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揭秘!红色青年作家是怎么炼成的?

 

 

 

本文来自:2019年09月11日 点击次数:

她曾是一个普通的文学青年,直到接触了建国前老党员,她所有的经历沉淀与准备,内心的感动与思考,便化作笔尖的思想,为读者描绘出一幅幅精彩的历史画卷,也实现了自我精神的重塑,今天就让我们走进莒县这位八零后作家姜成娟。

近日,报告文学《发现滨海——一个八零后中国当代青年对中国革命与抗战的思考》,获得山东省第四届“泰山文艺奖”,它的作者就是姜成娟。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我觉得我的感受,其实就是你没有目的,你反而才会得到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和认可也好,就是你并没有那么直接的,或者说比较功利的那种目的,确实没有,就是从一片赤心就是想着要把我家乡这个要把它挖掘出来,这是我的感受。

姜成娟之前还以莒县建国前老党员的光辉业绩和崇高精神为主题,采写了报告文学《本色》,在《人民文学》上得以发表。她的作品用新的视角重新梳理革命历史和抗战历史,在对历史的思考中重新认识了自己。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这个真的是重塑了我,它真的是重塑了我,脱胎换骨!

1981年,姜成娟出生于夏庄镇左宅子村,小学四年级时,偶然得到了一本没有封皮的《红楼梦》,从此爱不释手,一入大观园,从此一梦不醒。也正是这本书奠定了她对文学对世界对审美的认知。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因为你有了这个底子,在初中和后来的,写作文那个没有一次不被表扬,他是和同龄人拉开了很大的距离。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初中中专是农村孩子的第一选择,因为考上后,上学不花钱,毕业了就分配工作。当时,成绩优异的姜成娟也不例外,1997年,她考取了一所中专学校。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2000年的夏天,她中专毕业。她一直期待毕业后到镇党委工作,然后回到村里当书记,接爷爷的班。然而这一切,因国家政策的改革,2000年的中专生都不再分配工作,从此,令人羡慕不已的中专生一落千丈,姜成娟最初的梦想也戛然而止。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毕业的时候,正好是第一批不分配呀,你们现在已经是不再寄望于分配,这个它对我一生都造成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因为你上一级都分了嘛,党委很好,它就意味着稳定和保障以及尊严,那么我们的不分配,我们就面临着一个问题,你在哪吃这口每天都要下咽的这一口饭,你吃什么?第二问你上哪住?

毕业离校时,姜成娟兜里仅剩61块钱,那是一个月的助学金,在找到吃饭地方之前,她必须尽量节约这些钱。有时候饿极了,她就在心里大声反复默诵红楼,假装在大观园,假装在吃奶油松瓤卷酥……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当时,因为不敢回家,也没有地方可去,就借住在同学家的地下室,有一天晚上,人家突然不让住了,意思是你自己,没地方去就到了这个城墙上,在这儿待了一晚上

我们没法想象那一夜的姜成娟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是屈辱?还是不知所措的迷茫?天无绝人之路,清晨醒来时,她从一张残缺不全的报纸发现了日照市广电报招聘记者的启事,捏着剩余的28元钱,她去了市里。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在日照的一个报社,一个编副刊,笔试、面试第一,考过去的这个,这个对于我来说是相对稳定的体面的一个容身之处和工作,尽管没有编制,但是它还是告诉了我一些东西。

有了容身之所的姜成娟慢慢发现脚下的土地并不坚实,而是在沙滩上建造房屋。因为是临时工,工资只有正式编制职工的六分之一。尽管工作做得很优秀,由于身份的原因,她没法评职称,没有五险一金,无法落户。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在日照的八年里,我没有上海边游过一次泳,广电大厦每天看着海,我没有游过一次泳。我在心底里发誓,有一天,我成为和大家都一样了,有平等劳动权的劳动者。那么,第一就是要有全日制的大学学历,一定要读大学,发誓一定要读,死不瞑目,要不读,死也要读,而再就是要有平等劳动权。

