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故事:琵琶山的传说(中)

 

 

 

本文来自:2019年10月02日 点击次数: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故事》!

嘉宾主持 庄盺睿: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小主持庄盺睿,很高兴能在这里和阿姨一起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欢迎你来到演播室,咱们接着上一期的故事往下说。

嘉宾主持 庄盺睿:上一期的故事我看了,讲到了艾利动了坏脑筋,仗着自己有一双有本事的儿女,不爱种地不说,还一门心思的想要巴结衙门里的人。

主持人 马建华:你不仅是记得清楚,还总结得很到位啊!

嘉宾主持 庄盺睿:我喜欢看《莒地故事》,只要有机会,那肯定是从头到尾细细看完,我总觉得每一期的故事中都会告诉大家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看完之后,仔细想想,受益匪浅呢。

主持人 马建华:原来你还是咱们这个节目的小粉丝啊。

嘉宾主持 庄盺睿:对!忠实铁粉!上一期的故事看得太不过瘾了,刚说到艾利巴结衙役他们就结束了。

主持人 马建华:别着急,咱们这一期多讲一些就是了。艾利这个家伙在衙门口摆摊,卖的是儿子银官儿闯山猎来的野味和女儿玉妮儿辛苦做成的绣活儿。如果是平头百姓去买,不是漫天要价就是不理不睬,可是衙门里的人去买呢,就象征性地收一点点铜板,给多给少全凭人家看心情打赏。时间久了,艾利这个名字就传到了钱知州的耳朵里。

嘉宾主持 庄盺睿:阿姨,这个钱知州是个什么样的官?

主持人 马建华:说起这个钱知州啊,唉!那是一言难尽呐!

 

情景剧三

时间:上午  地点:衙门口

人物:艾利 钱知州 长随1 长随2

道具:小地摊 杂物一堆

衙门口的地上摆了个小摊子,艾利蹲在摊子后面左顾右盼,钱知州带着两个常随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长随2看见艾利的摊子,连忙对钱知州说:“爷,您瞧,前面就是艾利的摊子了。”钱知州点点头。

艾利看见几人后连忙站起身,拱手施礼:“给大人请安。”

钱知州摸摸下巴,眉头一挑:“你,就是那个艾利?”

艾利点头哈腰,一脸媚笑:“回大人的话,正是草民。”

钱知州眯着眼睛看向艾利:“听说你手里时常有稀罕物件儿,本官来瞧瞧。”

艾利闻听此言,凑到钱知州面前:“不敢欺瞒大人,好物件儿都留着孝敬大人呢,您要看上了就尽管拿去,跟大人不能谈价钱。”

钱知州哼笑一声:“你倒是上道!价钱该多少钱就收多少钱,本官从不做巧取豪夺之事。”

艾利假装哭丧着脸:“瞧大人这是说哪儿去了?都是小的胡说八道,小的该掌嘴,大人一贯刚正不阿、高风亮节、爱民如子,走到哪里百姓都交口称赞,说大人是百年难遇的好官!”

钱知州哈哈一笑:“生意人就是会说话,今天带什么好物件儿了?”

艾利接话:“昨天犬子上山猎的一头狼,狼皮已经送到东街找人硝了,草民还带来一只野狍子、两只獐子,个头倒不算大,这个时节正肥着呢。大人若不嫌弃,让府上厨子炖个汤啥的给您补补。”

钱知州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这么些个东西,得值……”

艾利忙接话:“大人,给小的两个铜板就成!本该奉送给大人,可是大人如此体恤百姓,小的收两个铜板,这大小也是个买卖了。”

钱知州很满意地点点头,回头看着两个长随:“本官还有要务,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看着办吧。”

长随1和2拱手行礼:“是,大人。”

钱知州拍了拍艾利的肩膀,趾高气昂地说:“你是个懂事的,放心吧,本官不会亏了你。”说完抬脚离场。

艾利连忙行礼:“恭送大人。”

钱知州离去后,三个人起身站好,长随1对艾利草草施礼阴阳怪气地说:“要说运道好,还得说是艾爷,今儿这些野物可是过了大人的眼了。”

艾利拱着手眉开眼笑:“全仰仗几位哥哥平日里帮衬,小的心里明镜儿一样。”

长随2对长随1说:“你差不多行了啊,艾爷家小郎君见天儿上山打那些野鸡野兔子的,你可没少吃!”

长随1瞪起眼睛:“你少吃了?你少吃了?!还好意思说我?!”

艾利连忙打圆场:“几位哥哥千万别为了这点事,伤了兄弟情分。除了傻狍子和獐子,我这次还带了几只野鸭,给哥哥们拿回去添个菜!”

长随1和2闻听此言顿时眉开眼笑,长随1对另外两人说:“赶紧的,搭把手!先把过到大人明面儿上的东西抬回后衙去!”

