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莒州书画

  《莒州书画》是莒县广播电视台的一档书画类栏目。内设《书画名家》、《书画展览》和《书画课堂》三个版块,以交流书画技艺,普及书画艺术为宗旨。栏目在每月的最后一周的周三首播,每期15分钟。
 

 

《莒州书画》梅花香自苦寒来

 

 

 

本文来自:2020年08月08日 点击次数:

2018年9月,中国美协在山东省临沂市举办的“同源—首届中国画作品展上,一幅名为《金耀沂蒙》巨幅山水画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观看。整幅作品,构图饱满,设色讲究,气势磅礴,意境深邃。画面上,初升的太阳映红了山川,岩石耸立,云雾缭绕,亭台楼榭,流水潺潺。置身其中,给人一种优雅别致、心旷神怡之感。这幅作品,不仅引起了观众强烈的共鸣,也获得了评委的高度评价,最终获得了入会资格(最高奖)。谁也想不到,它的作者竟然是莒县一个普通农家走出来的女画家。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本期《莒州书画》栏目的主人公——山东美协会员、工笔画家苏益,了解一下她的艺术之路。

苏益,1999年结业于淄博鹅庄写生培训学习班,2015年毕业于山东沂蒙画派研究院高研班,现为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擅长工笔花鸟画,作品多次入选国家级展览,并被《中国书画报》刊登。

1965年,苏益出生在浮来山街道邢家官庄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虽然家庭并没有为她提供艺术气息,但是她的家乡却给予了她浓厚的文化熏陶。而儿时一次偶然的行为,为她以后的人生指明了方向。

山东美协会员  苏益:记得我七八岁上小学,我家通往学校的一条长长的土路,中间一个小桥两边全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秀美荷花。夏天晚上热得睡不着觉,我就跟着母亲来到小河边乘凉,特别是有月亮的晚上,荷花显得格外俏媚动人。我就呆呆地看着美丽的荷花,跟母亲说等我长大着一定画下来,母亲就说你现在就可以画呀,为什么等着长大呢?听到母亲的话,我非常高兴,连忙跑回家,拿个写作业的本子用反面涂鸦着,画了一幅又一幅,怎么也不像,因为那时候并不懂得透视关系,只是照着葫芦去画瓢,虽然画得不好,但绘画艺术的种子从那时开始扎根心底了。

就这样,绘画艺术种子从此深深地扎根在苏益幼小的心底。上学的时候,她酷爱美术,课余时间,总是情不自禁地照着身边的图案涂涂画画,尽管只是涂鸦,但画得越来越好的小小成就感,让她欲罢不能。

山东美协会员 苏益:小学、初中都没有美术课程,也没有老师教,但由于我喜欢画画,课余时间,我一直坚持画,看到课本上的插图、别的同学书包上的图案和衣服上的花花草草就照着画,画得好的,自己比较满意的画,就把它贴在家里墙上,后来,越画越多,越贴越多,房子的墙壁上都贴满了我所谓的画作。回想那时候的所谓的画,其实只能算是涂鸦,但自己还是觉得很有成就感。这种美好的感觉成为我始终如一的爱好,一直作为自己的一个爱好,一直坚持着,从没间断。

初中毕业后,童心未泯的苏益选择了到莒县第三职业高中就读幼儿师范专业,毕业之后,在本村幼儿园当了一名幼儿教师,工作之余,她总是忙里偷闲地练习绘画基本功。

山东美协会员  苏益:在幼儿园里利用午饭和晚饭时间,孩子还没来或者放学后,自己就躲在办公室,照着人像素描教材,临摹人头像,练习抓形。有时候,画得入迷了,饭都忘了吃,家都忘了回,每次都是母亲放下手中忙碌的农活去找我才回家吃饭。

一次偶然的机会,苏益去县城开会,当听说县里有个美术公司是专门画画后,她异常兴奋,会议都不顾得开,自己就急匆匆找到那家美术公司,想去那里工作。由于,有一定的绘画功底,她顺利地通过了公司的考核。从此,她放弃了既轻松又体面的幼师工作,做了一名又脏又累的画工,走上了专业绘画的道路。

山东美协会员  苏益:上班时间,我从来早去晚走,回到家练习构图、抓形,每晚都练习到凌晨一两点钟,早晨还得按时去上班。那时候,还是小姑娘,应该特爱睡懒觉,可是,为了画好画,干出成绩来,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我也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强的毅力一直坚持下来,也许就是那句话: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是最大的动力源泉。

美术公司的工作对从小就好强、喜欢绘画的苏益来说,累并快乐着。她为了使自己的作品设计创作地更好,更受客户青睐,冒着酷暑,克服家庭和生活中的种种困难,自费去培训学习。

山东美协会员  苏益:学习培训班正延巧是盛夏,天气酷热,常常浑身大汗淋漓,中午也不顾得回家吃饭,带着个馒头连个咸菜都没有,边画着边啃馒头,渴了,就喝一口自来水,虽然很苦很累,但学到东西了,比起以前来,学习后能画出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了,觉得一切艰苦劳累瞬间化为浮云,累并快乐着吧。

