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记忆:玉雕

 

 

 

本文来自:2019年09月04日 点击次数:

俗话说:“玉不雕,不成器”。玉石虽然有着美丽的本质,在开凿之初,却与顽石无异,只有在经过琢玉人的精雕细刻之后,才能华丽蜕变成美玉,作为永恒的艺术品流传下去。所以,有人便说黄金有价美玉无价。今天就让我们跟随摄像机的镜头,一起走进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赵子国。

初识赵子国,给人一种温和朴实的感觉,走进他的工作室—“德馨轩”,狭小的空间里,摆满了他精心雕刻的作品。各种仙人神佛、花卉鸟兽、山水风景……都是那么千姿百态、造型高雅、生动传神。其雕琢之作,线条流畅、做工精微,无不展露着他扎实深厚的艺术功底。当我们与他谈起如何走上玉雕创作之路,他打开回忆的闸门,寻找当初那个执着玉雕的少年及其领路人。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大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候我父亲和张静波,张静波是我的表大爷,他在城阳工艺美术厂,受张竹多老师影响,跟着张竹多老师学了一些。再就是我的爷爷,他原先是蔬菜雕刻的,刻花的,到了后来,他也刻黄山玉,到我父亲的时候,他也刻黄山玉,所以我也是逐渐的耳濡目染也刻黄山玉,到了后来发展到刻其它的一些玉。

少年手中的刻刀变化着方向,也在雕刻着自己的梦想与青春。因鉴于南方玉雕的精细、圆润、气韵飘逸,为了提升自己的玉雕技艺,赵子国决定远赴南方拜师学艺。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我记得我在扬州跟着老师学习的时候,应该说每天都是有压力的,因为老师每天都会在新的作品上边构筑新的内容。,你比方说今天给添上芭蕉叶,明天添上小桥,添上圆洞门,每天加上一步,对于一个从没有干过的人来说,应该说是一个比较高的难度。

在扬州的学习,使赵子国的玉雕技艺得到了蜕变,让他从刚开始只关注单点的雕刻转化为对画面整体的追求。但当时在扬州的学习,对于赵子国而言更像是一场心灵的修行。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困难倒不是很大,这里边最苦的是自己的心。为什么说呢?因为你跟着老师学习如果把人家的玉料,玉料是非常昂贵的,如果做错的话,一旦做错了,最起码是推倒重来。所谓推倒重来,就是说,一块石头,你把它做坏了,你需要把它全部推平,在玉雕上叫推,全部推平,然后再重来,师傅要重新设计,咱要重新做。大约一件作品,普普通通的山子雕,一件作品,一般最少得半个月,但如果你一刀弄错了,你雕错了,雕坏了,那整个作品可能就要推倒重来,所以说最苦的应该说心苦,因为心里边压力非常大,就怕做不好,再就是怕做坏了。

压力是成长的一种方式。对自我高度的要求,让赵子国沉下心来,专心钻研玉雕技艺,从选料、雕工、创意等方面提升自己的玉雕技艺,再结合祖传手艺,慢慢形成了独特的雕琢技艺。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在玉石雕刻的一步就是选石头,第一步,选块好石头。这些都是和田玉,所以说这些石头都是不错的。

选择一块心仪的玉石,只是玉石雕刻的第一步,第二步便是“画活”了,此时的赵子国手拿铅笔在玉石上勾勒草图,他神情专注,灵感与玉石的碰撞,将会让这块玉石绽放绚丽的艺术之花。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出大型,你好比说你要雕刻一个“人”,这个“人”到底哪个地方凹哪个地方高?周边还有山,还有树的话,嗯,起码大体有一个具体的操作。我怎么来操作,我具体哪里安排到哪里?大体有这么一个安排,然后,你才能具体地往里勾勒,勾勒出来,然后再做。

玉器雕琢必须下得苦工,琢玉人在暖白色的灯光下,要坐得住板凳,耐得住性子。此时的赵子国没有任何言语,眼中只有玉石纹路上的凹凸起伏,他已完全进入创作状态,精力高度专注,小心地驱使手中的刻刀,轻重缓急地雕刻着心中的画作。我们不禁好奇,当刻刀不小心将玉石刻坏了,又该怎么办呢?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因为玉雕它制作本身,它要求非常细、非常慢,你在制作坏的时候,你可以修,你在做的时候,你比方说哪个地方崩裂,你可以调整;你比方说当你发现这一个人物的某一部分,这个料崩掉的话,或者做坏的话,万一做坏的话,你可以往里再推一层。

