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故事:琵琶山的传说(上)

 

 

 

本文来自:2019年09月25日 点击次数:

主持人: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民间故事》。

嘉宾: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小主持贾乐萱,很高兴能在这里和阿姨一起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欢迎你来到演播室,暑假这段时间你是怎么安排的?

嘉宾:阿姨,你问的是我的安排还是我妈给我的安排?

主持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嘉宾:唉,这区别大了去了。

主持人:是嘛?说来听听?

嘉宾:唉,我计划的好好的,写写作业,参加个夏令营,夏令营里能认识一些新的朋友,回老家找小伙伴爬爬山,抽时间再去海边吹吹海风洗个海水澡啥的,想想就觉得痛快!

主持人:听出来了,这是你自己的安排。

嘉宾:唉,这是梦想,现实是我妈给我报了三个辅导班,复习加预习,书法加英语,别说参加夏令营了,连回奶奶家爬山的时间都没有了……

主持人:没时间爬山的话,那就听一听今天这个《琵琶山的传说》吧。

嘉宾:琵琶山?是个什么山?

主持人解说:

在古老的莒州城东南,有一座草深林密的蝎子山,这山在明朝初年就改了名,叫做“琵琶山”。看到这里列位要问了,这蝎子与琵琶能有啥瓜葛呢,别着急,咱这故事啊得从头慢慢说。

元朝末年,吏治腐败,加之时遇大旱灾害,各地不断爆发农民起义,民不聊生天下大乱。为了躲避战乱,有十几户人家就从江南逃到了海东,又从海东逃到莒州。一路上这十几户人家患难与共相互帮扶,称得上是有饭同吃,有难同当。最后流落到莒州城东南蝎子山下,搭棚定居,开荒种地。 

这十几户人家之中,有个姓艾名利的人。艾利膝下有一对龙凤胎,女孩是姐姐,名唤玉妮儿,男孩是弟弟,名唤银官儿。两个孩子一样胖瘦,一样高矮,长得那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杏花脸,樱桃口,唇红齿白,眼睛湿漉漉水灵灵的,谁见了都稀罕得不得了。

刚开始那几年,艾利还算是勤快能干,起早贪黑地干活,慢慢地就把日子过起来了。随着小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艾利的眼界也一天比一天高,渐渐的就不愿意和原来那帮穷哥们儿来往了。

情景剧1

时间:晌午  地点:村口大槐树下

人物:大年 小宁 刘二叔 刘棠妹儿 李香兰 竹安

道具:小挎篮两个 针线若干 锄头一把

棠妹儿和李香兰一人挎着一个小篮子,篮子里装着些针线绣活儿,哼着小曲脚步轻快地走到村口大槐树下,竹安捏着根树枝跟在两人身后蹦蹦跳跳,大年和小宁脚步匆匆追了上来。

李香兰三人听到身后的动静,停下脚步转身望去。

竹安疑惑不解,开口问道:“大年哥,小宁,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小宁没好气地回答:“还能去哪儿?!这不是来追你们吗?”

棠妹儿没听懂小宁的意思,转头看了看李香兰,李香兰也很迷惑,出口问大年:“大年哥,出啥事了?追我们干啥?”

大年伸手将小宁拽到身后:“没出啥事,我娘想去找棠妹儿借个花样子,张家大娘说看见你们往这边来了,我娘就给我们哥儿俩派了这个活。”

棠妹儿伸手拨开两人,边走边说:“找我要花样子?!我和香兰姐赶着去送绣活儿呢,没空跟你们在这里开玩笑。”

大年急忙追上两步,拦着棠妹儿:“棠妹儿,棠妹儿,这是真的,咱们弟兄什么时候跟你开过这样的玩笑?!”

竹安走过来:“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艾大叔家的玉妮儿姐姐一手好绣活儿,怎么不去找她要花样子?”

