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故事:李守备的传奇(中)

 

 

 

本文来自:2019年11月27日 点击次数: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故事》。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小主持刘海硕,很高兴能在这里和阿姨一起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欢迎你来到演播室!在讲本期的故事之前,阿姨先问问你,上一期的《莒地故事》你看了吗?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看了啊,我和小伙伴一起看的,结果从头看到尾也没见到李孟德的身影。

主持人 马建华:那自然是因为还不到他出场的时候啊。上一期的故事中咱们讲到了李孟德少年时期调皮捣蛋,召集了一群小伙伴舞刀弄枪上树爬墙,天天惹得四邻不安。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这是孩子王才能干出来的事。

主持人 马建华:他倒是当了孩子王了,把爹妈可愁怀了。李官两夫妻别无所求,指望李孟德长大成人后能有所收敛,过正常庄户人应该过的日子,辛勤劳作,娶妻生子。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没有幡然醒悟的话,那就是变本加厉了。

主持人 马建华:唉,他要是老老实实听父母的话,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守着两亩地过日子,也就没有后来那些事了。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阿姨,看您这样子,听您这语气,我猜李孟德这是出了大纰漏。

主持人 马建华:你猜的没错,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他走了弯路。

 

情景剧四

时间:晌午

地点:河边     道具:包袱

人物:刘管家 家丁小石头 家丁王二 村民柳伯 柳大娘 李孟山

刘管家带着两个家丁怒气冲冲赶路而来,走到河边停下脚步打算歇息片刻。

刘管家左右张望后问家丁:“小石头,你在这儿长大的,熟悉这地方,你帮我看看离那小毛贼家里还有多远的路?”

小石头打量四周后回话:“回刘管家,差不多一炷香工夫就到。”

刘管家唉声叹气:“你说好好的,东家他怎么就惹上了这尊瘟神?!”

小石头愁眉苦脸:“这…小的也不知啊…”

王二瓮声瓮气地说:“哪儿是东家惹上的啊,分明是那小子荤素不忌。偷一次两次,东家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不计较,架不住那小子得寸进尺。”

刘管家叹一口气:“他偷拿了旁物也就罢了,这白玉观音是小少爷病逝的时候老太太请回佛堂的,从此日夜相伴。一朝不慎,让这瘟神给取走了,这不是要了老太太的命吗?”

小石头双手合十闭眼嘟囔:“菩萨保佑,保佑咱们几个能追回白玉观音,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王二对刘管家说:“刘管家,咱还是快点赶去他家吧,耽搁久了夜长梦多。”

刘管家口中念叨:“走走走!”边说边起身,王二和小石头一前一后跟随刘管家赶路。

柳伯和柳大娘从一侧小路上急匆匆走来,柳伯看见小石头一行人的身影,跟柳大娘嘀咕:“他娘,你看!那是不是小石头?”

柳大娘观望了一下:“是那小子,这怎么不声不响地回来了?”

柳伯看那三人背影,思索着嘀咕:“不像是不声不响,八成是有事。”

柳大娘拍拍身上的尘土:“爱啥啥,孟德他娘这又让孟德气病了,你是她亲大哥就这么眼看着不管不问?死老头子,我可跟你说,你是孟德的亲娘舅,你拖不过去!”说着转身准备走开,又回头冲着柳伯嚷嚷:“没听说过娘舅老子让个小兔崽子吓得不敢吭声的!他小时候淘得没边,他爹他娘不舍得打,你是当舅的你就该站出来管!”

柳伯呐呐出声:“这不是打算去管,孟德那小子没在家吗?”

柳大娘冷哼一声转身走开,柳伯原地踌躇愁眉不展。

李孟山背着包袱走到柳伯身边,拱手行礼:“见过柳家舅舅。”

柳伯回神后扯出笑意问:“哦,是孟山啊。”

李孟山说:“本想下晌去找舅舅打个商量,可巧在这里遇到了。”

柳伯疑惑:“商量啥?”

李孟山笑了笑:“我六伯家的地今年轮到我帮着种,这不我刚去换了麦种,想借舅舅家耙犁用用。”

柳伯叹气:“咳!都是孟德不争气!论说像他的身架,干地里那些活还不是跟玩一样吗?!可你看看,我这一把年纪了,是没见过这么滑头的小子啊!干活不卖力,怎么省事怎么来,但凡他种的地,哪一块不是草比庄稼高?!”