学成归来后的苏益,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得到了极大地提升,被公司提拔为设计师。后来,受到市场经济影响,同行业竞争加剧,美术公司的效益越来越差,苏益只好辞职回家,专心致志地画画,做了一名职业画家。为了提升自己的绘画水平和创作能力,冲刺山东美协会员,1999年,苏益报名参加了山东省美协主办的写生创作班。

山东美协会员 苏益:在那里,我学习如饥似渴,经常通宵达旦。我们一个宿舍的四个人都被我带动得都废寝忘食,白天爬山越岭取素材写生,每取到一个好的景色,就一动也不动的静静的画着,无论天气多么炎热,还是狂风暴雨,都坚持写完。有几次取好了景,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就把外套脱了盖在画面上,然后,我再用自己的身体遮挡着这突如其来的暴雨,就怕淋湿了自己的写生稿,宁愿自己淋着,也不让画稿淋坏了。无论走到哪里,勤学苦练的我大家都是有目共睹,教我的老师,都说莒县有个叫苏益的学习废寝忘食,带动了一大批学员。结业后,以优异成绩作品得了优秀奖。2010年,被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吸纳为会员。

被山东美术家协会吸纳为会员,给酷爱绘画、努力拼搏学习的苏益打了一剂强心针,更加激发了她的创作热情,无论生活多么清贫困苦,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挫折,她都坚持不懈,笔耕不辍。

山东美协会员 苏益:最初的时候,自己学画画不仅没有任何收入,还要交学费,外出学习还得交通费、生活费,家里只靠孩子他爸爸那点工资,孩子又小,家庭开支也大,常常入不敷出,家里也安不起空调、暖气,夏天热得全身起疹子,那时候,住得房子也很破旧,到处漏风,冬天冷得跟冰库似的,屋里洗水笔的容器都结冰,下雪天从屋坝里都飘下雪花,落在床上,生活非常艰苦,就这样坚持着,腿脚冻肿了,起冻疮,走不动路了,手都冻得关节炎,还有鼻炎。现在,我一身毛病,都是那时候造成的。

成为山东美协会员,对一直怀揣艺术梦想的苏益来说,自然不是她的终极目标。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艺术造诣,2015年,苏益又到沂蒙画派高研班学习深造。

山东美协会员 苏益:学习期间,我昼夜创作不睡觉,晚上,有时困得拿着笔都摔倒了,然后,爬起来继续画,一年来,我基本没回家住过。饿了,就吃煎饼卷白菜心撒上盐粒子,困了,就趴在画桌上迷糊一小会。有一次晚上正创作着,突然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只看到满屋子里雾蒙蒙的一片,我吓坏了,尖叫起来说我看不见了,后来,才知道是熬夜劳累,长期缺营养造成的。从那开始我就奢侈一点了,用矿泉水倒上了一瓶花生油,把煎饼卷上白菜心再涂抹上花生油,这样吃,继续搞创作!

2015年冬天的那场鹅毛大雪,可能让现在很少见到大雪的我们大多数人欣喜不已,各人都陶醉在欣赏雪后粉妆玉砌的世界美景中,但对当时的苏益来说,却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让她至今难以忘怀。

山东美协会员  苏益:我独自一人在冰冷的教室里创作,寒风敲打着门窗,雪花漫天飞舞,饥寒交迫的我,实在没有丝毫力气了。凌晨两点多了,我抱着画作走出了教室大门,伸手锁门的刹那间把僵硬的手冻在了门鼻子上了,一用力手脱了层皮,我好不容易把门锁好,路面积雪深厚,找不到人行道,如果没有树木标记的话,恐怕连路都找不到了,离家七八里路,因为天气原因即使不是凌晨两点多,根本连车都打不到,我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往家里走,每走一步发出咯吱咯吱响声。回到家后,头发、眉毛、鼻子、衣服全结了冰,连口热水都没有,别说热饭了,眼里顿时泪如雨下。

不难看出苏益是一位善于学习、勇于学习、勤于学习的女画家。苏益认为,写生是绘画的根基和源泉。她经常深入自然山川、园林田野采风写生,用心探寻花鸟树木和内心世界的交融点,把对大自然的审美情趣转化为有意境的笔墨形式,借此描绘出世间万物的勃勃生机。

山东美协会员 工笔画家 苏益:只要有时间我会抽空尽量走出家门,到大自然中去写生。艺术高于生活,但来源于生活,所以艺术决不能脱离自然,脱离了大自然,会让绘画艺术成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树,艺术会失去生命力。

时光如驹,三十余年的艺术跋涉,苏益已从一位羞涩的纯情少女,变成了一位恬静、成熟、优雅、内敛的才女。细观她的工笔花鸟画,在清新淡雅、婀娜多姿之中,给人一种云雾缭绕、渺渺茫茫之感,如入花海,听音而动,闻香而止;形似而意存,笔工而神妙,物近而景远,形成了独特艺术效果。

虽然,苏益的工笔花鸟画艺术已经取得了累累硕果,但她仍心无旁骛,始终在艺术之路上大步前行。

山东美协会员 工笔画家 苏益:我三十如一日的废寝忘食的创作着,余生我还是继续学习提升自己,努力创作出自己喜欢和社会大众认可的作品展现给大家。

面对未来,苏益充满信心,她要把全部精力用在绘画创作上,不断提高艺术水平,用自己传神的画笔,书写着无悔的艺术人生。

 

扫描关注莒县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第一时间获取更多资讯