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教育时空

  《教育时空》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电教类栏目。栏目紧跟时代步伐,围绕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突出宣传全县各行各业的先进事迹、典型人物、道德模范,弘扬正能量,引领新风尚。栏目每周一期,每期15分钟,播出时间为:

莒县TV-1
首播:(周四)19:40;
重播:(周四)21:00、
(周五)7:00、
(周六)12:15
莒县TV-2
首播:(周四)21:25;
重播:(周五)12:15、
(下周二)21:25
莒县TV-图文
首播:(周四)20:45;
重播:(周五)8:15、
(下周二)20:45

 

2020年6月22日教育时空

 

 

 

本文来自:2020年06月22日 点击次数:

作为山东省第八批、日照市第三批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何在梅,在武汉抗击疫情期间,不怕疲劳,持续作战,展现了坚定的政治品格、精湛的医护仁术、过硬的工作作风,赢得了湖北新冠肺炎患者和人民群众的广泛赞誉。

2020年春节,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春节,新冠肺炎病毒在武汉肆虐,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这个时候,莒县中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何在梅向院领导递交了请战书,要求到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去战斗。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报了名之后,大年初一,我就和我们科的万修花,一起递交了请战书。我觉得我作为一名医护人员,作为一名重症的护理人员,我觉得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我也有能力去前线,为国家解难,为武汉人民解忧,也愿意贡献我自己的一份力量。递交了请战书之后,就按照院领导的指示,积极准备任务,因为当时,是大年初几了,很多超市都关门了,一些物资也没法买到。我们医院的领导为我们做了,尽量准备了很多的防护物资,我觉得我应该非常感谢领导!我自己买了一些生活日用品,然后,打好包,把它放到门口,准备了一个大箱子和一个背包,所有的东西准备完毕以后,我和我的对象沟通了,但是,我瞒着我的家人,瞒着我的父母,我怕他们知道后,会担心我,这一次去,不知道前方的艰险。

2月9日,何在梅同战友们一起,作为山东省第八批支援湖北医护人员,从济南遥墙机场搭乘专机达到武汉。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当时机场里没有任何其他人,都是一些急行的医务工作者,都背着行囊。刚到武汉的时候,天气是阴蒙蒙的,一片漆黑。心里就想着当时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地方,也是电视每天播放的那个地方,感觉心里的压力特别大,也不知道被分配到哪里,也不知道去支援哪个医院。

何在梅下飞机后,和战友们又乘坐一辆大巴辗转了两个多小时,到达休息的酒店。旅途上的劳累、精神上的压力,让何在梅身体一度出现了不适。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坐上大巴车的时候就是晚上10:30了,快11点了,然后,又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就是0点以后了,然后,到了武汉的一个格雷斯酒店,当时,我下大巴车的时候,我直接冲下去吐了一地,那时候,感觉口里特别苦。

经过严格的业务训练和环境适应后,何在梅和山东队的战友进驻了汉阳方舱医院。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后,一进去就是几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一个班次下来,她的护目镜全是水珠,衣服全部湿透。第一次零距离接触这么多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她心里不是没有担心。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在进舱之前,我们都已经分配好任务。在7b组,担任一名责任护士,主要是接诊患者,观察患者的病情变化并记录,为患者做心理护理、健康指导,组织患者进行核酸ct的检查,进行单元格的消杀,还有为患者进行日常照顾等方面的内容。第一次进舱的时候,当时,我们有二十几个人一起乘坐公交车。坐上公交车的时候,那时候,天正下着小雨,一会儿又下起了雪,坐了十几分钟的公交车之后,我们到达了武汉汉阳国博方舱医院。进去的时候,当时,我们都排着长队,感觉前面的战场是未知的,只有病毒在考验着我们,心里的压力也是不言而喻的。

时至今日,何在梅还清晰记得第一次进入方舱医院时候的情景。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里面都是一些自由活动的患者。有的自己在走路,有的在看书,有的躺在床上休息。当时,就感觉这些病号特别的心疼。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对这种病毒的担忧,能不能快点出院?担心家里人的一些问题。能不能尽快做一些相关的检查?做一些相关的治疗?

