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故事《李守备传奇(上)》

 

 

 

本文来自:2019年11月06日 点击次数: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故事》!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小主持卢立阳,很高兴能在这里和阿姨一起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欢迎你来到演播室,之前,咱们《莒地故事》讲了许多神话之类的传奇,今天咱们讲一个莒地名人。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是古代的名人还是现在的名人呢?

主持人 马建华:说是古代吧,其实离咱们现在也不是很遥远,故事的主人公生活在清朝。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清朝?阿姨给我一点点时间啊,我捋捋——“三皇五帝始,尧舜禹相传”……

主持人 马建华:你捋什么呢?!神神叨叨的!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历史朝代歌啊,最后一句是什么来着……想起来了——“宋元明清后,皇朝至此完。”主人公生活的那个清朝是不是就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朝?

主持人 马建华:对,你说的没错,就是大清朝,统治者是满族爱新觉罗氏,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建立了中华民国,大清朝宣告灭亡。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那之后是不是就没有皇帝了?

主持人  马建华:对啊,清宣统帝溥仪就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等等!等等!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阿姨,怎么了?

主持人  马建华:东问西问的,让你带跑偏了!咱们今天是要讲名人故事的,怎么讲到历史上来了?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呵呵!呵呵!怪我怪我,阿姨您快接着讲。

主持人 马建华:这个人啊,名叫李孟德,人称“李守备”。说起李守备来,莒县一带知道他的人很多,他是姜庄李氏四世祖,距今三百多年,他的官爵和封典,家谱和县志都有记载,有关李守备的传说,是老一辈的人把它当故事一辈一辈传下来的。李守备出生在莒县浮来山西水由村,守备的上辈叫李官,女老祖是柳太君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阿姨,上辈是什么意思?女老祖又是谁?

主持人 马建华:上辈说的是他爹,女老祖说的就是他娘。这是老一辈人特有的说法。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哦,原来说的是爹娘,这我就懂了。

主持人 马建华:这李官是个老实巴交的庄户,没有大本事勤勤恳恳地二亩地养活一家老小。这一年西水由村来了一个看林地的风水先生,先生从南方来,初来乍到水土不服,得了伤寒病。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阿姨,林地是干啥的啊?

主持人 马建华:林地就是墓地,是咱们这一带的地方说法。我发现你的问题还真是多呀!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主持人 马建华:既是不知,且听我继续讲说一二,如何?

情景剧一

时间:白天  

地点:土屋门口  道具:马扎或者小木凳 柳编菜筐 青菜

人物:柳太君 邻居贾老三 邻居贾大嫂

贾大嫂和柳太君面对面坐在土屋门口择菜、聊天。

贾大嫂手中活不停,问柳太君:“六嫂,住你家南屋那个先生今天怎么样?好些了吗?”

柳太君看了看南屋方向,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贾大嫂皱起眉头:“可是前些时日找郎中开的药方子不顶事儿?”

柳太君低下头择菜:“谁知道呢?刚开始那两天看着见好,药也能喝了,饭也能咽了,这几日又成了老样子。”

贾大嫂把手里的菜放到菜筐里,拍拍手上的土:“这可是找了第三个郎中了吧?难不成还得再换?”

柳太君一边择菜一边回答:“总归是条命,不能见死不救啊。”

贾大嫂点点头:“也是,你说他一个人背井离乡的,又得了这么重的病。这要是没人管他,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柳太君看着贾大嫂说:“我就总想着,要是咱们出远门遇上了事,不也巴望着有人能拉咱一把吗?”

贾大嫂回答:“六嫂菩萨心,咱这方圆几十里都知道。可这病治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呢?”

柳太君低头择菜:“他爹一大早就赶去县城请大夫了,顺利的话晌午就能回来。听人说这个大夫医术很高,人也慈善。照顾病人咱不怕出力气,只盼着那位先生能捡回条命。”

贾老三从土屋一侧疾步走过来,边走边喊:“嫂子!嫂子!”

贾大嫂站起身回应:“在这儿呢,喊什么?!六嫂家里有病人,老三你吵吵什么呢?”

贾老三做了个鬼脸,放慢了脚步:“六嫂,对不住啊,我把这事给忘了。”

柳太君浅笑回应:“不要紧,你怎么跑来了?”

贾大嫂问贾老三:“着急忙慌的,家里火上房了?!”

贾老三裂开嘴笑着回答:“今天早上我跟大哥下地干活逮了两只野兔子,好家伙!个头又大肉又肥,跑得那叫一个快!”

贾大嫂急忙问:“兔子呢?”

贾老三说:“让我大哥提回家了,大哥让我喊你回去,今天中午咱们把兔子炖了解解馋!”

贾大嫂转头对柳太君说:“六嫂,我先回去了,待会儿炖好了兔肉,我让老三来送。”

柳太君连忙阻止:“这可使不得,你家里也是一大家子人等着吃饭,就不用管我们了。”

贾老三接过话:“六嫂没事,我少吃点,也不是送了给你和六哥吃的,这不是家里还有病人吗?”

