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文化视野》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文化类栏目,栏目以群众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推介莒文化。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三)17:40;
重播:(周三)21:00、
(周四)7:00、
(周五)12:15
莒县TV-2
首播:(周三)21:25;
重播:(周四)12:15、
(下周一)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三)20:45;
重播:(周四)8:15、
(下周一)20:45

 

 

莒地故事:金花山的传说(上)

 

 

 

本文来自:2020年05月06日 点击次数:

主持人 马建华:说莒地故事,话民间传奇。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莒地故事!

嘉宾主持 张琳:嗨!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张琳,今天能来到演播室和主持人一起给大家讲故事,我感到非常高兴。希望大家能喜欢这期节目。

主持人 马建华:欢迎你来到演播室!

嘉宾主持 张琳: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 马建华:在开始讲故事之前呢,我想先问一下嘉宾,你平时对咱们莒地的名山有关注吗?

嘉宾主持 张琳:关注的不多,像浮来山、屋楼崮这些还是有一些了解,其它的,就知之甚少了。

主持人 马建华:说起来,咱们莒地的名山还是有不少的,可能因为你年轻,有很多山也没听说过。

嘉宾主持 张琳:嗯~,我知道了,漂亮的主持人姐姐今天一定是要给大家讲莒地名山的故事吧。

主持人 马建华:对,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金花山的传说。在莒县西北25公里处有一座山,虽然不高,但比较有名,它就是金花山。金花山高198.7米,方圆约5平方公里,过去因漫山遍野长满了荆棵所以得名荆棵山。后来因发生了一段美丽的故事,被改为“金花山”,延续至今。金花山由几个南北走向连绵起伏不高的山峰组成,山虽不高,但也松柏郁郁葱葱,青石遍布。

相传唐朝年间,金花山后面150米左右建过庙,后来庙是何年何月因何缘故损坏,现已无人可知。有史料记载,宋朝末年这里建了一座招提寺,有一武僧在此住持多年,后因武僧伤天害理不做正事,民愤极大,被官府夷为平地。

关于金花山的来历,里面还有一个凄美动人的传说故事呢。在清朝雍正年间,段家泥沟村有一位十二岁的小伙子名叫段发思,幼年母亲过世,父子二人相依为命。这爷俩的日子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平安顺遂,也算过得很好。段发思从小喜欢狗,家里养了一条大黄狗。后来,父亲又娶了一个妻子,后娘过门后,看着段发思不顺眼,就经常有事没事的百般打骂,处处为难他。

情景剧一

时间:上午

地点:村口

人物:段母 村民三婶 乡邻吴姐

二婶急匆匆往家走,在村口遇上了段母。

段母看到二婶,迎上前去扭捏作态地说:“哟~三婶,瞧你这急三火四的,啥事啊?”

三婶不欲多言:“快晌午了,我回家做饭去——”

话音未落,被段母打断:“要说这日子啊,还是三婶家过得顺心,咱村里有几家是一天能吃三顿饭的?!三婶家可是天天吃三顿呢!”

三婶有些愠怒:“自家日子自家过,我家一天吃三顿也没吃别人家一粒粮食!”

段母挑衅地笑:“那是啊,咱村里谁不知道你家地多人多挣钱也多,说话硬气腰杆子硬,像我们这样的小门小户,哪能放在您眼里呢?”

三婶怒气冲冲的问:“我还急着回家做饭呢,你有话就直说,没话就让路!”

段母收起假笑:“方才三婶也说了,自家日子自家过,依我看以后三婶只管过好自家日子就行,别人家的闲事少管的好。”

三婶闻言,咬牙切齿的说:“你当是我愿意管你家那些破事啊,发思可是段家子孙,容不得你整天非打即骂!”

段母争辩道:“我如何管教我家儿子,关你什么事啊?!他亲爹都没说什么呢,用得着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三婶气极:“你简直是猪油蒙了心!我不跟你置气,你记住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说完,闪身离开了。

段母眼睛横向三婶的身影,鼻子里嗤笑一声“切~”

乡邻吴姐走到段母身后,拍了一下段母的肩膀,问:“看你气成这样,这又是跟谁啊?”

段母回过身,看是吴姐,挽着吴姐的胳膊,亲热地问:“哎呦,好姐姐,你怎么来了?家里地里的,都忙活完了?”

吴姐回答:“里外就那些活,早忙完了。看你这清闲样子,估计你家也忙完了吧?”

