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2019年8月14日文化视野

 

 

 

本文来自:2019年08月14日 点击次数:

莒地名人:宛麟

 

马建华:在今天的莒地名人栏目里,向大家介绍著名的晚清画家—邴宛麟。

邴宛麟(1831—1911年),字子骏,号卧云,又号耕云,山东莒县人。重修莒志.孝友》载:"以绘事鸣于时,善山水人物罗汉,获者皆宝之

马建华:邴宛麟出生于莒城西北田家官庄书香门第,幼年时,父母双亡,依靠兄长邴兆麟耕读,维持生计。自幼聪慧,刻苦学习经史、书画,经常废寝忘食他虽然学识渊博,但从不羡慕功名利禄

光绪乙亥年举行郡试,兄长邴兆麟约其赴试,宛麟拒绝参加,并再三劝兄罢试。邴兆麟虽然在此场入庠,但后宛麟影响下,也不再参加乡试。之兄弟二人皆为雪山一带寒馆先生”

马建华:邴宛麟为晚清山林派画家,其作品苍劲逼真,静中见动,虚中有实,风景颇深。十四岁所画《风雨牧归》,被称之为神童妙笔。少壮所作《沂山春晨》、《兰亭序写照》、《群仙献寿》等,以及所作《山雾海潮》等皆为佳作。其遗作有:《说今》、《二十四品诗》及大宗传世画卷。

邴宛麟去世,乡人念其乡德,筑双义祠”于洛山之阳,内供邴氏二兄弟牌位。邴宛麟作品及生平已录入《中国美术家大辞典补遗》。

莒地故事:“漏底湖”的传说(中)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故事》。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小主持王亦晨,很高兴能在这里和阿姨一起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咱们上一期的故事,你看了吗?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看了呀,爸爸妈妈跟我一起看的,看完以后,我就想快点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那你记得“漏底湖”的故事讲到哪里了吗?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我想想啊,讲到了雅荷姑娘和华卿公子湖底见面后把华卿送出水面这个地方了。

主持人 马建华:那咱们接着说,华卿带着一帮同窗好友到湖边游水嬉戏,他一猛子扎到了水底,机缘巧合之后,见到了水府小姐。华卿在水府跟小姐相谈甚欢,可把岸边的同学们急坏喽。

情景剧四

时间:晌午

地点:学堂门口

人物:大学童赵晨东 学童李芳树 学童田复 学童小宁

赵晨东在学堂门口搓手踱步,边走边焦急地张望。

李芳树和田复气喘吁吁地小跑到赵晨东身边。二人边用袖子擦汗边跟赵晨东打招呼:“晨东兄长。”

赵晨东点头示意后一把拉住田复问二人:“怎样?可找到你哥他们了?”

田复抚住高低起伏的胸口,深吸一口气:“找找到了!

赵晨东着急地问:“既是找到了,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田复看了李芳树一眼,李芳树心领神会,小心翼翼地对赵晨东说:“晨东学长,就找到田挚哥他们了,华卿还没找到……

赵晨东闻言瞪大了眼睛,压低了声音:“怎么回事?”

李芳树回答:“说是华卿下了水之后,就没动静了,晨旭哥他们一直在湖边找人呢。”

赵晨东气愤地说:“你们不在哪里找人,跑回来作甚?”

李芳树诺诺地回:“晨旭哥怕夫子突然醒来,你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不好应对,让我们回来报个信。”

赵晨东开始踱步:“他们溜出去多久了?”

田复挠挠头:“有一个多时辰了。”

李芳树忐忑不安地问:“不会出什么事吧?”

赵晨东厉声制止:“休要胡言乱语!对了,小宁不是和你们一起去了湖边吗?他人呢?”

田复立刻接话:“小宁水性好,我哥让他跟着一起找人去了,万一需要下水找华卿,小宁比他们几个都合适。”

小宁从门外跑进来,嘴里大声嚷嚷:“找到了!找到了!”

赵晨东三人立刻迎上去,赵晨东走在前面:“找到华卿了?”

小宁气喘吁吁:“找到了,我先回来报个信,他们在后面呢,片刻就到。”

田复好奇地问:“在哪儿找到的?”

小宁回答:“就在湖边,我们转过去的时候,他傻呆呆地坐在地上,一头一脸都是水。”

田复疑惑不解:“咱们围着湖也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他,他到底跑哪儿去了?”

小宁说:“晨旭哥问他来着,说是扎到水下,让什么东西给绊住了,耗费了许多功夫才上来。”

赵晨东连忙问:“人可是安然无恙?

