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莒州纵横>> 莒州纵横

  《莒州纵横》是莒县广播电视台一档民生新闻栏目,栏目贴近生活,关注民生,全力报道莒县老百姓的“身边事、麻烦事、关心事”。每周两期播出,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二)19:40、
(周六)20:00;
重播:(周二)21:00、
(周三)7:00、
(周四)12:15、
(周六)21:20、
(周日)7:20、12:00
莒县TV-2
首播:(周二)20:20 、
(周六)21:10;
重播:(周三)12:15、20:20、
(周日)12:00、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二)20:12 、
(周六)20:30;
重播:(周三)8:15、20:54、
(周五)20:42、
(周日)8:00、20:45

 

 

【莒州纵横】《生命奇迹.石缝老茶》 探秘小店镇悬崖60年老茶树和一女子的20年相守

 

 

 

本文来自:2020年05月30日 点击次数: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上世纪50年代前,茶,一直生长在南方。1954年,毛泽东同志提出了南茶北引的思路。此后,山东省陆续开展了茶叶试种工作,并最终获得成功。现在,在日照市莒县小店镇后横山张家草场的山崖和石缝中,生长着一片树龄近60年的老茶树。这些老茶树,几经生死,茶园承包者也几易其人。最终,茶园交到了一位年轻女子手中,她长年累月守护在山中,续写着石缝老茶的生命奇迹。

       天有不测风云,生命中也会出现奇迹。2018年,张明芹的家庭就经历了不测风云,她却期待着奇迹的出现。这年春天,父亲突然遭遇车祸,让全家人陷入了悲痛中。

       张明芹:出车祸,心跳没了,动脉没了,医生说不必救了,瞳孔都散了。俺说试试吧,医生说还有必要吗?俺说试试吧,当时我的手握着他的手,他的手一下子垂下了。当时说不出什么味来了。

        这片茶园,是几年前张明芹刚刚从父亲手里接过来的。她从小就跟着父母在茶园忙碌,学着炒茶。她亲眼目睹了茶叶的生命奇迹,也时常听村里老人谈起南茶北引的艰辛过程。

       茶农:这棵茶叶多少年了?

       张明芹:听我爸爸说50多年了。从我记事开始这棵茶树就在这里。

       村民 孟庆英:我今年80岁了,我18岁来的横山大队张家草场,从寨里嫁过来的。我1960年来的,1962年开地种茶。开地很费事,用锨、镢头挖地,没有机器,男女都干,挣共分。

      村民 虢洪茂:我今年84岁了,我在福建当兵,那时候那地方有茶叶。1961年回来,看这里一片荒山开上了地,说种茶叶。我想能种活?还种活了。种了3片,死了一片,活了2片。

        后横山村 支部书记 黄永堂:原先横山茶是机器茶,最早一斤3块、8块、24块,后期经过挑选到了100元。1992年,把五举山上采的精致的叶子炒。带到县里现场会,直接认可。价格从80到100,跳跃到300元一斤。

        从北纬30来到北纬35度,也是从地球的一条神奇线来到另一条神奇线上。这片茶树克服了四季轮换,在后横山生根发芽了。可是,30多年后,茶园竟落到没有人愿意承包的境地。

        张明芹的母亲 严洪华:1998年,俺心思承包地种,没心思承包茶叶。人家说光种地不给,让连茶叶包着,这不都要着了。当时都死了。

      张明芹:当时我和爸妈把死掉的枝子全砍掉了。第二年,又发出来了。

       当年,张明芹才10多岁,但她对老茶树死而复生的奇迹,记忆尤深。以至于,现在父亲车祸,在医生不报任何希望的情况下,她仍然坚信父亲会活过来。

        张明芹:医生说不行了,我觉得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会醒过来。

        在家人的坚持下,医生例行公事的进行了抢救。没想到,奇迹真的发生了!父亲终于有了呼吸!