李孟山讪讪地笑:“孟德哥从小就跟我们说,他一没有念书出头的命,二不是下地干活的材料,兴许他在旁处还真有大运道呢。”

柳伯打断李孟山:“什么运道?!偷鸡摸狗?!四邻八舍都传遍了,还嫌不丢人呐?!”

李孟山连忙劝慰:“柳家舅舅别生气,孟德哥不顶事不要紧,我们这些堂兄弟都帮把手,就够六伯和六伯娘养老了。”

柳伯摇摇头,转身:“幸好李家还有你们这几个好孩子,出了李孟德这号人物,称得上家门不幸了……”

两人说着话慢慢走下场去。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看到了吧?看李孟德现在长成了个什么样子?!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连偷带摸的,成了贼了。

主持人 马建华:所以,他舅舅才会说家门不幸。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这性子怎么就越长越歪呢?

主持人 马建华:是父母太过溺爱了,他从生下来就有残疾,一只眼睛看不见,做父母的总觉得是愧对了他,从小对他是百般迁就。时间久了,就养成这样了。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小时候我奶奶常说“惯子如杀子”,仔细琢磨琢磨这话说得挺对的。

主持人 马建华:千百年流传下来的话凝结着无数先人的智慧,经得起推敲。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我琢磨着,得有个什么机缘才能让李孟德发愤图强吧。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他哪来的机会出人头地呢?

主持人 马建华:咱们把故事慢慢讲下去,你就知道这机缘在哪里了。

情景剧五

时间:下午

地点:院子

人物:五叔公 六叔公 三大爷李志 村长李年 李八叔

五叔公和六叔公一左一右坐在正屋上首的椅子上,三大爷垂手站在一侧惴惴不安。

五叔公沉默半晌,看着另外两人说:“行了,没啥好说的了,这事我做主,就这么定了吧。老三,你跑一趟,跟李年说可以下手了。”

三大爷犹豫着行礼:“五叔,六叔,小侄…不是故意偏袒孟德,他毕竟还小,是不是…再给他些时日…说不定就能改了呢。”

六叔公长叹一口气:“想必你也有所耳闻,这些时日李孟德又惹下了多少滔天祸事,倘若族中再不出手整治,恐怕会后患无穷。”

三大爷悲痛地说:“他打生下来就缺了一个眼,再去一个的话就成了瞎子,我六弟身子骨又不好,往后这日子……”

五叔公说:“老三啊,你舍不下那小子,我们也舍不下。你与他爹一母同胞,他是你的亲生子侄,可在大是大非面前,情面是最讲不得的。”

三大爷垂首行礼:“是小侄想岔了,小侄这就去找年哥。”说完转身几步出了院门。

六叔公看着李志离去的身影,无奈地感慨:“五哥,我是真没想到,活到这把子年纪了,还要干这些个残害子孙的事。”

五叔公抿紧嘴唇没说话。

李八叔进屋:“见过五叔,见过六叔。”

五叔公点点头,李八叔站到一边说:“两位叔叔,小侄多嘴说一句,小辈犯了错该罚就罚,该打就打,您二老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五叔沉着脸对李八叔说:“老八,你去盯着点你三哥。他是个心软的,怕是会坏事。”

李八叔答应:“哎!五叔,您老人家放心吧。”说完回转身离开。

六叔公长吁短叹:“这会子,该是绑起来了吧?”

五叔公摇头不语,村长李年走进屋对二人行礼:“小侄李年见过两位叔叔。”

五叔公和六叔公对视一眼后,六叔公开口问:“妥了?”

李年恭恭敬敬地回答:“三哥已经带着人把不肖子孙李孟德押去祠堂了,小侄过来请二老示下。”

五叔公问:“可还顺利?”

李志回答:“有些个挣扎怒骂,也在情理之中,小侄能担待。另外,小侄忝任村长,心里思谋些事,需跟二老商量一下。”

五叔公看着李志问:“何事?”

