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教育时空

  《教育时空》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电教类栏目。栏目紧跟时代步伐,围绕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突出宣传全县各行各业的先进事迹、典型人物、道德模范,弘扬正能量,引领新风尚。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四)19:40;
重播:(周四)21:00、
(周五)7:00、
(周六)12:15
莒县TV-2
首播:(周四)21:25;
重播:(周五)12:15、
(下周二)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四)20:45;
重播:(周五)8:15、
(下周二)20:45

 

莒县这一家三代人从军报国

 

 

 

本文来自:2019年09月30日 点击次数:

三个不同的年代,三套不同的军装,三代同是军人,从战火硝烟到和平盛世,这一家三代与军队结下了不解之缘,这是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家国情怀的血脉传承近日,记者走进莒县东都花园,实地探访了这个平凡而又光荣的军人家庭。

刚拐过楼梯,就看到三个金灿灿、整整齐齐的“光荣之家”的牌匾悬挂在门口正上方,给我们开门的正是退役军人周兆贵,在桌子上,放着刚刚发放给他已去世的父亲周绪志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周兆贵跟记者细细的讲述了他们一家参军的故事。

莒县退役军人 周兆贵我父亲是1947年参军的,他参军的是北海独立团,从日照开始参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打了一个日照的奎山战役,在奎山战役,我们村里他一块参军的去了六个人,第一仗就牺牲了三个

周兆贵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周绪志参加完奎山战役之后,南下打了淮海战役,后渡江去大别山执行了剿匪任务,支援过修建宁波机场和福厦公路,随后去北京空军机场当地勤,后来,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运输物资,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建国前老兵。

莒县退役军人 周兆贵:我父亲打奎山战役的时候,荣立了战功,三等功一次,各种奖励也很多。

因为文化程度不高,在1952年周绪志无奈离开了自己热爱的部队,转业回家。

莒县退役军人 周兆贵:后来回来之后一直在村里负责,最早我记事的时候,他在生产队里当队长,从生产队里当队长,后来又去了大队里在我们村管治安,当治安主任当了很多年。

父亲周绪志保家卫国的故事深深的影响了周兆贵,1980年,周兆贵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入伍参军,加入中国空军位于福建的某雷达旅汽车连

莒县退役军人 周兆贵:18岁我就当了兵,当了兵,干的很好,自己在部队里,好好埋头苦干,争取为家里多争光,因为作为父亲是一个老军人,本身就感觉很荣幸,我还得为父亲母亲脸上多争光彩,好好干。

在部队里,周兆贵因开车技术过硬,多次出色地完成任务,荣立三次三等功,并受到上级领导的嘉奖。

莒县退役军人 周兆贵:最突出一次工作和首长去厦门去执行任务,首长说有事情我们必须得返回去,从厦门赶回去,从厦门赶到福州这个路程一般开车得五六个小时,首长说必须得三四个小时赶回去有紧急任务,我说行,一路高度紧张,从厦门赶到福州,把这个任务完成了,受到首长的高度赞扬。

周兆贵得到这些荣誉的背后,离不开妻子的默默付出。1990年庞立彩和周兆贵结婚后,她就在家里赡养老人,照顾孩子,她丢掉了女人的柔弱,扛起了男人的坚强。

周兆贵妻子 庞立彩:结了婚之后,他一直在部队,我就和父母一直住在家里老的身体不好,那时候他母亲一直身体不好,他奶奶从他几岁就没有了,所以一直在一起照顾着。

莒县退役军人 周兆贵:从来我家属没跟我父母亲红过眼,一直照顾我父母亲,平常去赶集,人说割斤肉,她也得给我父母亲割下一半。

1996年,周兆贵带着整个军旅记忆离开部队转业回到地方,进入莒县烟草公司上班在工作中,他继续保持着军人作风,踏实苦干,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莒县退役军人 周兆贵:咱走到哪里也是以工作为重,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在就是人家说的才有家庭。没有工作哪有家庭?你不好好干工作能行?走到哪里都得听组织安排,服从组织安排,把工作干好,这是第一位的。

周杨松是周兆贵的儿子,作为一个兵三代,周杨松经常听爷爷和父亲说起那些参军的故事,他决心要传承老一辈军人的奉献精神,到部队去淬炼成钢。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当兵首先可能还是受家里的影响比较多,因为我的爷爷是一名解放前的老革命,爸爸也是在部队服役过十几年,受他们影响,其次是自己也想去部队,多锻炼锻炼,提高提高自己

因为热爱军营,201212月,周杨松高中没毕业便迫不及待地参了军。因为在新兵连中刻苦训练且表现优良,新兵训练一结束,周杨松便被号称“铁军”某师警卫营选中,承担起首长的日常警卫保障任务。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因为主要找警卫执勤方面的,对战士要求身高还有形象方面有一定的要求,也是经过选拔,自己也是非常幸运的,能够回到济南。

