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故事:周仓怒斩不孝子

 

 

 

本文来自:2019年12月18日 点击次数: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故事》!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小主持穆礼瑶,很高兴能在这里和阿姨一起给大家讲故事。

主持人 马建华:欢迎你来到演播室,之前咱们《莒地故事》讲了许多奇人异事,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同样是充满了传奇色彩的故事。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嗯,听阿姨这么说,我觉得这个故事一定精彩纷呈,阿姨,快点给大家讲讲吧。

主持人 马建华:听说在浮来山东面有一座小寺庙,里面供奉着关公。我来考考你,关公是何许人也呀?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这可难不倒我,关公就是关羽啊,三国时的蜀国大将。我还知道,这庙里供奉关公的话,那它应该是一座财神庙。

主持人 马建华:没错,这确实是一座财神庙,只是它有些与众不同。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啊!怎么不同?

主持人 马建华:只见正殿供奉的关公旁边站着关平,却是不见了周仓的身影。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这是为什么?周仓去哪儿了?

主持人 马建华:周仓拿着青龙偃月刀,威风凛凛地站在院子旁边的一个小亭子里。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不对啊,我看书中都说周仓对关公忠心耿耿,给关公扛了一辈子刀,那应该是形影不离啊。

主持人 马建华:听完今天的故事,知道了来龙去脉,你就明白了。民国时期,在这座财神庙东边的一个小山村里有一户人家,老两口一辈子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生养了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都已成家立业,秉承家训按部就班地过日子。到了老三,唉,说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啊!

情景剧一

时间:早上

地点:路边

人物:大春 二秋 老爹 邻居丁兰大娘 邻居翠琴婶子

三人站在路边,老爹对大春和二秋说:“大春,二秋,头晌种完这块地,咱就能轻省些了。”

大春看看这块地:“爹,等把地里的活儿都忙完了,我想出去扛活。”

二秋问大春:“大哥,你想好去哪儿了吗?”

大春皱起眉头:“你也想出去?”

二秋笑着说:“你弟妹马上就生了,等生了孩子,花销就大了,我想出去挣两个活钱,手里也宽泛些。”

老爹试图阻止两人:“现在到处都兵荒马乱的,能不出去就别出去了,咱们一家守着这些地,勤快着些,够吃够喝就行了。”

大春对老爹说:“也不是非得出去,只是家里这情况您老人家不是不知道,到处都是花钱的地方。”

老爹叹一口气:“只怪我哪辈子没修好,修来这么个祖宗。”

大春接着说:“我和孩子妈商量着,过了年想让大小子去学堂念书去,不能跟我们一样当睁眼瞎。”

二秋对老爹说:“早就不让您二老管那个臭狗子,您非不听,回回都让我们跟着给他补窟窿。”

老爹悲伤沉重:“那是你们的亲兄弟,怎么能不管?!”

二秋提高了嗓门:“要不是为了他,就凭咱们家这几个壮劳力,能把日子过成这样吗?!”

大春拉着二秋:“二弟,别说了,快点下地吧,时候不早了。”

二秋愤愤地甩开大春的手:“都是让你们惯得!惯出祸害来,一大家子人跟着活受罪!”说完头也不回往地里走去,大春连忙跟上。

丁兰大娘和翠琴婶子走过来,丁兰冲着老爹喊:“大春他爹!大春他爹!”

老爹闻言应声:“是兰嫂子和琴妹子啊,这么匆忙找我,有啥事啊?”

翠琴婶子回答:“我和兰嫂子来给你报个信,你家三狗子可是又惹下祸了,老大哥,你听了心里得有个准备。”

老爹愣怔片刻:“他又干啥了?”

丁兰大娘抚掌叹息:“前些时日,西坡王家丢了三只羊,这事你知道,是吧?就是你家三狗子领着人干的!”

老爹睁大眼睛:“不能吧?”

翠琴婶子回答:“昨天夜里,东沟有一个混小子下宅子偷粮食让人给抓着了,自己供出来的!”