小宁点头:“没甚大碍,就是瞧着疲累了些。”

赵晨东双手合十对着天空嘟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说完转头对三人说:“夫子歇午最晚也就到这个时辰了,你们手脚麻利些,芳树,你去夫子门前候着,若是夫子醒了,伺候夫子梳洗,尽量拖一拖时辰。”

李芳树连忙答应:“好,我这就去。”说完转身跑开。

赵晨东继续说:“田复,你赶紧去找一身干净的衣服给华卿送去,让他随便找个什么地方换了再来。小宁,你跟我去准备茶水。”

田复点点头转身离开。赵晨东带着小宁往学堂内走去。

小宁问:“兄长,华卿回回都闹得人仰马翻的,你也不责备他,反而回回帮他兜着。”

赵晨东苦笑摇头:“不帮衬他又能如何?!好了,别发牢骚了,有这功夫动动脑筋,把夫子布置的功课背熟才是要紧。”

小宁嬉皮笑脸地说:“我晓得了。”

赵晨东说:“你呀,每次都是这句话,每次都得挨夫子骂。”

二人边走边说走下场。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摊上这一波熊孩子,老夫子得操多少心?

主持人 马建华:别说他们了,你们这一波学生就让老师家长省心了?别的不说,就说晚上辅导作业吧,不是有一句话说“一时辅导一时气,一直辅导一直气”嘛!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哪有?我可是一直按时按量完成作业不让妈妈咆哮生气的“别人家的好孩子”。

主持人 马建华:好好好,你是好孩子,那咱们接着讲“熊孩子”吧。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这一次的风波算是糊弄过去了,之后呢?

主持人 马建华:水府的雅荷姑娘和华卿约好了见面的时辰,华卿自然是要去赴约的。这华少爷天天找时间去湖底下找雅荷聊天玩耍,日子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月,雅荷姑娘千叮咛万嘱咐的事就被华卿抛之脑后了。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啥?

情景剧五

时间:傍晚时分

地点:乡间小道旁

人物:学童吕南 学童曲殇离 学童吴兴知

道具:旧式书包 线装书

吕南和曲殇离二人走在小道上,边走边聊。

吕南侧头问曲殇离:“兄长,今日夫子讲《战国策﹒赵策》,我有些地方没听懂,偏偏夫子又留了这一册的功课。”

曲殇离笑着回答:“读书千遍,其义自现。多读多背,自然就想通了。”

吕南接着说:“我就说我不是读书的材料,我爹我娘还天天盼着我能考个状元回来,天下的读书人多如过江之鲫,状元哪里是说考就能考的,真是愁死个人。”

曲殇离回话:“这样吧,用过晚食后,你来我家做功课,我们一起用功,互相督促,兴许比你一个人啃书背得快些。”

吕南开心地说:“那感情好!就这么说定了!”说完对曲殇离深施一礼:“多谢兄长!”

吴兴知急匆匆赶上二人:“你们走得好快!害我追这老半天!”

吕南翻了一个白眼:“散了学等你半天也不走,就知道跟那些小毛头瞎贫嘴!”

吴兴知兴冲冲地说:“南哥,你知道他们都在议论什么吗?”

吕南:“鬼知道你跟他们议论些什么也没有用的,你可别说啊,我不想听。”

吴兴知扮了个鬼脸:“你不想听拉倒,我跟殇离哥说。”说完转头对曲殇离说:“殇离哥,我听他们说华卿天天下湖游水,跟水府里的小姐相会,还说那个水府小姐花容月貌、温柔大方,是个一等一的美人。”

吕南大吃一惊连忙拽着吴兴知问:“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

吴兴知挥手甩开吕南将头一拧:“你不是说你不想听吗?”

吕南气急:“你!”

曲殇离打圆场:“行了,你们两个都多大了,还这样闹?!兴知,你该把心思放在学业上,不要太过关注这些道听途说之事。”

吴兴知不好意思地挠头,吕南对吴兴知轻嗤一声。

曲殇离接着说:“不管华卿下湖有何奇遇,那是他的事情,你们为何如此在意?”

吴兴知呐呐地回答:“大家都在议论此事,我也只是好奇而已。”

曲殇离叹一口气:“‘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懂得?”

吴兴知看着曲殇离:“殇离哥……”

曲殇离忍住失望:“吴伯父待你一片苦心,再三叮嘱,让我在课业上多多帮扶你,你却整天打探这些无关紧要之事。”

吕南连忙劝说:“兄长不要跟他计较,他再不听劝诫,让我来收拾他!”

曲殇离转头先行:“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总觉得华卿此等际遇隐隐透着些诡异,你们不要跟别人多说了。”

吕南拉了一把吴兴知,示意他快点跟上:“兄长,我们知晓了。”

三人前前后后走下场去。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雅荷姑娘不是嘱咐华卿不能对外人说起此事吗?怎么学堂里的学生都知道了?

