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故事:琵琶山的传说(下)

 

 

 

本文来自:2019年10月16日 点击次数: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民间故事》!

嘉宾小主持 张治鑫: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小主持张治鑫,很高兴能在这里和阿姨一起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上一期的节目中咱们讲到了艾利和钱知州沆瀣一气,想出了种种名目搜刮乡亲,乡亲们气愤填膺却也无计可施。艾利毕恭毕敬地邀请钱知州过府宴饮,更是杀鸡宰羊大摆宴席招待知州大人。在艾利家中钱知州见到了长相俊俏的玉妮,心中好不欢喜。回到衙门后,钱知州连夜写好奏章,第二天一大早就差人备马装车,带上玉妮儿绣的牡丹绣屏,一众人等只奔青州衡王府去了。

情景剧六

时间:清晨  地点:艾利家后院廊下

人物:银官儿 玉妮儿 艾妻 陈三叔 田叔

银官儿难过地看着艾妻:“母亲……”

艾妻凄然一笑:“咱们这几家一路逃难而来,互相帮扶着才走到了今天。咳咳,我一直觉着咱们都像是一家人一样,没成想你爹起了那样的心思,怎么对得住患难相交的乡亲们呢?”

银官儿低下头,深吸一口气后回答:“这些话也不是没跟父亲说过,您苦口婆心父亲却不曾理会,依着孩儿说,如今您万事不想才是,好好看护好自己的身体,孩儿和妹妹才算是有个依靠。”

玉妮儿拿着一个垫子,带着陈三叔和田叔走到艾妻面前。银官儿扶起艾妻站定,玉妮儿趁此机会铺好垫子,走上前扶住艾妻。陈三叔和田叔对艾妻拱手行礼:“见过大嫂!”

银官儿对两位叔叔拱手行礼:“小侄见过陈三叔,田大叔。”两位叔叔点头示意回礼。

艾妻笑得勉强:“当家的鬼迷心窍,做了捅天的错事,难为你们还肯来帮我这个忙,嫂子在这里谢过两位兄弟。”说完便试图挣脱玉妮儿的搀扶,对陈三叔和田叔行礼。

陈三叔连忙虚扶一把:“万不可如此多礼,嫂子能让银官儿来找我们,说明没把咱们兄弟当外人。艾利是艾利,嫂子是嫂子,好坏轻重,我们兄弟心里分得清,嫂子切莫与大家生分了。”

田叔接话:“陈老三这话说得甚得我意,那块石碑立在房内也不是长久之计,我们兄弟先来看看具体情形,然后拿个章程出来,看看怎么把它弄出门去。”艾妻母子你看我,我看你,眼中充满了感激,田叔沉思片刻接着说:“只是这石碑弄出去之后怎么安置倒是个难题了,衙门立此石碑的用意我们都很明白,如今石碑突然从艾家拉了出去,怎么看这个事情都不好解释啊。”

陈三叔拍了怕脑门:“是了是了,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这件事情着实可大可小,只怕落到有心人那里还要掀起风波。嫂子,不是兄弟们推脱,这事还得你尽早拿个主意出来才是。”

艾妻咬着下嘴唇皱起眉头:“为难事不止这一桩,不瞒两位兄弟,那天夜里除了石碑从天落至床头外,我还听到了墙角的蟋蟀喊了些话。”

陈三叔和田叔面面相觑,银官儿和玉妮儿对视一眼后,玉妮儿问到:“怎么这几日未曾听母亲提起此事?母亲不要说这样的话,女儿怕得很,谁听说过蟋蟀也能说话?”

艾妻看向玉妮儿,叹气道:“‘艾利艾利,不仁不义,投靠赃官,坑害兄弟’,你说这样的话被我听了,哪有脸面四处嚷嚷去?”

陈三叔闻言对田叔说:“田大哥,咱们还是紧紧工夫先把石碑的事情解决了吧,依着小弟说,这事且还有得闹呢。”

田叔点点头:“老三此言不差,嫂子,还得让银官儿去喊藏锋那几个小兄弟来搭把手,艾利不在家,银官儿得撑门立户了。”

艾妻缓缓点头,银官儿对两位叔叔长揖施礼,两位叔叔对艾妻抱拳行礼后跟在银官儿身后离开,玉妮儿依偎着艾妻,母女二人一起叹了口气。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张治鑫:阿姨,好端端的石碑进了屋立着,墙角的蟋蟀开了口说话,艾利这是做了坏事要遭天谴啊!