小宁急吼吼地说:“我的安姐儿呀,这要是能跟玉妮儿要出来的话,我娘还找棠妹儿干啥呢?”

棠妹儿瞪着小宁,气愤地说:“小宁啊小宁,你说你这张嘴,除了能吃饭还能干点啥?”

大山连忙打圆场:“棠妹儿别跟这二傻子置气,我娘为了给我大姐置办嫁妆,去找过玉妮儿,门口还没进呢,就让艾大叔阴阳怪气地送出来了。”

棠妹儿鼻子里冷哼一声,没说话,李香兰稍作思索后对大家说:“这事吧,说起来也不能怪玉妮儿,玉妮儿她爹不让她跟咱们来往,不就是怕咱们偷学了她的手艺吗?她爹把玉妮儿当摇钱树,拘在家里天天做针线,会描龙画凤织水绣花又怎么样,我看这日子还没咱们过的舒坦呢。”

大年插嘴问了一句:“不是说不让玉妮儿出来是因为玉妮儿女大十八变了,越变越好看了吗?”

竹安白大年一眼后说:“玉妮儿姐那模样是比天仙还俊,可是大年哥,男女有别,越变越好看这话是你能说的吗?”

棠妹儿垂下头叹了一口气:“咱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各人是什么性子早就摸得透透的,玉妮儿她爹瞧不起咱们,我就拼着命做绣活儿,点灯熬油的苦练,压着这口气,就是不想比玉妮儿差。”

小宁挤过来对棠妹儿说:“玉妮儿她爹说玉妮画的喜鹊能在纸上翘尾巴,绣的牡丹能招来成群的蜜蜂和蝴蝶,你啥时候也招个蝴蝶给我看看?”

棠妹儿咬牙切齿地看着小宁,气冲冲地掉头就走。

李香兰连忙追出去:“棠妹儿!棠妹儿!你等等我!等等我!”

竹安摇摇头,叹气后对大年和小宁说:“哪壶不开提哪壶,把我姐气成那样,这花样子还借不借了?!二傻子!”说完随着李香兰一前一后跑下场。

小宁看棠妹儿和李香兰走远了,转过头无辜地叫大年:“哥...”

大年恨铁不成钢:“你要不是我的亲妹妹,我现在就一巴掌呼死你!”

小宁眨眨眼:“怎么了?绣活儿比不过玉妮儿姐又咋了?咱爹还天天说你比不过银官儿呢,我也没见你寻死觅活啊。”

大年无奈地说:“是,我是比不过了,咱家这不是还有你吗?”小宁慌张地跳起来:“那不行!银官儿十岁就会打猎,十二岁自己敢闯山,我跟你说啊,就他那箭法都出神了,你听说过谁能一箭射下三只飞雁,一弹弓打碎饿狼的脑壳?银官儿逮个山鸡野兔子的,就跟玩儿一样,我哪有本事去跟他比?”

刘二叔扛着锄头经过大年和小宁身边,兄妹俩连忙对刘二叔拱手见礼:“二叔好!”

刘二叔放下锄头笑着对二人说:“你们这俩,大老远就看见你们在这里嘀咕,不在家帮忙干活,出来瞎跑什么?”

小宁抢先回答:“二叔,你来评评理,我哥非让我学本事跟银官儿比,这不是难为我吗?”

刘二叔忍俊不禁:“那确实很难为你,今天一大早我就下了地,银官儿早就在地里忙活了,那个时辰,估计你还在会周公吧?”

大年看着小宁呵呵一笑:“让二叔说中了,他哪天不是睡到日上三竿?”小宁白了大年一眼,嗤笑一声。

刘二叔感慨地说:“你说银官儿这孩子年纪也不大,做人做事就透着股子老道,地里的活计耕种锄割,扶耧撒种,他都样样都拿得起来。艾利这个老家伙,儿子俏女儿娇,福气就是旺。小宁啊,二叔觉得你们俩绑在一起,估计也够呛。”

小宁鼻子里哼一声:“二叔,我这就回去跟二婶子告状,昨天下晌你在后山小林子里跟人推牌九了,”说着撒腿就跑,边跑边喊,“二叔你就等着回家挨揍吧!”