主持人 马建华:一个多月的时间华卿天天中午下湖,他的同窗好友都觉得很奇怪,纷纷找他询问。华卿也是心太大,觉着过了这么久都没出什么事,顺嘴就说出来了。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估计得出事。

主持人 马建华:你怎么知道的?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那些水族都是有特殊本事的,既然是不能对别人说那就是有不能说的道理,只是不知道说了之后的结果,华卿能不能承受。

主持人 马建华:这结果,他还真是不能承受。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怎么了?

主持人 马建华:因为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情景剧六

时间:晌午时分

地点:水府

人物:湖主 家仆渔歌、渔笑 管家海伯

湖主面色愠怒坐在太师椅上,管家海伯袖手站立在一侧,时而担忧地望向门外,时而看向湖主。

家仆渔歌从门外匆匆走进,对湖主行礼:“渔歌见过老爷。”

湖主轻轻点头,渔歌接着说:“禀告老爷,消息传过来了。”

湖主眼睛一瞪:“说。”

渔歌小心翼翼地回答:“那位华公子现在已经去了东厢的会客厅,春英已经把茶送过去了,小姐还坐在房内发呆。”

湖主“哼”了一声:“姓华的小子好胆量!来得正好,今天我要把这两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一起收拾了!渔歌,你现在回去守着,有新的消息即刻来报!”

渔歌躬身行礼:“是,老爷。”说完转身走出房门。

海伯闻言连忙对湖主行礼求情:“老爷息怒,老奴斗胆恳求老爷放小姐一马吧。小姐自幼在水府长大,乖巧孝顺,从未做出格之事,这次怕只是一时糊涂,求老爷给她一次机会吧。”

湖主深吸一口气:“海伯,雅荷作为水族小姐,屡次与人间男子相会,犯此大错岂能饶她?!”

海伯神色悲切:“老爷,小姐年幼无知,恐怕是被人蒙骗才会至此,求求老爷,饶过她吧。”

湖主歪坐在太师椅上,攥紧拳头:“海伯,雅荷是我最小的女儿,我对她一向疼爱有加。这一次的事情但凡能遮掩过去,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海伯点头:“老爷说的是。”

湖主:“可是,凡间那个混小子已经将此事宣扬出去,我若是置之不理,以后咱们水底一族哪里还有我的立足之地?事到如今,已经不是咱们一家之事了,你在我身边多年,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难道你还想不明白吗?”

渔笑从门外走进,对湖主行礼:“渔笑见过老爷。”

湖主不耐烦地挥手:“何事?快说!”

渔笑颔首:“是,前面传来消息,小姐已经到了会客厅,她跟华公子说……”

湖主呵斥:“说什么了?“

渔笑对湖主说:“小姐说因为对凡人说出了水府相会之事,恐怕已经被老爷发现。如若真让老爷知晓,老爷一定会要了他的命,所以小姐正在劝说华公子速速离开水府。”

湖主问:“那小子怎么说?”

渔笑:“那位华公子思索了片刻后,劝说小姐放宽心,说事情没有小姐想的那么严重。”

湖主嗤笑一声,对海伯说:“海伯,你瞧,还真是个不知道害怕的东西。”

海伯对湖主行礼:“湖主,老奴看着小姐长大,实在不忍心看着小姐受苦,老奴愿意献出元神内丹,只求老爷能保小姐度过此关。”

渔笑行礼:“求老爷高抬贵手。”

湖主起身走出两步:“跟你们有何相干?!看来我真得想一个两全之策了。”说完向前走去:“走吧,凡间那个混小子屡次来调戏我女儿,败坏了我水府的门风,你们去清点一队府兵,我倒要看看,这次他能往哪里逃?!”

海伯和渔笑面面相觑后,快速地跟上了湖主的脚步。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这就杀了?

主持人 马建华::杀了。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唉,何苦呢?

主持人 马建华:谁说不是呢。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都怪华卿他自己不小心,不说水下相会的事情不就好了吗?

主持人 马建华:傻孩子,这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呢?华卿的同窗好友在湖边嬉戏玩水,像往常一样等他从水底上来。华卿刚下水不久就浮出了水面,大家伙觉得很奇怪,就走过去问他。结果走近了一看,华卿浑身是血,已经没气了。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这是被砍死了吗?

主持人 马建华:刀刀致命。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华卿死得那么惨,把那帮学生吓坏了吧?

主持人 马建华:是啊,他们小小年纪,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大家伙慌乱之下抬着华卿赶回了县衙。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去报官了?

主持人 马建华:你这脑子啊,华卿不是县太爷家的公子吗?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对啊。哎呀!这不是出大事了吗?

主持人 马建华:县官老爷一听儿子死了,那还了得?!

嘉宾小主持 王亦晨:然后呢?

主持人 马建华: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好了,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关于莒县“漏底湖”的神话故事,今天就讲到这里了。非常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