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故事》:李守备传奇(下)

 

 

 

本文来自:2019年12月04日 点击次数: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故事》。上一期《李守备传奇》咱们讲到了李孟德背井离乡四处漂泊,流浪到了一座寺庙,庙中老和尚见李孟德孔武有力,便跟他说现在大清江山还不稳固,清兵与吴三桂在福建一带打仗,建议李孟德投军效力。李孟德听了老和尚的话眼前一亮,离开寺庙往南直行。

情景剧七

时间:清晨

地点:路边

人物:清军主帅 帐前小兵帐前小兵2

主帅背手惆怅满怀,少顷转身喊:“来人呐!”

小兵1抱拳行礼:“属下在。”

主帅摸着下巴问:“小武,你打发人到营门看看……

小兵1咧嘴笑:“大人,属下是小文。”

主帅一愣:“哦,你是小文啊,快去营门口看看,是否有异人从这里经过或投奔我军

小兵1行礼应答:“是,属下遵命。”说完后退下。

小兵2行礼:“大人,灶头军送饭来了。”

主帅撇嘴:“不是让你快去营门口嘛,吃不下,让他们撤了吧。”

小兵2迷惑不解:“大人,您没说让属下去营门口啊。”

主帅看着小兵2的脸问:“你不是小文?”

小兵2一笑:“大人,属下是小武。”

主帅哑然失笑:“你们这两兄弟长得一个模样,我都分不出谁是谁了。”

小兵2回答:“时间久了就能分辨了。大人,属下多嘴说一句,大战在即,您不好好吃饭,这怎么行?”

主帅叹气:“昨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咱们营中来了一只白虎现在战事吃紧,此梦莫非是上天警示有将才投奔而来?

小兵2抱拳:“大人英明神武名扬四海,有将才投奔实乃意料之中。”

主帅泯然一笑:“希望能借你吉言吧。”

小兵2抱拳:“万不敢当,属下先告退了。”

主帅摆摆手,小兵2退下。

小兵1进账回话,抱拳行礼后说:“大人,营门外未曾发现能人异士倒是有个五大三粗的要饭的在营门外住了一宿

主帅皱起眉头思索:“嗯那要饭的庄户人可意当兵,意当兵的话,就他收编入营

小兵2抱拳应声:“是,大人,属下这就去办。”

演播室

嘉宾胜文从左侧上场:阿姨好!

嘉宾胜武从右侧上场:阿姨好!

主持人 马建华:你们你们是?想起来了,你们是清军主帅帐前的那两个小兵。

嘉宾 胜文:阿姨,你来猜一猜,看我们俩谁是哥哥小文谁是弟弟小武?

主持人 马建华:这怎么猜啊,你们长得一模一样。

嘉宾 胜武:其实啊,我们营里的主帅和其他将领也猜不出来。

主持人 马建华:照这么说来,你们是李孟德的同袍战友啊。

嘉宾 胜武:是啊,所以我们来到演播室,要给大家讲一讲李孟德在军队里的故事。

嘉宾 胜文:说起他的故事来,还是我比较清楚,李孟德当兵第一天就是我带他进的军营。

主持人 马建华:我知道了,你是小文。

嘉宾 胜文:阿姨,您猜对了。

主持人 马建华:那么,你就是小武。

嘉宾胜武:对,我们是文武兄弟。

主持人 马建华:欢迎文武兄弟来给大家讲故事。话说回来,李孟德就这样给朝廷当了兵,可是他天生是一个放荡不羁的性子,野惯了,所以邋遢的李孟德令行禁止的军营里就有些跟不上趟了。

嘉宾 胜文:可别提了,为了帮李孟德躲过把总的责罚,他那些兄弟可是费了不少心思。

情景剧八

时间:晌午

地点:路边

人物:士兵李孟德 士兵丁二 士兵王烈 秦把总

秦把总带着丁二走进士兵营帐内东张西望,一边找寻一边说话。

秦把总骂骂咧咧:“混账王八蛋!又让这小子躲过去了!”

丁二谄媚地笑着说:“爷,没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去!”

秦把总怒气冲冲:“打量着我不知道呢,八成那几个小兔崽子合起伙来戏弄我!肯定有人通风报信!”