在日常的战斗执勤中,周杨松刻苦训练多次受到领导的表彰和嘉奖,入伍第一年就被评为优秀士兵、集体三等功。因难以割舍部队和身上神圣军装的情怀周杨松服役期满后毅然选择继续留在部队。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当时自己感觉两年还是有点少,也想在部队得到更多的锻炼,所以选择了留士官。

周杨松留下当士官后,恰逢国家准备举行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经过层层选拔,周杨松从济南军区十几万人中脱颖而出,成为阅兵方队的一员。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我们这个方队是从整个济南军区里面选拔,要求就比较严格,身高方面,1.781.85,多一公分也是不合格的,再一个对队列动作也是有一定的要求队列动作身体不协调的队列动作不好的也是选不上。

相比往年的阅兵,9.3阅兵准备时间短、任务重,周杨松告诉记者,当时训练采取的是“5+2”,“白+”的模式,除了吃饭,其它时间都是在训练和准备训练中。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当时阅兵的时候也是踢坏了四双作战靴,因为每天都要走,每天都要踢正步,对这个鞋子的磨损还是比较大的,穿坏的袜子那就不计其数了。

2015年9月3日,周杨松作为“刘老庄连”英模部队的一员,以高昂的英姿踏过天安门广场,接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全世界人民的检阅。因为在参阅过程中表现突出,周杨松获得了火线入党的机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参加这次阅兵,我感觉是非常值得的,其实大大小小的这种活动在部队里也参加了不少,但是能参加规格这么高的,标准这么高的,甚至最后接受了国家领导人还有部队的最高首长的检阅,是感觉到非常光荣的,也是为自己的军旅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作为一名军人的母亲,周杨松的母亲虽然心疼儿子,但也是非常支持儿子参军报国

周杨松的母亲:2015年阅兵完了回来家探家的时候,我一看真的很心疼,从走的时候180斤,体检走的时候,回来的时候还有140来斤。17,人黑了很多,带了有一个钢盔的帽子,其中脸上系那个地方,脸上让系折着全是白的,别的地方都是黑的

2018年,山东省开展退役士兵单独招生免费教育的政策,周杨松因自己文化程度较低,决定退伍去大学继续深造,20189月,周杨松被日照职业技术学院录取。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退伍回来以后选择了去大学继续学习,继续深造,也是首先还是想把部队学到的一些能够带到学校里,来更好的提高自己,发展自己其次就是也想真正的学一门技术,掌握一技之长,对不管以后是自己去单位上班或者工厂里面上班,也是能有一个好的发展。

采访的过程中,正巧周杨松的大学舍友打来电话,他告诉记者,在周杨松的带领下,他们宿舍成为了日职学院的一个风向标,被评为优秀4s标准宿舍和文明宿舍。

电话采访 周杨松大学舍友:班长每天早上六点半就起床了,然后,打扫卫生,整理内务,我们有睡懒觉的会叫我们起床,在打扫卫生方面,他会给我们树立标准。尤其是被子方面,他是手把手的教,怎么叠怎么压怎么摆放,也使我们的内务标准提升了好多。

尽管离开部队一年多了,但在整个采访的过程中,周杨松始终保持着一个军人的标准坐姿,他告诉记者,这黝黑的脸颊是因为他加入了日职学院今年的辅训教官的队伍,帮助新生军训让太阳晒的。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这次的军训任务主要是负责我们机电学院总体的一个辅训教官这一块儿我整体负责,他们有什么不懂的问题或者在训练中遇到什么问题找我,我来帮他们解决。

虽然现在已经退伍了,但是在服役的五年时间里,部队的生活制度已经让周杨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就算现在退伍了,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家,他都特别的勤快、能干,在他家里,周杨给记者现场叠了一床“豆腐块”被子。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当兵这五年不仅是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我感觉更多的改变是自己吃苦耐劳团结协作,包括一些坚韧不拔的一些品格当时我从地方高中去,可能从一个刚当成年的地方青年也是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包括对我以后人生的发展人生的道路也是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兵的日子,见不到家人,却在部队的千锤百炼中变得刚强,如果再做一次选择,他们依然会毫不犹豫选择当兵!

记者:如果再让你做一次选择,你会不会选择当兵

周兆贵的儿子 周杨松:因为部队也是一所大学校,也是一个大熔炉,在部队里的生活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也有很多提高锻炼的机会,所以说就算再选择我还是会选择,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莒县退役军人 周兆贵:假如说再有机会当兵,我义无反顾的还去参军,因为我们一人参军,全家光荣,我很喜欢军人这种职业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