住在方舱医院的患者没有家人的陪伴,有的甚至刚刚失去家人,疫情的恐慌,亲人别离的痛苦集于一身。鉴于此,医护人员除了常规的查体、量体温等诊疗之外,更需要对患者心理的呵护和宽慰,还有对他们部分生活的照料。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当时,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我为一位患者,一个小姑娘测量生命体征的时候,她当时是在玩着手机,然后,我走过去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可能是看到我的护目镜里全部是雾水,看不清。我就说小姑娘,我为你测量生命体征了。她就说小姐姐,你的护目镜里全是雾水了,我这里有抽纸,我帮你擦一下吧。当时,她要求和我合了影,后来我看她朋友圈的时候,发现她把我俩的合影发在了朋友圈,说武汉的人民特别感动,特别感谢山东的医务工作者。我看她朋友圈的时候,她说当我转身走的时候,她感动得哭了。我当时,应该说一声谢谢她,我当时没有说。

何在梅告诉记者,当时最快乐的就是送患者出院,每次有患者出院,她心里都有满满的成就感和说不出的感动。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 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一个9岁的小姑娘,临走出院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她坐上离开方舱医院的专车去隔离点的时候,说得那一句:“我替武汉,谢谢你!”真的深深打动了我,这句话戳中了我的心,我当时我都哭得不行了。

除了方舱医院繁重的工作外,何在梅还负责战友们驻扎酒店的消杀及后勤保障。一桩桩,一件件,每一件事都琐细,但又容不得一丝马虎,细心的何在梅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务。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我在酒店主要是负责酒店的一些消杀志愿者服务和物品的分发、搬运,随时需要随时传唤,随时到达,随时准备着。当时,我是和吴明艳一起进行酒店驻地的消杀,负责酒店1-6楼的全层的消杀。包括门把手、地面、走廊、会议室电梯以及大厅,还有出舱患者的一个后勤保障,进行全面的消杀和指导工作;再就是接送我们公交车的消杀,还有就是驻地酒店垃圾的消杀。

有一次,因为人手紧张,下了夜班的何在梅顾不上休息,又接着自愿和同事们一起进行酒店的消杀工作。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早上从9点开始酒店1-6楼的消杀工作,我们手里提着一个三、四斤重的喷壶,从1-6楼开始消杀,大约我们干了有一个半小时,10:30的时候,但是,我们的胳膊已经很酸很酸了,感觉像提了千斤重的感觉。但是,我们都坚持着,11点左右的时候,他们就有一批出舱的人员出来,还要继续为他们进行消杀,所有的消杀工作,都等着最后一个出舱的队员。消杀完毕了之后,等他们回到了酒店房间的时候,我们的工作才基本上完成。

在武汉抗疫一线期间,何在梅几乎每天都工作到深夜,任务完成后,何在梅总会收到一份热腾腾的水饺。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每次出舱的时候,我们回到酒店,做完消杀的时候,回到大厅里,领队总会为我们送上一碗水饺。当时,武汉的天气是又冷又潮湿,当捧着那碗热腾腾的水饺的时候,感觉心里特别特别的温暖,暖到了心里。

3月8日下午四点,武汉汉阳方舱医院正式休舱。何在梅和她的战友们圆满完成了党和国家交给的光荣使命。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当时,接到通知要返回山东的时候,心里是特别的高兴,顺利完成了党和国家交给的任务,也遵循着“召必来,来必战”的使命。但是,也特别的恋恋不舍。因为,当时来的时候是召必来,来必战,也是战必胜。

此时此刻,何在梅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从武汉汉阳绿地国博格雷斯酒店门口排起长龙,拉着行李,路两边的工作人员、志愿者、警察挥手告别,此刻泪水模糊了眼睛,一股哽噎涌入咽喉,一句句,欢迎你们再来武汉,期待下次再相见,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山东…,突然间,有点不舍,38天的相处,此刻,情谊之深动心弦,泪洒两行,我也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在武汉的盛情款待,与你们拥有的美好时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到了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和初到武汉机场的场景完全不同,来时悄无声息直击医院,走时多了欢送的热情,多了回家的勇士,多了胜利的凯歌,多了武汉人心中的那份沉甸甸的感激。其实,我们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医务人员应该做的分内之事!

如今,何在梅已经返回莒县的工作岗位。她对记者说,湖北一行,收获最多的是感动和感恩。

援鄂医者 莒县中医医院 重症医学科 护师 何在梅: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就是收获了感恩和感动。感谢武汉人民!感谢我的那些战友!感谢医院的领导为我做了那些大力的支持!感谢我的同事!感谢我的家人!在以后的工作中,我觉得我应该以更饱满的热情,以更加冷静的态度去思考问题,去对待人生。​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