丁兰大娘接着说:“那小子说他们几个跟你家三狗子一伙偷了好几家了,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听说,王家要来跟你家算账呢。”

老爹长叹一口气,低下了头。

丁兰大娘劝说老爹:“大兄弟,兰嫂子劝你一句,就让官府抓走好好治治吧。可不能再管了,再管,你就把棺材板都搭上了。”

翠琴婶子说:“老哥哥,妹子说句不该说的,三狗子要是一直不改,你跟大春娘管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老爹呐呐地说:“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就走到今天这步了。”

翠琴婶子说:“老哥哥,你可不是只有这一个儿子,也得为大春、二秋他们兄弟俩想想。”

老爹闻言看向地里的兄弟二人,丁兰大娘和翠琴婶子交换了一个眼神,丁兰大娘出口说:“行了,该说的不该说的也都说了,我们先回去了。”

翠琴婶子对老爹说:“老哥哥,估摸着这会子大春娘也听着信儿了。”

老爹胡乱抹了一把脸,对二人说:“好,你们慢些走。”

丁兰嫂子和翠琴婶子二人相伴离开了,老爹脚步踉跄地走到地里去了。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刚开始我看老爹说“修来这么个祖宗”,我还以为是个大人物,没想到是说自己的儿子。

主持人 马建华:这老父亲也是让三儿子伤透了心,失望至极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偷鸡摸狗,团伙作案,执迷不悟,应该报官抓起来才是。

主持人 马建华:老社会有一句话叫做“罚了不打,打了不罚”,三儿子偷东西一旦让人发现了,老爷子便如数赔偿。乡里乡亲的还有一份人情在,受害的人家就不好再喊打喊杀了,事情也就过去了。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怪不得二哥说都是惯出来的,“惯子如杀子”这话他们总该听过吧。

主持人 马建华:没听人说吗?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道理人人都懂,牵扯到感情就说不清楚了。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把三狗子这么养下去,就该养废了啊。

主持人 马建华:岂止是养废了啊!咱们接着往下看吧。 

情景剧二

时间:晌午

地点:老爹家中

人物:大春娘 三狗子 邻居二牛、二牛媳妇

大春娘站在屋门口,慢慢直起腰捶了捶。二牛媳妇从院门口走进来:“婶子,您好些了吗?”

大春娘挤出一丝笑意:“好多了,劳烦你一趟一趟地跑。”

二牛媳妇嗔怪:“瞧,婶子这话说的,多外道!左邻右舍的住着,您身子不舒坦,我来看看您不应该啊?!”

大春娘拍了拍二牛媳妇的胳膊:“已经给你们两口子添了不少麻烦了,婶子这心里啊,真是过意不去。”

二牛媳妇快人快语:“有啥好过意不去的?!我三兄弟呢?一晌午也没见他人影。”

大春娘冲屋内抬抬头:“还没起呢。”

二牛媳妇撇撇嘴,压低声音:“一个壮劳力,见天儿的躺家里算怎么回事啊?您就多余管他!”

大春娘无奈地笑了笑:“终归是当娘的,狠不下这个心。”

二牛走进二人身边,大嗓门直喊:“婶子!我回来了!”

二牛媳妇白了二牛一眼:“你就不能小点声说话?!走到哪里喊到哪里!”

二牛满不在乎:“咱娘就没给我生那个小声的筋,我不跟你叨叨,我找婶子有事呢。”

二牛媳妇嗤笑一声:“切!你当我愿意听你叨叨!婶子,你们聊,我得回去做饭了,晚一点再来看你啊。”

大春娘忙说:“快回去忙吧,不用惦记我。”说完看着二牛媳妇转身走出院子,大春娘转脸问二牛:“都卖出去了?”

二牛点点头:“都卖了,顾老板也算是我的老主顾,价格也算公道。我已经跟他说好了,下晌就派人派车来拉走,过了称就给钱。”

大春娘撩起袖口擦了擦眼睛:“这就好,这就好。”

二牛愤愤不平:“婶子,我也明白,你这都是为了给我三兄弟还赌债,可这下子家里粮食都卖光了,往后这大半年你跟我大叔怎么过?”

大春娘有气无力地说:“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再说吧。你大叔已经铁了心不管三小子了,我要是也不管,三小子可怎么办呢?”

二牛攥紧拳头气冲冲地说:“我大叔为啥不管我三兄弟了?!还不是他跟你们动了手?!一次比一次打得狠!自古以来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什么时候也轮不到儿子打老子!”

三狗子从屋里出来,慢悠悠走到二人身边,伸了一个懒腰,斜眼看着二牛,鼻子里“哼”出一声:“这是谁家的狗没拴好啊,汪汪汪,汪汪汪的,跑我们家逮耗子来了?”

大春娘试图拉扯三狗子:“三小子……

三狗子一下挣开大春娘的手,大春娘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几步,二牛用一根手指指着三狗子,咬着牙说:“你——”

三狗子吊儿郎当地把二牛手指挥开:“你什么你?!我们家的事儿轮得着你来做主吗?”

二牛瞪着三狗子,嘴里说:“婶子,我先回了!”说完头也不回离开院子。

三狗子回头,恶狠狠地对大春娘说:“都是你们出去败坏的,就那么点子破事,十里八乡没有不知道的!怎么?传扬出去你们脸上有光是吧?!”