丁二连忙接话:“哎吆,爷,我对您可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刚才我确实是看着李孟德在营帐里睡觉,谁成想咱们紧赶慢赶还是扑了空!不过,您也别生气,就那几个臭当兵的,能成得了什么气候?!”

秦把总吹胡子瞪眼睛:“都是那个李孟德干的好事!他没来我手底下的时候,那几个兔崽子哪一个敢造反?!现在倒好,一个一个都学会跟老子对着干了!”

丁二点头附和:“对!对!对!李孟德仗着自己有把子力气,简直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秦把总咬牙切齿:“训练的时候胆敢躺在营帐内睡觉,让我抓住非扒了他的皮!走!”说着疾步走出营帐。

丁二连忙跟在秦把总后边离开。

李孟德和王烈蹑手蹑脚从另一侧走出,李孟德左右张望后,松了一口气:“哎呀!好险呢!”

王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吓死我了!”

李孟德喘着粗气:“瞧你那胆子!跟兔子似的!”

王烈咧嘴一笑:“真让把总抓住了,咱都得脱一层皮,好在有惊无险。”

李孟德不屑地说:“等哪天老子也当上个把总,我就跟他好好清算清算。”

王烈点头:“哥哥,你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身强力壮不说,还有一身的武艺,攒攒军功就升上去了。”

李孟德瓮声瓮气地说:“不瞒兄弟,打仗咱不怕,迟早咱得升官发财,哥哥我现在就头疼一个事儿。”

王烈好奇地问:“还有什么事能难倒哥哥?”

李孟德讪讪地笑:“有,吃饭的事,你说咱们营中头声炮响埋锅做饭,二声炮响开始吃饭,三声炮响拔寨起军,我要顾着吃饭就顾不上睡觉,顾着睡觉就顾不上吃饭,愁得慌。

王烈仔细一想:“也是,我看以后你跟着我们哥儿几个吃,省得你天天因为找饭吃挨把总的骂。”

李孟德连忙点头:“你代我谢谢哥儿几个啊,咱们还是快点回校场吧,把总回去看不到咱们,还得找事!”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古代的军队跟现在不一样,那时每人一锅,个人做饭个人吃军队的行动是以炮为令,头声炮响埋锅做饭,二声炮响开始吃饭,三声炮响拔寨起军。

嘉宾 胜文:这天军队头声炮响,李孟德还在蒙头呼呼大睡,二声炮响,他这才急急忙忙埋锅做饭刚做饭还没来得及吃一口,三声炮就响了,李孟德看着热乎乎的菜那是干着急军队马上就要出发了,李孟德不管三七二十一,匆忙中把盛满饭的锅往马屁股上一扣,翻身上马就往前

嘉宾 胜武:这下子可好,滚烫的热饭扣在马屁股上,马受得了吗?剧痛之下只见那匹骏马一声嘶鸣,扬蹄狂奔。要是一般人早就被掀翻在地了,可李孟德有的是力气,紧抓住马鬃不撒手。别看李孟德平时慢慢哈哈到了危险时刻越是能沉得住气不慌不忙

主持人 马建华:李孟德一看这跑起来跟丢了命似的,才想起是刚才往马屁股上铁锅,无奈之下能任由这匹战马往前窜,一只眼紧盯着前方。没多会儿工夫,一人一马窜到了军队的前头,速度仍然不减对方阵营里正忙着点兵遣将,冷不丁老远窜来一单人独骑有的认为是下战书的,有的认为是投降的,或有紧急要事面见元帅。一来不想阻挡,二来也阻挡不了,只得让李孟德往前窜。

眨眼间这一骑就了对方守备的帐前,守备猛抬头,只见一只凶猛的白虎朝自己扑来,只见李孟德手起刀落,尸首分离营帐中的士兵见守备被人斩杀,慌乱之中四下逃散,一时之间哭爹喊娘溃不成军。李孟德趁机起守备的头就往外冲杀,没走多远,他看见自己的军队已经杀上来了,这才缓了口气。

嘉宾 胜文:这下子李孟德算是立下大功了,仗打完之后,主帅便在中军帐内论功行赏。记功的时候,李孟德又跟人杠上了。

嘉宾 胜武:换成是咱们,也得跟人杠。豁出命去挣来的军功,怎么着也不能让人抢走了,还指着这功劳升官发财、封妻荫子呢。

主持人 马建华:你们哥儿俩先别忙着聊天啊,跟观众朋友们讲一讲“杠上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情景剧九

时间:傍晚

地点:路边

人物:李孟德 主帅 亲兵小文、小武

路边,李孟德垂首站在一侧。

主帅脸色沉重:“适才你冲进账内,伏地跪拜大喊冤枉,现在让你诉说冤情,怎地又闭口不言?”

