲后,被发配充军的故事。当听到武松等一行来到十字坡孙二娘店里喝蒙汗药酒、吃人肉包子的情节后,他恍然大悟了。“敢情这老先生那年给我十字坡客栈题写店名,听我们家的故事,把我们家写进了他的小说《水浒传》里了。店名也用我的“十字坡”名,还编上母夜叉孙二娘开的十字坡客栈,杀人越货卖人肉包子的情节,可不是都把路过的客人吓跑了嘛。”

嘉宾主持 唐莹:原来是这么回事,施耐庵老先生这不是好心办了坏事吗?

主持人 马建华:郝学山无意之间找到了原因,垂头丧气地往回赶。走在路上,不禁心想:“施耐庵呀施耐庵,你老人家这部名著《水浒传》问世了,您给俺题写店名的“十字坡客栈”,倒是名扬天下世人皆知了,但无意中也真是帮了一个大倒忙,让俺的店蒙受了不白之冤,这就要没落关门了啊!”

嘉宾主持 唐莹: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啊!谁能想到一家红红火火的客栈因为一本小说的问世就开不下去了呢?

主持人 马建华:那些年月兵荒马乱,盗贼四起。小孙家路西村“十字坡客栈”辉煌过后逐渐走向末路,郝学山夫妇看到此地生意惨淡,无法再开门营业了,于是,就收拾起这些年挣足的金银细软回村定居了。这个在荒山野岭里的客栈大院,常年“铁将军”把门逐渐荒废。先是丢失门窗,后丢梁檩,墙倒屋塌,直到店址成为一片碎石瓦砾。

民国初年,孙员外和郝学山后裔曾开垦店址挖出铜簪一支,说是其先辈孙玉娇遗留下的。

1958年大跃进,小孙家路西村民在店址附近伐木烧炭,发现碎石瓦砾一堆,手摇石磨一盘,浇菜园水井尚未填平,只是不见了“十字坡”石碑。

20世纪70年代初,农村整河道、修梯田,店址石块垒了地堰,瓦砾被清除。现在,所谓“十字坡客栈”遗址,虽然几近荡然无存,可附近村里长辈们,仍然能凭借一代又一代的接力传颂,向访客准确指认出客栈店址、石碑、水井、菜园的位置布局,“孙二娘十字坡开客栈”的故事,就此口口相传至今。

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库山乡“十字坡”的故事(下)》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