马克思的性格是始终如一。在后来成为坚定信仰者的时候,姜成娟发现自己也有这种始终如一的品格,那时南京大学成了她的执念,那座曹雪芹曾生活过的城市成了她的诗与远方。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06年,我去考,七月份,很热,当时还是在哺乳期,孩子刚刚不到两个月,那个很狼狈,老师都记得在考场上,我还拿着吸奶器,就很狼狈,没考上而家里人也并不是同意,没有一个人支持我,孩子还那么小,这是极其艰难的,家里人说,谁家的老娘们儿去上学,上大学,这也是文学之外的这种困难,而且也没有人说,你这一生你必须得去上,就是自己,就是自己内心里,这一口气,就是全靠自己内心里,这一口气吊着,我不甘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8年,27岁的姜成娟考取了南京大学,实现了自我身份的一次转变,在学校里她每一天都戴着校徽,如饥似渴的学习,不舍得逃一节课,她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远在家乡的女儿。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2008年9月18日开学,从日照到南京的大巴,六个小时,我在路上哭了五个半小时,当天下午,在南大大门边儿上,博士后公寓,我坐在那儿嚎啕大哭,想我女儿,那时候两岁多一点儿,说话也说不全,妈妈怎么办?宝宝,意思就是妈妈不见了,宝宝怎么办?我女儿一直和我很亲,一直基本上都是我带她,那种撕裂就是你感觉,你身体的一部分,在家里,那时候经常就是那种状态,因为孩子就是母亲身体的一部分,这是最痛苦的。

2012年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了有山有水的老城—济南,也正是这一年,中国共产党十八大召开,接着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推行群众路线教育,神州大地焕发光彩。那时奔波于采访路上的姜成娟也许没有想到,这将改变她的人生轨迹。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直到14年回来,采访就是确确实实是这个老党员,确确实实是这一群老人,因为我爷爷和我姥爷都是1944年入党的老党员,你重新发现了它们的价值,我原来是一直在向外的,到大城市里,离得远一点,自从这个题材之后,我就在往回走,一直在归回。

2014年514日,姜成娟作为一个采访团成员回到故乡莒县,采访建国前老党员。当时,莒县建国前登记在册的老党员竟然多达13341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农民。正是这次采访,打通了她对成长阶段的自我认知,找到了人生新的方向。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我忘不了这一天,因为这一天就在我老家夏庄医院门口,我平生第一次听到了一个词儿,就是共产主义,是一个叫张维兰的老党员,那年,她88岁,这个老人说,她说要是人人都害怕,那共产主义怎么办?我们已经离开共产主义这个词儿太久了,太久了,都觉得是个笑话,我人生中第一次知道,这个词儿,那一年我32岁,就在我身边,就在我一直忽视的,我一直想离开的,这一片阡陌和田野之间,一个,穿着我熟悉无比的,一个土布衣服的老太太。

2014年12月,日照市推出引进高层次人才政策,姜成娟作为高层次人才被引进到我县。这一年,她从济南回到了位于招贤大罗庄村的本色展馆。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这些年无数人问我,去年在鲁院学习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觉得,你一个南大毕业的学生,你上村里去,你是不是有病啊?好多人这么问我,你在任何一个城市,你找不到一个四千块钱的工作吗?你知道我从小的理想是什么吗?到农村的村支部书记\这个是我的一个情结和梦想,因为人对自己生命的,生命意义的定义是不一样的。

姜成娟行走在本色展馆里,看到这些熟悉的老人,她知道她的根在这里,她的文学梦想也在这里,她要像这群老人们一样永葆本色精神,为人民创作。在这里,她成长为在感情、理论层面上信仰马克思主义、热爱中国共产党的红色青年作家。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现在想为党写作,为人民写作,这对我来说,真不是一个空话。

近百年的历史烟云,很多历史现场已消散,然而姜成娟却在这一个个建国前老党员身上,找到了历史的切入口,她与这些可爱的老人们手执信仰的密码,穿越时空相会,为年轻人提供精神食粮。

中国作协会员 姜成娟:今年我要出两本,一本是我为什么信仰马克思主义,一个中国当代青年的信仰之路,是以我个人五年以来的成长,转变,由一个普通文学青年,到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的,这么一个转变过程,我把它写出来,我们党都希望我们青年人转向,就是对我们马克思主义的信仰,社会主义的信仰,我觉得我就是把它写出来,想让更多的青年人,看到,既然我能够完成这个转变,那么你们应该也能,然后我们可以,同心同德,凝聚起最磅礴的青年力量,然后投入到我们新时代的伟大建设中。

莒县这片古老的土地,它沧桑且又包容,她滋养了文学家刘勰,滋养了革命先驱王尽美、宋平,也滋养了青年作家姜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