段母摇头:“没呢,老段带着那小崽子干呢,我这几天不舒坦,下不了地。吴姐,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村?”

吴姐抬抬下巴示意:“给你三婶子家说媒来了,有姑娘看上他家那二小子了,托我来问问。”

段母翻出一记白眼:“他家有什么好啊,天天有人上门说媒,连你也来凑这个热闹。”

吴姐笑着说:“人家就图你三婶子家日子过得富余,闺女过了门不愁吃喝。你家那儿子眼瞅着也长起来了,你可得早做打算才行。”

段母嘴角一撇:“有他亲爹呢,我才懒得操这个心。”

吴姐眯了眯眼睛:“你不愿意操这个心,也得往外出这个钱。房子家具就不说了,三书六礼走下来哪一样不要钱?!请酒认亲哪一样能少花?!他亲爹出这个钱,就不是你的钱了?!成了亲再分家,分的就不是你的东西了?!”

段母闻言,深吸一口气:“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茬呢——好姐姐,你是我亲姐姐!”

吴姐拍拍段母的胳膊:“咱俩从小一起长大,说多了就生分了。行了,你自己琢磨琢磨吧,我去你三婶子家了。”

段母笑着对吴姐说:“我跟你一道走,你忙活完了去我家吃饭,咱俩有日子没见了,可得好好聊聊。”

两人说说笑笑走回了村子。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张琳:看起来,这个后娘不仅是对段发思不好,跟乡亲们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啊。

主持人 马建华: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儿,她为人嚣张跋扈,左邻右舍的看不过去,多说两句就被她怀恨在心了。

嘉宾主持 张琳:一个恶毒的后娘,又来了一个狗头军师,看来段家这小伙子的日子恐怕是更不好过了。

主持人 马建华:还真让你说着了。段发思这孩子从小就忠厚老实,不大愿意与人交往,平日里只知道干活,闲暇之余就带着大黄狗玩,于是狗成了他朝夕相处的好伙伴,后来更是救了段发思的命。

嘉宾主持 张琳:救了这小伙子的命?这话从何说起?

主持人 马建华:不着急,且听我慢慢讲来。日子转眼到了仲夏时节,天气虽然炎热,可地里的活不等人。这天上午,段发思和往常一样带上他那只心爱的大黄狗去锄地,忙活到吃午饭的时候,他的后娘到地头给他送饭来了。

嘉宾主持 张琳:他那后娘不虐待他就不错了,还跑来送饭?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主持人 马建华:后娘送来的是香喷喷的油饼,段发思长这么大可是很少能吃到这样的好吃的。只见他后娘脸上虚伪的笑着,一个劲儿地催他快吃饭,段发思心里头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后娘从来没有对他这样好过。段发思打定主意就是不理会他后娘,看她还有什么花招?

嘉宾主持 张琳:小段同学还是很机警的嘛!

主持人 马建华:再机警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啊,后娘见段发思不理会自己,把饭放下转身就走了。段发思看后娘走了,就想去吃饭,谁知他养的那条狗就是不肯让他去吃。两相争执下,大黄狗叼着油饼跑到一边吃完了,不一会儿狗就被毒死了。

嘉宾主持 张琳:这该死的后娘心肠如此恶毒,就不怕天打雷劈遭报应吗?

主持人 马建华:你放心,恶人自有恶人磨,咱先说段家小伙子这边。段发思一看大黄狗死了心里就明白了,狠心的后娘这是想毒死他,结果毒死了忠心救主的大黄狗,一时间心痛、难过、害怕种种思绪涌上心头,不由得大哭起来。

嘉宾主持 张琳:看来这后娘是容不下他了,这下可怎么办呢?

主持人 马建华:段发思抱着大黄狗哭了好大一会儿,爬起身来擦干眼泪,找了块空地挖了坑把心爱的大黄狗掩埋了。埋好大黄狗之后,段发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与狗说了不少心里话。看天色不早了,段发思站起身来,告别了大黄狗,转头向东南方向走去,一路奔波走到了屋楼崮出家当了道士。

时间转瞬即逝,几年后,段发思修行道满,屋楼崮的住持托人捎信给段发思的父亲,让他把段发思领回家。老父亲赶到屋楼崮,谢过住持以后就带着段发思往回走。父子二人一前一后赶了小半天的路,就来到了荆棵山的旧庙址这个地方,老父亲本打算歇口气接着赶路,没想到段发思是死活不走了。