刘二叔哭笑不得,指着跑远的小宁对大年说:“这孩子皮成这样,你们家也不管管?!”大年呵呵傻笑,刘二叔扛起锄头,扶着大年的肩膀一起走下场去。

演播室:

嘉宾:我知道了,那个银官儿和玉妮儿就是俗话说的“别人家的孩子”。

主持人:嘶~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嘉宾:我妈天天说别人家的谁谁谁考试又是第一,别人家的谁谁谁比赛得了大奖,别人家的谁谁谁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大学…我现在是一听见别人家的孩子头就大两圈。

主持人:但是银官儿和玉妮儿确实是很优秀啊,小小年纪就各有所长,那样的年月,这就是安身立命的本事啊。

嘉宾:只怕是这样的本事被他们那个不靠谱的爹拿来做了别有用心的文章。

主持人: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看事情这个眼光很犀利啊。

嘉宾:听锣听声,听话听音,这是有事让我说中了啊。

主持人:说中没说中的,咱们接着往下看。

情景剧2

时间:上午  地点:县衙门

人物:师爷 管家 小厮1 小厮2  衙役1 衙役2 衙役3 衙役4

小厮1,2站在衙门口窃窃私语。

小厮1左右看了看后对小厮2说:“后衙递话儿出来了,让我去淘换点山珍野味,今儿怎么也没见艾利在这衙门口摆摊子呢?”

小厮2讥笑着说:“夫人还真是吃上瘾了,两天不吃银官儿猎的野味就发脾气。”

小厮1连忙制止小厮2:“别瞎说,小心传到夫人耳朵里。”

小厮2满不在乎:“我又没说错,自从艾利搭上了后衙的路子,见天儿的在这里摆摊卖东西,他那是卖吗?跟送有什么区别?值十两银子的,就收咱们二十个铜板,他好意思要我还不要意思给呢。”

小厮1叹气后说道:“谁让人家命好,摊上了一对好儿女呢,夫人喜欢银官儿的猎物,小姐喜欢玉妮儿的绣活儿,光靠着这两样,就比他种地强多了。”

管家从衙门口经过,看见两人在说话,径直走了过来。

两位小厮连忙弯下腰给管家见礼:“小的见过管家。”

管家清了清嗓子:“你们站在这里作甚?就是要偷懒也想个聪明点的法子!”

小厮1忙说:“小的们在这里等艾利送野味呢。”

小厮2闻言连忙点头:“是的,是的。”

管家冷哼一声:“这个艾利,仗着知州大人知晓了他的名号就抖起来了,还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小厮2奉承道:“还真是什么也瞒不过您的法眼。”

管家抬抬眉毛:“臭小子尽说好听的糊弄我!行了,都这个时辰了,估计今天艾利不会来了。你们抓紧时间去市集上买去,耽误了夫人的事,可不是说两句好听就能过去的!”

小厮1, 2连忙答应:“是是是。”说完躬身后退,转身离开。

师爷摇着手中的折扇,带着衙役1和衙役2不紧不慢地从衙内走出来,管家看见师爷,走上两步,拱手行礼:“老哥哥,您这是歇着了?”

衙役1和衙役2对管家行礼:“见过王管家。”管家点头示意回礼。

师爷拱手回礼:“莒州城在大人治下政治清明一派祥和,百姓安居乐业,那称得上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小老儿可不就无事可做了嘛。”

衙役1和衙役2对视一眼,摇头不语。

管家苦笑摇头:“师爷您可真是…”

师爷拿扇子挡了挡嘴,压低了声音:“不可说不可说,有些事,烂在肚子里比说出口要好。”

管家拱手:“受教!受教!”