       可是,医生告诉他们,父亲虽然有了呼吸,但也可能一直昏迷不醒,即使醒了,也可能再也无法走路了。此时的父亲,就像那片枝叶冻坏的茶园一样,进入了深睡的寒冬。全家人都期待着春暖花开,生命再次绽放的奇迹。但这个寒冬到底多长,却真的,没有人知道!

       张明芹:那时,我还20多天就生孩子了。白天我陪着,晚上姐姐和弟弟陪着。第37天,父亲醒了。他自己起来了,开门要出去,很惊奇!他醒了第一件事,要喝茶。

       张明芹的父亲 张彦亮:当时要茶喝,就是想着这个茶叶。

       张明芹:神经受损,以前的事基本记不得了,但,他还记得那片茶园,无论阴天下雨,他每天都去茶园转一圈。

      父亲的生命奇迹不期而至,茶园新的采摘季节如期而至。虽然从2016年1月起,茶园的承包人从父亲变成了女儿,但,父亲还是经常去帮工,即使车祸以后,也是如此。

        张明芹的父亲张彦亮:我今年67岁了。自己包着弄不过来了,小孩也大了。

       张明芹:当时给我弟弟,弟媳妇嫌累,不干。我说你们都不干,我干。打小放学就去茶园采茶,回家炒茶,第一感觉就是舍不得。小时候最深的就是一下雨跟我妈在地里薅草。不下雨地硬,下雨了湿透了地了去薅草。那时候披着薄膜纸,顶一会不顶了,光带着草帽。淋湿了绘画喝点水再去。当时心疼我妈,我妈一去干,都跟着去。

女儿:妈妈,我的衣服在哪里?

张明芹:你的衣服被妗子拿回去了。你上来,我采完了回家给你买冰块。

女儿:不要

张明芹:吃糖

女儿:我什么都不吃。

张明芹:我抱抱

女儿:不要

张明芹:生气不漂亮了。妈妈小时候跟姥姥爬山采茶累了就躺在这里晒太阳。

张明芹:这片茶树兰花香气特浓,有一部分客户就喜欢这片茶。

茶农:一边采着就这么香,炒出来会更香。

张明芹的父亲:俺不施肥,施肥长得快,能采两茬。人家一尝,不是那个味了。咱不能那样。

对于茶叶来说,生根发芽只是它生命的一半。茶字,是草、木中间一个人字,也许从它们诞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与人类密不可分。一片片嫩叶,从树上采摘下来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生命空间。

张明芹:炒茶时,起床,到茶园4:30.采到11:30吃午饭。下午三四点炒茶,炒到凌晨三四点。一半熬五六个通宵,十几天,一般每天睡一两个小时。炒茶时,杀青、搓捻好了,成功80%。找不出徒弟来,对象跟我学了几年,没学成。

张明芹丈夫:看她太辛苦,想去替替她,结果咱不行,锅太热,炒出来味也差,关键整形,她的圆,咱的扁。只能打下手。

张明芹:茶叶这东西,掺不得一点杂质。采茶时,化妆品全部不用,怕影响口感、串味。

在丈夫看来,张明芹就同这片茶园一样,没有平原和南方茶叶的光鲜、亮丽,但正是因为历经大自然的风霜雪雨,才厚实、淳朴。

张明芹:觉着苦,心里更甜。喜欢上了这个茶叶,和苦累已经没有关系了。

2020年的第一锅新茶刚刚炒出来,老客户就找上了门,等着品尝这第一壶新茶,感受经历半年之久的封藏后,萌生出的生发之气。

张明芹:一般的茶叶,冲上水后时先浮上来再满满沉下。俺这茶叶,它不漂浮。

客户:这杯是西边五举山上的。

张明芹:哥,你喝茶出门道了。那块地你都知道。

客户:不错,很厚实。

张明芹: 人品就是茶品。好人品才能做出好茶。茶,你爱护它,它才能给你更多回报,养出好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