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您知道裴泉龙鱼神奇的传说吗?

 

 

 

本文来自:2019年12月11日 点击次数:

演播室: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故事》。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小主持田云馨,很高兴能在这里和阿姨一起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欢迎你来到演播室,咱们今天给大家讲的故事名字叫《裴泉龙鱼的传说》。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阿姨,裴泉在哪里?龙鱼又是什么鱼呢?

主持人 马建华:提起裴泉和泉里的龙鱼,在莒县一带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并且还能讲上一段神奇的故事。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阿姨,我很好奇,想快一点知道这个故事到底有多神奇?

主持人 马建华:不着急,咱们先来讲一下裴泉的传说,再说龙鱼的故事。裴泉,在莒县城西北二十多里的玉皇山下。传说玉皇山顶有一个水池,每到大雨天,要是把麦糠撒到池子里,麦糠就从裴泉淌出来。因为在隋唐时候,有一位姓裴的御史,这泉子就在他家的花园内,所以才起名叫裴泉。听说裴御史瞒着万岁私开银矿,犯了王法皇帝盛怒之下剿杀裴家满门,到最后就只剩下这个裴泉了。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这个皇帝,脾气也太大吧,动不动就灭人家满门。

主持人 马建华:“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古时候的皇帝作为统治者手中掌握着生杀大权,裴御史犯的又是十恶不赦的大罪,说杀也就杀了。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那我们都知道“裴泉”的来历了,阿姨是不是该给大家讲“龙鱼”的故事了?

主持人 马建华:这可不是普通的鱼,它可以叫做神秘的龙鱼。在裴泉至今还住着一种世上罕见的龙鱼,它的腮帮长着一对鳍,像是两个耳朵,那身子和鲶鳝相仿,很俊秀。当地人都龙子,也有人叫它龙鱼。

传说清朝年间,老天久旱不雨,庄稼烤得要着火。离泉子百十步远的一个小山庄——张家山沟,在五月十三的这一天,男妇老少几百号人跪在泉边,烧香拨火,一连祷告了三天三夜。可巧第三天天晌以后,就见西北方向的涌来一片云,黑压压的,热得喘不上气来。接着狂风大作,霎时间大雨倾盆而下。这年的旱灾解救了,老百姓总算有了好收成。人们感激龙王的恩典,一捐钱,在泉边盖起了老母庙龙王庙。泉中的龙鱼也被供奉起来。

情景剧一

时间:三月三 晌午十分

地点:村头  道具:小挎篮

人物:张老汉 王老汉 张二嫂 张小妹 张大娘

张大娘站在树下,将小挎篮递给张二嫂,对张二嫂和张小妹说:“给,元宝、纸钱和香都在这里了,你们姑嫂二人做伴去吧,快去快回。”

张二嫂接过篮子:“娘,您也跟我们一块去吧。天天不是困在家里洗洗涮涮,就是去地里侍弄庄稼,也该出去松散松散了。”

张小妹笑着劝说:“就是啊,娘,家里的活儿,地里的活儿就没有能干完的时候,您就歇一歇吧。”

张大娘笑着说:“娘倒是想跟着去凑个热闹,听说今天去上香的人不少,可是咱们要是都走了,那爷儿几个下地回来吃啥喝啥?”

张小妹撇撇嘴:“早知道您要这样,那我早上就早起一点,蒸好卷子,切好咸菜,看您还有什么理由不去?”

张二嫂连忙阻止小妹:“瞎说,爷们儿忙活一上午就吃咸菜卷子?!吃这个,下午哪有力气干活了?!”

张大娘打趣着,对张二嫂说:“她现在还小,等小妹说了婆家成了亲,就知道心疼人了。”

张二嫂忍俊不禁:“娘说的对,今天去给龙王烧香,一定让龙王保佑小妹找个好婆家!”

张小妹红着脸:“就知道拿这事说笑,不理你们了!”说完扭身跑开。

张二嫂连忙喊:“小妹,你等等我!(转脸对张大娘说)娘,我们走了啊!”说完挎着篮子匆匆离开。

张大娘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笑着摇摇头。

张老汉和王老汉倒背手聊着天走过来,王老汉笑着对张大娘说:“嫂子,闲着了?”

张大娘回答:“哪儿能呢?这不,今天三月三,儿媳妇和闺女去烧香了,我正准备回去做饭呢。”

张老汉吩咐:“回去做吧,今天中午多炒个菜,我请他王叔回家喝两盅。”

张大娘看了张老汉一眼:“成!我先去二成子家打壶酒!”说完对王老汉颔首示意后离开。

王老汉对张老汉说:“去年秋冬,咱们村里老少爷们儿忙活了小半年,总算是把龙王庙收拾妥当了,这到了时节,四里八乡的都来供奉,香火也算旺盛。”

张老汉缓缓点头:“前些时日,听说二成子家的酒馆里传出几句话来。”

王老汉问:“什么话?”