玉石雕刻的过程需要不断的修改,顺势创意,并不是一味的按图索骥,这都考验着手艺人绘画功底以及深厚的文化知识储备。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文化程度应该说是设计一个作品的灵魂,你没有文化程度,你设计不出好作品,你把握不了。如果文化程度,咱没有办法,咱撇开这一块的话,绘画,这一块咱必须要求,你绘画这一块儿,你不要求的话,你别说雕刻,你打磨,也打磨不了。

水滴慢慢滴落到玉石之上,刻刀不断变换着方向,赵子国神情专注,每一刀都精准无误,这种雕琢打磨,旷日累旬,持续经年,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青年,在时间的凝固中皱纹悄悄爬上脸庞,手中的刻刀不断雕刻着岁月与梦想。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我们这一步是用专门的油石条打磨玉器,打磨玉器表面,目的是让它的粗糙面去掉,为下一步的抛光做准备。

打磨是对雕刻工艺的修正细化,也是将自己的审美想法和娴熟的打磨技法,一道道赋予玉石,将作品的意境内蕴和艺术气质最充分地表现出来。打磨、抛光,对于玉雕作品最后能否完美呈现在世人眼前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这就是抛光用的钻石粉。

赵子国小心翼翼的将钻石粉涂抹到玉器上,为下一步的抛光做准备。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抛光的目的是让玉器非常的靓丽。

抛光是对玉器表面光泽的处理。抛光的好坏决定着手艺人的艺术水准,它的技术性不亚于二次创作。看到赵子国一点点手工的雕琢,我们不仅好奇,电脑雕刻会不会有同样的效果呢?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无论是电脑和任何种型号的电脑,它永远不会取代人工雕刻。再说,人工雕刻,它的刀是三百六十度雕刻的,它的电脑雕只是直刀,只是说用电脑控制,执行一行一行扫的。

打磨抛光结束之后,一件作品基本也就完成了,赵子国为了让我们更好的看到玉器最终呈现的效果,便打了一层墨。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用这个来检验,它是来检验平面的,你看你这样看就很清楚了,这样看就很清楚了。这就是咱的廊桥底下往东北看,这是添上的树,这是一个老头在钓鱼,这是那个桥,这是那个丽岛,丽岛上有个徽州墙,这个地方有个楼,像亭子似得。

为了传承这项技艺,也为了让学生“过一种幸福完美的教育生活”,赵子国在所任职的学校里,成立了“玉石雕兴趣小组”,让学生知道玉雕、石雕是国粹,是立体的画、无言的诗;是美术、书法作品的传神物化。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现在,幸好我们学校里成立了黄山玉和红石、玉石雕刻小组,因为那些学生,他们都是有一定的绘画基础,小孩子也比较灵巧,我感觉到比较满意,

2013年12月,赵子国在莒州文街成立玉雕工作室,业余专事玉雕创作,并积极的传承玉雕这门技艺。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传承这门技艺就说按照我们文化部门的要求,你像所有的文化部门要求我参加的活动,比方说,五进校园,进一小、二小一直到六小,进寨里小学,进东莞小学,进景区、军营,这也是传承,上景点,这所有的一些活动都去了。

2018年,赵子国被评为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如今,赵子国不仅仅关注玉器雕刻的传承,也更加关注中华文化的传承。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我觉得我们这个年龄阶段的人,对于传承文化,有不可替代的使命。为什么这么说?你比方说我们这一代人,我们六十、五十多岁的人,我们这一代人,在古社会千百年来所提到的,你像耕牛、牧童、茅屋或者说暮霭、渔夫、樵夫,你像独轮车、车罗马这些,我们都见过,我们的下一代,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下一代,他们很多人就没有见过。我们这些人,我们这一代人,必须把我们文化,古文化,中华民族这几千年的文化承接下来,就说我们这些人不做,后人做起来很麻烦,他要去找这方面的史料,找这方面的纪录片。

强烈的使命感,推动着赵子国的玉雕技艺不断地创新与进步,关于下一步的打算,他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想法。

日照市莒玉雕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赵子国:下一步的打算,你像客户有什么要求,咱根据客户的要求,创作精度比较高的,中度微雕比较高的,这样的作品,这是一个。另一个就说,根据文化系统的安排,咱可以做一些,我们莒县的文化旅游产品。

在美石成器的过程中,赵子国依然在传承着琢玉的技艺,镌刻着不同时代的文化足迹。从赵子国身上我们不仅看到了文化技艺的传承,也看到了匠人精神的延续。在此,我们希望赵子国能够创作出更多符合我们这个时代特征的作品,做到承上启下,传承创新。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