李孟德抱拳行礼,呐呐开口说:敌守备是小所杀,有人夺人之功,乱军之法,望大人明察。

主帅压住怒气问:有何证据

李孟德回答:有敌守备舌头为证,小的斩杀了狗贼的首级后把他舌头割下,藏于马鞍内。此事并无旁人知晓,大人一查便知。

主帅冲帐外喊:“来人呐!”

小文进帐行礼:“大人!”

主帅吩咐:“你速速带人去找寻李孟德所说之证物,不得走漏风声。”

小文抱拳:“是,属下遵命。”说完后退离帐。

主帅思索一二,对帐外喊:“来人呐!”

小武进帐行礼:“属下在。”

主帅低声说:“你找几个人盯着秦把总,另外秦把总交的那个敌军守备的首级要看好了,别让人动了手脚。”

小武抱拳:“是,属下明白。”说完离开账内。

主帅对李孟德说:“你倒是聪明,知道提前藏匿证据。”

李孟德回答:“小的刚来军营没几天,怕被人抢了军功,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主帅眉毛一挑:“倘若此事为真,依着规矩你可以当守备,可惜你少了一只眼,五官缺失不能带兵。守备乃要职,本帅另选将才,多赏你些银两,回家置田产宅院享清福去吧

李孟德脸色一变:半劈子月牙照满乾坤!大人此话,小的不服!小的虽出身庄户人家,大字不识一个,但小的有胆量不怕死,上了战场绝对是冲在最前面那一个!

主帅点头称赞:“是条汉子!现在就看这军功到底是谁的了。”

情景剧十

时间:下午  地点:正屋门口

人物:李大嫂 邻居刘二嫂

两人端着箩筐走到门口,刘二嫂放下手上的箩筐,捏了捏肩膀,对李大嫂说:“嫂子,歇歇吧,天天缝洗浆补,也没个头儿。”

李大嫂笑着回答:“家务事不都这样吗?”

刘二嫂“唉——”长叹一声:“我家二牛和孟德兄弟一起长大,你看现在李孟德立了那么大军功,又封了官,我家二牛呢,天天就知道种地放羊,真是没法比了。”

李大嫂笑容温和:“你啊,有什么好比的,那军报传来的时候,六婶子都吓得晕过去了。你没听人说吗,富贵险中求,孟德这一份功劳是拼了命才换来的。”

刘二嫂抿着嘴角说:“也是,二牛要出个门,我都担心得不行,更别提上战场了。可是想想李孟德当上了啥守备,我这心里还真是……

李大嫂轻叹一声:“军队里说无论什么身份地位,只要人家什么官当什么官,孟德豁上性命斩杀守备的头,那就得当守备啊。

刘二嫂吃惊:“还有这样的说法?!我的天爷啊,那要是他杀了将军,就能当将军了?”

李大嫂回答:“应该是吧。”

刘二嫂愣怔:“李孟德在家的时候,我给他说亲,姑娘都瞧不上他,现在好了,都后悔死了吧。”

李大嫂点头:“如今孟德的亲事可不是家里说了算的,听说得皇上点头才行。”

主持人 马建华:一代猛将李孟德就这样开始建功立业名扬天下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别看李孟德少一只眼,战场带头冲杀,作战勇敢,屡立战功。据老一辈李家人说,李孟德康熙五年封明威将军,任江南新安卫守备。康熙二十年封子李玉武德将军,任福建金门镇守备封子李焕武威将军,任福建海澄营守备,子孙荫袭守备职,光诰命就有十三轴。

观众朋友们,本期的莒地故事《李守备传奇(下)》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