张老汉回答:有人说,就在去年那场大暴雨前,亲眼看见一条龙鱼驾着云雾升天去了,大家说它那是去找玉皇大帝领旨降雨

王老汉吃惊地看着张老汉:“哎吆!我的天爷呀!怪不得北乡里的人都说这养龙的泉水是神水,百病皆冶,他们都跑来裴泉这儿装神水回去治病呢。

张老汉呵呵一笑:“还有奇景呢,二月二的时候我儿媳妇去裴泉那边烧完香回来,跟老婆子说那些上香的人把鸡蛋、馒头啥的撒进泉水里,里面的龙鱼就游出来吞吃

王老汉大喜过望:“这都是老天爷在保佑咱们这些穷苦百姓啊。”

张老汉背起手:“走吧,去我家,咱杀两盘。”

王老汉笑着回应:“好咧!可有日子没跟你下棋了……”两个人边说边往家中走去。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没想到这龙鱼还挺厉害呢。

主持人 马建华:民间传说大多寄托了淳朴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神话出现。龙王庙、老母庙建起来后,每年到了元宵节二月二三月三、六月六入伏日,还有那些大大小小的时令节日,都有大闺女小媳妇,老头儿、太太来泉边供奉裴泉龙鱼的名声是越来越响了,传遍了方圆数十里。

这一年秋天阴雨绵绵一直下个不停,河里沟里全都存满了水,用沟满河平”来形容那是一点儿也不过分裴泉里的泉水也起来,一直到了泉眼外边许多龙鱼顺游到了地里。接下来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情景剧二

时间:晌午

地点:路边

人物:张有能 三婶子 妞子

三婶子领着妞子站在路边眺望,张有能走过来跟三婶子打招呼:“三嫂,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三婶子回头发现是张有能,笑着回答:“妞子她爹赶集卖柴去了,这个时辰还没回来,妞子非要出来迎迎他。”

妞子甜甜地跟张有能说:“张大叔好。”

张有能眉开眼笑:“小妞子长大了,越来越懂事了。”

三婶子谦虚地笑着:“你家小子也不赖,见天儿的跟你下地干活。”

张有能接着说:“就我大哥那身架,一担能挑百十斤柴火,这些日子没少帮你往家挣钱吧?”

三婶子回答:“小门小户过日子,攒不下几个钱。你这是打哪儿来?”

张有能摸了摸后脑勺:“早上我去地里开沟放水,捡了一条鱼,

能有好几斤,活蹦乱跳的,让我一铁锨拍死了。刚才拿回家让孩他娘炖个汤,她非要煎着吃。这不,打发我去菜园子挖点姜。

妞子瞪大眼睛问:“张大叔,你真是好运气,捡了条什么鱼?”

张有能回答:“看身形像条鲶鱼,又不大像,鱼鳃那儿还长了一对小鱼翅。管他呢,什么鱼不都是拿来吃的吗?”

妞子转头问三婶子:“娘,什么时候我们家也能捡条这么大的鱼就好了,一半炖汤,一半煎。”

三婶子有些尴尬地对张有能说:“他大叔,不耽误你工夫了,你快去忙吧。”

张有能笑着回答:“行,三嫂,晌午你让妞子来我们家吃鱼吧。”

妞子一脸向往,三婶子连忙拒绝:“就不去了,她爹说买点肉回来我们包饺子。”

张有能点点头:“那行,三嫂,我先走了啊。”

妞子委屈地瘪嘴:“张大叔,再见。”张有能挥挥手走远了。

三婶子扯了一把妞子:“亏着你的嘴了吗?你爹啥时候赶集不给你买好吃的?!”

妞子满脸不服气:“可我爹就没舍得给我买鱼吃!”

三婶子闻言气冲冲地拉着妞子:“不等了,跟我回家!”

妞子一边挣扎一边哭喊:“就是没给我买过,就没买过……”

两个人拉拉扯扯走回家了。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唉,这小妞子,估计回家得挨打呀!

主持人 马建华:你怎么知道的?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大人不都这样吗?觉得孩子在别人面前不懂事给他们丢脸了,等到回家了不收拾孩子一顿,这口气怎么出?

主持人 马建华:瞧你这苦大仇深的样子,有些父母亲脾气暴躁,确实是不太注意教育孩子的方式方法,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孩子的还是父母亲。你可知道因为这父母的爱,张有能他搭上了自己的亲儿子?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怎么回事?对了,是那条鱼!