李志回答:“今日行刑后孟德就算是废了,日后衣食住用这些琐事怕是族中要多担待了。”

五叔公和六叔公纷纷点头应承,六叔公说:“应该的,分寸上你拿捏一下,别做了善事回头还落些口舌。”

李志作揖行礼:“是,小侄记下了。恭请二老前往祠堂主持大局。”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李氏家族终于对李孟德动了残酷的家法,族人要挖去李孟德那只好眼的时候,李孟德知道挣脱不了,两只手死命地捂住原本就看不见的那只眼睛,露出好眼让人挖,嘴里还死命的哀求着。

族人扒开李孟德的手用刀子把那只眼睛挖了出来。李孟德遭到了本族人这种对待,一气之下就离开了家乡。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座庙里。这座庙不大,僧众不多,香火也算不得鼎盛。庙内有一口大钟落在地上,好像好长时间都没有动过了。李孟德用力一掀把大钟放倒,将身上带的东西放在大钟里边,暂时就在大钟里面住了下来。

情景剧六

时间:午后

地点:寺庙

人物:住持 小和尚静竹 小和尚静和

静竹双手合十垂眸肃立在大殿门口默诵经文,静和小跑到静竹身边,扯着静竹的袖子,低声喊:“师兄!师兄!”

静竹不为所动,依旧念经,静和加大力气扯静竹的僧袍:“静竹师兄,师兄……”

静竹无奈摇头,睁开眼睛看向静和,轻声说:“早课不见你人影,师父已经很生气了,这会儿师父正在殿内坐禅,你又跑来搅扰。”

静和急忙分辨:“早课那是我睡过头了嘛,又不是故意的。师兄,我跟你说啊,前院出了大大的稀罕事呢。”

静竹轻叹一声:“蚂蚁又不肯上树了?还是麻雀又一天没回它的窝?”

静和瞪大眼睛,气呼呼地说:“你…哼!”扭过头不理静竹。

静竹失笑:“好了,说吧,这次的稀罕事有多大?”

静和将头扭到另外一边,静竹装模作样:“看来我们小静和也不知道这稀罕事有多大呀,待会儿我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静和闻言立刻凑到静竹身边:“谁说我不知道的,师兄附耳过来,我悄悄跟你说……”

两人凑到一起窃窃私语,住持从殿内走出,佯装咳嗽:“咳咳!”

静和回头看见住持,大惊失色,对静竹说:“师兄!我去挑水了!”说完拔腿就跑。

静竹对住持行礼:“师父。”

住持点头后问静竹:“那臭小子又皮痒了?”

静竹回答:“回师父,静和师弟说前院来了一位施主,将大钟掀起住进去了。”

住持眉头一挑:“哦?!是何样人?居然有这等力气?!”

静竹施礼低头:“二十上下,膀大腰圆,衣衫褴褛,精神困顿,独眼。”

住持愣怔后说:“世间万般皆是缘,想来也是无家可归之人。既是投奔而来,那便是缘法使然。你去吩咐一下,不要慢待了他。”

静竹垂首:“是,师父。”

住持说:“此人力大无穷又放荡不羁,留在街市上恐是祸患。先让他安顿下来,挑水劈柴这样的琐事交由他做,也算修行。过些时日,为师见他一见。”

静竹应承:“是,徒儿记下了,定将师父之意转达给这位施主。”

住持双手合十对半空深施一礼:“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静竹跟随住持一起行礼。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这个叫静和的小和尚真是太可爱了!

主持人 马建华:是不是觉得他很萌?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对啊对啊,呆萌呆萌的。

主持人 马建华:你是不是应该多关注一下李孟德?

嘉宾:故事讲到现在,我还没见到李孟德的样子呢。

主持人 马建华:虽然李孟德还没有出场,但是这一系列的故事都是围绕着他才讲的。李孟德在庙里住了几天之后,老和尚找了个机会见了他一面,跟李孟德说:“你是一个好汉,现在大清江山还不稳固,清兵与吴三桂在福建一带打仗。你有武艺在身又有这把子力气,应当去施展一下你的长处。施主何不到江南投奔清军,待有了功名,也能讨个一官半职的好封妻荫子。”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老和尚是个好人。

主持人 马建华:出家人一心向善慈悲为怀,老和尚出面点化李孟德,对于佛门来说,也是修行啊。李孟德听了老和尚这番话,眼前一亮,抖擞精神,离开了寺庙直奔江南而去。

嘉宾小主持 刘海硕:那后来呢?

主持人 马建华: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观众朋友们,本期的莒地故事《李守备的传奇(中)》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