柳太君正欲开口,贾大嫂连忙说:“就是就是,六嫂你就别推辞了,回头我再来。(转头边抬脚离场边对贾老三说)咱们回去吧,你去菜园子里薅把小葱、香菜啥的。”

贾老三痛快的答应:“哎,我这就去。”边说边回去对柳太君挥手告别,柳太君端着菜筐起身目送叔嫂二人。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这个风水先生遇到了李官一家,也算是有福气了。

主持人 马建华:风水先生孤身一人流落在外又得了重病,柳太君心地善良,最是见不得别人受苦,这才跟李官商量着帮一帮这个可怜的外乡人。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瞧那位大嫂子说话的意思,这风水先生的病可是有日子了。

主持人 马建华:是啊,李官两夫妻收留了风水先生之后,柳太君就整天在家里伺候病人,给先生煎药做饭,一刻也不敢懈怠。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能对一个萍水相逢之人出手相救,柳太君算得上是宅心仁厚了。

主持人 马建华:好人必有好报,这话可不假。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嗯,难不成救了风水先生还能带来什么机缘?

主持人 马建华:咱们接着往下讲故事。

情景剧二

时间:傍晚  地点:山间小道旁

人物:风水先生 李官 李家族兄 七弟李琛   

道具:包袱

风水先生背着包袱和李官人从山间小路上走下来,边走边说话。

先生对李官说:“适才在下所言之事,还请李兄放在心上,莫要迟疑。”

李官面带犹疑之色:“此事甚为要紧,李某不能擅自做主,还需找族中兄弟商议一二。”

先生缓缓点头:“李兄所言甚是,不管在哪一个家族中,祖宗林地迁徙都是动风水的大事。”

李官对先生拱手施礼:“不管结果如何,李某都要感谢先生指点。”

先生伸手扶住李官的礼:“李兄太客气了。在下遭此一难又逢凶化吉,兄嫂二人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在下已是身无长物,惟有如此方能心安。”

李官接着说:“先生言重了。”

先生拱着手:“兄嫂虽生于乡野,却大仁大义,在下着实佩服。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山高水远,有缘再见。”

李官还礼:“路途迢迢,还望珍重。”

先生说:“李兄且留步,在下告辞。”说完拱手一礼,转身离去。

李官站在路边,看着风水先生的背影出神。

族兄倒背着手沉稳踱步,七弟李琛跟在族兄身后,两人走到李官身后,李琛拍了拍李官的肩膀:“六哥。”

李官晃过神来回身行礼问好:“大兄安好,七弟也来了,你们这是……

族兄点头示意回礼,李琛疑惑不解:“我随大兄去祭田那边看看收成,六哥怎么像丢了魂似的?”

族兄开口问到:“六弟无故站在这里发呆,所为何事?”

李官毕恭毕敬地回答:“前些时日住在我家养病的那位先生今日告辞离去,小弟来送送他。”

族兄点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雪中送炭强于锦上添花。”

李琛眼珠一转:“雪中送炭太凄凉,锦上添花多热闹。”

族兄横了李琛一眼,李琛立马闭口不言。族兄接着对李官说:“六弟你要记住一点,切不可挟恩求报。咱们耕读传家,积善积德,只为修一个旺家旺族,可不是为了让别人报答才这样行事的。”

李官垂首应是:“小弟明白。”

族兄转身欲行:“快些回吧,该忙啥忙啥去。”

李官出声拦下族兄:“大兄稍等,小弟有事要说与大兄听。”

族兄皱眉:“嗯,此话怎讲?”

李官讷讷开口:“那位先生临行前上山指了一块穴地……

族兄略思索:“此话怎讲?”

李官回答:“先生常年在外寻龙找脉,看起来像是个高人,他说务必将这块穴地给辈用上,必能让我等小辈昌隆兴盛。

族兄闻言惊诧不已:“还有这等事?”

李琛凑过来插话:“大兄,这事吧,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族兄看着李琛不满地摇摇头后,对李官说:“晚间找族老们商议一下再定吧,不是小事。”

李官忙作揖:“是,全听大兄安排。”族兄轻点头示意回礼后,带着李琛和李官走下场。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阿姨,这风水先生神神叨叨的,说了些啥?

主持人 马建华:你年纪小,听不懂很正常。先生给李家找了块风水好的墓地,让李官把老一辈迁过去,能护着小一辈顺遂平安。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真的假的?有这么神吗?