大春娘擦着眼泪说:“老三啊,爹和娘哪里对不住你啊你哪怕是听娘一句话改了吧算娘求你了

三狗子气急败坏:“哭!哭!哭!我说我这几天上了牌桌就输钱,敢情我的手气就是让你这么哭没的!这破家,谁爱待谁待!”说完大步走远了。

大春娘看着三狗子离去的身影,哽咽着进了屋。

主持人 马建华:三狗子屡教不改,爹娘实在是生气,好说歹说他就是不听。慢慢的三狗子越来越不耐烦,直接跟爹娘动了手。老爹狠下心坚决不再管三狗子,可老母亲放不下小儿子,仍然苦口婆心地劝说三狗子改邪归正。对于一个走到歧路上丧心病狂的人来说,母亲的眼泪不仅不能烫到他的心,反而使他越发厌烦,母亲的唠叨甚至使他怀恨在心。

情景剧三

时间:白天

地点:财神庙墙外

人物:邻居大牛 大牛娘 王二 老汉

王二扶着颤颤巍巍的老汉走到财神面墙外,王二焦急万分又无可奈何:“三叔公,您慢着点,小心脚底下啊,不让您来您非来,有什么事我跑回去跟您说不也一样吗?”

老汉慢腾腾地说:“我不放心

王二耐心地劝说:“要我说啊,没大事,他三狗子还真吃了豹子胆不成?!您别急啊,这说话就到了!”

老汉停下脚步,摆摆手喘息着说:“二子老汉实在是走不动了先进去瞧瞧

王二点头答应:“哎,我这就去,您老人家千万别着急,我去去就回!”说完快步往财神庙门口走去。

大牛娘跟在后面走过来,喘着粗气对老汉说:“哎呦,我的天爷!三叔,可算追上你们了!我家大牛也着急忙慌地跑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老汉声音低沉:“出大事了!三狗子丧了良心了,要把他娘给劈死!我眼看着追到这庙里来了,赶巧碰见你家大牛,就让他喊了人先来帮忙。”

大牛娘拍着大腿:“这个该死的三狗子呀!他这又是做什么妖呀?!”

老汉解释说:“三狗子那一帮人抢了东乡的富户,人家告到官府去了,他娘劝他去自首,三狗子听烦了,急了眼拿起菜刀就要劈死他娘。”

大牛娘哀痛万分:“我那会隐约听见路上有人喊救命,喊了两声又不喊了,我还以为是我年纪大了听错了。哎呀,生养了这样的孩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大牛朝两人跑来,站立行礼后说:“见过三叔公,娘,你也来了。”

老汉急急忙忙拉住大牛:“里面怎么样了?可是治住了?”

大牛压低声音回答:“叔公,出了怪事了!我们哥儿几个跑进院门的时候,正好撞见周仓把三狗子砍死了!”

大牛娘睁大眼睛:“你说啥?

大牛急得语无伦次:“哎呀!是真的!三狗子,两截了,周仓拿着刀!”

大牛娘不敢相信:“周仓是站关二爷身边那位?

老汉接着问大牛:“你说的,是真的?”

大牛连连点头:“千真万确!周仓拿着大刀正往庙里走呢,见了我们哥儿几个,一下子就定在那里了!您要是不信,我扶您进去瞧瞧。”

大牛娘猛地想起来:“大牛,大春娘呢?大春娘救下来没有啊?”

大牛喘出一口粗气:“我婶子像是吓疯了,抱着三狗子的尸首一直哭呢,一边哭还一边说我怎么不往别的地方跑,偏偏往寺庙里跑……

大春娘一听这话,急匆匆地往财神庙门口跑去。

老汉长叹一声:“唉……都是命啊大牛啊,扶叔公进屋看看,这天呐,塌不下来。

大牛边答应“哎!”边扶着老汉往庙门口走。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这个周仓!是个好样的!

主持人 马建华:人们都说这叫“恶人自有天收”。三狗子恶贯满盈打爹骂娘,连庙里的神仙都看不过去了,出手了结了他的性命。

嘉宾小主持 穆礼瑶:就是苦了这老娘亲,吃了这么多苦,到最后也没等到儿子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反而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主持人 马建华:听老一辈人说那个可怜的老母亲最后哭瞎了双眼,见人就念叨“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知道这件事的人无不感慨万分。后来,人们为了记念“周仓怒斩不孝子”,就没有挪动周仓,而是专门为周仓就地打了一个小亭子,这个故事也就慢慢流传到今天了。观众朋友们,本期的莒地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你,朋友们,再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