段发思不肯回家的原因,老父亲是心知肚明。没法子,他只好找了几个人帮忙,在庙的东边用石头给段发思盖了间小屋,权当儿子的容身之地,让他在那里居住。

事情巧的很,就在段发思住在荆棵山不久,山周围村里的老百姓得了一种医治不好的怪病,而且传染得很快,大家伙都六神无主人心惶惶。这时候,三位老母奶奶分别托梦给山下周围的香主,让乡亲们赶紧上荆棵山上取水喝。大家伙喝了山上的神水后,病就好了。

情景剧二

时间:白天

地点:山脚下

人物:田大河 吴姐 田大嫂

田大河两口一前一后走到山脚下,田大河皱着眉头对田大嫂说:“还有几步路就到工地了,那些沉活儿你也干不了,就到村长家搭的棚子里帮忙做饭吧,我已经跟村长说好了。”

田大嫂低头应声:“嗯,我知道。”

田大河闷声说:“你说说你,本来身子就不好,不在家好好养着,还非跑来凑这个热闹。”

田大嫂抬头看着大河说:“我能捡回这条命,都是老母奶奶的恩德,天天想着念着不知道怎么报答。这些长辈张罗着修老母庙,我在家里也待不住,就想来帮帮忙。”

大河闻言道:“我也知道你的心思,要不然也不能带你来。行了,赶紧走吧。”

田大嫂心疼大河:“你昨天跟二叔他们忙活到到那么晚,今天又是一整天的力气活,可得好好注意身体才是。”

大河不以为然:“我年轻,力气使完了,吃一顿饱饭睡一个好觉力气就回来了,你别担心。”

田大嫂说:“嗯,你先上去吧,我走累了,得歇一歇。”

大河点头:“行,我先去跟做饭的婶子大娘说一声,让他们多多照应你,你别着急别硬撑啊。”

田大嫂应声:“放心吧。”大河闻言转身大步向山上走去。

吴姐从小路一侧走到田大嫂身边,对田大嫂说:“打老远就看见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近了才知道是你们小两口。”

田大嫂抿嘴一笑:“吴姐姐,有日子没见了,这阵子你忙活啥呢?”

吴姐一拧身:“也没忙啥,紧着慢着挣口吃的,填肚子呗。平日里少见你出门,今天怎么到这里来了?”

田大嫂看向山上:“咱这几个村不是要修老母庙嘛,我来工地上给那些壮劳力做饭。”

吴姐吃惊地问:“修庙啊?什么时候开始的?一天给多少工钱?”

田大嫂回答:“昨天晚上才送完料,今天开始干。大家好修老母庙都是自愿帮工帮料,哪能算工钱啊?”

吴姐掩下鄙夷:“也是,老母奶奶救活这么多乡亲,是不能要工钱。姐姐多嘴问一句,这庙修在哪儿?修好了谁住持啊?”

田大嫂说:“就在段道长那石头房子上面,修好了自然是道长住持。”

吴姐闻言大惊:“段道长?莫非是从屋楼崮修行回来的段家小哥?”

田大嫂点点头:“听说就是他,吴姐姐认得段道长?”

吴姐否认:“我哪能认识这样的得道高人啊?!听说过,不认得。”

田大嫂掩嘴一笑:“这村里谁不知道吴姐姐识人最多啊,我也不跟你多说了,先上去干活了。”

吴姐急忙答应:“哎,快去吧,什么时候闲着了再找姐姐说话。”

田大嫂转身走上山去,吴姐自言自语:“哎呦,段家小子这是要出息了啊,我得赶紧去跟他娘说一声。”

演播室

嘉宾主持 张琳: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段家后娘这闺中好友也不是省油的灯。

主持人 马建华:你管她呢,反正现在段发思已长大成人,也有了一些名望,哪怕段家后娘心肠再恶毒,也只能是有心无力了。

嘉宾主持 张琳:也对!不过咱们这故事讲到现在了,也没讲到“金花山”的来历,您就别藏着了,快点讲给大家听吧。

主持人 马建华:你也别着急,老母庙修建的时候出了一件事情,机缘巧合之下这才导致了荆棵山改名为金花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是怎样的机缘这就是咱们下一期的节目内容了。

好了,观众朋友们,本期的莒地故事《金花山的传说(上)》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有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莒地故事,不妨来这里与大家一起分享。说书,看戏,听故事,我们在莒地故事等您,朋友们,再见!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