主持人 马建华:这就涉及到玄学了,“玄者,冥也,默然无有也。”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阿姨,您别接着解释了,我更听不懂了。

主持人 马建华:好了,不逗你了,咱们接着讲故事。李官两夫妻对风水先生的话是半信半疑,又因为是牵扯到祖坟迁徙这样的大事,不敢擅自做主,就找了家族中的长辈一起商议,最后决定听风水先生的指点,迁坟动土。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我发现啊,这故事讲到了这里,还是没有主人公什么事啊。

主持人 马建华:你可别着急,马上就到李孟德了。李孟德自娘胎生下来就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从小就长得虎头虎脑,看起来比别的孩子大一圈。父母辛苦劳作拉扯他长大,唉!长到十多岁少年时,李孟德这性子啊……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怎么了?长歪了?

情景剧三

时间:傍晚    地点:河边   道具:菜篮子 书本

人物:贾三婶 刘二叔 贾大郎 贾小妹 李福 李禄

贾三婶挎着菜篮子走到村头,刘二叔低着头脚步匆匆自另一侧上场。

贾三婶喊刘二叔:“他二叔,干啥去?”

刘二叔停下脚步,对贾三婶说:“噢,是三嫂啊,我去找找我家那俩熊孩子。”

贾三婶不以为然:“嗐!多大了,还能丢了不成?”

刘二叔讪讪地笑:“他娘说自打晌午出了门到现在也没回去,不知道在哪儿淘呢,估计又上东坡石台子那里去了。”

贾大郎和贾小妹跑到贾三婶身边,贾大郎气喘吁吁擦着额头上的汗,贾小妹捂着肚子喘粗气。

贾三婶连忙问:“哎吆,这是怎么了?”

贾大郎回答:“娘孟德哥

贾三婶心直口快,拧了贾大郎一把:“孟德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贾大郎边躲边叫唤疼。

刘二叔出口相劝:“三嫂,你让孩子先把气儿喘匀了,”转头问大郎“说吧,孟德又闯什么祸了?”

贾大郎目光闪烁着回答:“二叔,不仅是孟德哥,你家大牛二牛也有份……

刘二叔着急地问:“他们又干啥糟心事了?”

贾小妹吞吞吐吐地回答:“孟德哥在东台子校场点兵,指挥他们沙场作战,把五奶奶家的草垛给烧没了……

刘二叔一听这话,急得连连拍大腿:“哎吆,这俩兔崽子!今天晚上我非把他们腿打断不可!”说着急匆匆跑远了。

贾三婶看着刘二叔跑远,回头用手指着贾大郎和贾小妹,厉声问:“这回,没你们俩什么事吧?”

贾大郎急忙摇头:“自打上回孟德把铁蛋的头打破了,你就不让我跟着他们瞎胡闹了,我哪儿敢呀?”

贾小妹接着说:“娘,我作证,这回我哥没闯祸。”

李福和李禄兄弟二人抱着课本走到几人身边,对贾三婶行礼:“见过三婶娘。”

贾三婶立刻眉开眼笑回答:“哎!是咱们小秀才回来了啊,婶娘多嘴问一句,今天念的书都会不会啊?”

贾大郎和贾小妹不约而同翻了个白眼,鼻子里哼了一声。

李福颔首回答:“回婶娘的话,夫子今日所教,小侄只领会大半。”

李禄接着说:“小侄比不得兄长悟性高,正打算回去用功默书。”

贾大郎轻嗤一声:“切,说的跟真的似的!”

贾小妹偷偷看着贾三婶的脸色,闻言立刻扯过贾大郎的衣袖,低声说:“哥,你少说两句吧。”

贾三婶回转身,用手指着兄妹俩:“我哪辈子欠了你们的?!养了你们这些不争气的兔崽子!”

贾大郎不服气:“哪儿不争气了?!”

贾三婶厉声说:“还敢顶嘴?!一样都是爹生娘养,人家就能在学堂里斯斯文文地念书,你们呢?!天天跟着李孟德那个小兔崽子,撵鸡打狗!舞枪弄棒!

李福李禄一起对贾三婶行礼:“还请婶娘息怒!”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虽然我还没看到李孟德是什么样子,但是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绝对称得上是“别人家的熊孩子”!

主持人 马建华:是不大守规矩,天天领着半大小子们上树爬墙调皮捣蛋的,没谁能喜欢这样不听话的孩子。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养不教,父之过。李孟德作成这样,他爹也不管管?

主持人 马建华:怎么不管?李官老实巴交一辈子,没成想老了老了,还得天天替这小儿子操心。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不见李孟德有一丝悔改之心。他在外面闯了祸,李官就带上礼到人家里去赔礼道歉,村里人看李官的面子也不好意思计较太多。时间久了,李孟德更是无法无天了。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唉,可怜天下父母心。

主持人 马建华:就这样鸡飞狗跳打打骂骂的,李孟德长到了十八九岁,成了一个又高又粗的庄户汉子。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长大成人了,该懂事了吧?

主持人 马建华:哪儿啊,越长大越能耐,就差把天捅个窟窿了!

嘉宾小主持 卢立阳:啊?!怎么回事?!

主持人 马建华: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观众朋友们,本期的莒地故事《李守备的传奇(上)》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