主持人 马建华:何以见得?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那条鱼看着像鲶鱼,但是鱼鳃上多了一对鱼鳍,我觉得那不是鲶鱼,而是龙鱼。

主持人 马建华:可惜啊,你能看出来,张有能他看不出来。

情景剧三

时间:傍晚

地点:土屋门前  道具:书

人物:王二叔 王二婶 王大山 朱先生

王二叔和二婶站在屋门口说话,二婶问二叔:“老头子,你什么时候去有能家看看?”

王二叔看看天,回答:“都这个时辰了,吃了饭再去吧。”

二婶擦擦眼角,悲伤地说:“好好的一个半大小子,说没就没了,你说让有能两口子怎么过?”

王二叔长叹一口气:“唉,苦了半辈子,就这么一根苗…”

二婶回答:“咱家大山呢?怎么还没回来?不行,我得出去找找去。”说话间大山抱着两本书回来了,走到二人身边行礼:“爹,娘,我回来了。”

二婶慈爱地看着大山,忙叨叨地说:“乖,陪你爹说会子话,娘这就做饭去。我儿念书费那么些脑子,今天娘给你炒两个鸡蛋,好好补补。”说完就往厨房走去。

大山对王二叔说:“爹,听学堂里朱先生说张大叔家大宝出事了,是真的?”

王二叔点点头:“嗯,是真的。”

大山又问:“下学回来路上,我听狗蛋他们说午后那个大雷咔嚓一声就把大宝劈倒在地上了,这也是真的?”

王二叔没说话,又点点头。

大山嘟囔着:“朱先生下了学就让人叫走了,说是张大叔家有请,可是有什么事?”

王二叔慢悠悠地说:“这些事小孩子别瞎掺和,回屋默书去吧。”

大山偷偷瞟了王二叔一眼:“今天先生走得匆忙,未曾布置功课。”

王二叔瞪了大山一眼,大山连忙告饶:“爹,您别生气,我这就回屋,您千万别生气啊!”说完抱着书一溜烟跑了。

朱先生急匆匆走进院子,对王二叔拱手施礼:“见过二哥,朱某人这厢有礼了。”

王二叔急忙回礼:“哪里哪里,朱先生客气了。”

朱先生站定后对王二叔说:“二哥,小弟此番冒昧前来,是有事想与二哥商量。”

王二叔问:“是否张有能家的事?”

朱先生点点头:“素日听闻二哥乃入世高人,还请二哥出手救治一二。”

王二叔长叹一口气:“都是命啊,三天前,张有能家煎鱼,村的人都闻见到那股奇香听说张有能吃了鱼以后,因为鱼肉鲜美,曾都说天上的龙肉,地下的驴肉,难道我吃的就是龙肉吗’”

朱先生点头应和:“确有此事,小弟也有所耳闻。”

王二叔接着说:“他那吃的是鱼肉吗?他吃的是龙鱼肉!能不出事吗?!”

朱先生左思右想后说:“实不相瞒,小弟我刚从张家出来,张家小子死了以后,身上出了几行字,张家人认不全,把我叫了去。”

王二叔问:“什么字?”

朱先生压了压声音:张有能,张有能,你吃我八个月龙羔子,我劈你儿子你疼不疼

王二叔思索片刻:“朱先生稍等一会儿,我这就收拾了东西跟你去看看。”

朱先生对王二叔长揖一礼:“朱某人谢过二哥。”

演播室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阿姨,朱先生说王二叔是入世之人,这是什么意思?

主持人 马建华:就是民间说知风水通阴阳的人,也就是咱们之前讲故事的时候说的“玄学”。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哦,我懂了。话说回来,龙王为了报仇就把张有能家儿子劈死了,还留下字,这裴泉龙鱼不就更神了吗?

主持人 马建华:是啊,打那以后,龙鱼的传说越传越神,香火也越来越旺。什么裴泉的龙鱼头生双耳呀,能呼唤风雨呀,还能除恶济善,等等等等。

如今的裴泉,已经被大伙砌成水池,清的泉水从大石头缝里淌出来,一年四季,长流不断。围着泉子长了一树,树底下安着石桌石凳,供游人乘凉歇息或者下棋玩耍。

嘉宾小主持  田云馨:说到现在,这龙鱼到底是什么呢?

主持人 马建华:相关专家研究,这种龙鱼叫鳗鲡,是吃肉的古生鱼,似蛇,但无鳞,一般产于咸淡水交界海域。主要分布在中国长江、闽江、珠江流域、海南岛及江河湖泊中。外边远路来的游人到这里观看,把肉或虫子撂进水里,龙鱼就从石洞里游出来吃食。据说游客碰见龙鱼,就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好了,观众朋友,本期的莒地故事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