主持人 马建华:那当然,坏人把坏事做尽了还能假装没发生过吗?艾利请钱知州吃了酒席,又点头哈腰地把那祖宗送走,转过身就跟银官儿母子三人大吵了一架。夜里,艾利正躺在床上,想着白天的好事,想着等这几户人家把十年的田赋一交,这日子可就美起来了。只为贪恋富贵不惜坑害共患难的兄弟,连良心和道义都抛之脑后,他美什么啊?

嘉宾小主持 张治鑫:就是,他美什么?

主持人 马建华:那样的人哪里知道什么是良心?什么是道义呢?艾利躺在床上是越想越乐,越乐越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和堆成山的粮食,正想入非非做美梦呢,只听“咔嚓”一声响,一件重物就这样落在床前。

主持人 马建华:可是把艾利吓坏了,急急忙忙点亮了灯,定睛一看,原来是白天知州下令立在山坡上的那块石碑正斜立在床前的空地上。

艾利觉得好生奇怪,尽管已经是全身冷汗,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查看了一番:屋顶没有大窟窿,屋门也关的好好的,这东西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正在惊恐纳闷之时,忽然听到墙角蟋蟀发出了清脆的叫喊声“艾利,艾利,不仁不义,投靠赃官,坑害兄弟”,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艾利越听越恼火,弯腰捡起一只破鞋就摔到了墙角,蟋蟀停止了叫声,估计是被艾利砸死了。

嘉宾小主持 张治鑫:种种怪异都是老天爷给的警告,我觉得这个艾利还是收敛一些比较好。

主持人 马建华:他不继续膨胀就不错了。这天晌午,艾利家门前来了两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差官,来给艾利送一份秀女甄选文书。原来是青州衡王府要进行选秀了,拜钱知州所赐,衡王已经得知玉妮儿才貌双全,派人来知会艾利一声,只等良辰吉日就来抬玉妮儿进王府。

王府进府要用“娶”这个字,用到“抬”只能是抬小妾了。

情景剧七

时间:晌午  地点:山下小路

人物:金秋玉 金藏锋 小铁牛

金藏锋和金秋玉兄妹二人神色忧愁一前一后走在小路上。

金秋玉疾走两步,拉住金藏锋的衣袖说:“哥哥!”

金藏锋停下脚步,转身问道:“何事?”

金秋玉放开金藏锋的衣袖,撅着嘴说:“哥哥,还是不要去了吧,咱要是去了艾大叔家让乡邻以为是与他家来往交好,以后咱们在这里怎么立足?”

金藏锋眼神不容置疑,一直看着金秋玉,金秋玉慢慢低下头。

金藏锋缓缓开口:“逃难之时爹娘染疾死在路上,你尚在襁褓,我也只是一个三两岁的小娃娃,要不是艾妈妈一路照拂,你我有没有这条命在也尚未可知。”

金秋玉闻言,气愤争辩:“哥哥,我金秋玉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人,只是今日之事,咱们实在是不便过问。”

金藏锋攥着拳头,恨恨地说:“小时候,我看着艾大叔还觉得甚是亲近,不曾想今日竟能为了富贵做出卖女求荣这样的龌龊事。咱们一贯与银官儿、玉妮儿处得跟亲兄妹一般,不去过问一二,实在是心中难安。”

小铁牛边跑边喊,一直跑到二人身边:“藏锋哥哥!秋玉姐姐!不好了!”

金藏锋连忙问:“出事了?”

小铁牛擦擦脸上的汗:“你们快去艾大娘家看看吧,艾大娘跟艾大爷大吵一架晕死过去了。”

金秋玉接话:“玉妮儿姐姐呢?”

小铁牛对金秋玉说:“我出来的时候,玉妮儿姐姐正抱着艾大娘哭呢,怎么劝也不撒手,只说是艾大娘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活了。”

金秋玉扯了小铁牛一把:“乱成这样,你不在那里帮忙,出来瞎跑什么?!”