长随2慌忙点头,拉艾利一把:“对对对!这事儿可误不得!抬回去这个,顺便找管家要钱去!”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庄盺睿:一群狗腿子,这个钱知州还真是个让人一言难尽的狗官!

主持人 马建华:哦?你怎么看出来的?

嘉宾主持 庄盺睿:这还不简单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主持人 马建华:对,你说的挺有道理的。艾利爹在世的时候常跟艾利说“能和知县把话讲,胜似拾银五百两”。今天跟艾利说话的还是个知州,这比知县的官可大多了,知州都纡尊屈贵地来见他,这下子艾利可抖起来了。艾利把从钱知州那里得到的奖赏收藏起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把它们拿出来摆在自家的祭桌上,觉得很是光宗耀祖。

嘉宾主持 庄盺睿:就这?还光宗耀祖?不嫌磕碜?

主持人 马建华:不嫌啊,过年的时候不都互相串门拜年嘛,有些闲人来到艾利家,见了这些祭物不免好奇问起此事,艾利就大讲他如何进出州衙的经过。

嘉宾:脸皮这么厚也是没谁了吧。

主持人 马建华:这脸皮,没有最厚,只有更厚!

情景剧四

时间:午后  地点:后衙院子里

人物:钱知州 王主簿 衙役5 衙役6 小厮北安

小厮北安跑到两位衙役身边,拱着手笑成一朵花:“两位大哥,可找到你们了,大人那里有差遣呢。”

衙役6抱拳回礼问:“敢问北安兄弟,是何差事?”

小厮笑着回答:“艾利艾大爷孝敬了大人一架牡丹绣屏,我偷偷瞄了一眼,哎呦喂,那花儿绣得跟真的似的,甭提多好看了!你可别说,这艾大爷还真是好福气,瞧人家那儿女养的,多给家里争气……”

衙役6打断小厮的话:“北安兄弟这话扯远了,大人找我们有何吩咐?”

小厮一拍脑门:“瞧我这脑子,大人吩咐找你们去前院书房找田县丞,将绣屏抬到夫人院子里让夫人过过眼。”

衙役5闻言冷着一张脸说:“好,知道了。”

衙役6偷偷拉了一下衙役5的衣服,转头对小厮说:“劳烦北安兄弟跑这一趟,我们这就过去。”说完拉着不情不愿的衙役5:“走吧,咱们快点去。”两人一前一后离开。

钱知州带着王主簿从侧方走上来,小厮看见后疾走两步迎上去,躬身拱手行礼:“小的给大人请安!”侧身对王主簿拱手:“见过主簿。”

王主簿笑了笑算是回应,钱知州摆了摆手:“不用跟着伺候了,本官和主簿在院子里转转,你盯着些,别让人扰了我们。”

小厮垂头拱手:“是,小的明白。”说完后退几步转身下场。

钱知州和王主簿看着小厮北安离开后,继续一前一后地踱步。王主簿对钱知州说:“请恕下官直言,方才大人赏给艾利的那把象牙折扇,贵重了些。”

钱知州停下脚步,抬抬眉毛:“此话怎讲?”

王主簿接着说:“下官看得出大人是真心喜爱那一架绣屏,才出手贵物赏赐艾利。可是艾利不过升斗小民,这福运上差着些火候,恐怕是压不住那样的好东西。”

钱知州呵呵一笑:“本官知道你是替我心疼呢,你放心,这扇子本官可不白给,他艾利既拿了我的扇子自然也得有个别的什么说法才成。”

王主簿看着钱知州眨眨眼,皱起眉头思索片刻,对钱知州长揖到底:“下官愚钝,恳请大人赐教。”

钱知州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主簿有没有听闻近日里青州衡王府要抬两房贵妾?”

王主簿站定身体:“大人难道是想……”

钱知州接过话:“本官反复观赏了这幅牡丹绣屏,那巧夺天工的手艺实在是惊人,你想想这样的一双巧手如果再配上个如花似玉的容貌……本官把她献给青州衡王府,何愁官运不亨通呢?”

王主簿恍然大悟:“大人运筹帷幄,下官佩服之至。”

钱知州捏着下巴浮想联翩:“要真是个有才有貌的美人,送进王府去得了王爷的宠,本官我就交了好运了……”

王主簿接着说:“只是艾利家的女儿养在闺房内,大人又没见过,怎知她品貌如何呢?倘若貌若无盐,岂不是坏了大人的好事了?”

钱知州转身踱步,不以为然地说:“这个简单,过些时日找个借口去艾利家走一遭不就成了?!要真是个丑的,咱们再做打算!”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庄盺睿:阿姨,我都要气笑了。

主持人 马建华:为什么啊?

嘉宾主持 庄盺睿:艾利为了讨好钱知州,就拿玉妮儿做的绣屏送礼,这个狗官钱知州,收了人家的礼不说,又开始算计艾利的闺女!

主持人 马建华:狗官嘛,总得有点狗官的样子吧。

嘉宾主持 庄盺睿:就艾利那个德行啊,钱知州说送玉妮儿进王府,他保证二话不说!