师爷将扇子背在身后:“行了,你忙你的吧,在下出去溜达一圈,观望观望民情。”

管家拱手:“得咧!老哥哥回见!”说完管家抬步走进衙门内。师爷拱手相送后,摆了摆扇子对两位衙役说:“咱们今儿去哪儿晃晃啊?”

衙役1嘬了嘬牙花子:“那不还得是听您老人家一句话吗?”

衙役2跟一句:“就是就是,咱们兄弟哪能做这个主?”

师爷将扇子摇在胸口:“那小老儿就带你们逍遥去,只一条,回头大人问起来,不能说漏嘴。”

衙役1和2连忙抱拳:“还请师爷放心!”

衙役3和衙役4从一侧走来,见到三人站在衙门口说话就走近行礼:“见过师爷。”师爷点头示意回礼,几位衙役相互抱拳见礼。

衙役1问道:“今天巡街回来这么早?”

衙役3哼笑:“别提了,被埋怨一顿,巡一早上街,生一肚子气!”

衙役2看着衙役4问:“怎么回事?”

衙役4对着几个人说:“还不是因为那个艾利!”

师爷闻言竖起来耳朵,认真听衙役4回话。

衙役4沮丧极了,衙役3接话:“我们哥儿俩打算去西街刘记喝个擂茶,扯扯闲篇,巡上两圈到了时辰就回来交班。结果路上遇到了他姥姥家邻居,逮着我俩那是好一顿数落。”

衙役2急性子:“敢数落咱们?!他是吃什么长大的?!豹子胆吗?!”

衙役1点头:“数落你得有个原由吧,怎么又跟艾利扯上关系了?”

衙役3回答:“艾利进城在衙门口摆摊子卖东西,可不单是为了换钱,就他那价格任由咱们赏这事就透着个不寻常的味儿,就他那心思你们可别说不知道。”

师爷开口了:“他那心思都明晃晃写在脸上呢,就想着借着卖野味卖绣品这点事铺下走官府的路子,这事他又不怕人,咱们知道也是正常。”

衙役4苦着脸:“那天邻居大爷从衙门口路过刚好遇见艾利在这里卖山鸡,多问了两句,刚开始艾利就装没听见,后来不耐烦就说一只山鸡三十两,他还不如去抢呢。”

师爷抬起眼皮:“哎吆,这事有意思。”

衙役4接着说:“这还没完呢,(指着衙役1和衙役2)刚好遇上这俩哥们儿从摊子前走过去,艾利那是点头哈眼笑脸相迎,连口说新鲜野味价钱好商量,让这俩哥们看着赏就行。”

衙役1恍然大悟:“就是咱们凑一起炖山鸡喝女儿红那天?”

衙役2接着说:“我记起来了,那两只山鸡我就给了三十个铜板,想多给他死活不要。”

衙役4叹气说:“就因为这个,我那个邻居大爷气坏了,说我穿这身皮狐假虎威鱼肉乡里不仁不义欺行霸市…”

师爷慢慢开口说:“行了,怨不得人家生气,艾利这个套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得把自己的心摆正。”

四个衙役看向师爷。

师爷拍了一个手中的扇子:“提点你们一句,艾利的事情以后你们少掺和,他那里的便宜还是不沾的好。”

四个衙役拱手行礼:“多谢师爷!”

师爷用扇子点着衙役1和2说:“走了,该咱们去巡街了。(扭头对衙役3和4说)你们回去歇着吧,有些话不该说的就不要说了。”说完背起手转身走下去,衙役1和2连忙跟上。衙役3和4相互对视一眼后,一起走下去了。

演播室:

嘉宾:嗯,这师爷是个明白人。

主持人:这衙门里可不是只有这一个明白人,只不过是迫于官威,明哲保身罢了。

嘉宾:我是真想快点看看这个动了坏脑筋的艾利最后能得到个什么下场。

主持人:那就是下一期的故事了。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琵琶山的传说上》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