小铁牛胸脯一挺:“是银官儿哥哥让我快去喊人帮忙!我怎么瞎跑了?!”

金藏锋拍了拍小铁牛的肩膀:“你先去田叔家说一下,田叔是个厚道人,不会见死不救,大概会打发人去请郎中,如果田叔不肯,辛苦你再多跑一趟,下山请个郎中回来。”

小铁牛连忙点头,拔腿就跑。金秋玉转身就走:“哥哥快点儿!”金藏锋跟着金秋玉急匆匆走下场去。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多亏乡邻伸出援手,将玉妮儿她娘救了回来。这天下午,玉妮儿服侍母亲睡下之后,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窗下,越想越觉得生无可恋,悲伤地哭了一场,流干了眼泪,三尺白绫就这样挂到了房梁上。

嘉宾小主持 张治鑫:玉妮儿这是觉得活不下去了,要自杀啊。

主持人 马建华:正在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个卖唱人,手弹琵琶,边走边唱“不用愁,不用忧,衡王三天来吹手;不愿去,不要紧,我用琵琶教教你”。这唱歌的妙人是一位身穿黄衣的少女,只见她容貌俊俏大方得体,缓步走到玉妮儿母女跟前,轻柔出声宽解安慰。黄衣少女说她有办法惩治这些赃官,解救百姓,并且将这办法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嘉宾小主持 张治鑫:她说有办法那就是有办法了?

主持人 马建华:有没有办法的,你接着往下听故事啊!到了衡王府要来抬亲的日子了,蝎子山上早早地扎好了凉棚,棚内张灯结彩,正中间端坐着一位身穿红衣头戴面纱的女子,艾利守在凉棚外喜笑颜开,那真是笑得见牙不见眼。

主持人 马建华:“衡王驾到,请贵人接驾!”远处传来一声高喊,衡王爷带着钱知州等众人来到了蝎子山下。

主持人 马建华:这时,只听空中传来一声“看琵琶”,然后那衡王、钱知州和艾利“哎哟”一声纷纷倒在地上,抱头打滚,狼狈不堪,众随从见此情形便四散奔逃。

嘉宾小主持 张治鑫:出什么事儿了?

主持人 马建华:当然出大事了,只见衡王爷、钱知州和艾利的头上都趴着一只琵琶大的蝎子,蝎子用毒针猛刺这几个人,不一会儿,三个恶人的头肿得跟瓮那么大,蹬蹬腿,死了。

情景剧八

时间:白天 地点:山下小路

人物:过路人 老者  道具:包袱

老者倒背着双手哼唱着小曲悠闲自在地走在小路上。

过路人背着包袱站在路边看着老者走来,上前两步拱手施礼:“老人家大安。”

老者停下脚步,眯眼说:“年轻人多礼了。”

过路人站直身体:“晚辈行路至此,竟是失了方向,敢问老人家,此地是何处?”

老人家笑呵呵地说:“你看这座山,原来叫蝎子山,后来改名为琵琶山,就一直叫到现在了。”

过路人惊奇不已:“冒然改名是何缘故?”

老者回答:“‘人人都说蝎子毒,您说这话俺不服。光见赃官把民害,没见蝎子蛰农夫。劝世人,别糊涂,投靠赃官自寻苦。’这个歌谣听说过没有啊?”

过路人摇头:“晚辈并非本地人,此等歌谣未曾听说。”

老者仰头望天:“是个歌谣也是个故事,更是此山改名的来历,对了,此地偏僻难行,一向少有人来,年轻人来此处有何贵干?”

过路人拱手:“晚辈出自江南金家,奉家母之命特来山东寻亲,幼时便听闻家族中有一嫡支子弟为躲避战乱逃难至山东一带,现已天下太平,族中长辈甚是挂念,晚辈特来寻一寻。”

老者眉开眼笑:“江南金家啊,咱们这里倒是有一户姓金的,前些年从江南迁来,至于是不是你要找的那家,小老儿就不知道了。”

过路人再次长揖一礼:“老人家宅心仁厚,晚辈代江南金家谢老人家大恩!”

老者呵呵一笑:“快走吧,咱们边走边说。”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想那艾利等人如果不是太过贪得无厌,又怎么会一命呜呼遭此报应呢?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琵琶山的传说(下)》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