主持人 马建华:你看得挺明白呀!

嘉宾主持 庄盺睿:我先忍住,我不生气,我倒要看看这人能坏到什么程度去。

主持人 马建华: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这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秋日里钱知州在艾利的带领下,来到了蝎子山下游玩。钱知州看着山坡上的耕地问艾利是谁开的山,艾利一溜小跑跪在钱知州面前嘀嘀咕咕的说了好大一会儿,连站在两旁的衙役也没听清他说的啥。

钱知州听完艾利的话,半天没出声,艾利就一直跪在那儿不动。钱知州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便派人把蝎子山上的九户开荒人传到了山坡上。钱知州打着官腔说:“蝎子山坡,全属官田,垦种至今,十有五载,在此期间,无租无赋。本知州姑念乡民勤恳免税五年,自即日起,追收田赋十年,每亩纹银一两计,土地全部丈量,委任艾利督办。艾利公干有功,自本年起,每年每亩交艾利租谷一斗,连同田赋于冬至前交于艾利,如有抗交者,严惩不怠。”说完这话又令书吏撰文刻碑,当天立在山坡上。

嘉宾主持 庄盺睿:这还有地方说理吗?不是说无主荒地谁开垦出来就算是谁的吗?

主持人 马建华:那个年代官字两张口,老百姓要想说理可是件难事。

情景剧五

时间:午后  地点:山坡前小路上

人物:田婶子 王大爷 王大娘 程老大 程小妹

王大爷、王大娘和田婶子三个人唉声叹气地站在路边,神情愤懑。

王大爷开口说:“咱也别站在这里生气了,赶紧回去筹银子吧。”

王大娘横了王大爷一眼,厉声训斥:“那你倒说说看,咱家上哪儿去筹那么多银两?把咱们这把老骨头都卖了能值几个钱?!”

王大爷摊着两手呐呐不言,田婶子劝说王大娘:“老嫂子!先别着急上火,事已至此,你跟王大爷吵也没用啊!”

程老大和程小妹走到几人面前匆匆施礼:“见过诸位长辈。”

王大爷、王大娘和田婶子轻点头,田婶子说:“快起来,左邻右舍的,咱没那么多讲究。”

程氏兄妹起身回答:“是。”

王大爷问程大哥:“艾利那个白眼狼家里都收拾妥当了?”

程老大面色沉重:“是,小侄帮他杀了鸡,宰了羊,又把羊烤好就回来了。”

王大娘挑着眉毛问:“你们兄妹俩去帮着干了那么多活,他就没说要留你们吃饭?”

程小妹苦笑一下:“大娘,艾叔家招待知州大人,忙得团团转,哪儿顾得上我们呢?”

王大娘嗤笑:“切!知州大人可比他爹还亲!”

王大爷叹气:“唉,你尽说些没用的。眼下只能等大人走了以后,让程老大去探探艾利的口风,看看这税银能不能通融一二。”

程小妹接话:“去年冬天我爹那一场病,花空了家底也没救回来,现在要一下子收十年的税银,真真是愁死个人。”

田婶子走上前拍了拍程小妹的胳膊:“这山上的几户人家,除了艾利家,谁家的日子都是紧巴巴的。咱是一块儿逃出来的,能捡条命已经是十足的幸运了。”

程老大声音浑厚:“实在不行就抗缴!大不了去吃牢饭!”

王大爷呵止程大哥:“说的些什么混账话?!”

程老大一怔,连忙长揖到底:“小侄错了,请大爷责罚。”

程小妹连忙跟着行礼。田婶子对大家说:“走一步看一步吧,日子总得往下过,实在不成咱就另找一处地方从头开始。”

王大娘心直口快:“天下乌鸦一般黑,搬哪儿去都一样!我得赶紧回去烧个香拜拜菩萨!兴许菩萨听见了,今天晚上就降个雷,劈死那个姓艾的!”说完神神叨叨地走了。

王大爷对大家伙摆摆手:“都回吧,都回吧,也不是急在这一时的事儿。等大人走了,程老大别忘了去艾利家跑一趟。”

程老大连忙答应:“哎,小侄记下了。”

几人陆陆续续走下场。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庄盺睿:这是要出事啊。

主持人 马建华:又让你看出来了?

嘉宾主持 庄盺睿:哼!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主持人 马建华:你那是武侠小说看多了,造反的事情哪有那么简单的?!

嘉宾主持 庄盺睿:那怎么办?就眼看着这些老实百姓受欺负?

主持人 马建华:咱们一直说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对吧?

嘉宾主持 庄盺睿:嗯。

主持人 马建华:那你着什么急?!下期节目我们就来看看坏人的下场。

嘉宾主持 庄盺睿:啊?!这期节目要结束了?

主持人 马建华:是啊!观众朋友们,本期的莒地故事《琵琶山的传说(中)》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